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北方沙尘天气今明减弱 江西湖南等地有暴雨_qg999

原标题:北方沙尘今明天减弱 江西湖南等有暴雨  中国天气网讯 近几天,北方正在经历今年来最大规模的沙尘天气,预计今天开始,沙尘天气的强度和影响范围逐渐减弱。南方经历的短暂的降雨间歇期后,今明天降雨再度加强,预计今夜到明晨是江南降雨最强的时段,湖南、江西等局地有暴雨。   受冷空气影响,17日开始,西北、华北出现今年来最大规模的沙尘天气。昨天,沙尘吹袭范围继续扩大,监测显示,18日8时至19日6时,新疆南疆盆地、甘肃中部、青海东北部出现扬沙或浮尘,新疆若羌和且末出现沙尘暴。  今天,冷空气还将继续影响北方,西北等地沙尘持续。中央气象台预计,新疆南疆盆地、内蒙古西部、青海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将有扬沙或浮尘天气,南疆盆地局地有沙尘暴或强沙尘暴。  4月是北方沙尘天气高发期,对身体健康、交通出行以及设施农业等都有较大影响。沙尘影响地区的居民需关注最新预报,出行时做好防护措施;沙尘天时能见度较差,路上行走时注意观察车辆确保安全。农户可对温室种植大棚提前除险加固、更新更换破损废旧设施。  昨天,全国大部降雨分散、普遍以小雨为主。今天起,南方雨势再度加强。中央气象台预计,今明天,江南中东部、华南北部等地有中到大雨,局地暴雨。  今天,降雨主要集中在江南地区,今夜至明晨是降雨最强时段。预计,湖南东部、江西中北部、福建中部、浙江西部、福建东部局地暴雨。  20日至21日,西南地区东部和南部、江南大部、华南等地自西向东还将出现中雨,局地大雨或暴雨。降雨过程中,伴有短时强降水,局地有雷暴大风或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随着降雨铺展开来,南方多地本周后半段气温走低,天气阴凉。其中华南天气阴凉持续的时间较长,本周后期最高气温都在25℃左右,比常年同期偏低。  今天开始,南方降雨再度增多,降雨过程伴随着雷电、短时大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当地居民需关注最新的预报预警,及时防范。同时,本周后期南方天气阴凉,体弱者应合理增加衣物,以防受凉感冒。责任编辑:

“在台湾问题上立场不变”,剩下的都是闪烁其词……  跟着关心环环(ID:huanqiu-com) 看新闻的各位想必都清楚,  环环这几天都在关注一名台湾女子持“台湾国护照”成功进入日本的事件。  27日出差日本入关时,环环发现一名台湾女子给自己的“中华民国护照”封面贴上了“台湾国”字样,并持有这样的“护照”顺利进入日本。    环环(ID:huanqiu-com) 第一时间给这种“怪现象”曝了光,这名女子也成功的引起了台湾媒体的关注。  28日,这名女子在台湾知名论坛PTT上贴出题为“妈我上新闻了”的文章,表示被环环拍到的就是她本人,并放上照片及居留证明。  “再来说句让玻璃心更碎的 老娘拿的不是3个月观光免签是一年期的长期留学签!!!”  不仅如此,该女子还称:此贴纸“护照”她已拿了快两年,期间进出5次日本都没被刁难。  这名女子如炫耀般的回应激怒了许多大陆网民,有环环粉在微信推文下留言,要求日本政府就此给个说法!  28日,环环(ID:huanqiu-com) 就此事件采访了日本驻华大使馆新闻文化中心公使山本恭司↓  日方如何看待“台湾国”护照事件?此事件是否可以看作是日本官方对“台湾国”护照的默许?  山本恭司回复称,日本政府在对台湾问题上立场不变。  环环试图继续追问,  但山本恭司只做了如下回复——“上述内容为全部回应”。  29日,环环(ID:huanqiu-com) 致电日本外务省,对方记下了记者问题和联系方式,之后回电称,此事不属于外务省管辖范围,要环环去问日本法务省下属的日本入国管理局。  环环接着致电日本入国管理局,其媒体负责人称,“已注意到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现在正在就实际情况进行调查。一般来说,按照日本法律,入境日本首先要持有有效护照,入境时还要接受审查。”  日本为什么允许封面贴纸的护照持有者入境?  针对环环的质问,该负责人说,这是个案,涉及个人隐私,在调查清楚事实真相之前,不便过多回应。  环环又追问,日方将采取何种手段调查事实真相?何时能调查清楚?今后是否会采取相应措施?  该负责人称,入管局有自己的方法,不便对外透露。调查清楚实际情况以后,再判断是否有必要出台对应措施。  与日本官方的闪烁其词相比,中国政府针对此事的态度坚定得多。  在今日记者会上,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回答环环(ID:huanqiu-com) 就“台湾国护照”事件提问时表示,  国际社会普遍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并以此来处理涉台事务。据我了解,外交部已经就日方近期在涉台问题上的一系列错误做法,向日方进行了严正交涉。出现你所说的这样一种荒诞不经的事情,说明“台独”洗脑对个别台湾青年遗毒之深。但是我想,无论他走遍世界各国,恐怕也没有一个叫做“台湾国”的地方。  今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回答环环(ID:huanqiu-com) 针对此事的提问时表示,  中国政府一向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行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也是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个别国家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搞小动作只会使自己孤立于国际共识之外,中国人民对此保持着高度警惕。中方已经就此问题向日本方面提出交涉,要求日方恪守自己的承诺,不给“台独”分子任何行径以可乘之机。责任编辑:

原标题: 明十三陵2件石烛台被盗 4名处级干部及相关人员被免职  新京报快讯(记者沙璐)明十三陵石五供2件烛台被盗。昌平区相关负责人今日回应,3月20日,昌平区政府得知明十三陵石五供2件烛台被盗后,立即组织公安力量成立专案组,全力以赴开展侦破,并对十三陵特区办事处党政主要负责人等4名处级干部及相关人员进行了免职处理。  该负责人表示,在开展侦破的同时,通过增加人防力量、完善安防技防设施,进一步消除文物保护中的安全隐患。在对4名处级干部及相关人员进行了免职处理之后,将进一步开展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对相关人员依法依规进行严肃处理。相关进展情况将会及时披露。  据此前媒体报道,有文物保护爱好者反映,明十三陵中,崇祯皇帝的陵墓——思陵,发生了文物失踪事件,疑似被盗,可能已经失踪了半年多。  思陵为明十三陵未开放陵寝。据明十三陵景区官网介绍,位于陵区西南隅的鹿马山(又名锦屏山或锦壁山)南麓,是明朝最后一帝崇祯帝朱由检及皇后周氏、皇贵妃田氏的合葬陵墓。  石五供,分为前后两套。前一套,是五个相互独立的供器,正中为香炉,雕为四足两耳的方鼎形,上面浮雕饕餮纹。左右为烛台,台腹四面雕刻人物故事;最两边的是花瓶,瓶腹、瓶项略呈圆形,亦浮雕饕餮纹。五供器各施以石座,与明代其他各陵共用一祭台不同。责任编辑:

高考倒计时60天。  毛坦厂镇,这个位于中国安徽六安市的小镇,大部分时间都像是在沉睡中。  只在每天早上7点、中午12点、下午5点以及深夜11点的时候,这个小镇上的一切才会忽然苏醒过来:各种小吃摊支在路边,学生们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一片生机盎然。  这些学生来自镇上的毛坦厂中学,这是中国最神秘的“备考学校”之一,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如今,毛坦厂中学名气大了,就把自己的复读区设置在了金安中学里。  而当学生们返回学校后,刚刚还喧闹的商贩、鼎沸的人声,犹如潮汐般迅速退去,小镇在一瞬间又恢复了沉寂。  近日,红星新闻走进这个神秘之地,走进毛坦厂镇陪读父母们的生活中。  整个毛坦厂镇的学子们、父母们,还有这个小镇的经济,全部围绕着一年一度的重大事件而忙碌、兴盛,那就是——高考。      清晨五点半,整个毛坦厂镇还一抹漆黑,吴阿姨悄悄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摸黑打开自己格子间的房门,走进了公共厨房区,熟练地洗锅、热油、煎蛋。  吴阿姨是毛坦厂镇陪读大军中的一员,她来自六安,陪着儿子在这里复读。她住的地方就在毛坦厂中学的补习中心对面,是栋2层楼平房,里面分了大小不一的格子间,一共住了12户陪读家庭。  “每天早上我尽量给儿子换着花样弄点早饭,自己弄的饭菜放心。”吴阿姨借着厨房里微弱的灯光,热了饭,又煮了面,还顺道把烧好的热水轻轻端进儿子房间,在与红星新闻对话过程中,她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并一再嘱咐:“别打扰孩子们休息。”  不一会儿,每一个格子间里都开始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其他母亲也都起床,拿着锅,走进这个简陋却干净的厨房。  这些母亲之间,都有不约而同的默契,轻手轻脚,绝不交谈,生怕弄出一点响动,惊扰了还在睡梦中的学子。    清晨6点,天开始亮了,大多数孩子还在睡觉,而整个镇上的母亲都已醒来。  很快,吴阿姨住的楼里闹钟声此起彼伏,房间里的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学生们开始起床洗漱。  清晨6:15,整个小镇已经醒来,学校广播里播放的音乐,仿佛整个小镇都能听见。这时,已经有勤奋的学生背着书包,急速路过。吴阿姨的儿子小吴快速吃完早饭,小跑前往学校。在他的床尾,还放着一摞翻开着的辅导书。    这栋楼里的学生全部离开后,母亲们聚集在厨房,端着碗,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用方言闲聊。吃过早餐后,母亲们开始整理出自己孩子的脏衣服进行清洗。  这时,红星新闻才看清楚,吴阿姨和儿子居住的这个格子间里,四面只有一扇对着走廊的窗户,晒不进阳光。房间里,两张床,一个洗衣机和一张桌子,再也摆不下其它东西。  吴阿姨说,这样一个格子间,一年租金7000元,“租房子加上学费,差不多一年要6万元,对我家来说,是一大笔钱,但为了儿子读书,没办法。”吴阿姨去年7月30日带着儿子搬进了这个格子间。“高考成绩一下来,我们就开始在镇上找房子。”直到租下这间房子,儿子才能进毛坦厂中学开始复读,“学校规定,没租到房子的,不给办理入学。”  晾好衣服,已是上午10点,吴阿姨去路边的菜市买菜。“你看,那人是我的房东。”顺着吴阿姨手指指的方向,红星新闻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守在自己的菜摊前。  今天,吴阿姨打算给儿子做个红烧鸡翅,再炖一个排骨藕汤,“学生们辛苦啊,得吃的好一点。”买好菜,吴阿姨迅速赶回去做饭,必须保证11:40儿子放学回家后,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可不能因为做饭耽误了娃娃的时间,他吃完就要赶回学校的。”  11点过,在吴阿姨忙着做饭时,已有不少母亲提着保温桶和一个小板凳,往学校方向,三三俩俩走去,这是毛坦厂中学附近一道特殊的风景线。为了给孩子节省时间,很多母亲将午饭做好,送到学校门口,孩子一走出校门,就能吃上可口的饭菜。  11:40,下课铃一响,孩子们从学校里鱼贯而出。这天刚好下雨,校门口,有的母亲抢占到避雨的屋檐,就让孩子坐在小板凳上;而没有找到避雨处的,则站在雨中举着伞,为孩子撑出一片晴空,孩子们则端着保温桶大口吞咽饭菜。  中午时分的“送饭大军”中,毛坦厂中学应届生家长的队伍,比金安中学复读生家长的队伍更加庞大。  大约每天上午11点左右,家长们就提着保温桶,陆陆续续走向毛坦厂中学的校门,而金安中学里的复读生,因为租住的格子间离学校距离步行基本只需5~10分钟左右,所以大部分学子选择回家吃饭。  红星新闻看到,在雨中,一位母亲举着伞,专注地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儿子,时不时问一句:“今天考试感觉如何?”儿子忙着扒饭,含混回答着,母亲遂不再说话,伸手擦去儿子肩膀上的水滴,而这位母亲的整个后背,已全部被雨淋湿    吴阿姨和镇上其他陪读母亲一样,每天的生活像摆钟一样规律,也像摆钟一样枯燥,“感觉这日子好长啊。”  下午4点,吴阿姨坐在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打毛衣。  做手工活,成了这些陪读母亲唯一的消遣,小镇甚至还开起了专门的编织商店,“以前在家,我挺喜欢看电视剧,现在这边没电视机,这个爱好我也戒了。”  吴阿姨原本和丈夫在六安开了一家五金铺,去年儿子高考成绩不理想,“这孩子跟我说,听说毛中管得很严,他想去冲刺一把,我也挺支持他。”  于是,吴阿姨陪着儿子从六安来到毛坦厂镇,留丈夫一个人在家守着店铺。  “刚来的时候,挺不习惯的,三天两头往家里跑,也没啥事,就想回去看看,哪怕就在家里沙发上坐一下,看一下电视,心里也舒坦。”吴阿姨正在织一件灰色的毛衣,“陪读真的特别特别累,每天就是买菜、做饭、洗衣服,现在时间久了,我也习惯这种枯燥了。”  红星新闻看到,这一排“陪读房”外,全是坐在小板凳上晒太阳的母亲们,有的绣花、有的织毛衣……  晚上,学生们要到夜里11点左右才放学,而下午5点左右下课时,大多数学生选择在食堂吃晚饭。镇上的母亲有大把空闲的时光消磨,春末的晚上8点,街道上特别冷,吴阿姨收起了手里的毛线,说:“刚来的时候吧,还喜欢到处逛逛,现在也不想逛了,就和人聊天打发时间。”    深夜11点过,学生们结束了晚自习,小吴和同住在一栋楼的孩子们都回来了。  孩子们的归来,给这座沉寂的建筑一下子带来了生气,母亲们纷纷站在走廊上,把自己的孩子迎入房间。  看见小吴回来,吴阿姨赶紧走上去问:“今天英语听写全对吗?”听到母亲的问题,刚刚还和同学说笑的小吴,收起了笑容,摆摆手答道:“不知道。”吴阿姨瘪了瘪嘴,把中午吃剩的排骨藕汤端到桌上,“吃吧。”小吴坐下来,沉默不语地吃着碗里的藕,“多吃点排骨啊。”吴阿姨把一块排骨夹到儿子面前,小吴把脸侧向了另一边。  深夜12点,吃完简单的宵夜,吴阿姨去洗碗,小吴洗漱完毕后,坐在桌前开始看书。从厨房出来的吴阿姨,在外套上把手擦干,轻轻坐在儿子旁边,静静发呆,桌上的摆钟,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在毛坦厂镇上,还有一群陪读父亲,他们的数量大约只有陪读母亲人数的四分之一。他们的作息,与所有的陪读母亲们一样。  “我感觉自己一辈子也没做过那么多家务事啊!”宋大哥发出这句感叹时,正坐在路边的小板凳上晒太阳,手里拿着一个茶盅。  宋大哥说,处于青春期的儿子和妻子的关系比较紧张,于是,儿子复读这一年,全家决定由他来“陪读”。  与毛坦厂镇陪读妈妈们一样,陪读父亲所做的,也都是每天相似和重复的动作,唯一与陪读妈妈们不同的是,陪读父亲下午喜欢拿着一个小板凳,手里拎着茶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天说地。  “再熬60天,60天以后,儿子解放了,我也解放了。”宋大哥对红星新闻说。  来源:红星新闻责任编辑:

原标题:天津也有“丁义珍式窗口” 交警队:下午已增设座椅!  近日,天津一位市民前往位于南开区的体育中心交警大队办事,就不幸遭遇了“丁义珍式窗口”。这位市民随即将一张现场照片发在微博上,并无奈地吐槽称,“丁义珍式窗口,就是(在)你我身边”。  为了验证网友的说法,记者25日来到体育中心交警大队。走进办事大厅,只见这里的办事窗口大约与一名成人的腰部高度相当,由于窗前并未设置座椅,办事者往往要深深地弯下腰,趴在窗口前,才方便与工作人员进行交流。  工作人员坐着,办事市民撅着,这样的场景怎么看都不太和谐。对此,记者随机询问了几名办事者,有的市民表示很多地方的窗口都是这样,早就习惯了;也有市民认为,虽然这个窗口没有电视剧中那么夸张,但弯腰凑到窗前说话,时间久了还是挺别扭的。  该队大队长对此作出了解释。据他介绍,其实以前窗口前曾设立过几个凳子,但由于前来办事的群众人数较多,没过多久凳子就被踢到了一边。目前,在大厅内只有排号等候的区域设有若干座椅。  同时,这位大队长告诉记者,在了解到市民的建议和需求后,25日下午体育中心大队立刻在窗口前增设了几把座椅,以方便市民前来办事。      在《人民的名义》剧中,“丁义珍”式窗口也引起了热议。4月19日,吉安网友向《问政江西》反映,在当地的房管局房产交易中心也存在这样的现实版“丁义珍”式窗口。  据了解,吉安现实版“丁义珍”式窗口位于当地房产交易中心三楼,是该中心的制证窗口。从网友提供的图片可以看到,该窗口是半封闭式的,只在刚到成人大腿的位置留有供人递送材料的窗口,高度远低于1米,窗口前也没有提供座椅。前来办事的群众只能半跪或者半蹲在窗口前办理业务,以仰视的角度和坐在里面的工作人员交流。  网友称,这样的“丁义珍”式窗口实在设计的不合理,群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半蹲下歪着脖子办业务,并质疑这难道是刻意设计出来为了提高办事效率么?真不知道这样的窗口设计是怎么通过领导审核的,希望有关部门能引起重视。针对网友的质疑,记者联系了吉安市房管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并不了解具体情况,所有领导都已经外出,无法进行回应。    株洲网消息,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4月17日,有市民称,电视剧中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  株洲网消息,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电视剧中被达康书记批评的光明区信访局低矮的窗口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4月17日,有市民称,电视剧中让办事群众叫苦不迭的小窗口在株洲上演了现实版,出现在火车站派出所的制证点。    4月14日下午,媒体报道郑州市社保局办事大厅窗口没有便民座椅,给办事群众带来不便,引起网络热议。责任编辑:

分类:qg999

时间:2016-11-06 06:0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