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国出台未来15年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_钱柜娱乐

原标题:中国出台未来15年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  中新社北京2月27日电 (记者 董子畅)中国政府网27日公布《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纲要》明确了未来15年中国中医药发展方向和工作重点,是新时期推进中国中医药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纲要》提出,要坚持中西医并重,落实中医药与西医药的平等地位,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以推进继承创新为主题,以提高中医药发展水平为中心,以完善符合中医药特点的管理体制和政策机制为重点,以增进和维护人民群众健康为目标,拓展中医药服务领域,促进中西医结合。到2020年,实现人人基本享有中医药服务,中医药产业成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之一;到2030年,中医药服务领域实现全覆盖,中医药健康服务能力显著增强,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纲要》明确了今后一个时期中医药发展的重点任务。一要切实提高中医医疗服务能力,完善覆盖城乡的中医医疗服务网络,促进中西医结合和民族医药发展,放宽中医药服务准入,推动“互联网+”中医医疗。二要大力发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加快服务体系建设,提升服务能力,促进中医药与健康养老、旅游产业等融合发展。三要全面做好中医药理论方法继承,加强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与技术挖掘,强化中医药师承教育。四要着力推进中医药创新,加强对重大疑难疾病、重大传染病的联合攻关,推动重大中药新药创制取得新进展。五要全面提升中药产业发展水平,加强中药资源保护利用,推进中药材规范化种植养殖,促进中药工业转型升级,构建现代中药材流通体系。六要大力弘扬中医药文化,发展中医药文化产业。七要积极推动中医药海外发展,加强对外交流合作,扩大中医药国际贸易。(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柯文哲跨年晚会献唱 自嘲唱很烂回去写检讨    中新网1月1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北市长柯文哲昨天在跨年晚会上,献唱摇滚乐团五月天《憨人》一曲,虽然事前加强练习,但仍严重走音、对不上拍;柯文哲今天笑称,“唱很烂、不及格,我会写检讨报告给自己看”。  柯文哲昨天在台北跨年晚会上献唱五月天《憨人》一曲,虽然事前两度练唱,还请来五月天御用键盘手小周老师教唱,但实际上台时不仅数度对不上节拍,频频走音,不过仍然获得现场柯粉满堂喝彩。责任编辑:

原标题:社评:一瑞典人内地被拘,踩了哪条红线  一名瑞典籍人士近日在中国内地受到控制。西方媒体报道说,他叫彼得·达林,35岁左右,为“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工作。报道还说,该机构总部设在美国。据维基网站介绍,该协会自称“由中国大陆学者、律师和政治专家组成”,出于安全原因协会的所有人员信息“保密”。该协会致力于“直接为受迫害的人权卫士提供重要的救援和资助”,以及提供相关的培训和支持。  据《环球时报》向多方了解,“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没有在中国内地注册,一直在中国法律监管之外开展活动。熟悉相关法律的学者说,这样做虽然非法,但有的境外组织视其为“灰色地带”。少数政治激进分子会通过这样的管道从境外获得资助,并按照资助者的要求在中国内地做事。  从西方媒体报道的一个细节看,彼得与多名律师和助理被拘捕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有联系。报道说,他在被控制之前就有所“担忧”。如果彼得从境外拿钱,又资助了锋锐律所被抓律师所从事的违法行为,那事情就麻烦了。  大多数在中国开展活动的NGO都扮演了推动中国全面发展的正面角色,像“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自我介绍中就这么“猛”、政治对抗意味十分浓厚的是极少数。它看来是中外人士混搭、专门要在中国挑事的一个组织。  瑞典外交当局只是证实了一名瑞典人士在中国“被拘留”,但直到昨天未做任何置评。目前都是美欧主流媒体为彼得被控制发出指责,宣称这表明中国“对法律援助界的打击行动大大升级了”。  中国有很多基层矛盾,基层法律援助有所不足,这是“人权律师”得以开发舆论空间的大背景之一。西方一些有政治色彩的基金会关注到这个领域,前几年不断向这一 领域投资,形成了相当复杂的局面。那些基金会不仅向中国内地输入了资金,还向舆论输入了西方的政治价值倾向,推动了“人权律师”社会挑战者形象的发酵,刺 激了中国社会内部的争论。  一些“人权律师”笃信自己“正义”,不仅经济上运转得开,网上也有拉拉队,境外舆论还给竖大拇指。在中国基层找 到适合放大成公共舆论事件的案子不难,一些原本可以化解的事情,往往经过“人权律师”的参与被搞成“体制的僵局”。他们强调这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应有方式, 尽管他们当中有些人没有律师资格,还有些人普通律师业务开展得平平,但是这个很特殊的群体被一些舆论作为“最有良心的律师”给予喝彩。  不能说“人权律师”现象都是“境外势力搞起来的”,甚至不应将这种现象本身“一棍子打死”。社会应当实事求是看待它,正视它的复杂性。比如彼得·达林很像是外部势力与这一现象之间的一个纽带,我们应承认这类纽带的确起了负面作用,但不能视它们就是问题的全部。  中国还是要从解决基层问题入手,认真体会维稳与维权之间的正向关系。同时依法治理“人权律师”现象中对法律和社会应有秩序形成挑战的那些元素,从根本上促进社会的有序与和谐。  至于彼得案,相信中国司法机关一定会依法审理。他是外国人,但只要触犯了中国法律,就必须接受处罚,他没有成为例外的理由。希望境外NGO不要受一些舆论的 蛊惑,以为这是中国对NGO采取的行动。“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毕竟太另类了,就说它的自我介绍吧,正经的NGO谁会那样介绍自己?责任编辑:

原标题:密集调整后,全国将空出近40省委常委岗  撰文|海阳  地方“两会”后,全国“两会”前,人事调整向来密集。就在刚刚过去的数个小时内,便连续有消息传来: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刘国中“空降”四川省委副书记,接棒升任省长的尹力,新华社副社长于绍良“空降”湖北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接棒违纪被处分的贺家铁。  补位和出缺,总是结伴而行。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刚介绍了三湘政坛的出缺情况:孙金龙调任新疆后,湖南省委副书记待补。吉林的变动也不小,日前该省省委常委、副省长庄严兼任延边州委书记,原主政延边的省委常委张安顺另有任用,这是一年多来,吉林省委常委班子的第8次变动,此前已有竺延风、马俊清、高广滨、齐玉、房俐、庄严、高福平等人相继履新。  吉林的调整,可被视作近一年地方人事密集变动的典型。这一年来,高官落马有之、到龄退休有之、连续换岗亦有之,而近期地方两会落下帷幕,算是先期告一段落。由于此次地方两会退居二线的省部级较多,一时间,全国将空出40多个省委常委岗位,有待下一轮的调整补缺。  【黑龙江】  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赵敏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吉林】  省委常委、副省长庄严兼任延边州党委书记  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房俐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辽宁】  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谭作钧出任常务副省长  省委副书记曾维兼任沈阳市委书记  【北京】  市委副书记吕锡文落马  【天津】  市委常委、市委教育工委书记朱丽萍当选市政协副主席  【河北】  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杨崇勇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河南】  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落马后,继任者未进常委  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满仓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宁夏】  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蔡国英当选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新疆】  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白志杰当选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福建】  省委副书记于伟国当选为省长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李书磊调任北京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叶双瑜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四川】  省委副书记、宣传部部长尹力当选省长  省委常委、省总工会主席李登菊当选省政协副主席  【安徽】  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詹夏来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徐立全当选省政协副主席  【湖北】  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昌尔当选省政协主席  省委常委、襄阳市委书记王君正调任吉林省委常委、长春市委书记  【湖南】  省委副书记孙金龙调任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兵团党委书记  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微微当选省政协主席  省委常委林武调任吉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江西】  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姚亚平当选省政协副主席  省委副书记莫建成调任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  【江苏】  省委副书记石泰峰当选省长  省委常委、副省长徐鸣当选省政协副主席  【浙江】  省委副书记王辉忠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省委常委刘力伟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广东】  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林木声当选省政协副主席  【广西】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危朝安当选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温卡华当选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云南】  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被开除党籍,继任者暂未进常委  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刘维佳调中组部工作,继任者暂未进常委  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曹建方被开除党籍,继任者暂未进常委  【上海】  市委常委、副市长艾宝俊落马  近 20年来首度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地方委员会工作条例》前不久下发,《条例》将省一级的常委名额规定为11人到13人。常委阵容中,一般包括书记、省长、专 职副书记、纪委书记、常务副省长、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省会城市书记、政法委书记、戎装常委等“标配”,同时也会根据重点工作需要吸纳统战部长、工会主 席、教育工委书记、重要城市一把手、牵头重点工作的副省长以及改革试验区的负责人进入常委班子。  通常来说,常委班子会配满13人,但也有长期不满员的情况,比如海南省委原常委、群工部部长肖若海2014年离任后,海南省委撤销了群工部,而此后该省省委常委班子也一直保持着12人的规模。  不少小伙伴发现,一些省委常委转到人大、政协任职后,常委职务并没有马上卸去。比如湖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韩永文当选了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后,仍在常委岗位上干了半年多才有新人补上。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也介绍过,中央配备省级领导班子,是经过通盘统筹考虑的,综合年龄、经历、性别、民族、专业等因素,优化班子的整体功能。因此,新老常委交替很少“无缝衔接”。  一些因官员违纪而空缺的常委岗位,通常补位的时间要更长,因为接任者往往担负着重整一方政局的重任,必须精挑细选才行。  四川的情况有点特别,尹力到四川工作不久,他到任前四川政坛已经经过了一轮调整,他罕见地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省委宣传部长。没想到的是,省长魏宏因违纪被降级,尹力火线接任省长,因此他又罕见地以省长身份兼任宣传部长。省长事务繁忙,他一人兼任三职定然不是长久之计。这不,话音刚落刘国中就到位了。  来源:长安街知事责任编辑:

原标题:活佛查询系统上线可查活佛8项信息  新京报讯 (首席记者 王姝)“作为一名活佛,我感到由衷的高兴”,昨日上午,在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上线仪式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西藏孝登寺第七世珠康活佛珠康·土登克珠说。昨日,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在中国佛教协会网站、国家宗教事务局网站和中国西藏网同步上线,今后,公众可从该系统内查询活佛的姓名、法号等8项信息。  目前,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正式上线。该系统在电脑和手机上都可以使用,第一批公布了870位境内活佛的8项信息:照片、姓名、法名、法号、出生年月、教派、活佛证号、所在寺庙,照片还打上了中国佛教协会的水印,防止盗用。  中国佛教协会清远法师介绍说,目前四川甘孜州、阿坝州和木里县的活佛信息正在进行核对,也将于近期在系统中公布。新转世的活佛信息也将及时收入数据库,实现每一位活佛可查询。  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特有的传承制度,产生于13世纪,已形成了一整套严密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  珠康·土登克珠表示,查询系统的上线是中国佛教协会推动宗教教务公开、进一步规范活佛转世事务的重要举措。近年来,一些人在藏区和内地冒充活佛招摇撞骗,损害信教群众利益,败坏藏传佛教和活佛群体的声誉。现在有了活佛查询系统,是不是真正的活佛一查便知,有助于更好地保护藏传佛教界的合法权益,也有助于增进社会各界对藏传佛教和活佛群体的了解。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表示,“相当长一段时间,舆论呼吁佛教协会依法加强这方面的管理,因此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上线,对遏制乱象将起到一定作用”。  “汉传佛教也在做这方面的信息公开工作”,学诚法师对新京报记者说,汉传佛教的僧尼信息也将在网上公开,以此打击假和尚招摇撞骗等活动。据其介绍,目前汉传佛教僧尼已有10万余人。  目前,中国西藏网、中国佛教协会官网、国家宗教局官网,都设置了“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入口,点击进入后,均跳转到同一界面(http://hf.tibet.cn/)。昨晚,新京报记者登录上述系统。系统界面清晰,页首用中文和藏文双语标注有“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第一批)”。  若要查询活佛真伪,只需两个步骤。首先需输入手机号,获得系统发来的验证码后,点击“提交”,即可跳转到查询界面。然后,在查询界面输入姓名、法号、身份证号、活佛证号、所属寺庙等任一项信息,点击提交即可查询。不过,系统界面提示,“同一手机号一天限查5次。”  近年来,多位明星成为“活佛”的新闻多次见诸媒体。去年11月,张铁林坐床新闻引发热议。媒体报道后,张铁林公开声明,称其参加的是“祈福大法会”,否认是“活佛坐床仪式”。  此外,凭一曲《大花轿》走红全国的歌手火风(原名“霍烽”),2014年10月也被媒体爆出在四川甘孜州白玉寺被认证为“活佛”,法号“乌金西珠丹增仁波切”。对此,四川省民族宗教部门称,白玉寺没有名为火风(乌金西珠丹增)的僧人,也没有名为火风(乌金西珠丹增)的活佛。最先报道杂志最终道歉。  昨晚,新京报记者在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输入“张铁林”、“霍烽”、“火风”、“乌金西珠丹增”等关键词,查询结果都显示:无数据。随后,新京报记者再次以“四川甘孜白玉寺”为关键字查询,结果仍是“无数据”。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四川省委统战部之前也推出一个“四川藏传佛教活佛名录”(http://www.sctyzx.gov.cn/sczcfjhfml/),新京报记者通过这个系统查到,四川甘孜白玉县白玉寺,一共有六位活佛——也没有火风。  新浪微博中,以“活佛”为关键词,搜索结果超4300条,实名认证的超170个。昨晚,新京报记者随机选取了微博上几位实名认证的“活佛”,输入名字搜索,直至5次机会用完,均显示“无数据”。  但新京报记者输入法号“班禅”之后,系统显示两人,其中一位就是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点击进入个人页面,中文藏文双语显示有姓名、法名、法号、出生年月、教派、活佛证号、所在寺庙和照片。照片下方还印有“中国佛教协会版权所有”两道水印。  去年12月5日,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接受央视《共同关注》采访时表示:“(有人)冒充活佛,冒充所谓的大喇嘛,利用中东部地区的有藏传佛教信仰的一些人,或者是对藏传佛教抱有想懂想知道又没有这个基本常识的人来供养他们。实际上就是一骗钱,二骗色。另一方面,这些人同样也祸害我们的藏区。为什么?他们将一部分钱财回到了藏区之后,实际上又继续从事违反法律的各种行为,甚至有一部分钱是用来支持分裂主义活动的。这种假活佛现象,也极大地损害了藏传佛教的应有的形象。”  2007年,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布出台《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标志着国家对活佛转世的管理走上法制化轨道。2010年,中国佛教协会开始制发藏传佛教活佛证,绝大多数按照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认定、经政府批准的活佛都已经领到了证件。  一位对藏传佛教有较深研究的居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前藏传佛教并无活佛证,后来国家为了管理而设立,“但有些真活佛自己潜心修行,不办活佛证。”  上述居士称,查询系统上线仍有一定道理。他坦言,“假活佛太多了”。一般民众并没有区分真假活佛的能力。“这里面涉及非常复杂的专业知识,甚至有时候藏民也搞不明白”。  对于朝阳区活佛最多的传言,他称朝阳区有很多假活佛,“真正的活佛不会在这里长时间待着为了赚钱。”  新京报记者 杨锋 王姝 实习生 王丹责任编辑:

分类:钱柜娱乐

时间:2016-06-19 02: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