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国渔船在韩倾覆 船员7人获救1死2失踪

原标题:在韩倾覆中国渔船船员7人获救 1人遇难2人失踪  视频:韩国:一艘中国渔船翻沉5人获救1人遇难  来源:上海东方高清  中新网1月28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木浦海洋警备安全署28日消息,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发来通知,当地时间27日上午10时35分许在全罗南道新安郡黑山面可居岛西北方向85公里海面翻船的中国渔船中,又有2人获救。截至目前,10名船员中,7人获救,1人遇难,2人下落不明。  据报道,事发当时船上共有10人,其中有4人先被中方渔船救起,其余6人困在船内。  当地时间当天下午1时10分许,另有2人被韩国海警和海军救起,其中1人不幸身亡。  韩国木浦海警方面指出,事发时位于事发海域附近的中国渔船先救出4人后再救起2人,但未向韩国海警和中方有关部门通报此事,因此获救人员数量出现差错。截至目前,还有2人下落不明。  据悉,目前失事船只完全沉没在水中,韩中两国海警正在展开搜寻工作。责任编辑:

原标题:没有纪律之外的“特殊党员” ——辽宁省营口港务集团党委原书记、原董事长高宝玉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5年3月20日,参加全国“两会”后的辽宁省营口港务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委原书记高宝玉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辽宁省纪委立案调查。  高宝玉,这位在营口市颇有名气的港口“当家人”,曾自以为营口港是自己的“独立王国”,想成为纪律之外、不受监督的“特殊党员”,终于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惨重代价。  2015年8月14日,经辽宁省委批准,高宝玉被开除党籍,并由其主管部门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高宝玉,1954年出生于辽宁台安。1977年,从大连理工学院港口工程专业毕业,被分配到筹备阶段的营口港鲅鱼圈港区。  高宝玉回忆说,那时条件非常艰苦,“晚上天一黑,周围都是庄稼地,就像一片坟墓一样,连个灯光都没有。”他曾掉进过冰窟窿,低温潮湿的环境让他患上了久治不愈的面部神经中风顽疾。  1981年底,国家正式批准在鲅鱼圈建港,高宝玉也与营口港一起开始了腾飞之路,他从营口港建设指挥部的技术员逐渐成长为营口港务局党委副书 记、局长。2002年至2013年,高宝玉任营口港务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营口港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2013年10月,任营口港务集团第三届委员 会委员、常委、书记候选人。他是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创业阶段的高宝玉敢闯敢干,富有激情,但在守成阶段却违反纪律,“阴沟翻船”,倒在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公里”,让营口港务集团职工大为震惊。  2002年,刚当上营口港务局局长的高宝玉,初尝一把手的滋味。那时的他更多的是埋头苦干。随着营口港的发展壮大,高宝玉的威信得以提高、地位 得以提升、权威得以巩固,他也变得“强硬”和“自信”起来,妄图掌控港口的一切,甚至连自己的退休也想自己说了算。2014年,已超期工作一年的他还谋求 再干几年,此时的他,贪财恋权,纪律规矩、退休制度都抛到了脑后,只剩下了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里捞一把的无穷欲望。  在这一想法的推动下,高宝玉把对营口港的贡献当成了索取的砝码,大肆收受贿赂,严重违反廉洁纪律。他反复自我“安慰”,一心以为给自己送钱,是“朋友”和下属“重感情”的表现,逐渐“心安理得”,愈发肆无忌惮,甚至党的十八大之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    作为营口港务集团的一把手,高宝玉被人评作为“胆大”、“敬业”、“果断”,他在职工中拥有很高的威信,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考虑自己面子的时候多了,对港口发展实际情况考虑得少了;和老板们勾肩搭背的时间多了,深入群众的时候少了;工作中独断专行的时候多了,征求意见民主决策的时候少了。逐渐地,他又有了“霸道”、“虚荣”、“一言堂”、“好大喜功”的标签,职工也开始对他惧怕起来。  长期在国企工作,高宝玉认为国企领导干部具有“特殊性”,可以同其他党政干部区别开来,手中权力逐渐异化为自己谋利的工具,把营口港当成了“独立王国”,他则享受不受监督的“特权”,成为游离于纪律之外的“特殊党员”。  在干部调整中,高宝玉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在选人用人上大搞权钱交易。  为激励员工,营口港务集团实行高级管理人员年薪制,部门领导收入大幅提高,某些分公司经理为确保既得利益,自然想到了给高宝玉“表示表示”。  2012年至2013年间,营口港务集团分公司发生客户长期拖欠港口使用费事件,给集团造成较大损失和严重影响。时任该分公司经理对此事负有直 接责任和主要领导责任,被给予行政降级处分。该经理为得到高宝玉的“帮助”,及时返回分公司任经理,于2012年至2015年,先后3次给高宝玉送钱。此外,2010年至2015年,先后有4人为了留任现任职位,享受高额年终奖金,多次给高宝玉送钱。在高宝玉任职期间,这些分公司经理的岗位都没有变动。  营口港工资待遇高,吸引着众多人的目光。2014年,营口港务集团某副经理为将外甥女安排到集团工作,找高宝玉“帮忙”,高宝玉将此事安排给集团人事负责人。该副经理为感谢高宝玉,借2015年春节之机,送给高宝玉一笔钱。  高宝玉的事业心建立在个人荣誉基础上,把营口港当成自己的“独立王国”,眼中没有组织、没有纪律,栽跟头是必然的。  “对党纪国法这条带电的高压线,谁碰谁就要付出沉重代价、谁碰谁就要吃大苦果。”落马后,高宝玉的忏悔姗姗来迟。    高宝玉热衷和老板“勾肩搭背”,在觥筹交错中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最终自掘坟墓,断送晚节。  营口港某建筑安装公司张某1992年与高宝玉相识。2002年,营口港务局准备引入外来资金,重组营口港建筑安装公司。张某得知此消息后请求高 宝玉帮助其入股公司,张某占股60%。高宝玉表示同意,并向集团下属公司经理吩咐,营口港的相关工程,尽量发包给张某的建筑安装公司。2003年至 2012年,张某的安装公司承揽营口港务集团561项工程,工程标的额20多亿元。张某为了得到和感谢高宝玉的帮助,先后送给高宝玉巨额财物,并经高宝玉 同意,在北京市北四环为高宝玉购买房产一套、地下车库一个。  在高宝玉的朋友圈中,以某疏浚工程有限公司的高某与其走得最近。两家共住一栋连体别墅多年,就连两家为老人修建的坟墓也紧挨着。“重感情”的高宝玉不守纪律、不讲规矩,利用职权为高某生意提供帮助,自己也成了商人的“提线木偶”。  2005年,高某为了与营口港务集团合资做疏浚工程,找到高宝玉帮忙。经高宝玉同意,高某与营口港务集团共同出资成立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后,高 宝玉向集团下属公司经理吩咐,营口港的疏浚工程,尽量发包给该疏浚公司。2006年至2012年,该公司承揽了集团的57项工程,占营口港港池挖泥和航道 挖泥工程量的70%,合同标的额22亿多元。  高宝玉在被查后反思,自己的党纪观念淡漠,基本没有感觉到自己身边还有党组织存在。他脱离监督、背离组织,迷失在“围猎中”,还自以为“友谊”天长地久,最终难逃党纪严惩。责任编辑:

原标题:"老虎屁股摸不得是不行的"  编者按: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习近平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论述摘编》近日出版发行。为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的重要论述,本网摘登书中内容,敬请关注。  要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党委和纪委的监督,对下级纪委不向上级纪委报告问题线索和案件查处情况的,必须严肃问责,推动纪委双重领导体制落到实处。  《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月13日)  要实现对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全覆盖,使党内监督不留死角、没有空白。所有派驻机构都要聚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主业,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瞪大眼睛,发现问题。纪检组长要一心一意履行监督职责,不要分管其他业务,如果都“打成一片”、混成一锅粥了,还怎么行使监督职责呢?对党风廉政方面的问题,该发现没有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问题不报告、不处理就是渎职,那就要严肃问责查处。  《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月13日)  党员干部越是位高权重,越要受到严格管理和监督,老虎屁股摸不得是不行的。选人用人和管人不能偏废。现在的一大问题是选人的人不管人、不监督人,有的党委不管监督,干部一出事就把挑子撂给纪委,这是不行的。党委担负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要选对用好干部,更要管好干部。  《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月13日)  要加强领导干部监督和管理。有的领导干部不敢抓不敢管,抱着“鸵鸟心态”,唯恐得罪人、丢选票。要建立有利于干部敢抓敢管、有利于党委担负主体责任的制度。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各级党委要加强干部日常管理,及时了解所管干部的思想、工作、生活状况,抓早抓小,敦促领导干部按本色做人、按角色办事。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要加强对地市党政一把手的关注和了解,督促省委加强管理和监督。巡视工作要向地市县一级延伸,盯住一把手,使他们自进入主要领导干部行列起就受到严格管理监督。  《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月13日)  全面从严治党任重道远,各级党组织要更加自觉地担负起抓党风廉政建设的责任,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聚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这个中心任务,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新的形势任务对纪检监察干部队伍的思想作风、能力素质、纪律约束提出了新要求。要深化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更好履行党章赋予的职责,严明各项纪律,严格管理监督。要教育引导广大纪检监察干部敢于担当、敢于监督、敢于负责,牢固树立忠诚于党、忠诚于纪检监察事业的政治信念,努力成为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队伍。纪检监察机关要防止“灯下黑”,严肃处理以案谋私、串通包庇、跑风漏气等突出问题,清理好门户,做到打铁还需自身硬。  《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月13日)责任编辑:

在思想稀缺的年代让思想者碰撞  文/于心  中国没有哪一个时间点比当下更需要思想。思想的突破,肩负着国家突破和文明突破的使命。  2015年末,英国《金融时报》吉迪恩·拉赫曼感慨,世界主要权力中心似乎都弥漫着一种不安和不祥的气氛。焦虑在全球蔓延,中国“也感觉要比两年前不稳定得多。中国政府轻轻松松实现每年8%或者以上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  局内人比局外人对这一切感受得更明显。这一年来,国内大大小小的圈子里都弥漫着悲观的情绪。顺风顺水的经济高速增长似乎已一去不返,而新的经济增长模式在视野中尚未出现。“底在哪儿”,每个人都在问。焦虑的源头是经济,但困扰人心的又不只是经济。人们在想的、在问的、在摸的“转型”,关系着由经济牵动的整个社会。  在这个时候,我们有必要重温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在生前对中国提出的忠告:  “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开放、自由的思想市场,不能阻止错误思想或邪恶观念的产生,但历史已经表明,就这一方面,压抑思想市场会遭至更坏的结果。一个运作良好的思想市场,培育宽容,这是一副有效的对偏见和自负的解毒剂。”  在经济下滑的普遍共识里,回头看科斯老先生的忠告,无疑更能有所触动。思想市场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不是大国崛起的锦上之花,而是一个国家从大到强,从发展到发达,从低级增长到高级增长所提出的必然要求。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们常自诩“走过了西方国家几百年的路”,但其实不该贪天之功。过去的进步之所以引人注目,一是因为起点之低超乎今人想象,二是因为我们享有发达国家不具备的后发优势。  无论是吸引外资、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完善法治、保障产权,在通往“世界工厂”的路上,我们不断采摘的是“低垂的果实”。现在触手可及的果实已摘得差不多,更深层、更严峻的问题已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刻。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我们或许应该庆幸自己不是披荆斩棘的第一批,因为我们有他人的经验可以借鉴。而今,路上的脚印渐渐模糊,更可怕的是还出现了分叉。前段时间,《人民日报》一篇文章讲,如何避免“两大陷阱”是中国当前的重要关切,一是对外要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二是对内要避免落入“拉美陷阱”。  我们在外交、经济、社会保障、反腐各条战线都面对挑战。当此之际,徒然喟叹是无益的。没人可以给我们指条明路,他人没有这个义务,即使他人指的路我们也未必敢走。到我们自己挺身而出的时候了。能照亮前路的,唯有思想。  古人云:“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所以挑战亦是机遇。我们也没有理由悲观,因为树梢上挂着诱人的果实。果实在高处,光伸手够不到,但我们不光有手,我们还是“会思想的芦苇”。  无论是按官方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法,还是按唐德刚的“历史三峡”论,没人会赞同水平重复过去这些年的高速增长就能“伟大复兴”、海阔天平。高速公路总会够多,商品房总会够多,钢铁厂总会够多。事实上现在的问题不是够多,而是过多。但再多的高楼大厦也建不成文明富足的现代社会。  我们的问题是,钢筋水泥产能过剩,思想却产能不足。物质建设可以跃进,思想却只能步步为营。  思想者走得太急太快不行,因为他要等他的听众。思想者不能置身闹市,也不能不食人间烟火。所有的思想者都是单兵作战,必须独自面对整个世界的困境,但幸运的是,思想可以碰撞。用一个更刺激的字眼,思想可以交配。这是马特·里德利发明的说法,他说人类要避免陷入停滞,思想必须互相接触、互相交配。  在正确的时机,面对准备倾听的受众,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思想者,便可以擦出宝贵的火花。而这些火花可以消除许多人内心的迷惘。1月16日举行的“打破思想的智子”2016新浪思想盛典就将提供这样一个机会。  来自不同领域的数十位嘉宾将出席盛典。在思想、互联网+、金融、文化、传媒、影视、技术创新、摄影等八个领域做出突破性创新的主体,将获颁“突破者大奖”。新浪作为思想领域的权威平台,对这些突破者的肯定,将在对整个社会的创新产生激励效果。  新浪“打破思想的智子”思想盛典将成为思想界真正具有权威的盛典,因为它对思想的定义并没有局限于传统的人文思想领域,而是涵盖社会的各个维度,入选者的共同特点就是用创新思维打破迷障。  在这里,刚出版《走出帝制》的秦晖教授会遇到互联网新贵Uber的高管,让易经去玄学化的独立学者余世存会遇到国产电影翻身之作《大圣归来》的制片人,用上海方言写书的金宇澄会遇到利用新科技修复重庆大足石刻的詹长法……工作领域千差万别的他们,在思想盛典上就像一把琴上的不同琴弦,共同演奏迷人的思想乐章。  秦晖、余世存、杨天石、葛剑雄、张力奋、陈昌凤、陶景洲、路伟、熊培云、魏武挥……单是一份嘉宾名单,就足以引人遐想。思想论坛、文化论坛、环保论坛、商业论坛、生活方式论坛,这些都是思想盛典餐桌上的大菜。  三体人用智子封锁人类的科技,现在锁死我们的是众多和智子一样无形的禁锢。这些禁锢将如何被一一打破,我们拭目以待。责任编辑:

1月8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继续在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王欣的辩护人在提交新证据时称“公诉人告诉我这个案件是谁举报的。在此前,国家版权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是乐视网投诉的。”  网友对此的反应是乐视举报了快播,导致了快播以及快播创始人王欣现在的境遇。  乐视网董事长兼CEO贾跃亭晚间发微博回应“快播涉黄案系乐视网举报”新闻,其称“想念窦娥,心疼薯片”,并反问“咱能背这口大锅吗”。  随后,乐视生态微博发布声明,表明乐视网在2012年曾因快播侵犯乐视网影视作品的网络传播权,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最终2013年国家版权局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并处罚款25万元,该案已于2013年12月27日终结。  以下为乐视网声明全文:  今日下午,乐视收到诸多媒体关于快播涉黄案件的问询,现声明如下:  一、今日快播涉黄案庭审,辩护人所指的乐视网举报快播一事,是指2012年乐视网曾因快播侵犯乐视网影视作品的网络传播权,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而除乐视网外,快播盗播行为激起数十家视频网站公愤,纷纷对其进行举报。今日快播被诉的是传播淫秽物品罪,与当年乐视投诉的侵犯网络传播权一事并无关系。  乐视投诉快播侵权案过程如下:乐视网共取证了快播500余部侵权作品,2012年就快播侵犯《潜伏》、《隋唐英雄》等十部影视作品网络传播权,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2013年国家版权局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并处罚款25万元,该案已于2013年12月27日终结。  二、有报道称,2014年乐视想收购快播不成,进而举报快播,此事为子虚乌有,乐视绝不存在此类不道德行为。对于非事实报道,我们保留相关法律追究权利。  三、作为国内最早倡导知识产权保护的公司,乐视也长期受到盗播侵害,如近日在乐视网热播的现象级大剧《芈月传》和《太子妃升职记》均遭到盗播者不同程度的侵害。所幸的是,借助国家版权局、国家网信办、公安部、工信部等多个执法和司法部门联合开展“剑网”行动,目前2名非法传播《芈月传》的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公安机关抓捕。我们依然将继续打击盗版,希望盗版者悬崖勒马。  四、盗版作恶者,犹如行业毒瘤,对IP、出品方、版权方、影视从业者、艺人导演都造成极大伤害,乐视将坚定不移的打击知识产权犯罪,并呼吁大家一起,共同创造一个良序的网络文化环境。  乐视网法务部  2016.1.8责任编辑:

分类:钱柜娱乐

时间:2016-05-17 14:3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