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人大代表:惩治“村霸”是最好的“精准扶贫”

原标题:最高检惩治“村霸” 代表:是最好的“精准扶贫”    最高检印发惩治“村霸”意见,江苏团两位代表认为  整治“村霸”就是最好的“精准扶贫”   正义网北京3月11日电(记者王地)“最高检印发惩治‘村霸’的意见,非常及时和必要。‘村霸’比起‘大老虎’,顶多算‘苍蝇’,但破坏力却极强、影响极坏,严重啃噬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他们鱼肉乡里,对农民群众的伤害,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杀伤力,不可低估。”3月10日,全国人大代表、上海铁路局南京铁路办事处主任姜曦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别看你们现在调查我,我现在回俺村,村里的人还得喊我‘万岁’!”这是河南省漯河市一名“村霸”张建国的原话。据媒体报道,100多名群众集体到县政府上访,反映该村主任张建国敲诈勒索、职务侵占、贪污公款、殴打威胁群众。在调查组掌握了张建国一定的违纪违法事实后,张建国的一席话,惊呆了调查组人员。最终,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25万元。  今年1月,中央纪委第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  已担任10年大学生村官的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东港镇山联村村委会主任朱虹对打击“村霸”的话题一直关注。朱虹表示:“经济相对发达的村镇,老百姓维权意识好一些,而越是穷的地方,维权途径少,法律知识匮乏,那些有钱的、德行不好的人当上了村干部,逐渐成了‘村霸’。他们不讲理,不讲法,胡作非为,谁也不敢惹他们,这些歪风邪气把正气都压了下来,很多工作没法往前开展,必须尽快铲除。”   “‘村霸’不除,农村难安,但这也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根除。”朱虹坦言,“说到底,还得强化基层组织建设,净化基层治理空气,探索村民自治、善治的机制。不仅要维护好农村的换届选举工作秩序,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把德才兼备、真正符合村民意愿的人选上去,还要畅通举报渠道,及时处理群众的举报信息,挤压‘村霸’为非作歹的空间,让基层恶势力难成气候。”责任编辑: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讯(记者 吴冰清)26日00:55,成都高新公安分局通过其官方微博,通报了此前案件的相关处理情况,全文如下:  2017年3月23日凌晨1时许,潘某某(男,30岁,江西人)饮酒后从某餐厅二楼窗户跳下致双脚受伤,其妻陪同到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医治。诊治过程中,潘某某无故对一名医生及一名医院保安人员进行殴打,致二人面部软组织挫伤。分局石羊场派出所接警后,迅速开展调查处理工作。当日,潘某某因寻衅滋事被依法处以行政拘留14日的处罚。  来源:华西都市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后公立医院靠什么“过日子”  在4月11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的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座谈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要求,各级各类公立医院于9月底前全部取消药品加成,除中药饮片外的药品实行零差率销售。  这是自2009年我国公立医院改革以来的一个里程碑。但同时,这也成为众多公立医院的一道关口——取消药品加成,医院靠什么“过日子”?  对此,国家给公立医院开出的“药方”是——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以补偿取消药品加成导致的医院收入下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没有药品加成的情况下,医院和医生照样过得很好,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医疗服务价格“足够高”,比如,叫一辆救护车大约要付1000美元,治疗小儿脱臼200美元,接种狂犬病疫苗1800美元等(不同地区,收费不同)。  但在我国,此轮医改要让病人接受挂号费从8元涨到60元,手术费用从原来的几千元涨到近万元,这是当前公立医院院长普遍担心的问题。也就是说,医疗服务价格的上涨,能否真正补上“药品加成”的缺口?看病价钱上去了,患者是否还会前来就医?分级诊疗后,大医院的患者是否会大幅减少?  日前,由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办的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上,来自北京、上海、深圳、南京、青岛等地区的大医院院长们,就公立医院改革进行了激烈讨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院长们在关心医院“收入是否减少”的同时,更关心医疗服务质量如何提高、如何留住患者等核心问题。    “如果完全放到市场化环境下,首先垮下来的就是我们这些医院!”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施秉银院长一开场,就给现场三甲医院的院长们敲了警钟。  他的意思是,现在看起来牛气冲天、每天人满为患的公立医院,一旦被放到与市场化的民营医院同等竞争的环境下,必死无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民营医院可以和公立医院一样使用医保,那么病人是愿意去环境优雅、服务态度好的民营医院,还是去拥挤不堪、厕所里味道刺鼻的公立医院?如果民营医院的医生和公立医院的医生一样可以参加职称评定、执业规范培训,高水平医生是愿意待在一周7天少不了2天值班的公立医院,还是更愿意待在高收入的民营医院?  施秉银认为,最大问题出在体制、机制上,“我们要决策一件事,没有半年决定不下来。另外,我们有很大的负担,将来如果真正市场化,我们这些医院就会受到影响。”  类似的问题,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院长王新生也感慨良多。他介绍,今年年初,医院的救护车突然坏了,打算重新购入一台救护车,但遭到了医院财务部门的反对,“我说为什么不能买?他们说因为‘没有预算’,必须报到明年的预算里,才能买。”  更麻烦的问题还在后面,王新生说,“现在我们要买医疗器械,买什么样的,都要报到省里,省里统一招标,然后无论如何,最低价格者中标,什么便宜你就得要什么。”  王新生近年来开始探索一种新型的法人治理结构,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取消编制、实行年薪制、实行岗位责任制”,“我们希望政府真正简政放权,不然我们公立医院未来面临那么大的竞争压力,一点儿没有自主权,怎么去竞争?”  施秉银已经尝到了一点“自主”的甜头。2015年,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向国家卫计委申请成立一家公司,2016年得到批准。这家新公司主要负责医院科研成果的转化,期待在药品零加成以后,公司给医院“做点补贴”。  实际上,取消药品加成、增加医疗服务费后,像西安交大一附院这样的大型医院较过去仍存在着一年数千万元的收入差距,“这个科技成果转化公司,每年挣回这些钱,一点问题没有。”施秉银说。  “这家公司还收购了一家月子会所,收了医院里所有的公车,你可以对外运营,也可以给我们提供服务。”施秉银说。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以下简称北医三院)近年来积极参与公立医院改革,由特色学科牵头成立医联体,来帮助更多的基层医院。  不过这一过程,牵扯了医院较多精力。该院院长乔杰认为,这些“松散型”的医联体,因为没有明确的责任、权力和利益的分配,很难做好、做实。比如,一个妇产科的大专家被派到基层医联体单位,在社区坐诊一天,而这一天,最多也就三五个病人前来问诊,且其中几乎没有专科对口的病人,“这其实是一种资源浪费,这种专家在我们医院一天至少看几十个“专病”病人,还有疑难杂症,让他下去基层坐诊一天,看不了几个病人,真是资源浪费。”  一些三甲医院积极参与“松散型医联体”的动力不足,更愿意直接接受政府的邀约,托管某个刚刚落成的新医院。事实上,紧密合作后,大医院才真正有动力去“服务基层”。  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党委书记翟理祥就接到过很多类似的邀请,他介绍,在广东,包括中山大学附属医院在内的城际医院,大多都会接到地方政府的邀请,“政府建好医院委托我们管理,或者希望在那个区域办分院邀请我们去。”  据悉,广东省中医院现在有5个院区,3000多张床位,5000多名职工,2016年的门诊服务总量741万人,收治的病人数为11.8万,手术14万(台次),“效率比较高”。  以广州市民政局慈善总会建设的“广州市慈善医院”为例,这家医院的资产是民政局的,而医务人员是广东省中医院派的,日常经营管理由广东省中医院负责;而珠海市中医院,一家地区三甲医院,则把整个资产、人员完全交给广东省中医院托管。    采访中,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各大医院对“取消药品加成”这个当下改革的最大亮点早已做好了准备。相比之下,他们对此后分级诊疗的进一步推进有更多担心。  施秉银算了一笔账:“比如一个大医院,如果按照一年营收30亿元来算,药品收入大概占了12亿元,利润是1.8亿元。这1.8亿元中的90%要通过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进行弥补,也就是说我们要自己内部消化1800万元,这1800万元对于我们这样的大医院来讲所占比例不是太大。”  分级诊疗则不同。按照国家规划,今后90%的病人应在本地基层医院就诊。“假如病人数量大幅度下降,对我们非常致命。”施秉银认为,所有的大医院现在都该为未来做打算。比如西安交大一附院早早布局了30所基层托管医院,这些医院基本覆盖了西安周边的县市,“这能保证我们将来有一定的患者资源。”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则把重点放在了“疑难危重病例”上,副院长吕富荣表示,他们的做法是把“大超市”做成“精品店”。去年,这家医院拿出3000万元,用于鼓励各个科室收治疑难危重症患者,“考核指标从原来的门诊住院手术(台次)这些总收入,调整为收治疑难危重症患者的比例,比如外科强调100个病人当中收多少手术病人,这些手术病人当中三四级手术又占了多少。”  同时,“急慢分治”被放到了重要位置上考量。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分院去年新设了老年养护中心,其中增加了“慢病区”,去年一年接收转诊病人800个,这800人占医院病人总量的0.6%,但它却占了医院6%以上的床位,“从难病、慢病角度切入,可以保证医院平稳过渡。”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预测,未来,中国靠收治患者数量、靠薄利多销的大医院将整体转型。责任编辑:

原标题:上海一物流仓库突发大火 火光冲天有刺鼻橡胶燃烧味  中新网上海4月15日电 (王子涛)4月14日晚间8点多,上海宝山区长江南路188号附近一物流仓库发生火灾,附近居民闻到了刺鼻的橡胶燃烧味。目前火势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暂无人员伤亡报告。  从市民的供图中可以看到,现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数辆消防车正在失火区域的一侧灭火。  附近居民称,仓库当时突然爆炸,然后就着火了。一开始火势非常大,火光甚至把天都照亮了,几公里外都看得见。  家住附近小区的市民张先生对中新网记者表示,“现场来了好多消防车,但很多车都进不去。之后又陆续来了更多消防车,一个多小时候后火才慢慢灭的。”  据悉,整个物流仓库面积约为2000平米,起火的仓库内有不少物品,其中疑有一些快递快件。(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北京将全面推开医药分开综合改革  经济日报北京3月22日讯(记者 吴佳佳)北京市政府今天正式宣布,自4月8日起,北京3600多家医疗机构将推行医药分开综合改革。这次医药分开综合改革的核心内容包括,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所有药品实行零差率销售,设立医事服务费;对435个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进行有升有降的调整并重新规范;在保证药品质量、安全的前提下,组织实施药品阳光采购。  此次改革范围涵盖北京市行政区域内政府、事业单位及国有企业举办的公立医疗机构和解放军、武警部队在京医疗机构,涉及全市3684家医疗机构。参加改革的医疗机构全部取消药品加成,设立医事服务费。  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表示,医事服务费是本次改革新设置的项目,其目的是补偿医疗机构部分运行成本,体现的是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推动分级诊疗,其对应的原来收费项目是药品加成、挂号费和诊疗费。以三级医院为例,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50元,副主任医师60元,主任医师80元,知名专家100元,急诊医事服务费70元,住院医事服务费每床每日100元。  医事服务费调整后如何报销?北京市人社局副局长王明山表示,医事服务费将纳入本市城镇职工、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报销范围,并调整相应报销政策。其中,门诊医事服务费实行定额报销,参保人员发生的医事服务费按规定报销,并且不受起付线和封顶线的限制;三级医院普通门诊定额报销40元,二级普通门诊定额报销28元、一级及以下医疗机构普通门诊定额报销19元;住院医事服务费按比例进行报销。  目前,北京市75%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低于成本价。社会反映比较集中的主要是用药量大、药价高、检查多、化验多、护理人员配置不足等问题。本次改革重在调整不同医疗服务项目间价格的比价关系,引导医疗资源的均衡配置。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具体调整为“一升两降”:上调了护理等体现技术劳务价值项目价格,降低大型设备检查项目价格,降低药品价格,药价平均降幅在20%左右。经测算,改革后北京市医疗费用总量上基本平衡,患者费用负担总体没有增加。  就患者个体而言,由于每位患者在就诊疾病、治疗方案、治疗周期等方面存在个性差异,费用会有不同影响。比如以药物治疗或者CT、核磁检查项目为主患者费用一般会下降,以技术劳务治疗项目为主的患者诊疗费就会有一定增加。据卫生部门测算,门诊患者费用有所下降,次均降幅为5.11%;住院患者费用略有上涨,例均涨幅为2.53%。短期看,不同患者费用有升有降,不太均衡,但从长期看,通过医疗服务的调整和规范,最终是让百姓受益。  “阳光采购”是北京市药品采购的一种新机制,也是此次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为进一步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北京市针对市场供应充足的常用药品,动态联动全国省级采购最低价格和全市公立医疗机构采购价格,将引导北京市同类药品价格始终处于全国较低水平。  据介绍,北京药品“阳光采购”筹备已近两年,此番与全市公立医疗机构取消药品加成,医药分开改革和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同步推出,旨在继续挤压药价“水分”,为改革腾挪空间,推动医疗总费用中,药占比进一步下降,最终形成医疗服务价格和药价之间的合理比价关系。按照2015年北京市公立医疗机构全年药品采购量计算,本轮药品阳光采购中,北京公立医疗机构临床用药采购价格平均下降8%,可节约药品采购费用总计约28亿元。  目前,我国已有福建、浙江、天津等省份先后告别药品集中招标,启动新一轮的药品集中采购。与其他省份的药品集中采购相比,北京药品“阳光采购”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不强硬通过行政命令或医保支付限价去降低药价,而是充分调动医疗机构作为采购主体的“参与感”,通过“动态比价”引入公开、透明的市场竞争机制。  方来英说:“改革后,社区与大医院可采购品种实现了统一,社区能够采购到大医院的所有药品,加之前期市人力社保局也出台了社区与大医院的医保报销目录统一的利好政策,相信这两项政策能够极大地推进分级诊疗工作,会有越来越多的患者前往社区就医。但这并不等同于所有药品均能在社区使用。”  方来英解释说,药品的使用在满足患者需求的基础上,同时还必须符合相关规定,开具药品的医师也必须具备相应的资质,也必须符合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功能定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用药必须坚持医疗质量与安全原则、坚持结合功能定位合理配备药物原则、坚持基本药物优先原则、坚持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血管病等4类慢性疾病药物优先原则。据统计,三级医院药品配备数量平均在800种左右,二级医院药品配备数量平均在600种左右,社区一般在300种左右。“社区有可能不会将全部药品配备齐全,但为方便患者,要求医联体范围内的慢病药品目录尽可能统一。”方来英表示。责任编辑:

分类:qg999

时间:2016-11-07 13:3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