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南京50多条出逃眼镜蛇仍下落不明 _钱柜999老虎机

原标题:南京眼镜蛇出逃,50多条仍下落不明  见习记者 宋奇波 南京报道  眼镜蛇,是一种令不少人闻之色变的可怕物种。50多条剧毒眼镜蛇,就在自己生活的区域不见了踪影,这可让地处南京市郊区的山北村村民伤透了脑筋。当地一家养殖场未经审批就孵化养殖了1500多条孟加拉眼镜蛇,却在8月下旬有200多条蛇出逃,之后陆续捉回、打死幼蛇约150条。  而今,尚有50多条眼镜蛇没了踪影。昨日,当地200多人的打蛇队在蛇类专家的指导下忙活了一整天,除了误杀一条本地蛇外,一条出逃的眼镜蛇也没找到。  这些原本注定将成为人们餐桌上美味的眼镜蛇,却凭借其物种的天性,撩动着人们的神经。    春益养殖合作社,位于南京市六合区的山北村。合作社地方不大,也就三间平房。但这三间平房内养着的东西,这些天却几乎把当地搅了个天翻地覆。  合作社的主人秦国荣,今年8月初花了两万多元,从广东韶关进回来一批蛇蛋。因为市面上一些“时髦”餐馆的需求,孟加拉眼镜蛇身价一直看涨,秦国荣买回的1800多枚蛇蛋,最终成功孵化出约1500条眼镜蛇幼蛇。这批蛇如果顺利成长,未来能给秦国荣带来一笔不错的收入,卖得好能有几十万元。  8月26日,南京连日降雨,让寄托着秦国荣财富梦的这批眼镜蛇成为了他的噩梦。200多条眼镜蛇幼蛇,因为房屋的沉降,“越狱”了。此后,陆续有村民发现并打死这批出逃的幼蛇。一位山北村村民将打蛇的消息传上网后,秦国荣所养的这批眼镜蛇瞬间出名了。  除了餐馆和动物园,人们似乎还想不到能在什么地方看到拥有剧毒的眼镜蛇。可现如今,山北村的村民们却要时刻提防着不知何时会出现在眼前的眼镜蛇。这种滋味,很不好受。  如今,还有50多条幼蛇不见踪影。此前秦国荣满心希望这批幼蛇能茁壮成长,现在他却在心里祈祷南京日渐下降的气温,能冻死那些出逃的幼蛇。  眼镜蛇幼蛇出逃事件的两个核心地点——旁岩叶村和西吴村,都是山北村下面的两个自然村。山北村距离南京南站大约六十公里。  作为南京市郊区的农村,山北村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当不错,水泥路修到了家家户户的门前。村北紧邻繁忙的328国道,站在村道上,不时能听到重型卡车从国道上呼啸而过的声音,这样的场景很难和眼镜蛇出没联系起来。  10月11日下午3时左右,记者赶到西吴村时,当天对出逃眼镜蛇幼蛇的搜捕行动已经接近尾声。一个老大爷戴着橙色橡胶手套,拿着铁锹,自称是这次搜捕行动的参与者。他说,搜捕行动从早上7点半开始,说是要在天黑结束,但到三点的时候差不多就没事做了,“找了大半天,连眼镜蛇的影子也没看到。”  “今天确实一条蛇都没找到,倒是有一条本地蛇被误杀了。”山北村村委会一位吴姓副主任告诉记者,“林业大学的教授讲,这种蛇怕水,喜欢在比较干燥的地方,没有大太阳的时候它不会出来活动,就躲在洞里了,所以这两天我们都没有机会看到。”他补充说,当温度在20℃以下时,这种眼镜蛇的活动就会减少,10℃以下就会进入冬眠,0℃以下就会死亡,“它们应该熬不过我们这里的冬天。”天气预报显示,南京当天的气温在16℃到20℃之间。  据吴副主任介绍,9月10日傍晚,村干部已经组织村民在出逃事发地附近进行了一次小型搜捕。11日的搜捕行动人数更多,范围更广,“区里街道、市容、林业等单位都派人来了,加上本村的村民,总人数在两百人左右。搜索范围主要是以养殖场为中心,进行一个弧形包围,大致是方圆一公里范围内。”  吴副主任承认,名义上是地毯式搜索,但是“没有那个条件,也没有那个必要”。搜捕基本沿村道进行,“主要是在路边的草丛里、村民的房前屋后、沟渠边的缝隙涵洞里探一下,农田、菜地、树林也偶尔探一探,因为这种蛇怕水,喜欢待在干燥的地方。”搜捕方式是以村民小组为单位,采取区域包干的形式,“整个打蛇行动涉及山北村下属5个自然村,12个村民小组,每个组有10个到20个人,每个组还会配备一到两个职业捕蛇人。”  “这种蛇挺毒的,所以我们给参加打蛇的人做了一定的防护准备。”吴副主任说,“首先是政府调了一些抗蛇毒血清过来,每个人还必须戴上橡胶手套,穿上橡胶靴,而且不能单独行动,一个行动小组的人数不能低于4人。”  吴副主任进一步表示,之后依旧会组织人在村里巡视,“只要温度不低于10℃,蛇不冬眠,搜捕行动就不会停止。”    傍晚6点左右,北山村的天色差不多完全暗下来了。参与搜捕的人们开始在北山村村委会老楼前集合,这场搜捕行动暂时落下了帷幕。  在距离眼镜蛇幼蛇出逃的养殖场最近的旁岩叶村,村民王大娘依旧在用手推车往家里拉石灰,她告诉记者:“7天前在自家番薯地里见过几条那种蛇,当时不知道,现在听人说是有剧毒的,真是吓死人了。”  向记者表达过相同感受的,还有这次事件的另一个核心人物吴家宏。某种程度上,他是整个村子里唯一一个和出逃的眼镜蛇有过正式照面的村民。  他告诉记者,眼镜蛇是在自家厅堂里发现的,“我当时先给它拍了几张照片,因为我对蛇不是很懂,所以虽然它的头鼓起来了,我也不知道是眼镜蛇。”之后,吴家宏先是用扫帚阻挡了蛇的攻击,然后用拖把棍子打死了这条闯进家里的眼镜蛇。  因为对蛇不是很懂,吴家宏并没有把家里打死蛇的事上报给村委会。吴家宏说:“我只是觉得没见过这种蛇,很好奇,就把图片发给朋友看了一下,然后这个事才在村里传开了。”直到他打死蛇两天后,村委会才从村民的谈论中了解到了这个情况,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当记者指出这种眼镜蛇拥有致人死亡的毒性时,吴家宏说:“想起当时和它的搏斗经历,现在想来还是很后怕的。”责任编辑:

原标题:61个市级部门审计结果公布  市审计局昨天发布对本市61个市级部门2015年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结果,审计部门数量比去年增长了50%。审计显示,2015年本市市级预算执行情况总体较好。但预算管理、预算执行、资金使用绩效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  审计发现,多部门政府采购不符合规范;提前支付项目繁多等。针对审计发现的问题,相关部门正在积极整改。  审计发现,不少部门存在政府采购不符合规范的问题。 比如市人影办属于购买政府采购规定标准限额以上服务的事项,未履行政府采购程序,涉及金额1852万元。市城管所属科技信息中心属于政府采购目录范围内的部分设备购置支出事项,没有履行政府采购程序,涉及资金18.8万元。市粮食局所属经管学校属于政府采购目录范围内的部分设备购置支出事项,未在政府采购定点单位购置,涉及资金26.66万元。  此外,多家单位未编制政府采购预算。比如,市地税局本级设备购置费等支出事项未编制政府采购预算,涉及资金4998.2万元,其中,有4749.34万元设备购置支出在预算执行中履行了政府采购程序。市食药监局本级及所属2个单位设备购置费、会议培训等支出事项,没有编制政府采购预算,涉及资金4642.21万元。市气象局所属市人影办部分采购事项未编制政府采购预算,涉及资金2552.5万元。  审计发现,多数部门都存在少编收入预算的情况。比如,市农业局少编事业收入等非财政补助收入预算8051.19万元;市文化局和所属非遗中心、活动中心2个单位少编其他收入等非财政补助收入预算1339.6万元。  在非税收入征缴环节,4个部门将取得的房屋出租收入坐支1558.95万元,用于补充基本经费、办公经费等。比如,市旅游委取得房租收入等非税收入371.96万元未按规定上缴财政,并全部坐支,用于补充所属自收自支事业单位人员经费、公用经费等。市粮食局本级及所属经管学校未经市财政批准对外出租房屋。  审计发现,“三公”经费管理环节存在问题。比如,2个部门因公出国(境)经费支出超出预算数152.76万元。  其中,市旅游委因公出国(境)经费超预算144.49万元。主要原因是原市旅游局变更为市旅游委后部门职能和工作职责发生了转变,同时加大了海外推介力度,出国(境)经费支出相应增加。  市文化局因公出国(境)经费超预算8.27万元。超支原因主要是上级主管部门临时交办,年中追加配合外事交流工作事项,导致因公出国(境)经费支出增加。  此外,9部门“三公经费”在核算中少计支出63.28万元,影响了“三公”经费支出决算的准确性。如市文物局所属北京西山大觉寺管理处、石刻馆2个单位少计因公出国(境)经费支出21.49万元。市统计局和所属2个单位少计公务用车运行维护等“三公”经费支出2.5万元。市安监局少计因公出国(境)、公务用车运行维护经费支出8.19万元。  审计还发现,市卫计委本级20个项目申报内容不够具体,涉及资金11215.69万元。所属首都儿科研究所4个项目未按计划完成或未实现绩效目标,涉及资金880.05万元。  市交通委3个500万元以上项目预算编制不规范,没有明确的绩效目标或指标不可衡量,未提交可行性报告和项目评审报告,涉及资金82295.26万元。“疏堵工程”项目预算编制不细化,涉及资金20000万元。  市工商局本级和所属西城分局部分资产闲置,涉及资金582.75万元。市国资委提前支付2016年度房租费、物业费、租车费等,涉及资金229.60万元。市文物局所属石刻馆和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2个单位在申报预算时,多报办公用房面积,多申领公用经费59.36万元。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邹乐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团体不满被砍掉7天假 占领民进党团总召办公室  中新网11月1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劳工团体不满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强行通过“一例一休劳基法”初审、确认议事录,1日早约20名青年冲入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的办公室,要求要和柯建铭辩论,但柯建铭人不在办公室,劳团目前在柯建铭办公室静坐,放话要等柯建铭到才要离开。警方现场戒备、搜证中。  今天一早,约20名青年冲入柯建铭办公室,拉起布条,表示砍劳工7天假一切的幕后主使就是柯建铭,称他是“砍假总召”,批评他在今年6月中和工商团体密会,在那之后柯宛如“立法院”的资方代言人,之后用一分钟通过初审、两分钟确认议事录。  面对这些,青年团体表示不能接受,决定在今天占领柯建铭办公室,说柯建铭10月28日在朝野协商时表示欢迎辩论,那今天劳团就要跟柯建铭辩论。责任编辑:

10月31日开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正在审议网络安全法草案、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草案、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海洋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草案等。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于今日(11月7日)10时在人民大会堂台湾厅举行新闻发布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局长何绍仁主持发布会。  何绍仁: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9位嘉宾来共同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这9位嘉宾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香港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先生,李主任负责回答与释法有关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许安标先生、教育部副部长朱之文先生、政策法规司司长孙霄兵先生,他们三位共同回答与关于修改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决定有关的问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阎晓宏先生、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立法规划室主任王瑞贺先生,他们两位共同回答与电影产业促进法有关的问题。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安全协调局局长赵泽良先生、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副主任杨合庆先生,他们两位共同回答与网络安全法有关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副主任童卫东先生,他负责回答与关于修改海洋环境保护法的决定有关的问题。  香港电台记者:想问李飞主任一个问题。想了解一下,这次人大常委会启动释法程序会不会变成一个惯例,以后在香港的行动或者香港的情况都会按照这样的事件去“插手”或主动释法,有关“港独”的问题会不会再有其他释法的情况?我们知道除了两位议员之外,还有几位之前都是第二次宣誓的,这几位会不会也受到这次释法的影响,他们的公职会不会被剥夺?谢谢。  香港有线电视记者:李飞主任,刚刚香港电台的第二个问题想补充一下,三位议员之前也是第二次宣誓,我们很想确认这次释法之后有没有追溯力或者追溯期,三位议员会不会被剥夺议员的资格?另外,之前行政长官在宣誓的时候,这个情况怎样处理?现在监誓人可以去决定到底议员的誓言是不是真诚的,或者有没有违反的?监誓人的权力会不会太大?谢谢。  中国评论通讯社记者:这个问题想问李飞主任。据我了解,之前全国人大释法一共有四次,这次是第五次。之前都是在香港基本法受到挑战时提出的,请问第五次全国人大释法是否可以理解为目前香港“港独”问题已经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谢谢。  李飞:今天发布会这个桌子快坐不下了,本来我还要请我的副主任张荣顺同志来。所以,我一并回答三个人的问题,还要把时间留给其他人。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的新闻发布会,不只是香港这一件事。第一,启动释法的条件和背景,是不是作为常态?你所关心的是不是这个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解释法律,这是宪制权力,也是宪制责任,保障法律的实施也是宪法规定的人大常委会的职责。香港基本法是全国性法律,对在特别行政区实施“一国两制”至关重要,所以,人大常委会为了保证基本法的正确贯彻实施,在必要的时候对基本法的有关条款作出解释,目的是使这部法律能够得到正确地贯彻执行。实际上大家看人大常委会释法都是重大问题才释法,而且对属于基本法规定的特区自治范围内的事情,人大基本上没有做过释法。  李飞:有些人讲人大要自我约束,权力不要用尽,我们讲权力必须要用,这是职责,但是我们也不会去干预特区高度自治范围内的事情,如果出现基本法在香港得不到正确实施,损害了香港根本利益,危及“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的情况,人大常委会就要行使权力。现在都直播,我看香港所有人都能看到。  李飞:你们讲的“港独”问题,“港独”问题不是香港有些人讲的是不同政见,任何国家的政见必须守法,违反法律的就不是所谓的政见。基本法很多的地方都规定,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直辖中央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分裂国家、破坏“一国两制”是违法,不是一般的政见。它是重大的法律问题,违法还不是法律问题吗?违法要受到法律的追究。所以,现在不是上升不上升的问题。  李飞:回归之前,香港就存在着一股企图颠覆中央政府、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反动势力和反对势力,回归以后香港出现这样的情况,始终是这股反对势力不认同“一国”,以各种所谓包装的口号,侵蚀“一国两制”、侵蚀基本法,架空人大。你们可以好好看看,这股思潮不是现在出现的,只是过去隐性“港独”不敢公开,到现在这些人也不敢公开地打出“港独”的旗号,但是它有一个非常险恶的办法就是挑动年轻人。当然,香港回归时这些年轻人还没出生,他怎么能够受那个时候的影响呢?我想这些年轻人就受到了这些人的影响,受到他们的灌输,而且是有组织的灌输。所以,我相信这些年轻人再过若干年以后,也能看到背后挑动他、教唆他的这部分反对势力的真实面目,他也会受到教育的。这是就你们讲讲的所谓“港独”问题,这是第二点。  李飞:第二个问题,关于溯及力的问题。如果我说的不完整,许安标主任可能会回答得更权威。法律解释是对法律规定的原意一个阐明,它不是重新立法。所以,它的效力是它所解释的法律生效时就存在的,但是有一个情况,考虑到基本法要在特区实施,而香港过去实施的是普通法,所以它对法律作出的解释在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对个别案件是可以豁免的。但是这个豁免不是法律解释从它公布时才产生效力,这个效力和它所解释的法律是同时存在的。只是考虑到为了维护法律关系的稳定性,特别是已经既判终局判决的执行,所以大家再回到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上来,“已经作出的终局的判决不受影响”,这只是对个别案件的豁免,不是说这个解释从公布时才有效力。  李飞:我带来一本书,是我们修改了立法法以后,法工委国家法室对立法法的逐条解释,这本书第159页,大家可以看,有专门一段讲“释法的效力问题”,由于时间关系,我不念了。不知道你们听明白没有,没听明白把录像重新放一遍,好好理解理解。  李飞:第三个问题,在这之前已经出现的情况。我刚才讲了,按照基本法考虑到香港原来的法律制度,只要终审法院已经下了终审判决的可以例外,我已经把问题说明白了。再有,监誓人的权力问题。大家看这次解释第二条最后一款最后一项,对监誓人的职责,根据立法的原意作了阐明。我也看到香港有的貌似法律权威讲,基本法104条里读不出“监誓人”,我反过来要问他,公职人员的宣誓是不是很庄严的宣誓,监誓人监誓是宣誓必备的,所以监誓人负有重要的职责。不妨我把这一条再认真学习一下,宣誓必须在法律规定的监誓人面前进行,监誓人负有确保宣誓合法进行的责任。对符合本解释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宣誓,应确定为有效宣誓。对不符合本解释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规定的宣誓,应确定为无效宣誓,并不得重新安排宣誓。这就是说,监誓人的职责已经包含在基本法和有关法律对宣誓整个程序的规定当中,他的职责是非常重要的。  李飞:我在这顺便也要讲一下,人大常委会在审议释法草案的时候,有不少的委员提出,按照全国人大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作出的关于第一任行政长官人选的产生办法和临时立法会产生办法以及第一届立法会产生办法中都对参选人提出了明确的资格要求。另外,筹委会对上述这些就职人员,当然不限于他们,还有政府的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以及各级法院法官及其他司法人员的宣誓,专门作出了一个规定。这个规定里是这样安排的,行政长官宣誓的监誓人是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总理或中央政府的代表,其他公职人员的监誓都是行政长官,所以人大常委委员提出,按照基本法确定的香港的宪制体制,行政长官既是特区政府的首长,也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特别行政区向中央负责。那么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个宣誓就是我们现在解释条文里所讲的,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香港特别行政区作出的法律承诺,它不是一个地方宣誓,执行的是基本法宪制层面确定的制度。所以,监誓人应该是在法律上能够代表特别行政区,而且能够向中央负责的这样的人。我想这样的监誓人能够起到监誓的作用,担负起监誓的职责。任何国家公职人员的宣誓,从总统到法官到主要官员到议员,他的宣誓的监誓人必须是非常有权威,很公正,是要严格执法的。  李飞:我们这次解释当中,大家可以看到,监誓人自己的裁量权是有限的,谁的宣誓符合法定的条件和法定的内容,只能按照人大释法所明确的含义和法律的规定,不能滥用权力,既不能对符合法律规定的有效宣誓不让人家通过宣誓。反过来,凡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宣誓也不能放过去。关于你们讲到的还有某些人在宣誓当中出现的这种或那种情况,张荣顺副主任在解释条文的说明中也讲到了,在某种情况下因为非故意的原因,他在宣誓时出现个别疏漏,当即监誓人就有责任指出来,他马上就要改正。如果已经违反了宣誓的法定要求,裁定他已经是无效宣誓就不存在重新宣誓的问题。这个情况我们也考虑进去了,而现实当中也是这么操作的。所以我想评论个案,大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按照法律来处理事情。你们从不同角度提出的其他相同问题,我想按我的记录都回答了。责任编辑:

中新网福州12月21日电 (张丽君 聂颖清)福建海事部门21日透露,福建海域两船相撞事故中的沉船位置,位于福建东山岛以东10海里附近。  20日凌晨0时15分,香港籍集装箱船“中外运厦门”与福建泉州渔船“闽狮渔07878”在福建漳州东山岛以东10海里附近水域发生碰撞,造成“闽狮渔07878”沉没,船上14人全部落水。经搜救,3人获救,11人仍失踪。  事故发生后,经现场作业船舶扫测,潜水员下水探摸,海事部门在事发海域——东山岛以东10海里附近,确认了沉船“闽狮渔07878”的位置。  目前,海上搜救及事故调查等相关工作还在继续进行。(完)责任编辑:

分类:钱柜999老虎机

时间:2016-09-01 11: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