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副部级高官和司机同时被查被判 却不是同一回事

原标题:副部和司机同时被查又同时被判 却不是一回事  最新消息,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盖如垠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其涉案金额为2300多万。  巧合的是,就在上个月初,曾担任盖如垠专职司机的马门启因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长安街知事APP发现,马门启的问题,与众多落马高官身边人出事的情形不同。他不是利用领导的影响受贿,而是打着领导的旗号诈骗。  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1月,被告人马门启在给黑龙江省委原常委、副省长盖如垠当专职司机期间,因盖如垠新到哈尔滨市工作,政府给盖如垠新分了一套房子。马门启想给盖如垠购买家具,以此拉近与盖如垠的关系,但由于经济条件有限,便找到大庆个体经商的张某某。  马门启称:领导家缺少家具,能否表示一下。张某某想通过马门启和盖如垠处好关系,以便日后得到盖如垠的帮助,即同意了马门启的提议。2008年5月,张某某在马门启居住的哈尔滨市工程小区楼下,将30万元人民币交给了马门启。  马门启收到30万元人民币后,并没有将30万元的相关情况告知盖如垠夫妇,也没有为盖如垠购买家具。而是将该款据为己有,用于个人消费。直至案发前,马门启一直向张某某隐瞒了上述资金的去向。  2015年12月8日,盖如垠从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的岗位上落马被查。盖落马四天后,张某某向中纪委交代了其司机向其索要30万的线索。  法律显然是公正的,虽然盖如垠落马了,但马门启的问题不能算到他的头上,但是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却不能不引起人深思。  马门启只是一个普通的司机,却能够堂而皇之向商人开口,自然是仗着自己“老板”的权势。此事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盖如垠没有察觉,老板也没有举报。如不是中纪委掀起反腐攻势,恐怕盖如垠和司机都会平安无事。  商人在盖落马后举报其司机,并不能简化为“墙倒众人推”的桥段,而应反思领导干部对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约束问题。  就好比《人民的名义》中的育良书记,明知自己的学生、秘书有问题,还极力推荐,其实并不是不想约束,而是自己也有问题没有底气开口。  现实中最著名的例子是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其兄打着他的旗号到处捞钱,他担心于己不利,曾告诫其兄“要适可而止”。不料被反唇相讥:“先管管你自己和你老婆吧”。  这其中的逻辑很简单,自己都没管好,身边人自然有样学样,不仅不会收敛反而胆子更大,因为“大家都在一辆战车上,谁也别想先下。”  长安街知事APP曾介绍过,盖如垠号称“盖不倒”,20年间,与其共过事的领导倒了一批又一批,其中不乏苏树林、韩学键这样的高官,可他每次不仅“独善其身”,还能不断升迁。  只可惜,如今被盖倒的他,“连本带利”还了回来:自己即将身陷囹圄,还被司机“恶心”了一把。  来源:长安街知事责任编辑:

原标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房地产税还是要出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出席#中国高层发展论坛#提出自己的愿景与建议:房地产税还是要出的,也不能拖的时间太长,如果有房地产税,可以进行结构调整。这些任务都很艰巨,时间已经到了。责任编辑:

原标题:燕郊上班族“摆渡进京”?系被曲解  新京报讯 (记者赵蕾 实习生陈维城)近日,“燕郊车主为避拥堵乘渡船进京”的消息热传。引发关注的渡口——河北香河县王店子村的“百年渡口”,与北京通州区西集镇仅一河之隔。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发帖者,其表示,系首次“摆渡”进京。摆渡人李国新也介绍,几乎没人从燕郊“走水路”进京上班。  3月16日,有博主发帖称,发现一条更近的燕郊“走水路”进京路线:从福喜路出发,驾车一直往南过冯兰庄,再经左堤路到王店子村。在河边渡口,把车开上摆渡船,过潮白河到对岸西集镇,便可上京沈高速进京。其还晒出行车路线图和几张乘船过河的照片。  帖子被多个公众号转发,并被解读为燕郊在北京上班族为了不迟到,通过摆渡船避开通燕高速严重堵车路段,引起广泛讨论。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发帖者王斌(化名)。他透露,自己是出租车司机。16日当天,在距王店子村约3公里处,乘客表示着急到北京南站坐车。  去北京必须通过检查站。王斌判断,距离最近的大厂友谊大桥检查站,也需排队一小时以上。为了赶时间,他忽然想起王店子村有一条摆渡船可以到达对岸的西集,直达京沈高速只需一个半小时,可以节省一半的时间。  “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因为对那附近比较熟悉,很快找到渡口,先把车送过去,我和乘客再渡河。”王斌解释,当时觉得这条路线可以避免拥堵,就发帖给大家一个新的选择,没想到被过度解读,“有些误导和曲解了。”  作为燕郊本地人,王斌从小就听说这边有摆渡的关口。他说,平日休息常来潮白河钓鱼,也听在附近钓鱼的朋友讨论过这个“百年渡口”,一直也好奇想来看看,所以选择了这条“水路”。      昨日,记者来到这个写着“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自有渡船人”的“百年渡口”,父子两代摆渡人的故事,曾被媒体争相报道。  两只铁皮小船焊在一起,船身横铺着近三十块木板,用铁丝固定。四周各立一根手腕粗的木桩,船上是一辆白色小轿车和两三位行人。穿着军绿色大衣、皮肤黝黑的李国新手拉着船右侧一条近一米高、手指粗的钢索,慢慢向前行进着。  约一分钟后,船靠岸。李国新将船两侧的钢索紧紧绕到岸边两块长木桩上,并搬起两块二十斤重、长十米的木板垫到两侧。一个向前开的手势,司机发动油门,迅速压着木板,上了岸,并交给他10元钱。  李国新说,他和舅舅李连是这艘船的摆渡人,也是王店子村的村民。平日里,坐船过河的几乎全是两岸村民,少有汽车经过。  “汽车开始渡河大概是五六年前,但开车过来的人总是少数。工作日一天最多也就一两辆,周末来钓鱼的人多,车停满两岸,过河的稍微多点,具体数量不定。”他描述道。  “几乎没有燕郊上班族从这里进京。”李国新坦言,自己也会与乘客聊天,但没遇见渡河到北京上班的北漂族。但近两三年来,过河的汽车多了点。  平日里,他和舅舅各守半天船,再替换对方。从早晨六点多开始摆渡,到晚间约六点半结束。村里人均不收钱,只针对陌生面孔。李国新表示,这是不成文的规矩,也算是为了谋生,一个月能挣两三千。      昨日下午两点半至六点半,来往过河的村民三三两两,却未断绝。李国新只休息了一次,一根烟的工夫。  村民多数骑自行车和电动车上船。多位上船的村民称,这条水路有上百年历史,也是进出村的唯一通道。“潮白河距我们最近的桥也在5公里外,另一侧需要10公里,我们也没选择,好在有摆渡船,一分钟就过去了。”一位出村办事的女士说。  住在西集镇70多岁的王姓老人介绍,从记事起,这条船就存在。2012年北京暴雨,这里水位猛涨,船被冲丢了,李家人又置办了新船。平日里,他习惯坐船去王店子村看病,“价格便宜,这边老年人常坐船去对面挂号拿药。”  一下午共七八辆私家车上了摆渡船,其中从王店子村到西集的四五辆,不少车主表示第一次走水路过河,“看到消息来体验一下”。一车主表示,从西集检查站走,需要排队一小时才能通过。“实在太堵了,正好听说这里有路,就来试试。”最重的一辆越野车近3吨重,对此李国新称,四五吨都没问题。  “担心船有安全隐患吗?”记者询问道。“应该没事吧,不太担心。”一辆黑色奥迪车主说道。      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吴汉才副教授表示,船只如果存在载客行为,属于客渡。作为内河航运的船只,应符合《内河渡口渡船安全管理规定》,这涉及渡口、渡船和渡船员工的具体要求。  比如,船舶要符合相关设计满足稳性要求,载荷得经过审核并标注在明显位置,渡车还需有经过许可的绑扎措施;船只结构强度、稳定性、抗沉性、荷重量等需经检测;船只应配备应急设施,如救生衣;从事客渡人员需进行专业培训,如对是否适合客渡的天气条件进行判断等,而营运行为应纳入属地海事部门管理。  就目前来看,该船只的客渡行为有一定安全隐患,属违规行为,应被取缔或整改。如果发生意外,造成人员和财产损失,该客渡的责任人需承担法律责任。地方海事部门作为内河航运的主管部门,应对此进行监管。如果客渡现象是历史遗留问题,那关于船只出现摆渡汽车的现象,说明地方海事局的监管不到位。  “如果该通道便于两岸居民的出行,而客渡存在安全隐患,当地应考虑建设桥梁,使两岸居民的出行更加安全”。吴汉才副教授建议。责任编辑:

参考消息网4月9日报道 外媒称,俄罗斯远东发展部新闻处援引部长亚历山大·加卢什卡的话称,俄方已向中国伙伴转交共同开发黑瞎子岛的协议,其现处于最后筹备阶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4月7日报道,加卢什卡6日在与中国商界及科研圈代表在会晤中表示:“联合开发黑瞎子岛或成为一个有前景的合作项目,相关协议的草拟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有待俄罗斯远东发展部和中国国家发改委签署。”之后,加卢什卡指出,协议已转交中方。他说:“协议何时签署取决于中方何时同意,俄方该做的都会做,现在轮到中方做决定了。”  报道称,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处,面积约335平方公里。1929年,苏联从中国手中夺走该岛的控制权。2004年,中俄双方达成《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将黑瞎子岛约171平方公里划归中方。  来源:参考消息网责任编辑:

原标题:重庆局地暴雨山洪暴发 道路中断  奉节县竹园、青莲等乡镇降雨量超过50毫米,导致山洪暴发。  主城雨停,渝东北多地却下起了暴雨。受暴雨影响,G42沪蓉高速,多个入口曾实施交通管制,包括万州、云阳、梁平、孙家收费站等。  从昨晚开始的新一轮降雨天气来袭,重庆奉节县竹园、青莲等乡镇降雨量超过50毫米,导致山洪暴发。截至今天上午,县城通往竹园、青莲两个乡镇的部分道路受阻。  从昨晚11点到今天上午8点,持续9个小时的降雨导致奉节县竹园、青莲两个乡镇的降雨量超过50毫米以上,大量的雨水汇集山体致使山洪暴发。  今日中午12点左右,奉节县竹园镇龙池乡老铁厂路段由于暴雨,山体出现垮塌,滚落的山石占满了路面。期间,一辆竹园至奉节方向的城乡公车行驶在该路段时,正好遇到山体垮塌,掉落的石头砸到公车头部,前右车灯处受到损害,幸好并没有人员伤亡。  在青莲镇县级道路上,大量的雨水夹杂着泥石不断的涌向路面,积水最深处达到30厘米,仅仅2公里的路段内就有多处路段受阻。  截至目前,受到强降雨的影响导致奉节县县城通往竹园、青莲的道路受损严重,部分路段已经禁止通行。  为了保障安全,目前公安部门已经在受阻路段前100米处设立的警戒线,并派驻警察值守,提醒过往车辆绕行。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从高速执法部门了解到,今日10时18分,G42沪蓉高速长万路因暴雨,万州站、分水站入口交通管制,请过往车辆择道行驶。  除了万州,云阳、梁平、孙家等收费站入口也在管制中,请过往车辆择道行驶。  雷雨近日或将来袭。7日,重庆市气象台预计,重庆又将迎来新一轮降雨,局地伴有雷雨、大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截至8日下午两点,雨水洒遍了开州、巫溪、云阳、城口、万州、奉节、梁平、忠县、垫江、武隆等地,其中开州和巫溪累计降雨量已达到暴雨级别!雨水袭来,多地气温也出现小幅下滑,城口此时只有15.5 。不过主城没有雨水来扰,目前沙坪坝站还有23.5 。责任编辑:

分类:qg999

时间:2016-10-03 14: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