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北京房子我买不起

原标题: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北京房子我买不起  中新社博鳌3月23日电 (记者 李晓喻)“控也好,不控也好,反正北京房子我都买不起。”正在此间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如是调侃。  眼下,中国楼市调控政策出台之密集,力度之大,堪称少有。2017年3月以来,已有近20个城市加入调控大军,北京、上海等地楼市政策再次达到“史上最严”,广州、石家庄等地连夜出台新政,更有一些城市在短短几天内连续多次调控,不断加码。  自2016年9月以来,中国已有超过35个城市出台了110余次房地产收紧的调控措施。仅鸡年春节之后,就有超过22个城市出台了针对购房的新规新政。  蔡鄂生称,房地产调控不能搞强压强控,因为中国的房地产“已经很复杂”,不能单纯从企业角度来看,而要从整个机制视之。  中国官方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高层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要加快建立和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遏制热点城市房价过快上涨。  面对高企的房价,有人主张“鸡汤疗法”。在他们看来,生活中不止买房,还有诗和远方。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称,房子在生活中的确很重要,但“一个人的一生还应该有更多更重要的追求。”  也有人笑而不语。面对记者“北京房价为什么越来越高”的提问,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朱云来只是摆了摆手。(完)责任编辑:

3月12日(星期日)上午9时,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听取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听取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关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的报告。  周强:  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22742件,审结 20151件,比2015年分别上升42.3%和42.6%;制定司法解释29件,发布指导性案例21件。地方各级法院受理案件2303万件,审结、执结 1977.2万件,结案标的额4.98万亿元,同比分别上升18%、18.3%和23.1%。通过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 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责任编辑:

原标题:终于等到这一天!大陆重磅出手为台湾“立规矩”  上周末,因为央视悄然改变的一个对台称谓被爆出,于是这两天的台湾舆论,集体“炸裂”了。  先来看下面这组图——最早即是由细心的大陆网友发现的:在中央电视台对2017年乒乓球亚锦赛的直播报道中,10日的“中华台北队”到了11日,变成了“中国台北队”。  别看只有一字之差,这“中国台北”四个字一出,台湾媒体的“小心脏”便统统受不了了。  4月17日以来,岛内舆论的“画风”都是这样的——  “示警”、“出手”……类似的用词显示,对于这次大陆媒体在称谓上的一个小变化,台媒普遍有些“恐慌”。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蔡英文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一周年了,难道另有含义吗?”台湾TVBS电视台就对此“紧张地”揣测道。   相较于岛内媒体敏感脆弱的神经,一些台湾政客则借机发难,并想当然地沉浸在“台湾需强硬回击大陆施压”的意淫中。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这两天被广为报道的“绿营”激进派、“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的说法。  徐永明16日声称,北京“改名”的做法是“骑到台湾头上”的行为,台当局除了应表达抗议外,更该考虑以“台湾”之名“重返国际舞台”。  他还痛批台当局对外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李大维,称其常说“外交是一门艺术”,但可见李大维“没什么艺术天分”。  为了平息台湾立法机构里如徐永明等人的“愤怒”,4月17日上午,台湾方面陆委会主委张小月回应“改名”事件时称,大陆媒体单方面“矮化”台湾,台湾绝对不能接受,“台湾绝对不是中国大陆的一部分,也会正式向陆方提出抗议。”她说。  然而对张小月的这番“狠话”,台湾网友并不买账,直言这不过是台政客擅于“打嘴炮”罢了。  “中华台北”四个字,今年走入历史  对央视上周的默默“出手”,微博上,大陆网友叫好声一片——  “事实上,央视的改动只是这两天被报道出来了而已。今年早些时候起,大陆媒体已经在统一使用‘中国台北队’的称谓了。”一位熟谙两岸事务的大陆媒体人告诉参考消息网-锐参考。  锐参考随后梳理新华社报道后也发现,最新关于“中华台北”的说法,停留在去年12月有关“2016年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总决赛”小组抽签仪式的报道中,当时文中介绍台湾方面的选手时称她是“现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华台北选手”。但4个月后,再报道这一赛事时,文中已注明其为“中国台北队”运动员。    换句话说,在今年以前,两岸媒体曾长期混用“中国台北”与“中华台北”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两岸默契的一种体现。但如今,“中华台北”四个字,正式走入了历史。  据台媒披露,当年“在两岸都希望台湾参加1990年北京亚运会的情况下”,台湾于1989年4月与大陆奥委会签下协议书,从而明确了其在大陆境内参加正式国际赛会的中文名称。  “(当时规定)官方正式文件一律使用‘中华台北’。但当时并未规范正式官方文件以外使用方式,大陆媒体仍惯用‘中国台北’,直到马政府之后才善意的以‘中华台北’称呼。”台湾《旺报》报道称。  可见,“中华台北”本身就是大陆善意的体现,这一点,更体现在英文名称中。  “中华台北”英文为“Chinese Taipei”,是台湾参与国际比赛的主要名称。它也常用于台湾参加不限定以主权国家身份为会员的国际组织活动,例如国际奥委会(IOC)、亚太经合组织(APEC)、世界卫生大会(WHA)等。与此同时,台湾还以“中国台北”(Taipei,China)身份保留在亚洲开发银行的会员地位。  “总体来看,过去在国际社会中,对台湾的称谓可以说有不同模式,最典型的就是奥运会模式,即‘Chinese Taipei’。虽然这与大陆在官方文件和国际公开场合中对台湾‘Taipei,China’的称谓有所不同,但在两岸关系过去的发展中,大陆并没有刻意否定‘中华台北’这个称谓。”台湾问题专家、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王建民对参考消息网-锐参考这样解释道。  台湾与海外势力的“小动作”,一直未消停  尽管如此,但自1989年以来,台湾内部总有一群人,反而曲解大陆善意,认为“中华台北”也是对“台湾”的矮化,认为台湾应当勇于维护自己的“权益”。  为此,从台湾官方到台湾媒体,各个“小动作”不断。  比如2004年,在日本东京举行的世界医学协会年度会议时,台当局对外事务主管部门曾公开宣布,要把台湾会籍名称由原来的“中国(中华)台北医师会”(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 Taipei),变更为“台湾医师会”(Taiwan Medical Association)。  当时台当局还表示,“这项正名成果,旨在让台湾以后名正言顺在国际展开‘医界外交’,也避免原名称‘中华台北’被误认与矮化为地方团体的尴尬。”  同年8月,更有台媒“大声疾呼”,“呼吁”在希腊奥运会时,“把‘中华(台北)队’正名为‘台湾队’”。文章同样认为,“Chinese Taipei”虽然翻译为“中华台北”,但其意思更像“中国的台北”,有“自我矮化与混淆视听”之嫌。  “实际上关于台湾体育代表队、‘中华台北’的称呼,台湾蓝绿媒体在岛内报道时都进行篡改。”一位网友在脸书总结道,“蓝营媒体一般称呼‘中华队’,省略‘台北’两字,绿营则一贯只称为‘台湾’。”  值得注意的是,在台湾为自己“正名”的各种“小动作”里,来自美日部分势力的支持“功不可没”。  仅以今年为例。今年1月,日本方面成立了“2020东京五轮台湾正名推进协议会”,为台方以“台湾”名义参加东京奥运会进行积极的民间连署活动。  两个月后,据“美国之音”中文网报道,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创业大会首次用“台湾”而不是过去的“中华台北”来称呼台湾代表团。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绿营网友时常为此欢呼、自嗨,但也有台网友自言:“每到这个时候就会特别痛恨自己没有国家,但其他人却沉醉在虚假的名称当中,这种纠结的痛苦,实在很难受。”  大陆给台湾名称“立规矩”    在台湾问题专家王建民看来,如今大陆媒体把“中华台北”改称为“中国台北”,说明了“大陆在国际社会更明确、更严格规范台湾的政治定位”。  “过去大陆没有刻意否定‘中华台北’,这是根据过去两岸关系的发展情况而定的。所以在民进党当局始终没有明确承认‘九二共识’的背景下,大陆进行称谓上的严格规范,就是要更鲜明地重申一个中国原则,反对‘一中一台’存在的任何可能。”王建民表示。  “所以改名事件,明显是大陆对台释放的一种政治信号,或者说是发出的一种警告。”他说。  台湾《旺报》也援引大陆学者、北京联合大学台研院副院长李振广的话解读道,相较于马英九时代,两岸关系和缓,大陆往往对台湾的国际参与都持以宽松态度,在国际空间上也会有一些包容;而随着民进党上台后,持续不愿承认“九二共识”,自然大陆也不会再预留任何国际空间给台湾。  此外,对于台湾方面陆委会主委张小月喊出的“台湾绝对不是中国大陆的一部分”,王建民认为,台方的反应和措辞“保持了一定的克制”,但同时也升级了“对抗”的情绪。因此,未来的两岸关系将可能更加紧张、更加僵化,也很难有所改善。  来源:参考消息网责任编辑:

旅法中国公民刘某26日在其家中被法国警察开枪打死,警方对法国媒体称,警察在接到报警前往执法时,刘某持刀刺伤一名警察,另一名警察为保护同伴向其开枪射击。  不过刘某的女儿们则说,父亲当时正在用剪刀杀鱼,听到楼上的邻居高声喧哗,带着剪刀上楼与对方发生口角,后回到厨房继续杀鱼。警察接到报警身着便衣要求进屋,家人因为担心是坏人,手持杀鱼剪刀的父亲抵门不开,警察破门后第一时间即将父亲开枪打死。  据几位女儿描述,刘某身高约1.6米,且比较削瘦,根本没有向警察发动攻击的能力。  巴黎华人27日晚在事发当地的警察局门外集会悼念刘某,抗议警方对他的枪杀。警方采取暴力手段驱散示威者,其间释放了催泪瓦斯等,有的示威者被警棍击伤。另有报道说,有示威者遭到逮捕。  一名瘦弱的旅法中国人在自己家中被警察开枪打死,这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原谅的错误。尽管他当时手里拿着剪刀,还没有配合警察的敲门将房门打开,还喝了啤酒,但他不是在公共场所做出上述表现,事发地是他的家。  双方显然出现了误解,刘某把警察当成了入侵者,警察把他当成了危险的暴力分子。但是警察在闯入一个人家时,尽管他们是依法进入,也应当对主人的抵抗性反应比对在公共场所遇到抵抗反应时多问一个为什么,他们采取极端措施也应更加谨慎。  凭一个人的报警而闯进那个人邻居的家,见到那个邻居手里有把剪刀,不由分说就把他一枪打死,即使那个身高1.6米的人当时挥舞了剪刀(他的女儿说没有),制服他是何等容易,有必要把那个还搞不清楚身份的人当场就开枪打死吗?毕竟那是他的家,有他的家人在,他能危险到哪里去?  诚然,法国这两年频遭恐怖袭击,整个社会都有些紧张,警察们的神经也绷得很紧。据报道,当天这次出警的是一支50人的防暴警察队伍,警察有可能把刘某当成“恐怖分子”了。但是警方不应该临时做些紧急的情报分析吗?他们应当不难了解到这是一个华人家庭,而华人在巴黎从未牵涉任何暴力恐怖主义事件,何需他们这样大动干戈!  事发现场(图片来源:巴黎人报)  开枪射杀刘某的巴黎警察有渎职、滥用枪械的严重嫌疑,我们呼吁法国方面对此案开展认真、彻底的调查,依法如实认定警察的责任,对其进行相应的惩处。  很多在法华人认为这起案件表现出法国警方的种族歧视或种族差别对待,相信这确是他们的一种感受。法国警方应当重视华人的这种感受,加强与华人的沟通,通过积极的行动冲淡那些华人的被歧视感。但是从开枪打死刘某到暴力驱散抗议的华人民众,巴黎警方整体传递出的是冷漠和蛮横。  法国主流媒体报道这件事时,几乎都只在第一时间采纳了警方的说法,它们或者没有引述死者家属和华人社团的申诉,或者对后者的说法一带而过。这让人感到的是法国社会的冷冰冰。  从中国国内看发生在巴黎的这起悲剧,我们非常感慨。莫非“文明的法国”真的只是“血统上纯正法国人”之间的文明吗?那个社会对待移民弱势群体就是如此不耐烦吗?真心希望我们的这种质疑是错的,正义最终会给死者,也给巴黎的华人社会一个交代。责任编辑:

原标题:这部队对解放军10战10捷 指挥员受军委领导称赞  “当蓝军真狠,是因为我对这支军队真爱。”谈起担任陆军第一支专业化蓝军旅旅长两年来的感受,满广志情真意切地说。  蓝军部队是演习中的假想敌军,运用同敌方尽可能一致的战术准则、组织结构和武器装备,力求制造出最逼真的实战氛围。  14日的《解放军报》头版刊登了对满广志的专访,作为新一代“蓝军司令”,他执掌着一支被誉为“草原狼”的精锐部队。  满广志出生于1974年,是军事科学院首批国际战略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本应分配到军科院外军部工作,但他却主动申请到基层部队锻炼。2010年,潘广志担任我军首个信息化部队的团长,相继当过3种类型信息化部队的指挥员,他编写的《信息化指挥信息系统大纲》成为信息化部队的第一部训练法规。  2015年2月,满广志调任专业化蓝军旅旅长,这支蓝军部队是原北京军区的一支机械化步兵旅,被称为我国陆军部队的“磨刀石”。部队目前归大名鼎鼎的朱日和训练基地管理,朱日和是目前亚洲最大、也是解放军最先进的陆空军事训练基地,可与美国的“国家训练中心”媲美,被称为东方的“欧文堡”。  从2014年开始,朱日和基地每年都会举办“跨越”系列演习,被称为“实战化训练风向标”。 随着实战化训练的不断深化,对抗演习逐渐告别“折子戏”,“红胜蓝败”的模式被打破。2015年,全军陆军先后展开29场实兵对抗演练,结果蓝军一方全胜,这样的结果让参演红军震动,也让全军部队警醒。在“跨越—2015·朱日和”系列演习中,满广志率领蓝军一举创下10战10捷的纪录。  满广志认为,蓝军实力越强劲,对部队的摔打锤炼就越管用,必须让他们“一次演习,多年受益;一家演习,多家受益;一场演习,多方受益”。  中央军委领导也为满广志点赞,称赞他是通晓信息化、外军和联合作战的领军人才。  长安街知事发现,在解放军部队中,不少将领与蓝军颇有渊源。  南部战区前司令员王教成,是精通作训的实战型将领,他曾担任原南京军区三界训练基地训练部长、副司令员。  三界训练基地是解放军第一个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建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也是当时亚洲面积最大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第一支蓝军队伍就是从这里走出,并开创了“红蓝”对抗的训练模式。  王教成曾撰文称,一支渴望胜利的军队,只有战争和战争准备两种状态;一名真正的军人,脑子里永远有任务,眼睛里永远有敌人,必须始终保持枕戈待旦、厉兵秣马的战备状态,时刻准备打赢明天的战争。  确实,输在演兵场不丢脸,对抗的胜负结果固然重要,但输赢并不代表军队的战力下降,反而印证着军队正在瞄准更为复杂、残酷、激烈的实战标准,向着更高的建设目标积极转型。  这几年,全军大抓训风演风考风,向军事训练中的“和平积弊”宣战,在演习中敢于暴露问题、敢于自我解剖,出台了一系列硬性措施,有效推进部队战斗力建设。  去年11月21日,中央军委印发《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暂行规定》,对落实实战化军事训练提出刚性措施、作出硬性规范。  来源:长安街知事责任编辑:

分类:qg999

时间:2016-05-12 07: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