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江苏渔船参与救援遭巨额损失 当地部门称难相助_钱柜999老虎机

央广网盐城8月13日消息(江苏台记者王哲 俞声扬)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江苏盐城射阳的渔民陈学虎在今年4月15号自发参与了一次海上救助。当时盐城射阳盐城射阳海域突发恶劣天气,数艘浙江籍渔船遭遇搁浅。陈学虎接到其中一艘渔船的求救电话后,立即前往进行施救。可这次施救却让他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陈学虎船上的一名船员在施救过程中受伤,之后医药治疗费用花了10多万元。面临超过十万的损失,陈学虎求助过射阳海洋渔业局,却得到“爱莫能助”的答复。为何主动参与救助的陈学虎要独自承担损失,依据相关法律法规陈学虎能否得到补偿?  接到浙江籍渔船的求救电话后,陈学虎立即驾驶自己的苏射渔01519号渔船赶往位于盐城射阳港电厂附近海域,救助搁浅遇险的浙宁渔33092号渔船,经过与当地渔政船的共同努力,这条浙江渔船成功脱险。但在施救过程中用于拖拽浙江渔船的钢缆突然断裂,导致陈学虎船上一名船员遭受重伤。医药救治等各项费用花了10余万元,陈学虎说,当时浙江船主仅支付了1万8千元就失联无踪影了。这让陈学虎心里十分委屈。他说:“我做了好事现在过不了这个坎,太多了,11万,谁能承担的了,小工天天盯着你要钱,因为人家是给你干活的。”  记者试图联系当时向陈学虎求救的浙宁渔33092船主,但其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陈学虎表示自己是主动前去施救,这点得到了射阳海洋渔业局的证实,同在现场的渔政执法二中队队长金德友回忆:  记者:他当时在协助咱们渔政船在施救还是独立施救?  金德友:他在协助的,我们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在那儿了。  记者:陈老板的船当时一直在现场参与施救?  金德友:对,他在现场,施救是事实。  对于渔船自发的施救行为,如何定性?是否应该有奖励?记者从辖区水上交通安全主管部门——连云港海事局了解到,海上搜救鼓励有条件的船只参与施救,但是江苏省规定海上搜救原则以救人为先,救出一名遇险人员有上限5000元的奖励。但此次事件中,救助船只属于抢救财产的行为,不涉及救人的搜救行为不在奖励范围内。没有奖励是否有相关的补助?射阳海洋渔业局副局长谷将表示爱莫能助。他说,没有这个专项经费,不能说这个专项经费应该是政府,这个损失的经费准确的说应该是对方,当事人,谁受益谁负责,这是海上救助。  好心施救真的无法获得社会的鼓励和肯定吗?江苏省海洋渔业局预防减灾处沈国华处长表示,射阳海洋渔业局的答复并不准确,这种主动施救行为值得肯定和鼓励。根据农业部下发的《关于加强渔业海难救助补助项目管理工作的通知》,对于在渔业海难中进行施救的民用渔船在认定事实的基础上应给予数千元到几万元不等的经济补助。射阳渔业局可以为陈学虎进行补助申报。  沈国华介绍说:“他参与救助,即使救助不成功我们也有补助。系统里上报后就把项目资金分到我们局里,局里再按照船民号发到哪个县,哪个县就发到具体那个船民。”  尽管有了一丝希望,但记者注意到,无论是见义勇为的奖励还是渔业救难补助的数额都在万元以内,并不足以负担陈学虎船员受伤遭受的经济损失。对此,上海铭汉律师事务所王勇律师认为,根据《海商法》“无效果,不报酬”的原则,既然陈学虎已经起到了救助效果,可以通过法院起诉的方式要求被施救的浙宁渔33092船主付出一定的救助报酬。针对船员受伤事故,则关键是要看施救的行为是否符合操作规范,缆绳断裂过错方是谁,不能因为浙宁渔33092是求救的一方,在施救过程中出现所有的问题都应由其负责。他建议陈学虎尽快通过司法途径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  王勇律师表示,法院如果发现在施救的过程中,因为自己的专业技能不够因为没有遵守基本的安全操作规程导致发生这样一个事故的话,法院不支持这个船员医疗费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大。  截至发稿,盐城射阳县公安局政治处刘品主任向陈学虎和记者表示,陈学虎的主动施救行为符合见义勇为的奖励范围,将会请辖区派出所进行调查核实后向上级机关为陈学虎及其船员的施救行为申请见义勇为奖金,以弥补部分损失。责任编辑:

原标题:唐山不惑  记者 李兴丽    今天是唐山大地震40周年纪念日。  新唐山40岁。历经沧桑的大地,生长从未停息。  时间熨平伤痛,曾经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在墟土上向死而生。  40年,我们再次抚触公共记忆中的历历伤痕,既为悼念逝者,亦为敬畏生之信念,繁盛之决心。  81岁的常青有一个“大相册”——一台用了快十年的冰箱。因为不制冷又舍不得扔,冰箱变成了他的资料柜,装着他50多年来拍摄的唐山。  凭借震前唐山展览馆摄影师的身份,常青有机会完整记录了唐山震后至今天40年的变化。  地震40周年来临的时候,他正忙着搬离住了32年的“抗震楼”。  常青即将搬入的房子是一幢高层住宅,“港商开发、户型好、带电梯。”  “唐山地震至今已40年,震后兴建的建筑进入‘集体衰老’期。”原唐山市规划局副局长赵振中说。他全程参与了唐山市的规划、重建,也目睹地震时兴建的建筑正在远离唐山。  与建筑一起改变的还有城市的色彩。正在举办的2016唐山世界园艺博览会展示着“世界上的花花草草”。  “一个时代过去了。”常青说,迅速发展的城市正在展现新的容貌。    地震截瘫伤员潘秀秋记得地震两年后,再一次看到唐山时的情景。  那时她从外地转院回来,车一进唐山,“满眼都是简易房”。人们清理了废墟,在原地垒起1米高的砖墙。因为缺少建材,从废墟里扒出震掉的窗框,封上塑料布,房顶用砖头压住油毡,就成了震后的家。  “1976年入冬前,各个机关单位和解放军,在马路边和废墟上盖起40万间简易房供唐山人过冬。”赵振中说,一句顺口溜“登上凤凰山,低头看唐山。到处简易房,砖头压油毡。”就是当时的现状。因为房子不保温,每天早上起来房顶一层霜,毛巾都是“立”着的。  这样的简易房,常青住了8年。  一天三顿饭,天天担水、劈柴、倒炉灰,“琐碎的生活占去了日常的大半数时间。”  1979年下半年,唐山市大规模复建开始。提出了“要把唐山建成21世纪的现代化城市”的目标。  在常青一样的普通市民看来,“现代化”就是结实、方便。  1984年,常青一家四口搬进了唐山人翘首以盼的“抗震楼”。  像唐山震后重建的所有住宅楼一样,“抗震楼”墙体敦厚、外观扁平沉黄、室内格局紧凑,也被当地人戏称为“火柴盒”。  在当时,“抗震楼”是全国先进住宅的代表。8度设防(意味着建筑设计能够抵御烈度为8度的地震,相当于大致6级地震)、独立厨卫、集中供热以及完善的小区配套,“北京、上海的很多住宅都比不上。”  “水龙头拧开,听到水‘哗’一响,觉得真好!真的活过来了!”32年后,常青回忆当时的情景仍难掩激动。  在常青拍摄的照片里,震后20年内,5层左右的“抗震楼”是唐山不变的面貌。  因为鲜有高楼,加上住宅楼土黄色和白色的外立面、火柴盒一样的造型,使得整座城市看上去像是紧紧趴在地面上。  那时候他喜欢到唐山宾馆和唐山饭店拍照,那里一度是唐山最高的建筑。“最高的也才13层,但那时感觉已经很高了。”  从唐山饭店往南走500米,就是唐山市两条主干道——新华道和建设路的交叉口。1984年,高5层的唐山百货大楼开业,254米的“条形楼”横卧在新华道旁,成为唐山市最大的百货商店。2年后——震后10周年之际,在百货大楼的斜对面,总高33米的唐山抗震纪念碑落成,成为城市的一个制高点。  纪念碑常青拍了40年,“那时候有规定,周围盖楼不能超过它的高度。”  上世纪90年代,住房制度改革在全国逐步推开,楼层渐高的商品房和办公楼,开始挣脱以往整齐划一的建筑风格,成为城市的新选择。  十年来,在唐山市最繁华的新华道旁,近百米的高楼相继出现。33米高的纪念碑已经被周围的商业综合体和高层住宅超越。蝉鸣喧天的晚上,小孩子穿着溜冰鞋绕着纪念碑滑过。在纪念碑对面,一栋新建成的高层住宅项目,打出“9度设防、隔震住宅”的口号招徕客户。  从纪念碑沿着新华道往西走,新建成的高楼遮挡了新华道两侧进入衰老期的“火柴盒”——从外观上看,这座城市与全国其他年富力强的城市已无差别。  崛起的城市给拍摄者提供了新的创作素材,也设置了拍摄障碍。突出的高楼,遮挡了视线,报道唐山地震40周年的记者,再想拍摄连片的“抗震楼”“也不那么容易了。”    赵振中已经从唐山市规划局退休13年了。  这十几年中,赵振中最欣慰的是大企业的搬迁和整座城市的转型升级。“比如,曾经污染严重的启新水泥厂已经搬离市区了。”这家成立于1889年的中国第一家水泥厂,比1938年建市的唐山还要年长近50岁。它处于城市中心区的东部,每天要排放150吨左右的粉尘。  唐山重建时期,将污染严重的大企业从中心区域搬迁至新区是重要工作之一。  “骑车从工厂旁边路过,衣服上能落一层灰。”赵振中说,但出于搬迁成本和恢复建设时期的建材需求等诸多考虑,地震后,大企业搬迁并不容易。  在既往的经济结构中,煤炭、钢铁企业在带动城市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产能过剩、污染严重的弊病。2004年、2007年,唐山因污染问题两度被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点名,一度受到“区域限批”的处罚。  常青曾记录过彼时城市的面貌。在唐山城南,开滦煤矿130多年开采形成的采煤沉降区,因为地面塌陷,工业废水乱排,人迹罕至。“人们叫它‘锅底坑’,其实是唐山发展中的‘疮疤’。”  2008年,唐山“退二进三”计划实施,在城市产业结构调整中,缩小第二产业,发展第三产业。计划用3年左右的时间,对高能耗、高污染、不符合城市规划和易于搬迁的企业先行实施搬迁改造。  启新水泥厂成为当时首批且最大的“退二进三”企业。2008年底,拥有119年历史的启新水泥厂迁出主城区。  曾经唐山人眼里的“锅底坑”,也已焕发了新的生机。成为正在举办的唐山世园会会址所在地。曾经住在世园会5号门附近的唐山人韩国栋,眼瞅着垃圾堆一样的沉降区变成了大公园。  7月26日,韩国栋带着子女在2016唐山世界园艺博览会上不停地举起自拍杆,拍下“以往都没见过”的花花草草。在他们身后,被命名为“龙泉湾”的湖面上,喷泉伴着音乐一跃而起。  园区里的唐山馆以最直接的方式展现了城市转型的迫切——几排青竹隔开了陈旧的铁轨和成堆的煤炭,竖在门口的展牌写道:“唐山正努力实现着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的转型。”  来自官方的数据,也显示了唐山的努力。  2015年,全市生产总值6103.1亿元,较2005年增长3倍,比震前的1975年增长73倍。财政收入575亿元,是1975年的141.4倍。  2013年以来,唐山市共关停污染企业1471家,森林覆盖率达到35.6%。除此之外,按照河北省政府要求,到2017年,唐山必须压减炼钢产能4000万吨、炼铁产能2800万吨。  “我们想通过世园会,让全世界充分感受到唐山推动资源型城市转型升级、提速绿色发展的坚定意志。”唐山世园会前线指挥部副指挥张文明说。    与世园会一路之隔,坐落着在地震中损毁的唐山机车车辆厂铸钢车间遗址。扭曲、倾斜的立柱挣扎着伸向空中。  2008年,唐山市在遗址的基础上,辟建了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并在与遗址垂直的方向,竖起长度500米的纪念墙。  49岁的唐山钢铁厂工人尹景利用8年时间跟踪拍摄了地震遗址纪念公园里的纪念墙。  1976年地震发生时,9岁的尹景利被哥哥姐姐从废墟中挖出。怀孕10个月的姐姐在地震中失去了丈夫。  上世纪90年代起,尹景利开始拍摄地震主题的影像。  像所有缅怀地震的摄影师一样,他最先围着唐山抗震纪念碑拍。拍完春夏秋冬,拍日常生活。  2008年7月纪念墙对外开放。“来的人明显不一样了。”尹景利说,在纪念碑前,经常出现的是机关团体,而在镌刻着24万遇难者名字的纪念墙前,尹景利看到了以往隐没在人群中的遇难者家属。  他们拿着电脑系统里查询到的名字排位,仰着头,一排、一列地找寻一个名字。成片的鲜花挡住了去路。  在尹景利的镜头里,他们有的匍匐跪地,有的整个身体贴在墙上痛哭,有的老人掏出手绢反复擦拭逝者的名字,还有截瘫者坐着轮椅,不得靠近,只能长久遥望。  8年时间,14000多张照片。期间尹景利曾遇到过姐姐带着孩子前来祭拜,三个人六目相对,并无多言。他习惯了沉默。  有一段时间,总有位老太太,坐在纪念墙对面的石凳上打毛衣。这成了他向人提及最多的一个场景。尹景利觉得,地震发生四十年后,生者与死者在那座占地40万平米的公园里得以“团聚”。  7月23日,70岁的曹钟福带着全家老小21口人,从北京、上海、广东、浙江赶到唐山,祭拜在地震中遇难的家人。同行的孩子中,已经有重外孙。  曹钟福说,四十年间,唐山变化最大的,除了城市面貌,还有城市气质。  以往曹钟福和家人都是到自家建的墓地祭拜。震后的第四个十年,他们第一次去纪念墙。从24万人名中,看到父母名字的一瞬间,“特别震撼”。  对曹钟福来说,这是一种不同于墓地纪念的悲壮感:“觉得自己的命运和这座城市在一起。”  志愿者帮忙拍照留念时,曹钟福的家人反复提醒:能不能把纪念墙上的名字也拍进去?曹钟福说,碑是记事,墙是记人,纪念墙让当年的集体记忆归属个体,“这是一座城市四十不惑,成熟的表现。”  照片中,他让重孙抱起花篮,“墙上的名字在,我们就会世世代代纪念下去。”责任编辑:

原标题:强对流短时强降雨 北京山区地质灾害风险高  新华社北京8月12日专电(记者倪元锦、王迪迩)记者12日中午从北京市气象局获悉,受强对流云团影响,预计至12日傍晚,北京市将有局地短时强降雨,并伴有7级左右短时大风,山区及浅山区可能出现强降水诱发的中小河流洪水、山洪、地质灾害等次生灾害。  北京市预警中心、密云区气象台12日9时36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预计12日太师屯镇、新城子镇、大城子镇、穆家峪镇、巨各庄镇、东邵渠镇、北庄镇强降水仍将持续。山区及浅山区可能出现强降雨诱发的次生灾害。  根据北京市暴雨预警体系,“红色预警”信号指“雨强(1小时降雨量)达100毫米以上”或“6小时降雨量达150毫米以上”。12日6时至11时,密云区穆家峪累计雨量已达161.4毫米。  此外,北京市预警中心、北京市气象台、北京市国土局等多部门先后发布“暴雨蓝色预警”信号、“雷电黄色预警”信号、“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黄色预警”信号。  根据最新天气预报,12日夜间北京阴有雷阵雨转多云。预计下午至傍晚北部地区有暴雨伴有雷电,最大小时雨强可达40-60毫米。预计密云、房山、门头沟、延庆、平谷、昌平、海淀、丰台、石景山、怀柔等山区发生崩塌、滑坡等地质灾害的风险较高。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旅游大巴事故救援侧记:无不流露两岸一家亲情怀  中新网永定8月14日电 (沈德彪 温贵雪) 13日上午10:30左右,国道357线(原省道309线)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湖坑镇新南村路段发生台湾旅游大巴突遇山体滑坡灾害事故。  灾害事故发生后,福建省、龙岩市有关领导高度重视,要求永定区全力救治伤员、妥善处理善后工作。永定区接报后,立即启动应急救援机制,第一时间组织交通、公安、消防、交警、医疗等部门赶赴事发现场,迅速开展紧急救援。在龙岩学习的永定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及相关领导立即请假回永定组织灾害事故的处理、看望受伤人员,并调动所有资源全力做好医疗救治及善后工作。同时,组织区委台办、团区委、民政等部门开展人员安抚、家属联络、善后处置等工作。  与此同时,在永定区涌现了一幕幕干群积极营救伤员的感人场景。  “太可怕了!就那么两三秒的时间,大巴车就被泥石流推下路面了,当时我们的车就在大巴车后面”。目睹了事故整个过程的胡彩华回想来仍然心有余悸。当时,胡彩华和老公吴海鲜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家。一路上,他都跟在这辆旅游大巴车后面行驶。  吴海鲜回忆说:“大巴车开到一处山边,山体突然就像软绵绵的豆腐一样‘哗啦啦’地滑下来,黄泥浆瞬间让大巴车漂浮起来,向公路另一侧倒下去,滚落到河滩下面。我当时一个急刹车,在距离塌方处只有几米距离停了下来。”  被险情惊呆的吴海鲜赶快掏出手机报警,并马上从车上跳了下来,淌过黄泥水向翻倒的大巴车跑去。“我看到大巴车头已经被泥巴淹没,第一时间已经有三四个人从车里爬了出来,浑身是黄泥和血。当时脑海里什么都没多想,只知道赶快上去把人救出来。”  村民苏志辉的家距离滑坡地点50米。“当时我听到一声巨响,站在自家二楼,看到山体滑坡带着大巴冲了下去,雨中传来了一阵呼救声。我吓了一跳,赶紧大喊着叫大家下去救人。”  不到10分钟,十几位当地热心村民都冲到了现场,加入救援队伍中。村民们用锄头、铁铲奋力砸开车窗,移开卡住受伤台胞手脚的重物,钻到车里,一个一个把被困台胞从车厢中拉出来。据新南村村书记苏金瑞介绍,不少路过的邻村群众也积极投入的救援当中,很快参与救援的群众达到60多人。  事故发生时,来自高雄的63岁的王兰金正在车上睡觉,巨大的冲击力让她的肩部脱臼,手脚等多处有外伤:“睁开眼睛时,右脚已经被座椅压住。我使劲爬到车窗口,就被外面的村民合力拉了出来。我才看到车外面已经围了好多人,都在救我们。”  苏金瑞回忆起救援经过,情绪依然难以平静:“很多台胞都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惊吓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连自己受没受伤,哪里受伤都说不清。我和几个村民找到一个木板,将受伤不能行走的台胞抬到木板上,从河滩抬到公路上,送他们上救护车。”  很快,接到消息的湖坑镇镇村干部、消防队员也赶到事发现场参与抢救。这些被救出的伤者,都被暂时安顿在附近的村民苏志辉家中。他们烧好了开水,将热水端给伤者们。看着这些伤者满身是泥,村民又拿着纸巾,帮伤者擦拭。  在救援现场,湖坑镇的一位女干部受到大家夸赞,她是湖坑镇统战委员沈桂兰。当天沈桂兰接到电话后,立即前往事故现场开展救援安抚工作。当她发现事故中受伤的台湾游客刘程辉不愿去医院,仍坚持守在事故中不幸遇难的太太身边时,沈桂兰赶紧上前安慰,并借来雨伞为遇难者遮阳。当发现刘程辉鼻子一直在流血,身上也有多处擦伤时,沈桂兰劝刘程辉先去医院包扎,并告诉他一定会像亲人一样好好守护他的老伴。刘程辉去医院包扎后,沈桂兰一直坚持着对生命的尊重,为遇难者打伞遮阳。“我不会怕,我舍不得让遇难者被太阳晒、被雨水淋,因为在我心中,他们就像亲人一样。”沈桂兰说。  伤员送到湖坑镇卫生院作初步救治后,又被迅速送往区医院、区中医院作进一步救治。在永定城区,相关单位和社会力量得到消息后迅速行动,投入到对伤员的抢救、帮助当中。  “我们医院得到消息后,迅速通知医生、护士到岗到位,组织医院最优秀的医生、护士开展救治”,永定区医院骨伤科主治医师郭庆辉介绍。当天,受伤的22位伤员,有12位安排在区医院救治,10位安排在区中医院救治。  永定区义工协会得情况后,立刻就在微信群里转发消息,号召大家到医院来协助医护人员照顾受伤台胞。“永定区医院里来了十几名,中医院里也有十几名志愿者。我们帮这些台湾游客擦洗衣服鞋子上的污泥,协助医生护士做一些基本的护理。”义工协会负责人沈国柱介绍。团区委也迅速组织青年志愿者队伍,前往医院协助照顾受伤台胞,对伤员进行一对一的安抚。  据永定区卫计局负责人8月14日上午介绍,为确保救治万无一失,目前有5位伤员已转龙岩市第一医院救治,其中2位伤情较重人员生命体征平稳,其他3位伤员病情稳定,还有17位伤员分别在区医院、中医院救治,病情稳定。  各级领导的关切、各方面社会力量的汇集、暖心的人文关怀和实实在在的行动,无不流露着“两岸一家亲”的浓浓情怀。前来医院探望慰问受伤台胞的台商陈国基先生在其微信朋友圈点赞道:感谢永定区政府倾全力的协助救援,感谢发生事故的即时,立刻受到当地居民自发组织救援,感谢小沈发动永定志工人道关怀,……生命真的好脆弱,在遭遇困境时更彰显人性本善,大爱无疆!  “我知道这是天灾,没办法的,你们已经很快了。幸亏附近的村民,他们来得好及时,搀着、扶着、抬着,把我们救出来,还叫了救护车。”在这次事故中受伤的台胞刘程辉说。在这次事故中,他的太太不幸罹难,面对突如其来的不幸,刘程辉眼睛干涩,但对永定干部群众的及时救援,还是十分感激。  台湾游客黎经雄在事故中肋骨部位受伤,在病房里,永定义工组织的赖美芳小组承担起了看护他的工作,他们从13日中午一直坚持到现在的,从擦洗到更换衣服,到端茶送水送饭喂饭,到帮助清理排泄物,义工用悉心的照料赢得了黎经雄的赞许:“都不错,都很好,谢谢,我们的义工对我们都不错,一直都照顾得我们很好,谢谢,很难得碰到那么好的,24小时都没有停的,谢谢。”  台湾游客叶思妤言语中也不吝对义工的感激之情:“义工都很贴心,一直问我们有什么需要,谢谢你们。”  永定社会各界对受伤台湾同胞的爱心与奉献,仍在继续。。。。。。(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洪秀柱:国民党将在两年内清理党产 扣除负债后全数捐公益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就不当党产处理方法表态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台湾“中央社”7月14日报道,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今天说,政党党产应制订一体适用的“政党财产监督管理条例”,不符规范的政党财产,应于“法案”公布施行后两年内处分,所得扣除负债的余额捐作公益,才是正途。  “不当党产条例草案”排入15日的台湾“立法院院会”,岛内“朝野”政党将首度正面交锋,对于民进党来势汹汹,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上午在国民党中央召开记者会,严正宣示“赞成清理党产、反对不当党产处理条例”。  洪秀柱表示,将尽速清理党产,剩余捐作公益,并认为应制定政党财产专法,所有政党一体适用,也期盼蔡英文“依法行政”,大家共同携手建立一个合理公平政党竞争环境。  洪秀柱14日上午在副主席詹启贤、秘书长莫天虎、“立院”党团书记长林德福、文传会主委周志伟、行管会主委邱大展、考纪会主委刘汉廷与“中央投资公司”董事长陈树陪同下,针对党产议题召开记者会。  她说,国民党的党产问题,多年来一直受人诟病,然而国民党不会因为过去曾为台湾经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来为自己的党产辩护,也不会因为过去曾以党的资源,全力配合台湾发展,就认为所做所为都是对的。不法的党产当然必须抛弃,与党务无关的党产也必须清理,建立所有政党公平竞争的环境,是国民党的信念,也是国民党的坚持。  洪秀柱说,虽然在前领导人陈水扁任内,“监察院”与“行政院”已全面清理、清查过国民党党产,对于有疑虑的党产,国民党早已处置完毕,但不管国民党对党产的处理态度如何谦卑与积极,只要有党产存在,仍然会遭到外界的质疑。  但是,她说,基于信赖保护原则及维持党务运作所需,国民党必须支付退休人员退休金、现职人员的年资结算金、保留合法取得之办公厅舍,这是任何一个政党应负的责任及应有的权利,除此之外,国民党愿将现有党产全部清理,扣除负债后如有余额,将全数捐作公益。  洪秀柱说,这些清理作为将委托具公信力之法律及会计师事务所全权处理。无论该条例通过与否,国民党均将依照上述原则积极处理。  关于政党党产,洪秀柱认为,应该制定一个对所有合法登记政党一体适用的“政党财产监督管理条例”,规范政党经费来源与运用方式及因办理党务而得持有之财产;不符规范之政党财产,应于法案公布施行后两年内处分,所得扣除负债之余额捐作公益;以营造一个政党公平竞争之环境,这才是正途,也才是台湾的民主法治之福。  (来源:环球时报)责任编辑:

分类:钱柜999老虎机

时间:2016-05-05 03:3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