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媒体:中介1天内将1套学区房价格推高180万_qg999

在新一轮限购潮背景下,监管部门的重拳颇有意味。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严厉整治,坐实了房地产中介对房价疯涨的“贡献”。  3月29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举行整顿规范房地产开发销售中介行为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各地持续整顿房地产市场秩序,重点整治房地产开发企业和中介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住建部在会上通报了近期各地查处的30家违法违规房地产中介机构和开发企业。这是继去年住建部连续三次通报96家违规房企之后,再次集中公开曝光违规房企名单。  在新一轮限购潮背景下,监管部门的重拳颇有意味。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严厉整治,坐实了房地产中介对房价疯涨的“贡献”。基于此,不少人开始扒出房地产中介的种种违规套路,但是,就房地产中介而言,他们最有效的哄抬房价手段是什么?《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1天之内,房价被推高180万元。  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发生在北京市海淀区,涉事房产为中关村区域的一套学区房。  用“被推高”来描述房价上涨,原因在于,在房主规定看房的日期内,房地产中介共带几十拨购房者看房,连番出价,最后的结果就是上面的数字——涨价180万元。  有人或许会说,这可能是购房者执意加价,关房地产中介什么事情?  但是,越来越严的监管从一个侧面佐证,在房价上涨这件事上,房地产中介撇不开关系。    “最近这么调控,房价有松动吗?”  对于这个问题,一名房地产中介通过微信如此回复刘芳:  “短时间没有。”  “还是缺房?”  “能买的人减少了,可买房的人还是远远大于再收房源数量。开始博弈了。”  以上对话是房地产中介给刘芳所发信息的部分内容,每一句话都在暗示刘芳,房价还要涨,而且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在北京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赵庆祥看来,一般老百姓买房就是买涨不买跌,预期很重要,所以房地产中介就是希望营造房价继续上涨的氛围,以此促进成交。  这样的评价,在北京市民张启明的购房过程中得到了些许印证。  “房地产中介完全倒向卖家,以满足卖家对高房价的要求。”张启明说,卖家预期高是正常的心理,“但令我愤怒的是,房地产中介倾倒性地帮着卖家,抑制了市场公平公正的交易”。  对于“倾倒性”的形容,张启明是这样解释的:“卖家的定价基础一般是市场里上一套房屋的成交价格,且价格一般会比上一套同户型均价要高。我接触的房地产中介为了促成购房者接受卖家提出的价格,会用自己内部的一些‘僵尸房’去提价,让购房者认为市场预期又涨了。所谓‘僵尸房’,是指那些挂在网上1年以上,永远不成交、价格永远跟着市场涨的房屋,这些房屋多来自房地产中介手里的出租房。”  根据张启明的说法,房地产中介在利用“僵尸房”抬价的同时,还会囤房,制造供给紧张的氛围。“房地产中介不会在同一时间将所有要出售的房屋挂到网上,而是卖出一套再挂下一套在网上。所以,在同一时段,购房者无法获得对称的市场信息,会误认为该时段只有一家在卖房,几名购房者都在争着买这一套。在这种气氛下,房屋的价格自然任由卖方定,而且这种人为造成的稀缺加速了房屋成交时间”。  不过,张启明坦承,关于房地产中介囤房的分析,来自他个人的观察,不一定具有普遍性。“我作出囤房的分析,原因在于,我与房地产中介接触了3个多月,其间都是一套房屋刚完成交易手续,几乎就在完成交易的下一秒,房地产中介会挂出下一套房子,这3个多月时间里一直都是这样”。  不过,这真的不具有普遍性吗?北京市民曹高杰的卖房经历作了否定回答。  2016年年中,曹高杰打算出售位于北京市亦庄地区的一套房屋。然而,在挂出房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几乎没有人来看房。在曹高杰看来,这套房屋地理位置不错、房屋装修也还行、售价也不算高,这些因素叠加,应该有不少人来看房,但现实让曹高杰心里开始打鼓。  为了打探市场虚实,曹高杰以购房者的名义致电房地产中介,询问他挂出房屋的情况,竟得到了“房主已出售”的答案。  “为何说我的房子卖了,房地产中介难道有钱不赚?”曹高杰有些摸不清“门道”。  在咨询业内人士后,曹高杰才“茅塞顿开”——原来,房地产中介在营造“奇货可居”的市场。  “其实,很多房地产中介都会把房屋压在手里,然后再一套一套地‘消化’这些房屋,以作为抬高房价的一种手段。”北京房产律师王树德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张启明看来,北京市一些地段的房价完全脱离政府的调控,一个劲地往上蹿,其原因就是房地产中介的种种行为。“房地产中介凭着自己在市场上强大的影响力,刻意制造出供需失衡的状态,让房源在购房者面前表现为极度稀缺,以达到快速成交的目的”。  “房地产中介无法左右大的涨跌周期,但在上涨周期中的催化作用还是有的。”作为从业者,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地区一家房产中介机构的门店店长李庆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房地产中介主要靠佣金赚钱,现在逐渐开发出来的理财产品也是在有成交的基础上才能赚钱,“因此,成交是房地产中介最主要的目的”。  “同样是成交,高价肯定比低价更好。中介费是按比率算的,比如中介费2.7%,尽管手续流程都一样,但成交价1000万元房屋的中介费就是27万元,而成交价100万元房屋的中介费就只有2.7万元,你说做哪单划算。”李庆说,对于卖家,房地产中介比较爱签“独家”和“速销房”,“市价500万元的房子,约定一个月内以520万元卖出,不行就赔几千元,卖家横竖都是赚,当然愿意。有房源就有底气,尤其是在上涨周期,购房者几乎没有议价能力。所以,对购房者来说,房地产中介就是制造恐慌氛围,促成交易。对于各种连蒙带哄的手段,大家估计屡见不鲜。此外,近些年来,房地产中介还开始提供金融方案,甚至有零首付买房的可能,帮助弄一些虚假材料(比如收入证明),这也是帮助了相当一部分没有购房能力的人购房,但现在被监管部门敲打后,这种行为也就少了一些”。  对于房地产中介哄抬房价的手段,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还有一些房地产中介随意提高房源价格,或者怂恿客户故意虚报(报高或者报低——记者注)价格,不按照实际的二手房评估价来交易。  “比如这个房子本来是卖200万元的,房地产中介会对卖家说,现在行情这么好,就卖220万元吧。其实,卖家也不是很了解行情,在房地产中介的鼓动下,就这么进行交易了。实际上,对于抬高的20万元,房地产中介很可能会吃一些差价。”严跃进向记者介绍说。  北京市民孙颖,就因为房地产中介的上述手段而多付出了20万元。  孙颖买房时,原本已经通过房地产中介以600万元的价格定下了一套学区房,且已经签订买卖合同。但是,另外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给卖家打电话,称这套房可以卖到700多万元,有客户愿意付全款购买,问卖家是否考虑换家中介出售。  这样的电话,直接导致卖家想要违约。最终,孙颖与卖家协商,在原价的基础上加了一些钱。  此外,严跃进向记者介绍说,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比如拿一套二手房去抵押贷款,如果房屋价格是200万元,贷款给贷四分之三的话,就是150万元,这时候房地产中介很可能会怂恿卖家把价格虚高,假如做到240万元,那么同比例四分之三就可以贷款180万元,就会多贷一些款项,这种情况也是存在的。还有变相提供各类资金来帮助买家回避首付比例,或者在首付贷款等方面提供一些违规的做法,就是购房者买房缺钱,房地产中介帮忙贷款用在首付上,就是为了加快成交,多拿提成,然而只有按揭才可以贷款,这是违规的行为”。  来源:法制日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国电信原董事长常小兵受审 16年间受贿376万余元  2017年4月18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受贿一案。保定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常小兵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保定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8年至2014年,被告人常小兵利用担任邮电部电信总局副局长、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在项目承揽、设备订购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上述单位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76.28801万元。提请以受贿罪追究常小兵的刑事责任。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常小兵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常小兵进行了最后陈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常小兵的近亲属,全国、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社会各界群众六十余人旁听了庭审。  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央视记者 奚丹霓 官志伟)责任编辑:

现在非常流行的共享单车,在方便大家出行的同时,也很环保。而共享单车也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商业模式,其中多数经营共享单车的公司都承诺:只要消费者交付押金,并且支付一定费用,就可以使用单车。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从工商部门近期接到的大量投诉来看,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北京,目前有20多个共享单车品牌,规模近百万辆,注册用户约1100万人。记者从北京市工商局了解到,共享单车的相关投诉,成为了新增最热的投诉之一。  3月份,北京市工商局共接到消费者有关共享单车服务类的诉求信息一共是860件,其中咨询271件,消费者投诉589件,涉及内容包括押金、余额退还迟迟不到账;优惠券不能正常使用;客服电话难打等。通过企业与消费者的快速和解以及工商部门的行政调解,共为消费者挽回了经济损失16.49万元。   对于消费者投诉的押金、余额退还不及时问题,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已经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普遍做法。比如,在ofo单车《使用指南》中,对于押金和余额的相关说明中没有提到何时到账的问题;而摩拜单车的《用户指南》中,并没有明确说明退款何时能到账。  记者注意到,消费者在退押金前,首先会先退余额。如果商家处理余额的时间长,就会直接影响到消费者押金的退还时间,再加上退押金的1-7个工作日到账,实际上消费者拿回余额和押金的时间就变得模糊不清。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  押金问题处理不好会损害众多的消费者的利益,甚至可能成为一种群体性的事件,所以押金是它重大的一个社会安全隐患问题。   专家还提醒消费者,在使用共享单车时,一定要充分考虑到共享单车的风险,仔细阅读《用户指南》《充值协议》等。比如在这个小鸣单车的《用户指南》中有这样一行说明“车费余额只可使用、不可退还。”而酷骑单车,是否可退余额的问题,没有明确告知消费者。  法律专家赵占领表示,余额不退虽然合法,但一定要事先约定、并在明显的位置说明。在平台无法提供正常服务或者倒闭时,即使约定不退余额,消费者仍然可以要回余额。  很多共享单车《使用指南》中都说,如果押金没有及时到账、或有关余额的问题,消费者可以联系客服解决。但记者连续三天拨打共享单车的客服电话,每次都等待15分钟以上,摩拜单车、ofo、小蓝单车、永安行等品牌的共享单车客服始终都没人接听。客服难打不是个别共享单车企业的问题。  截至2017年4月,摩拜单车的业务已扩展超过50个城市。与企业高速发展不匹配的是,共享单车客服的扩容严重滞后。庞大的共享单车投入量,对应的是始终无人接听的客服,最后无法拿回押金、余额的消费者将出口投向了工商部门的投诉平台。   在投诉中,很多消费者称经常遇到坏车,给正常的使用带来了困扰。北京的吴先生使用了大半年,他的感受是共享单车很方便,可有时候却很难找到可以使用的共享单车,“用了之后主要就觉得ofo坏的多,就是我有一天在路上遇到四辆坏的。”  法律专家赵占领认为消费者注册了共享单车的APP、交了押金并充值,这就是和企业制定了租赁合同,企业有义务为消费者提供正常的服务。如果坏车过多,影响消费者的正常使用,企业就可能涉嫌违约。而坏车还可能导致消费者更多的利益受到损害,如果消费者因为坏车而导致受伤,企业应当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记者从北京市交通委了解到的,北京市正在制定规范共享单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涉及的内容包括政府、企业和承租人的各自职责、企业规范管理与经营、停放秩序规定、监管与违规处罚。  尽管如此,专家还是强调,对于涉及到消费者人身安全、财产安全问题的法规,应当优先制定,以免给更多的消费者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责任编辑:

原标题:石灰厂积尘二三十厘米呛人睁不开眼 环保部督查组促地方坚决取缔非法企业  每经记者 李彪 每经编辑 陈旭  上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出现区域空气重污染,北京市等地在3日就先后启动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并升级为橙色预警。不过,直至4月6日22时,石家庄才在重污染天气Ⅲ级应急响应的基础上,升级为重污染天气Ⅱ级应急响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环保部获悉,4月6日,环境保护部副部长赵英民到达石家庄开展重污染天气督查工作,并对“小散乱污”企业群及涉气企业进行了重点督查。督查发现,大量陶瓷、石灰厂等“小散乱污”企业群环境问题突出。  其中,督查组发现平山县西柏坡高速周边大量非法石灰石加工企业扬尘污染严重。一些地方的石灰加工企业大多未经审批,长期违法生产,造成了严重生态破坏,对周边环境产生严重污染。  赵英民对此表示,对于这样非法的、群众反映强烈的“小散乱污”企业,要发现一家,坚决取缔一家。对于限期未取缔完成的,要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有效遏制违法排污行为。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小散乱污”企业仍然比较多,虽然这些企业的排放量不大,但由于排放污染物的控制比较差,总的污染物排放量仍较大,对当地大气环境的影响较大。    环保部称,石家庄高邑县陶瓷产量约占河北总产能的近一半,关于该行业的污染问题群众反映一直非常强烈。  督查组在对高邑县富村镇古城工业区突击督查时发现,高邑县陶瓷企业治污设施不正常运行问题突出,25家陶瓷企业窑炉脱硫设施未安装在线监测设施。  督查组在对石家庄一陶瓷企业煤气发生炉进行检查时发现,排放出的大量煤焦油如沥青一般已经染黑了整个房顶;生产车间、料场、造粒塔等关键环节扬尘控制设施简陋、管理粗放,均无法做到达标排放。厂区内外粉尘弥漫,地面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白色粉尘。在企业的车间里,督查人员发现企业在主烟道和废弃烟囱上均设有闸门,涉嫌旁路偷排窑炉废气。  据了解,对于高邑陶瓷行业存在的突出问题,督查组已将督查发现问题反馈至地方政府,责成地方政府立即整改。不能做到达标排放的企业,一律停产。  赵英民指出,高邑县必须对陶瓷行业进行重拳治理,尽快推进工业园区集中供气措施,实现陶瓷行业统一供气全覆盖,确保企业持续稳定达标排放。窑炉废气必须经过脱硫设施处理达标后方可排放,并安装烟气在线监测设施,对污染物排放进行24小时监控。  同时,督查组在平山县东回舍镇白塔坡村、郜家庄村附近的山坳中发现有十余家石灰生产企业。据了解,上述石灰加工企业大多未经审批,长期违法生产,造成了严重生态破坏,对周边环境产生严重污染。  环保部称,企业在检查时虽未生产,但是据工人反映一直处于生产状态,只是近几天刚刚停下来。  督查人员走进平山县兴凯灰厂,石灰窑处于停产状态,厂区内厚厚积尘足足二三十厘米厚,走过之处,带起的扬尘呛得人睁不开眼睛。督查组要求当地政府对这些非法企业进行坚决取缔。赵英民对此表示,对于这样非法的、群众反映强烈的“小散乱污”企业,要发现一家,坚决取缔一家。  赵英民强调,这些非法企业长期存在,严重危害群众身体健康和环境安全,对这种环境违法行为要严厉打击。对于限期未取缔完成的,要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有效遏制违法排污行为。    实际上,“小散乱污”企业污染问题不仅在石家庄存在,同时也是很多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环境通病。  针对此次空气重污染过程,赵英民副部长带队先后督查了安阳、保定、天津、廊坊、石家庄等城市,无一例外地都查出了“小散乱污”企业污染问题。同时,从环保部督查组督查的情况来看,“小散乱污”企业污染问题较为突出。  今年1月,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就雾霾问题召开发布会上指出,去年北京通州PM2.5减少30%,根源在于治理“小散乱污”企业。环保部门将依托科技手段和网格化监管,加大排查、整治“小散乱污”企业力度。  2017年3月,环保部会同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及有关单位制定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正式印发,文件在主要任务中明确指出,各地于3月底前完成排查工作,建立管理台账。北京、天津、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沧州、衡水、邢台、邯郸、郑州、安阳、焦作等城市,10月底前基本完成违法“小散乱污”企业依法取缔工作;其他城市10月底前取缔一半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参加第一轮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的224人将赴“2+ 26”城市,全面开展强化督查工作,每个城市全年安排25轮次督查。督查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小散乱污”企业排查、取缔情况。  马军认为,“小散乱污”企业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确比较多,尤其是在这一区域的广大县城、乡村,一些地方的“小散乱污”企业甚至比较集中,即使北京城区没有,但在北京的郊区仍有一些这类企业存在。  “‘小散乱污’企业数量大,而且基本上都集中在比较偏远的地区,这些地区本身的环境管理执法比较薄弱,同时,这些企业也涉及一些民生问题,取缔也有一些难度。”马军说。责任编辑:

原标题:揭秘“人民的名义”:副国级“赵立春”和丁副市长的原型竟是他们  热播中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成为这个小长假以来网友点赞的“良心剧”。  该剧从国家某部委项目处一位处长被人举报受贿开始,一步步牵出错综复杂的官场内幕,最高官员涉及到副国级。  那么剧中人物的原型到底是哪些呢?  赵德汉原型:2亿司长魏鹏远  故事要从老戏骨侯勇饰演的“小官巨贪”赵德汉开始。  在剧中,这位国家部委项目处处长赵德汉吃着炸酱面,每月给母亲300元生活费,过着普通老百姓的生活,  虽然只是个处长,他手中掌有全国矿产资源的审批权,副省级干部来见还要排队等候。  面对最高检查处时,侯勇一个抬头、一根手指、把一个贪官表现的淋漓尽致。  直到办案人员发现这惊人的一幕——冰箱里……  墙里……  床上……  小官赵德汉痛哭流涕。  查案人员搜出的2.3亿现金,从银行运来十二台点钞机,竟然烧坏了六台。  这一幕不由让人想起了那个著名的亿元司长魏鹏远——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  检察机关曾从魏鹏远家中搜出2亿余元人民币。曾有媒体报道,5台点钞机连续14小时清点,1台被烧坏。  剧中的“两面人”赵德汉骑着电动车去自己的“别墅”,生怕被人发现。  魏鹏远也有一辆自行车,但他都是把自行车折叠在奥迪车里。把奥迪车停好后,再骑自行车上班。  这个双面人,演的小编服气了。  丁副市长的原型:辽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  除了赵德汉,剧中另一个引人关注的人物就属丁副市长了。  在汉东检察院上门抓捕时,这位混迹酒场的副市长竟然通过“特殊渠道”收到消息,金蝉脱壳,连夜飞往美国了。  到了美国后,丁副市长面临的下场是“扫地、打杂”。  尽管他懂外语,可由于怕被抓整天不敢出门,加上被人持枪威胁,只能打打“临时工”。  他住在小旅馆里,整天不敢出门。  晚上也是夜不能寐,过的日子,那叫一个惨!  据媒体揭秘,这位丁副市长的原型,就是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  2014年12月22日,潜逃美国两年半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副厅级干部王国强,从美国回国自首。成为近十年来,第一个从美国回国自首的腐败犯罪嫌疑人。  王国强曾自述在美国的生活:  这两年零八个月期间(逃亡期间),浪迹天涯、亡命天涯、生不如死、苟延残喘、过街老鼠等等,这些词我都是用身心来感受了。  我又怕中国发现我,又怕美国抓获我。就连乘坐交通工具也只能乘坐不使用护照的“灰狗”巴士。至于我们当时的心境,那简直都没法形容。  在美国我只能住那个“窨”(inn),就是小旅舍。我专挑三十块钱、二十块钱的住。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果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  后来分别在南加州(靠近墨西哥湾)租住过三次合租屋。合租屋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房客人高马大,声大如钟,少有修养,看到我爱人时就目露淫光,实在是让人惊恐。  在美国外逃的两年里,王国强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和固定的收入,主要依靠出境携带的部分现金生活。  我不敢去看病,护照不敢用。别说去医院,连药都买不到。我们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可真叫一个惨呀。潜逃美国期间,我的血压一直降不下来,最高的时候达到200。2012年8月,正值网上热议我逃跑事件的时候,有一天我心脏病就发作了。  躲藏于十平米的小旅馆和合租房、靠面包果腹,整天担心被抓,有女儿不能见面。  这位辽宁凤城原书记的境遇和丁副市长实在是有点像呢。  副国级人物“赵立春”原型=???  剧中除了上述两位人物,副国级人物赵立春同样引人关注。赵立春既是副国级人物又是前省委书记。  赵立春的儿子赵瑞龙用父亲的名义,黑白通吃,呼风唤雨。将姐妹花高小琴和高小凤培养成敛财聚利、腐蚀干部的工具,姐姐高小琴成为祁同伟的情人;妹妹高小凤成为高玉良的地下妻子。  赵瑞龙用美色控制了大权在握的高官。  从目前最高检公布的十八大以来落马副国级以上官员名单来看,满足从省委书记任上升任副国级的是“苏荣”。  但剧中的副国级人物形象或是揉捏了多位贪官的综合形象。  比如作为“贪腐父子兵”的赵立春,现实中案例也很多:除了苏荣父子,还有周氏父子,以及江苏的赵少麟赵晋父子等等。  我在现场(xhswzxc)原创撰文责任编辑:

分类:qg999

时间:2016-06-11 0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