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江苏徐州规划局被曝集体提前下班 官方称将调查

据江苏新闻广播“937政风热线”7月26日报道,(江苏省)徐州新城区是徐州市政府各机关办公的集中地,根据徐州市政府规定,目前夏季工作时 间是上午九点到十二点,下午两点到五点半。可是徐州市民张师傅却向江苏新闻广播《政风热线》反映,7月25号下午四点半,他到徐州市规划局办事,结果发 现,下午四点四十分开始,规划局的工作人员就陆续开始离岗,到徐州市政府门前的道路上乘坐班车回家。  网友爆料,下班时间未到,规划局工作人员就乘坐班车回家。   7月25号下午5点左右,徐州市民张师傅看到,有不少班车陆续驶离徐州市政府的办公大楼,他跑去询问一位局机关大院门口保安,这名保安表示,虽然规定是五点半下班,但是工作人员五点就去赶班车回家了。  张师傅说,这不是他第一次发现规划局的工作人员提前离岗了。除了徐州市规划局之外,张师傅还发现,在新城区办公的其他一些部门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张师傅说,自己在这一年去了很多次,一到下午五点就没人了。     多名网友发来微信也表示,在徐州市新城区办公的不少职能部门,工作人员确实有为了赶班车,提前离岗的情况。  微信网友反映不少职能部门提前离岗。7月26号上午,《政风热线》直播现场连线徐州市规划局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根据徐州市政府规定,他们的工作时间是上午九点到十二点,下午两点到五点半。    节目组随后连线了徐州市规划局人事处的魏女士,并尽快给节目组回复。  不少网友纷纷表示,提前下班方便了上班的工作人员,却苦了办事的老百姓。此事本台将会进一步关注。  来源:江苏新闻广播责任编辑:

原标题:菲专栏作家曝华商遭4名警察绑架勒索160万比索  中新网8月19日电 据菲律宾《世界日报》报道,近日,一名华商据称被刑侦组(CIDG)四名探员绑架并交付160万比索才获释放的报道传出后,刑侦组已召集在武六干省的全部人员追查此事。  刑侦组警监奥武产首席警司表示,从《询问者日报》专栏作家南文˙杜福获悉这起绑架事件后,武六干省刑侦组的全部人员,包括没有穿制服的都必须接受行政调查。  奥武产周四(18日)在克楠警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们从最高至最低的官员都必须来接受调查,假如有必要我将解散武六干省的刑侦组,我会这样做。”  他说:“这是我的责任,必须调查此事,如是确实有刑侦组探员犯错,我必须清理门户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周一(15日)晚间,四名拿着M-16步枪及一把点45手枪的武装男子闯进货仓,带走一名华商,这四名嫌犯坐上一辆白色车头写着刑侦组(CIDG)及只有前面车牌的DELIPA厢型车。  当时这四人声称:他们是刑侦组商业调查单位的探员,并且还有华商的拘捕令。  然而,获悉此事后奥武产表示,这是一起可疑的行动,因为武六干的分组并没有向刑侦组人报告他们的行动。而且刑侦组和商业调查单位早已经解散。  杜福的专栏还写说:这名商人要求“探员”拿出他们的拘捕令,但遭他们殴打,其中一名还向空中开枪。责任编辑:

原标题:  法制晚报讯(记者 陈斯)今天上午,全球首部超550米跃层电梯在国贸CBD区域内被称为“中国尊”的中信大厦内正式启用。  同时,建设中的中国尊已经达到了68层,高度突破330米,正式超越国贸三期,成为北京第一高楼。而距离其528米的总高度还有40层的距离。  中国尊项目位于朝阳区CBD核心区Z15地块,总建筑面积43.7万平方米,高528米,地下7层,地上108层,集甲级写字楼、会议、观光以及多种配套服务功能于一体。  法晚记者获悉,项目于去年年底开工建设至今,已盖到第50层,现在正以每三天半建一层的速度向上空“升起”,预计于2017年7月结构封顶,2018年10月竣工并交付使用。责任编辑:

原标题:108国道塌方断路 有望一个月内恢复通车  法制晚报讯(记者 张婷) 8月21日9时许,108国道K120+600(房山蒲洼乡宝儿水村)处路侧发生山体滑坡,滑坡土方量相当于200辆满载大货车的体积。由于公路部门提前两天发现迹象并采取断路措施,滑坡未造成人员伤亡。目前,现场仍在清理,初步预计20至30天后恢复通车。  8月19日上午,房山公路分局巡视人员发现蒲洼乡宝儿水村附近的108国道路侧山体不断有小石头滚落,巡路人员敏锐地意识到,这是滑坡先兆。当即,巡路人员在该路段设立24小时值班岗位,并在山体上方及周边设置滑动观测点位,委托专业部门提出初步处置方案,调集抢险队伍现场备勤。  8月20日,专家结合数小时山体变形观测情况,判断该处滑坡点山体下滑趋势明显,可能较短时间内会发生大方量滑坡,严重危及公路通行安全,需尽快采取断路措施。当日下午16时30分,道路采取断路措施。  8月21日9时许,滑坡体突然发生局部滑塌,方量约4000立方米,相当于200辆满载大货车的体积,造成道路全幅阻断。滑坡顶部裂缝已由1.5米发展至5米,碎石不断滚落,不稳定山体约4万立方米,整体滑塌的险情不断加大。  从现场传回的图片来看,塌方处的泥土直接将道路截断,由于道路已经截断,道路周边没有车辆聚集。  法晚记者了解到,22日,北京市交通委初步确定,采用削方、卸载、支护、锚固综合治理的处置方案。由于山体尚未稳定,泥石流还在不断持续中,施工工人不能贸然进行道路清理,现在约50名工作人员24小时轮流坚守。目前,现场仍在清理,初步预计20至30天后恢复通车。责任编辑:

原标题:去世51年故居被强拆,开国上将刘亚楼惹谁了?  中国首任空军司令员、国防部原副部长、开国上将刘亚楼长眠半个世纪之后,8月25日,传来其旧居遭强拆的消息。  哈尔滨市双城区有一个四野纪念馆,刘亚楼旧居位于这座纪念馆东侧,旧居附近还有多个东北民主联军革命旧址,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部警备连旧址、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旧址等。这些革命旧址都属于“不可移动文物”。  东北民主联军也就是后来的“第四野战军”,刘亚楼1946年初曾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当时“四野”的指挥所就在双城。连同刘亚楼旧居在内,这次强拆共破坏了7处东北民主联军革命旧址。  去年11月,哈尔滨市双城区启动了一个重点棚户区改造项目,当地政府虽然明令“文物保护建筑不在此次征收范围,禁止拆除”,可当地居民回忆,“凌晨那会儿,拆的普通房子,早晨拆了那些文物,后来有人报警,警察赶来时,房子已经被拆没了。”  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前,强拆人员已被刑拘,“这些人是拆迁公司的,后来被警方抓捕归案,他们已被刑拘”,双城区文体广电局郑局长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刘亚楼1965年5月7日因病逝世,至今已有51年。  他一生战功卓著,有“智将”之称,毛泽东曾赞赏他“将才难得”,而战友们则称他“雷公爷”,在空军指战员中间曾经流行过一个口头禅,“苦不怕,死不怕,就怕刘司令来训话。”  刘亚楼生于1910年,原名刘兴昌、刘振东,曾用名撒莎,化名王松。1929年19岁时入党并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历经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长征途中参与了四渡赤水、夺取泸定桥等战役战斗。  1938年赴苏留学。据2015年2期《党史博览》刊发的《刘亚楼上将战场之外的“另一手”》记载,留苏期间刘亚楼成为中国留学生中的“学霸”,熟练掌握俄语,因为俄语好,苏德战争爆发后他参加苏联红军当了参谋,还曾受命指导驻在哈巴罗夫斯克郊区的远东军区独立第八十八旅的工作。  1945年8月,苏联对日宣战后,刘亚楼跟随苏军进入中国东北。  解放战争期间,他历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东北野战军和东北军区参谋长,协助林彪、罗荣桓组织实施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中,时年38岁的刘亚楼担任解放天津前线总指挥,天津战役是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打得最漂亮的城市攻坚战,仅用29小时攻下遍布天津城的380多座碉堡,敌军司令陈长捷被俘时大叹“上了刘亚楼的当”。  新中国成立后,刘亚楼出任首任空军司令员,白手起家组建中国空军。抗美援朝战斗时,他派新中国空军投入作战,志愿军空军在朝鲜战场初次亮相,美军惊呼:“共产党中国一夜之间有了一支空军。”  《天津日报》今年5月23日刊发的一篇报道称,“雷公爷”刘亚楼性烈如火,担任空军司令员时有一次“顶撞”毛泽东。  中苏关系破裂后,按中央要求,各军兵种俄语翻译或改行,或转业,刘亚楼则规定:“不经过空军党委批准,一个翻译也不准动。不许随便改行,确实没工作干的,就集中使用。”毛泽东听说后开始很不高兴,但过了一段时间,还是说:“刘亚楼喜欢说了算,空军就让他说去吧”。  刘亚楼有四段婚姻,有三子两女,长子刘煜南、次子刘煜奋、三子刘煜滨,长女刘煜鸿、次女刘煜珍。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同舟共进》2009年第9期《刘亚楼:“热度”与“风度”》一文提到:刘亚楼自己不搞特殊,也不允许对亲人搞特殊。  新中国成立后,虽然身为空军司令,可老家的所有亲属仍继续在家务农。大儿子刘煜滨从哈军工毕业,他说:“老子在空军,儿子不能再到空军,学什么专业就搞什么工作。”不给任何特殊照顾。大女儿刘煜鸿在空军气象局,是一名普通工程师。  次子刘煜奋是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现已年过花甲。2014年12月,在纪念平津战役66周年之际,他从北京赶到天津,到平津战役纪念馆参观。  2008年7月18日,台湾放开大陆组团游后,梁兴初中将之子梁晓源先后组织了三次四野子弟台湾行。(梁兴初绰号“梁大牙”,在朝鲜战争中率三十八军表现卓越,被彭德怀赞为“万岁军”)。梁晓源说,没去台湾看一看,“是我父亲他们一辈子的遗憾”。  据媒体报道,刘亚楼三子刘煜滨也参加了2013年的第二次四野子弟台湾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 校对:陆爱英责任编辑:

分类:钱柜999老虎机

时间:2016-04-17 05:3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