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江苏东海县一村委会换届被指存在假名单 正核查

新华网南京4月7日电(虞启忠)近年来,随着基层民主观念逐渐植根于农民心中,民主决策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农民群众可以直接选举自己的“当家人”,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成了农村民主政治生活的头等大事。  就是这样一件头等大事,在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平明镇牛湾村村民的眼里变成了一件“闹心事”。日前,部分村民向新华网实名举报:2016年12月27日该村村委会的换届选举存在“假名单”。据村民反映,从投票当天发现问题后,他们就开始向牛湾村选举委员会、平明镇、东海县民政局、东海县村委会换届选举信访接待室等部门实名反映,但此事的调查结果目前未公布。    2016年12月27日,是牛湾村村委会换届选举投票日。根据选举日程,当天投票现场唱票,两名村委会主任候选人中,得票过半、并且领先的候选人当选新一届村委会主任。  投票中最先发现问题的是7组村民王可华、王可洪和4组村民王华先等,他们在牛湾村委会公告栏张榜公布的“选民登记册”上发现“王小华、王小平、王小红”3个名单赫然登记在册,而这三个名字,早在3年前的那次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就被王华先等村民指出是假名单。  “七组根本没有这些人,这三个名单,3年前选举唱票时就被村民指出是假名单,3年后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再次出现在选民登记册名单中,这种赤裸裸的造假完全不顾民意。不仅如此,经过我们后期核查,4个小组就发现有数十名选民名单有问题。”3月30日,在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牛湾村7组,王可华等近二十名村民拿着从牛湾村委会公告栏上揭下来的“选民登记册”,向新华网一一列举牛湾村委会换届选举中选民登记的情况。  七组村民王可洪说,他和几个村民代表一共揭下了公告栏里4个小组选民登记册进行核对,结果发现7组、6组、11组、5组公布的选民登记名单中共有14名“名单”村民们根本不认识。  4组村民王华先等人在核对7组、6组、11组、5组公布的4个小组选民登记册时又发现了异常:一些早已迁出本村或者嫁入本村没有迁进户口的村民,也被列入选民登记册。他向新华网提供了一份名单,其中属于“未迁入”的有20多名,属于“已迁出”的有近40名。  1组村民夏兴奎也向新华网反映:“我女儿夏正春户口没有迁走,应该具有选民资格,但选举时候没有给她选票。”1组村民夏明才也反映,他孙女29岁,具有合法选民资格,但同样没有拿到选票。  “归纳起来,有问题的选民名单分三种情况:假名单、未迁入或者已迁出的纳入选民登记发选票、扣发具有合法选民资格的选票。”实名举报的村民代表王可华说。    王可华说,2016年12月27日投票当天,发现问题后,他们就向平明镇人大常委会反映。村民们说,除了前期发现的3人和13名嫁入本村没迁入户口的名单外,经过他们后期核查不断发现新情况,于是他们又选出代表联名书面向平明镇政府、东海县民政局、东海县村委会换届选举信访接待室反映,请求彻查18个小组的选民册,“但至今没有一个部门派人到村民中进行调查。”  尽管村民们坚称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派人进村调查此事,但我们在村民提供的材料中,发现了一份标记为“平明镇政府文件”的回复函。这份标注日期为2017年2月24日的《关于王华亮反映选民登记存在问题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平访复字(2017)12号]中,大意是,承认有3份假名单,对此解释为那是因为工作人员登记不慎、失误造成;另外嫁入本村的13人属于选区登记范围,正式选举时发现户口不在本村,按照规定,选举委员会又取消了他们的选民资格。  既然平明镇政府有过书面回复,为什么村民们却说没有任何部门派人调查?王可华等村民指出,这份标有平明镇政府文件字样的文件,落款盖章是“牛湾村第十一届村民选举委员会”,“我们从没有见到过任何部门来调查此事,也无人找过我们实名举报人了解此事。”因为对平明镇政府这份回复不认同,2017年3月13日,村民代表王华亮等根据信访条例又实名向东海县村委会换届选举信访接待室书面申请复核,请求全面核查本次选举中可能涉及的舞弊行为,公布调查结果,依法依规依纪对弄虚作假的相关责任人进行追究。  3月30日,新华网就村民的反映分别向牛湾村选举委员会主任赵传安、平明镇政府、东海县村委会换届选举信访接待室、东海县纪委办公室反馈、核实。牛湾村支书赵传安因为在外地,当天在电话中,他表示,村民举报的事情,他知道,因为牛湾村是原先两个村合并,可能会存在选民登记口径不一致问题,他回来后会再仔细核查18个小组相关情况,给我们反馈。4月5日,新华网再次致电赵传安,他在电话中表示,除了村民反映的4个小组的情况在核实外,其他小组没问题。  对于申请复核的情况,3月30日下午新华网随举报人王可华等前往东海县村委会换届选举信访接待室求证时,工作人员经过查询确认3月13日已经收到书面申请,正按照程序办理,在规定时间内给予答复。平明镇政府、东海县纪委办公室在接到新华网的反映后,对此表示高度重视,表示将依据法律规定,各司其职,进行有效监督、核查,核查结果,将向村民公开。对此,本网将继续关注。责任编辑:

新华社杭州5月1日电(记者董峻、黄筱)5月1日,全国海洋伏季休渔专项执法行动启动会在浙江宁波、辽宁大连和海南三亚同步举行。这标志着休渔时间更长、被纳入休渔范围的渔船更多、监管力度更大的海洋伏季休渔新制度首次开始实施。  据农业部渔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每年的春夏季是主要海洋生物种类的繁殖期和幼体生长期。实施伏季休渔制度,可以有效地保护海洋生物的产卵群体和幼生群体,增加补充群体数量,使主要海洋渔业资源品种得到普遍养护,并有利于资源群落结构的改善。  这位负责人表示,海洋伏季休渔制度自1995年在我国管辖海域全面实施,是养护海洋生物资源的一项重要制度。此前的休渔作业类型各海区尚不统一,休渔起止时间在不同海域甚至同一海域的不同区域相差很大,在不同的作业方式之间也不尽相同,导致休渔期间执法困难,渔业资源保护的效果受到影响。  对此,今年初农业部对这项制度进行了第14次调整。新休渔制度统一和扩大了休渔类型,首次将南海的单层刺网纳入休渔范围,即在我国北纬12度以北的四大海区除钓具外的所有作业类型均要休渔;首次要求为捕捞渔船配套服务的捕捞辅助船同步休渔。  同时,休渔时间延长。总体上各海区休渔结束时间保持相对稳定,休渔开始时间向前移半个月到1个月,总休渔时间普遍延长一个月;各类作业方式休渔时间均有所延长,最少休渔三个月。  伏季休渔期间,农业部和中国海警局将严厉打击违规出海作业,套牌和涂改船名号,集团性违规、暴力抗法、安装妨碍执法设施、跨海区违规作业、使用违禁网具、渔业辅助船出海作业等行为,同时加大涉渔“三无”船舶打击力度,加强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等涉渔刑事案件的侦办力度。  农业部数据显示,海洋渔业是我国沿海地区渔民谋生的主导产业和职业,海洋捕捞渔民超过102.5万人、各类海洋机动捕捞渔船总数超过18.7万余艘。责任编辑:

[铁总回应奥凯电缆中标高铁:宝兰、西成线相关电缆全更换]中国铁路总公司日前表示,针对近日曝光的“奥凯问题电缆”一事,铁路部门高度重视,迅速组织专门力量,对铁路在建工程项目中施工单位采用奥凯电缆的情况进行全面排查。目前,有关铁路企业已对宝兰、西成、渝黔、兰渝等铁路项目所有奥凯公司提供的电缆,全部实施更换。 责任编辑:

新华社大连4月26日电(记者王经国、吴登峰)我国第二艘航空母舰下水仪式26日上午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大连造船厂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出席仪式并致辞。  9时许,仪式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开始。按照国际惯例,剪彩后进行“掷瓶礼”。随着一瓶香槟酒摔碎舰艏,两舷喷射绚丽彩带,周边船舶一起鸣响汽笛,全场响起热烈掌声。航空母舰在拖曳牵引下缓缓移出船坞,停靠码头。  第二艘航空母舰由我国自行研制,2013年11月开工,2015年3月开始坞内建造。目前,航空母舰主船体完成建造,动力、电力等主要系统设备安装到位。出坞下水是航空母舰建设的重大节点之一,标志着我国自主设计建造航空母舰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下一步,该航空母舰将按计划进行系统设备调试和舾装施工,并全面开展系泊试验。  海军、中船重工集团领导沈金龙、苗华、胡问鸣,以及军地有关部门领导和科研人员、干部职工、参建官兵代表等参加仪式。责任编辑:

央广网余姚4月6日消息(记者曹美丽 杜金明)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浙江余姚是我国最大的榨菜生产加工基地之一,每年的三月底四月初,正值余姚榨菜可以收割的季节。今年,当地榨菜获得了十几年来少见的大丰收,这却让菜农们开始犯起了愁,榨菜产量骤增然而收购价格逐渐走低,远远低于政府制定的指导价,众多菜农陷入增产不增收的境地。  其实,为了避免出现菜农增产不增收的情况,几年前,余姚农林部门就鼓励龙头企业跟菜农签订收购合同,走订单农业之路。那么,被视为“对症下药”的订单农业为什么没能发挥作用,稳定住收购价格?  “愁卖,到处在减价,基本上上午一个价,下午又减价。我们从5毛卖到现在3毛6。”在余姚市泗门镇楝树下村,张锋龙家里种了5亩多榨菜,往年每亩产量在7000斤左右,今年亩产超过1万斤,但由于价格持续走低,高产并没有给他们家带来更高的收入。  由于担心价格一跌再跌,甚至担心没人收购,整个清明小长假期间,菜农们几乎是全家出动抢收榨菜。  余姚市农林局产业科副科长郑立东分析说,余姚农林局每年都会跟榨菜协会和收购企业一起,在榨菜收割的前一个月左右,根据预估的产量、品质以及市场需求情况,制定政府指导价。由于今年榨菜产量远远高于预期,导致政府指导价定的偏高;外地榨菜大量涌入后,市场出现饱和。  郑立东指出,原来预估的产量亩产7000—8000斤,现在是一万到一万二。一下子涌进来,翻池跟不上收购速度,后期收购有一些困难,老百姓排长队。  与榨菜园里气氛同样紧张的是榨菜加工企业的腌制基地。在余姚国泰公司一个榨菜收购点,菜农们用三轮车把刚收割的榨菜一车一车的运过来,上秤,倒入清洗池,再捞出来倒入腌制池。不少企业的腌制池容量已经严重不足,影响了收购速度。  国泰公司收购点一位姓姚的负责人说,3月下旬,就有外地榨菜以远低于政府指导价的价格进入当地企业,不少企业提前完成收购计划,不得不压低收购价格。  负责人说:“我们28号、29号开始收的,人家收4毛7、4毛8,我们5毛收。5毛一斤收了4天,现在他们价格压了,我们也压了。”  价格跌入谷底,菜农们也越发紧张,出现了集中抛售的局面,不少收购点要彻夜排队。  菜农出现卖菜难之后,不少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加高加深腌制池,甚至新建腌制池,继续收购。目前整个收购工作已经接近尾声。  郑立东说,从今年的情况来看,单纯靠政府指导价已经不足以保障农民的收益,余姚农林部门正考虑制订新的办法,比如在出现供过于求的年份,价格严重低于政府指导价时,采取类似订单农业的形式,企业收购时,一部分按政府指导价收购,一部分走市场价格。  郑立东表示,要在维持基本指导价格的基础上,附加一些市场调节因素,综合考虑。比如,8000斤按照政府指导价收购,超出的部分按照市场价收购。  其实,余姚农林部门为了避免出现菜农增产不增收的情况,早些年就鼓励龙头企业跟菜农签订收购合同,走订单农业之路。郑立东说,榨菜常年都是供不应求,所以在实施过程中,农户履行合同的情况并不理想,企业的积极性就不高了。  郑立东说:“农户理所当然的毁约,价高就卖。订单对企业来讲,感觉可有可无,又花了很大精力,到收购时又没法制约农户。”  宁波大学法学院院长张柄生说,现在不少订单农业合同本身就非常不规范,在合同实际履行过程中,仍然是靠双方当事人的良心。如果有一方恶意违约,另一方很难利用合同追究责任。  张柄生建议,除了要加强诚信宣传,最重要还是要规范合同,增加违约成本。在合同签订过程中,要仔细考量各方面因素以及可能发生的不确定因素,对这些因素做出明确预判,对预判结果、风险、责任做出明确约定。  来源:央广网责任编辑:

分类:qg999

时间:2016-10-13 05:2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