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FBI决定在广告宣传牌视频展示章莹颖被绑架信息

原标题: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警局就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案召开案件报告会  央广网北京6月17日消息(记者吴喆华)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警局召开案件报告会透露,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决定在伊利诺伊州的路旁广告宣传牌视频展示章莹颖被绑架的信息。  当地时间6月15号晚,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警局召开案件报告会。伊大警方没有明确回答是否已经鉴定出嫌疑车辆的车牌号码,只表示询问了一组开过这车型的人。警方说已经把很多资源用于本案,希望尽早破案。但当问到有多少人在全力为此案工作,何时能破案,警方并没有正面回答。  报告会上警方还被问到为何监控摄像无法拍到涉事车辆车牌号,警方回答技术发展很快,学校正在更新设备,也推测可能角度不对没能得到清晰图像。  中伊州华美协会主席李振昌:警察回话说,这个视频用的是比较旧一些的技术,没有把车牌号照下来。观众对这个回答不是特别满意。  李振昌问到案子发展太慢,是否会变成冷案悬案时,警方回答是他们已非常努力,仍然相信能把此案侦破。责任编辑:

每到坐诊时间,海南省妇幼保健院的儿科医生陈静都会早早出门。  早上提前1个小时上班,下午推迟1个小时下班,中午取消午休时间,可一天下来,她就像打仗一样。  其实,海南省妇幼保健院儿科门诊的5位儿科医生,几乎人人像陈静一样,每天超负荷运转着,有的甚至一天门诊要接待100余号病人。海南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的背后,是目前医疗系统面临的一个全国性现象:儿科医生荒。  据《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的数据,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人下降到10万人,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儿科医生紧缺,成为从业界到普通百姓的痛点。  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后,儿科医生的紧缺将进一步加剧。在海南,这种紧缺状况尤为明显:海南有儿科执业医师551名,而0~14岁儿童数量为176万,平均每名儿科医生要承担起近3200名儿童的健康。    早上7点半,陈静的诊室外已经挤着一长排患儿家长。  尽管还不是资深的专家,但陈静每天仍然要面对至少五六十个来自海口和其他各市县的患儿家长。  “这段时间算好的,去年入冬,海南儿科全线爆棚,直逼医院承受极限。”她清楚地记得,去年入冬,海南忽冷忽热再加上阴雨天,前来就诊的患儿一拨又一拨,那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她看了103名患儿。“下班后,根本开不了车,精神太紧张,人太累,脚连踩油门的力气都没了。”  在儿科工作了11年,陈静上了9年夜班,每四五天一次,从下午4点半到第二天早上8点。每次值夜班的医生只有1位,高峰时,她要面对七八十名病人。“下夜班后,动都不想动,和着衣服在值班室里睡一觉才缓过来。”  这样的工作强度,意味着没有8小时工作的概念。不少医院的儿科规定,24小时值班的医生,第二天上午还需要出门诊,连续工作会超过28小时。“周末不能放下所有工作去休息,就算不当班也要转一下病房。”陈静苦笑。  高压力让不少人选择逃离。这让儿科医生短缺的情况雪上加霜。2016年,陈静有2个同事辞职。可招聘儿科医生却一直是该院的难题。近几年,海南省妇幼保健院几乎每年都进行招聘,而且是面向全国的,但经常“无功而返”。  留不住人,招不来人,导致儿科医生极度缺乏。  海南省妇幼保健院人力资源部林云燕给记者提供的一组数据,反映出目前海南全省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  儿科医生短缺是全国性问题,在海南,这种紧缺状况尤为明显。据统计,海南各医院儿科年门急诊406.3万人次,占全省医疗机构门急诊的12.8%;儿科住院人数9.49万人次,占全省住院人数的9.8%,与此相反,儿科执业医师551人,仅占全省全部医师比例的约4.56%。  “照理说,城市里的三甲医院,医学生削尖脑袋也要进,但儿科是例外,这是医学生最后的选择——其他科室都进不去,没办法了才去儿科。更有人甚至宁愿回县医院干别的科,也不干儿科。”林云燕很无奈。    10点50分,工作将近4小时的陈静第一次起身,她要为几名患儿做激光治疗。“孩子一会儿还上课呢!”“孩子要验血还没吃饭。”“你们为什么要加这么多号?”……焦灼等待的家长们经常抱怨。  有时,走廊里,家长的抱怨声、孩子尖厉、无休止的哭声达到的高分贝,让儿科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景观。  “一天下来,脑子都是蒙的。”有科室医护人员说。  实事上,超负荷工作,委屈多、收入少,导致儿科医生“稀缺”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儿科被称为哑科,孩子不善表达,病情变化又快,且不配合治疗,多数情况下需要医生根据丰富的经验和孩子的病征来判断病情,误诊难免,风险和压力极高。  一般小孩生病至少都是父母陪同,更有甚者还出现父母加上4位老人一同前来的情况。“现在一个小孩生病,后边往往站着6个家长。医生不但要反复回答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各种询问,且小孩病情稍有变化,脾气急躁的家长就会情绪激动,甚至拳打脚踢。”陈静粗略计算,科室里有三分之一的医护人员被推过、打过。  与其他科室的医生相比收入待遇不高,也是儿科医生面临的现实困扰。  一名不愿具名的市级医院儿科医生坦言,同本院其他成人科室相比,如妇产科、普外科等,和她同资历的医生,每月收入都要比她多出两三千元左右,收入与付出完全不成正比。  压力大、委屈多、收入低,导致儿科医生越来越“稀缺”。  海南省妇幼保健院儿科医生邢凯慧告诉记者,她本科和研究生读的都是儿科,本科的时候,儿科的两个班有79个学生。毕业后,30个男生全部转到外科等领域。女生则有很多转到妇科等领域。最后,两个班的学生从事儿科的只有约20人,占25%左右。  医生待遇低、工作强度大,患者就医体验差,医患矛盾突出,这样的恶性循环让医学生对儿科望而却步。    中午1点10分,医院儿科门诊的楼道里仍然挤满家长。护士走进诊室,拦住还在排队的患者说:“看了一上午了,医生要吃饭了。”但32分钟后,陈静才结束了一天的看诊。  她坐进隔壁不到10平方米的休息室里,和2个医护人员挤在一起,往嘴里塞了一口方便面,此时面条已经提不起来,这是护士1小时前为她泡好的,也是她多年来的午饭。  “儿科医生不需要同情,哪个科室的医生都辛苦,可随着二胎时代的到来,这些问题确实值得有关部门重视。”陈静说。  事实上,海南主管部门显然已经意识到了儿科“医生荒”的严峻,努力多举措试解儿科医生紧缺之急。  “定向培养,也许是个救急的办法。”海南省卫生计生委妇幼处有关负责人说。  2015年,海南省首批80名“农村订单”免费医学生毕业将赴乡镇医院工作。同时,为加强海南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更好地满足农村居民健康需求,从2014年起开展乡村医生订单定向免费培养项目。  该负责人认为,像培养乡村医生一样,订单式培养儿科医生是目前看起来最可行的办法。  “儿科医师紧缺是全国普遍性问题,建议国家层面在有条件的高校单独开设儿科专业,并向海南等偏远省份定向培养儿科医师。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加大儿科的招生规模。”在陈静看来,在呼吁医学院校恢复举办儿科专业的同时,相关专家也希望对儿科医生给予尊重理解、并在薪酬分配上有所倾斜。  与此同时,由于这些年儿科萎缩,现有儿科医生集中在三甲医院,社区、二级医院的力量有待开发。  “让患有常见病、多发病的儿童在家门口的医院就能享受儿科医院同等的医疗服务,可以免去了患者在各大儿童专科医院长时间等候之苦,也能缓解儿科医生短缺的矛盾。”陈静说。  为破解“儿科荒,此前,海南省妇幼保健院已与海南医学院提出战略合作,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便是希望海南医学院能成立儿科专业,成立妇幼健康研究所。有关部门还引导和支持社会资本优先投资举办儿科相关的医疗机构,允许社会力量与公立医院以特许经营委托管理等方式新建儿童医院。  来源:工人日报责任编辑:

中新社北京5月18日电 (记者 刘辰瑶)记者从中央气象台获悉,5月18日白天,中国内蒙古东部、吉林西部、辽宁西南部、北京西部、天津中南部、河北北部和西南部、河南中北部、山东中部等地出现了35℃以上的高温天气。  其中,内蒙古东南部、吉林西部、辽宁西南部等局地最高气温超过40℃,内蒙古科尔沁右翼中旗高力板的气温达到了43.6℃。上述地区35℃以上的高温面积有49.5万平方公里,40℃以上的高温面积达10.1万平方公里。  气象监测显示,截至18日16时,内蒙古、黑龙江、吉林、辽宁和河北等地共有44个气象观测站点的最高气温达到或突破当地5月历史记录极值。内蒙古乌兰浩特(42.5℃)、通辽(41.9℃)、突泉(41.4℃)、高力板(43.6℃)、吉林白城(42.1℃)等14个气象观测站点突破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何立富指出,18日是此次高温涉及范围最大、强度最强的一天,从19日起,高温范围会逐步缩小。由于气温持续偏高、降水持续偏少,内蒙古东北部地区维持高森林草原火险等级,需加强火险防范。此外,发生火灾的内蒙古自治区陈巴尔虎旗那吉林场虽不在高温区范围内,但今天天气晴热,且风力较大,林中可燃物较易燃烧,不利于林火扑灭及防火工作。需密切关注火情,防范暗火复燃,同时注意灭火人员的安全。  对此,中央气象台5月18日18时继续发布高温黄色预警:预计,5月19日白天,华北北部和东部、内蒙古东南部和西部、辽宁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35℃以上的高温天气,其中,辽宁西部、河北北部等地局地最高气温有37℃至39℃。20日开始,上述地区的高温天气将趋于缓解。(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当着近万人的面公布手机号,这位厅官咋回事?  来源:观海解局  (法制晚报记者 李洪鹏 编辑 岳三猛)网红校长“强哥”又火了:在贵州大学2017届学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曾任该校校长的郑强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且表示尽力帮助大家的困难。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当时有8939名毕业生参加,且他即将赴浙江大学任职。  郑强的言论受到不少网友推崇,但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争议。他被称为“愤青教授”、“最受大学生喜爱的校长”。喜欢他的人,认为他特立独行,勇于改革;不喜欢他的人,认为他哗众取宠,热衷炒作。    “没想到,我跟你们同一天毕业。”6月27日,郑强在学生的欢呼声中进行了即兴演讲,“今天我就不念这个稿子了”。  他说,没有贵州,没有贵州大学,就没有“强哥”在中国的荣耀。“是贵大让我成为登上《开讲啦》栏目的第一位中国大学校长。”在短短13分钟的演讲里,响起了12次热烈的掌声。  “今天我把手机号码告诉你们,在座的几千兄弟姐妹,强哥不一定管你们的吃住,但是你们有什么困难我能帮助的,我一定尽全力帮助。但你们别忘了一定要说一声,‘强哥’我们是同学!”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讲到深情处,57岁的郑强缓缓走到主席台前,深深地把腰弯成90度,向大家深鞠了三个躬。    郑强自己的“毕业”,是指他即将离任贵州大学校长,赴浙江大学任党委副书记。而4年半年前来贵州大学之前,他正是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换句话讲,郑强像跑了个折返跑。  在贵州大学的4年多,他刮起了一场旋风:大刀阔斧推动改革,让教师别再指望课时费增收而转向科研成果,设立大学章程赋予教职工代表大会、学代会、研究生代表大会更换或罢免学校各级领导干部的建议权利,引进27岁发表过世界高水平论文的博士并直接评为教授……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记者梳理发现,今年57岁的郑强生于重庆。1978年,18岁的他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考入浙江大学化学系。  1982年大学毕业时,班里的同学有的留校,有的考上了研究生,郑强被分配到化工部某化工研究院。“单位在四川的一个山沟沟里,很偏僻。”  1985年,郑强考入成都科技大学高分子材料系硕士研究生,后留校任教。1992年被选派为中日联合培养博士生到日本京都大学留学。1995年回国后,作为引进人才回母校浙江大学任教。  2009年2月至2012年11月任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2012年6月起任贵州大学校长,2016年12月至今,任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正厅级)。  离开浙大赴贵州大学时,郑强给高分子系学生上了“最后一课”。学生们为他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一本电子相册,是郑强从小到大的照片,学生们花了一周时间秘密搜罗来的。  郑强眼睛瞪得老大:“哇呀!你们哪里搞来的?”他用高八度的声音说:“我经常会回来的。”头一扭又轻叹,“哎,其实是经常回不来的。”    这几年,郑强一直站在风口浪尖上。他的言论受到不少网友推崇,但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争议。  他被称为“愤青教授”、“最受大学生喜爱的校长”。喜欢他的人,认为他特立独行,勇于改革;不喜欢他的人,认为他哗众取宠,热衷炒作。  比如,他一段关于空姐的演讲视频被指有歧视嫌疑。郑强说:“为什么中国空姐要有研究生专业?”“为什么在天上倒水的女孩要比地上倒水的长得漂亮。”郑强有点激动,离开座位,弓着腰身,学空姐推车的动作。  此外,他在贵州大学任校长期间,多次呼吁中央对西部教育投入加大。他在全国两会上表示,以前担任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时,他三天两头就要去教育部开直属大学会议,为此常常发愁“开会多”,如今却要为“没会开”而发愁了——“到贵州大学两年了,教育部的会我一次都没权利参加,我的声音都传不到那儿去。”  一个直接的结果是,离部委远的高校,自己碗里肉也就少了许多——“贵州大学过去30年得到中央政府支持的总和,顶不上我原来工作浙江大学1年。”郑强说。他还打了个形象的比方:“教育部直属的重点大学都是加97号的油,我们不仅加不到93号的,还恨不得油里加点水,怎么跑?”责任编辑:

原标题:[解局]擅闯中国领土、叫嚣不惧开战,印度要搞什么?  最近,中印边境不太消停。  从6月26日起,中国外交部、国防部连续对印度媒体“爆料”的“中印边境两军对峙”事件进行表态,外交部发言人更是拿出照片,证明印度边防人员非法越境”;  而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陆军参谋长号称,印度此次是在为“2.5线战争”做准备,应对中国、巴基斯坦和国内的安全威胁,并声称“2017年的印度已经和1962年不一样了”。  所谓“2.5线战争”,提法来源于1960年代冷战时期的美国。当时美国担心苏联和中国在欧亚的威胁,提出要“在欧洲应对一场大规模战争,同时在亚洲应对一场大规模战争,在世界其他地区应对一场小规模地区冲突”(1+1+0.5)。  至于1962?那一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印度的结局是“惨败”。  那么,回到这次,到底边境上的冲突是什么情况?   其实,根据印度媒体的报道,这场对峙从6月16日起便已开始。印度的说法是,“印度总理莫迪听取了国家安全顾问和外交部长的报告,称中方使用推土机拆掉了印度之前设立的碉堡,但双方边防部队没有发生争吵和直接的肢体冲突”。  不过,印度媒体的报道也前后矛盾。之前,该国媒体称“中国军队越过锡金段边界线入侵印度领土”;28日《印度斯坦时报》则援引该国陆军参谋长的话说,“印度领土并未遭受入侵”。  而根据中方外交部、国防部的回应,事情的缘由则是解放军在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时,印度边防人员越过中印边界的锡金段,进入中方境内,阻挠中方施工。  陆慷展示的照片可以清晰看到,印度士兵和车辆明显越过了作为边界线的分水岭,进入到中国境内。这张照片拍摄于6月18日。  既然该国陆军参谋长承认“印度并未遭受领土入侵”,为何又要作出“准备2.5线战争”、“印度已非1962年时”这样的强硬表态?  这其中有历史和现实两重因素。    从历史角度,我们先要搞清楚“中印边界锡金段”是什么东东。  说来话就长了。简而言之就是,锡金这段的边界,依据的是1890年就签订的《中英藏印条约》。该条约当时划定的是西藏和锡金的边界,而在1975年印度吞并锡金之后,就变成了中印边境。  根据这一条约,西藏和锡金的边界是一座分水岭,界线是山的顶端。这也就是外交部29日展示之照片中的那座山的顶端,照片中划出了那条红线——  外交部的声明说得很清楚:“根据这一条约规定,洞朗地区属于中国领土,印军越界地区的分水岭非常清楚。印军越界进入了中国领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印军此举违背了历史界约,也违反了印度历届政府的承诺。”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印度越界之后,进入的是中国的洞朗地区。这个地区位于西藏南部,是中国、印度(锡金邦)、不丹三国的交界处。而印度、不丹,正好就是中国邻国中唯二没有与中国签订明确边界协议的国家(不丹同中国仍未建交)。  而由于《中英藏印条约》签署于100多年前,当时的边境划定非常粗糙,跟新中国之后与其他国家签订的精确边界划分不可同日而语;但洞朗地区,则一直属于中方领土且中方实际控制(上世纪不丹边民要进入洞朗过牧需征得中方同意并缴税、中方边防部队和牧民每年在此巡逻放牧且修有设施等)。  由于这些原因,中印经常在边境相持。最近一次有影响力的对峙发生在2015年9月,当时印方派兵越界到中方实控线一侧1.5公里,拆除中方一个在建的哨所,引发中方军队采取反制措施,增加了军队部署。  而此前,即便是中印在边境东段的“对峙”不断增多,也从不曾发生在锡金段的边界。事实上,中印双方都认为中印边界的锡金段没有争议。2017年年初,中国驻印大使还提出,双方可以商谈锡金段的边界条约,争取实现边界谈判的早期收获;印度外交部发表的声明中,也并认为对主权归属问题提出任何怀疑。  那为什么印度又突然在这里跳出来搞事情呢?    这就涉及到现实因素:不丹是在印度的控制范围之内。  6月30日,印度外交部在“沉默”数天后终于发表声明做出解释:“应不丹皇家陆军的要求”,印军主动要求出来替不丹“出头”。  声明称,中方正在修建的道路将深入(inside)不丹领土,不丹要求恢复到2017年6月16日时的状况。“基于不丹皇室与印度政府在涉及共同利益的事件上的磋商传统,并与不丹皇室协调后,在洞朗地区的印方人员前来抵制中方,目前抵制仍在继续”。  声明同时对印度“热心助人”的举动做出解释:“”。  虽然印度言之凿凿,称是不丹有这个需求;但事实上,不丹的声明里,压根没有提到需要印度“出面”,也没有说和印度磋商过。不过,以印度对不丹的控制程度,显然稍后不丹也不敢站出来澄清事实。  其实,慑于印度的“淫威”,不丹一直小心翼翼地不敢触犯南亚霸主。  2013年7月不丹大选前,;几年前,不丹前首相吉格梅,不过是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时同中国领导人进行简单会面,这就已经让印度决心要“痛下杀手”。  同时,由于洞朗地区的地理位置过于重要,“兵家必争”,因此印度一向视解放军在这一区域的部署为“威胁”。直到现在,印度方面自己设定的作战设想,都担心解放军会从这里经过锡金南下。  另一个因素就更有意思:  那么,印度官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首先,这也不是印度第一次告“洋状”了——1998年印度核试验时,印度前总理瓦杰帕伊就曾写信给克林顿,称“中国威胁”导致了印度要发展核武器。  这次呢?难道是莫迪为了采购美国的先进防务技术和设备,特意释放出“中国威胁”,也让特朗普看到印度在亚太区域内具有平衡中国的价值吗?  如果是这样,莫迪访美似已达到目的。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重申了美国对印度的战略定位,称印美紧密的伙伴关系是这一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核心(central)。美国仍将支持印度早日成为核供应国集团、《瓦森纳协定》、澳大利亚集团的成员,重申美国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同时,特朗普承诺维持奥巴马时期与印度的高水平防务合作,承认印度是美国“主要防务伙伴”;出售给印度的22架“捕食者无人机(Predator Guardian drones)”,是美国的北约盟友才享有的“待遇”。  如此看来,莫迪访美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也该在这一问题上收手了。但是,为什么仍旧没有撤兵呢?  另一种猜测:莫迪试图将中印边界问题的谈判路径按照印度的期待来进行。毕竟,2015年访问中国时,莫迪就两次提及要澄清实控线:“我认为,澄清实际控制线将大大有助于我们努力保持和平与安宁,请求习主席重启澄清实际控制线的停顿过程。”  然而,中方却认为,双方应该寻求“综合性的举措来控制和管理边界以确保和平和安宁,而不是必须只有靠澄清实控线这一举措”,双方“可以尝试达成关于边境行为准则的协议”。  第三种猜测则具有一定程度的“阴谋论”色彩:难道印度要重演吞并锡金的故事,把不丹发展为下一个“锡金邦”?——当年吞并锡金的方法是,先找个由头,让锡金国内的反印(或亲中)力量暴露出来,后借机以保护锡金的名义,把印度军队开进锡金,逐步清除掉反对势力,最后再通过锡金议会投票表决,“自愿”加入印度,实现锡金灭国的“愿望”。  莫迪政府上台以来,提出了“周边第一”的政策,将南亚邻国放在外交的第一位。为此,一方面,在同周边国家的传统争议问题上大胆作出妥协(如印孟在领土互换协议、海上划界等问题上的大胆突破),改善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另一方面,寻求通过进一步的联通将南亚邻国同印度“捆绑”。  比如,印度现在搞的小型南盟BBIN(孟加拉、不丹、印度和尼泊尔),就在不断推动《BBIN机动车协议》和《BBIN铁路协议》。按照这一协议,这些国家可以和印度互联互通。  不过,就在孟加拉、印度、尼泊尔议会相继通过这一协议后,不丹全国委员会(亦上院)否定了这一协议。其给出的理由是,“如果其他国家机动车都可以进入不丹,将给不丹带来更多的污染和环境破坏”——而深层的担忧,则是关于印度人大量涌入只有70万人口的不丹的国家命运之担忧。  因此,此次印度“一反常态”地与中国军队相持(在此前从未对峙的中印非争议地段、主动替不丹“出头”),是否是在寻找往不丹加强派驻军事人员的机会?  答案不得而知。但对不丹王室而言,真正考验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而不丹王室的“主动”民主化,将可能招致的祸福,也有待历史检验。  至于印度陆军参谋长叫嚣战争的言论,除了国防部发言人敦促其停止此类言论的表态外,网友的留言态度则更明晰:印度的确不是1962年时了——当时,印度和中国国力相当,现在印度则远被中国甩开;而2017年和1962年的印度的相同之处在于,都认为自己很强大。  文/醉卧沙场(南亚问题学者)  编辑/公子无忌  美国媒体近期报道,根据公开视频显示,西藏军区机步旅近日组织演练,某新式轻型坦克出现在雪域高原。  国防部:近日,一款新型坦克在西藏进行了高原试验。该试验旨在对装备性能进行检验,不针对任何国家。责任编辑:

分类:qg999

时间:2016-06-03 01:3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