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港公务员要求加薪 官方:收集意见交行会决定_qg999

原标题:港公务员团体要求加薪逾4% 官方:收集意见交行会决定  中新网5月27日电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影响香港17万公务员加薪幅度的薪酬趋势调查上周出炉,公务员四个评议会职方代表及公务员团队昨日先后与香港特区公务员事务局局长张云正会面。有团体透露,局方已留意到递增薪点拖累公务员加薪幅度,但短期内无法完善机制,建议局方考虑透过调整加薪幅度,缓解公务员变相减薪局面。  不过,绝大多数公务员团队要求加薪逾4%,其中纪律部队评议会“叫价”最高,达4.3%;仅华员会要求所有公务员划一加薪3%。香港公务员事务局收集各方意见后,会再正式提出加薪建议,并由香港特区行政会议决定加幅。    近年递增薪点已拖累公务员加薪幅度,今年香港公务员薪酬趋势调查显示加薪幅度仅介乎1.38%至2.44%,跑输通胀,创七年新低,引发不少公务员团体不满。张云正昨日分批约见四个公务员评议会职方及四个主要跨部门公务员工会代表,不少团体要求加薪逾4%。公务员事务局收集各方意见后,会再正式提出加薪建议,并由特区行政会议决定加幅。  香港公务员工会联合会总干事梁筹庭会后表示,局方已留意到递增薪点拖累公务员加薪幅度,不过,港府修改相关机制至少或需要数年时间,及进行长远规划,短期内难以有所变化。他认为,当机制无法变动时,应调整加幅,避免公务员人工跑输通胀,赞成所有公务员划一加薪3%,“私人市场加薪幅度都有3%至4%,不好令公务员变相减薪就得”。  公务员团体中,华员会叫价相对克制,要求高中低级公务员划一加薪3%。华员会副会长利葵燕表示,公务员薪酬属公帑,故提出的要求是克制以及符合机制,不过公务员加薪幅度应维持购买力以及分享经济成果。利葵燕希望,特区政府可考虑各项因素,若公务员士气好,有助下届特区政府能扮演新角色,提供高质素服务予市民。  纪律部队评议会则要求加薪不少于4.3%,而高级公务员协会及第一标准薪级公务员评议会分别要求加薪4.19%及4%。纪评会职方主席陈健麟认为,公务员是不可或缺一部分,希望加幅维持到购买力,分享经济发展成果。被问及是否“狮子开大口”时,陈健麟回应称,根据购买力而叫价。责任编辑:

原标题:山西因举办已恢复原貌(图)  山西体育中心足球草坪如期恢复原貌(图)  中新网太原7月1日电 (记者 胡健)7月1日,因举办张学友演唱会而损坏的山西体育中心足球场草坪已恢复原貌。  盛传于网络的张学友世界巡回演唱会(太原站)造成演出场所“山西体育中心足球场草坪损坏严重”的新闻,引发民众热议。经过数个昼夜的加班修复,山西体育中心足球草坪已绿草如茵,平平整整,并定时有喷水装置养护。  针对此事,山西体育中心曾在6月29日发布声明称,在此次演唱会举办之前,山西赛欧国际体育交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主办方签订了关于在体育场草坪上搭建舞台及附属设施中对草坪的保护、恢复相关事项的补充协议,并约定在演出结束后对体育场损坏的草坪恢复原状。  事件发生后,山西省体育局相关领导高度重视,并下发一系列指示及工作安排。6月30日晚,受损草坪完成置换,按原计划已恢复的完好如初。  山西赛欧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说:“按照工作流程,草皮恢复,首先要将损坏草坪面积测量后进行割除,再将新草坪移植到损坏区域并进行养护管理。此前网络流传图片,正是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场地,评估草坪损坏情况时的场景。”  该名负责人表示,真诚感谢社会各界对其工作的监督和关注,今后会让文娱活动与体育活动相得益彰,维护创造和谐的文体氛围,科学合理利用好红灯笼体育场。(完)责任编辑:

来源:澎湃新闻  截至25日14时,茂县山体垮塌现场已发现10名遇难者遗体,仍然有93人失联。  经过一夜奋战,救援通道已经抢通。现在,现场专业救援队伍有2500多人,他们正展开全覆盖搜索。记者从抢险救援指挥部了解到,由于现场情况复杂,局部山体滑坡仍时有发生,给救援增加了不少难度。  目前,抢险救灾已经进行了大约37个小时。救援人员利用生命探测仪、搜救犬等方式继续在现场搜救。  为保障灾害区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当地已转移安置受灾群众300多人。(央视网)责任编辑:

原标题:小孩子占专座引不满 台湾七旬大爷骂停地铁(图)  海外网6月29日电 近日有台湾网友在脸书上发文,称坐地铁时有小孩因为不舒服,坐在爱心专座上,结果惨遭一位70多岁大爷的痛骂,就连旁边劝架的乘客也被呛声。事件导致地铁一度停驶。相关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多数网友指责大爷“倚老卖老”,也有网友调侃,这位大爷精力充沛,一看就不需要什么爱心专座。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28日报道,发帖的网民说,当天有位大爷因为小孩坐在地铁的爱心专座上而大动肝火,怒骂:“你70岁了吗?”。小孩的母亲解释,因为孩子身体不舒服才需要坐的,大爷则反驳,爱心专座是长辈专属,小孩不舒服要坐就应该“挂牌”示意。还说“我可以不坐,我80岁的人了”。  有位男乘客看不下去,请大爷安静一点,反而被呛“你到老了你会死得很难看”。期间也有人告诉大爷爱心专座是给有需要的人乘坐,并非老人专利,但大爷仍坚持“要坐就要拿个爱心”,最后惊动职员和警察到场处理,地铁也一度停驶。  据海外网了解,这位大爷提到的“挂牌”,是台湾地铁推出的“博爱识别贴纸”。老人、孕妇、身心障碍者或身体不适者都可以索取,贴在服饰或随身物品上。以便让那些有座位需求但是不好意思开口的人,避免丧失让座的机会。  事件在网上引发热议,多数网友指责大爷“倚老卖老”。也有人表示,“爱心专座不应该存在,该存在的是主动有心让座的人”,提议废除这种饱受争议的座位。还有网友调侃,这位大爷精力充沛,一看就不需要什么爱心专座。(综编/海外网 刘强)责任编辑:

原标题:“屋外有响声,很大,泥巴石块往屋里灌”  昨日快6点时,四川茂县新磨村村民肖燕春被儿子的哭声惊醒。  儿子出生38天,爱哭。她给儿子换上尿布,听着哭声渐止,却发觉门外另一种声音越来越清晰。  丈夫乔大帅以为是刮大风,出来关门。不料,“屋外面有响声,很大,然后泥巴石块往屋里灌。”肖燕春抱起儿子向屋外爬去,丈夫紧随其后。  2017年6月24日6时左右,一场突如其来的山体垮塌掩埋了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  新磨村前后是两座陡峭的山,村子建在山谷谷底相对平坦的地区。崩塌体从近千米的高处垮下,村子被山石夷为深灰的平地。  附近村民们带着食物和水赶来,成都民间救援队自发到达现场,武警和消防带着生命探测仪和救援设备,试图从死神的手中再夺回一些生命。    若不是儿子的哭闹,乔大帅、肖燕春一家人恐怕也难逃厄运。  昨日上午10点左右,乔大帅身上的泥水干了不少,一家人从泥水里爬起来,满身是伤,“都是被石头、玻璃碴划伤的。”乔大帅说。  记者从茂县人民医院获悉,乔大帅一家3口伤势稳定,正在接受观察。孩子被诊断为吸入性肺炎,两个大人有轻微皮外伤,暂时没有大碍。  然而事发时,除弟弟在外地打工,乔大帅的家里还有外婆、父母及2岁多女儿,他们未能逃出,至今生死不明。  死神来临之前,新磨村已多日连绵阴雨。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两河口村村民张连成家与新磨村直线距离不到1公里。  24日早上5时40分许,还在睡梦中的他被巨响吵醒:“天下着雨,房子在发抖,雾很大,只看到新磨村那边像一把大火在往前推。”  山体垮塌时,松坪沟云顶客栈老板冯友力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她的客栈距离新磨村,车程20分钟。  冯友力说,在自家客栈入住的,基本上都是来松坪沟景区的游客。这是一个风景秀丽、以“世界上保存最为完整的地震破坏遗址之一”为特色的国家4级旅游景区,旺季是每年9月到11月。  茂县一名居民介绍,叠溪镇得名于当地景点之一叠溪海子,附近多堰塞湖。《四川日报》报道,叠溪海子就是因1933年的大地震而形成,最深处达98米。  新磨村在松坪沟景区的西北方向,距景区稍远,但是在景区正门的必经之路上,因此不少村民建起客栈。  记者拨打了其中5家旅馆的电话,其中4个都是关机或者无法接通。唯一能联系上的旅馆老板因事发时在县城里躲过一劫,但他的家没了,家人也被埋在废墟下。  他在电话里情绪激动,声音带着哭腔:“早上我去现场看了,基本上没了。现在情况非常不好,这边还在下雨,上面有可能还要垮。”  新磨村村民顾芳(化名)说,她与父母住在二组,逃过了劫难,但被掩埋的一组有三分之一是她家的表亲,“都埋在下面了,现在都没有联系上。”  她把对家人的担心发在微博上:“两个小侄儿才读一二年级,他们还不知道妈妈或许已经不在了,也许感应到什么,两个都突然问我:小孃,妈妈在哪里?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告诉他们,说出来未免也太残酷了,难道真的要说你们妈妈现在被埋在冰冷的沙石下面吗?”  “现在出去的道路还在抢修中,我们的生活物资还能坚持几天。不过大家情绪比较慌乱,还在下雨,不知这里会不会也发生垮塌。”冯友力说,村民们聚集在一起,彼此安慰。此外,松坪沟乡还有几十个游客也在这里。    杨旭是茂县石大关村人,早晨得到乡里通知,与村中一行七八人赶往现场参加救援。  他们昨天早上七点多到达现场。在他们面前,“基本什么都没了,山体整个垮下来,整个村庄都被盖平。”住在垮塌处边上的家庭幸免于难,而“中间的就没了,现在基本就没得活了”。  刘福勇是茂县本地人,从事建筑行业。他早晨看到新闻之后马上赶往现场,希望能够出一分力。  早上8点,他到达垮塌现场,没能参与救援,因为现场的专业人士、机械已经就位。  胡涛是石大关村人,离新磨村3公里左右,是附近工地的负责人。  凌晨六点多,在睡梦中的他感受到一阵震动,七点接到政府电话,调了3台小型挖掘机过去。这是到达现场最早的挖掘机。  8点左右,他们听到有人在叫,但挖了一阵,声音就没了:“一百多人用绳子和挖掘机一起拖一块大石头,拖开后下面又是石头,挖不动了,没有看到人。”  “石头太大了,小型挖掘机很难起作用”,胡涛说,他们虽然去得早,但是设备有限,实在不行。  他有几个朋友是新磨村人,但目前电话都无法接通。工地都停工了,他告诉兄弟们:“我们必须去!就算不是当地人也必须去。”  他到了现场后给当地的朋友们打电话,十点左右,大家就带着食物和水前来支援。  蓝天救援队是第一支赶到现场的民间救援队。上午九点多,队长苟少林得知茂县新磨村发生山体垮塌后,便立即叫上三名队员,从都江堰赶过来。  到达现场后,曾多次参加救援工作的他被震惊了,“一座200余米高的山体发生高位垮塌,整个村子被滑下的泥沙、碎石掩埋,一点村庄的影子都没有了。”  山体大面积垮塌,给救援工作增加了难度。苟少林称,由于地上碎石块很多,地面较硬,挖掘机的工作效率有所降低。此外,垮塌方量约800万立方米,遇难者被掩埋很深。“有4具尸体是在约两米深的地方被发现的。”  苟少林站在碎石块上,哭了好几次:“真的特别难过。明明知道碎石下面埋着一百多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昨天早上八点多,成都天虎应急救援队队长李远森带领12名队员从成都赶往茂县。  李远森和队员们只能通过附近村民简单辨认,指出原来房屋的大概位置,再带着工程机械车开始挖掘。  “我现在能看到土堆的横切面,大概要挖到八九米深才能找到被埋的人”,李远森说:“现场情况太复杂,目前我们队还没有搜寻到伤者。”    昨日早上7点左右,在茂县县城的家中,武警茂县中队的中队长王用波也接到了赶往现场救援的通知。  路上并无山体垮塌的迹象,一座距离新磨村只有15米的房屋也安然无恙。曾经参加汶川地震救援的王用波推测,这次可能只是一个小型的塌方。  约45分钟后,王用波带着24个武警战士,抵达60公里外的叠溪镇新磨村。他们是最早赶到的先遣队。  眼前的一切让他震惊,“苍凉、满目疮痍”,电话另一端的王用波声音低沉。他记得,有村民从县城跑回去,悲愤得无法自抑,抓起石头就要打人。  新磨村的雨水,这天仍然下个不停。  他们曾经一度以为,找到了一名幸存者。昨天上午,王用波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曾听到一位女性呼喊,有十几名战士听到了呼喊声,向她继续提问,她已经不能再详细回答,只能用石头敲击的方式进行回应。  但此后的挖掘宣告,这只是一场空欢喜。  雨一直下。昨天下午4时左右,王用波看到了一具尸体,男性,“身上没有衣服,因为晚上还在睡觉。”  横梁把这个人死死地压在地上。这是王用波和他的兄弟们挖到的第一具尸体。  这天下午,参与搜救的地质专家宣告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山体高位垮塌被掩埋的人员,生还的概率非常小。  这群拿着生命探测仪的人们,带着搜救犬,仍然穿越在碎石间,试图从一个被山石和泥土吞没的村庄下面,找到任何一个被埋在里面的村民。    参与搜救的地质专家介绍,山体高位垮塌被掩埋人员生还概率非常小,特别是现场作业面狭窄,大规模救援力量难以开展,为避免塌方进一步垮塌引发次生灾害,搜救中也不能大面积深度挖掘。  武警四川总队新闻站的工作人员杨剑也说,武警官兵均携带生命探测仪、救援绳索、医疗救护等设备在现场展开救援。由于垮塌量巨大,加上不断有山石滚落,救援难度很大。    都汶、成灌、绕城高速公路第一时间开启抢险应急绿色救援通道,各收费站口实现应急抢险救援车辆免费抬杆放行,确保应急抢险车辆及队伍快速通行,最大限度争取救援时间。  都汶高速、成灌高速对社会车辆全线关闭,只通行救灾车辆。现场除救援车辆以外,禁止社会车辆进入。全州所有货运车辆(救援车辆除外)禁止驶入茂县境内,通过汶川、理县、马尔康西洞口、红原、若尔盖绕行。    据四川省气象服务中心官方微博消息,叠溪镇今明两天仍有阵雨。  气象部门提醒,由于前期持续降雨已导致该省部分地方土壤含水量达到饱和,尤其是川西高原降雨日数多,累计雨量较大,易造成山体和土壤松动,导致滑坡、泥石流、崩塌的发生,居民和相关部门需注意防范。  此外,茂县旅游景区管理局发布消息,为确保游客出游安全,叠溪松坪沟景区关闭营业,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来源:新京报责任编辑:

分类:qg999

时间:2016-11-05 05:3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