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委员:建议台湾学生持证在大陆旅游享优惠

法制晚报讯 (记者 温如军) 全国政协委员、台盟吉林省主委王天戈下午在主题为“进一步加强海峡两岸青少年交流交往不断增进‘两岸一家亲’感情认同”的发言中建议,认真总结以往开展参访交流活动的经验,三管齐下,增强实效。一是根据台湾青少年的生活习惯,探索建立费用低廉的自助旅游模式,比如为持台湾学生证的游客提供相关旅游景区门票优惠。二是安排精品线路,让台湾青少年了解祖国美丽的自然风光、厚重的人文历史和喜人的发展成就。三是创新形式,努力把“参访”变成“亲身参与”,把“联谊”变成“常态联系”,让两岸青年交流更加深入、持久。

中新网舟山3月16日电 (见习记者 林波 通讯员 周琼)3月16日,今年以来最严重的一场浓雾笼罩了整个舟山海域,舟山局部海域能见度不足100米。16日上午,除“朱家尖—普陀山”航线常规客船短暂开航外,其余客运航线均全线停航。  据悉,舟山海事局及时采取浓雾天气各项安全监管措施,加强对客运船舶的重点监管,全力保障大雾天气舟山海域水上客运安全。  根据气象预报,从16日开始舟山海域将持续数天大雾天气,将给舟山百姓岛际间出行造成较大影响。  为确保客船航行安全,舟山海事局密切联系气象部门,实时掌握最新气象信息,不间断发布能见度不良安全航行提醒信息,通过CCTV、AIS设备,人员现场监控和VHF、电话联系在航船舶等方式严密监控现场雾情变化,把好客船开航关,杜绝客船冒险开航,并安排专人开展现场巡查,充分做好与辖区企业、客运站的联系沟通工作。  据了解,当日13时40分左右,在海上气象条件满足客船安全开航标准后,三江至高亭、三江至秀山、三江至洋山等客运航线滚装船陆续恢复通航。  舟山海事执法人员立即赶赴客运码头实施现场“站高峰”机制,加强片区海事处联系,防范客船冒险航行。(完)(原标题:浙江舟山辖区受浓雾影响 客运航线全线停航)编辑:

京华时报讯(记者袁国礼)据公安部官方网站“领导信息”栏目显示,原在公安部副部长中排名第四的傅政华,位置再次前移,仅排在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和常务副部长杨焕宁之后,成为“公安部第三把手”。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不再兼任公安部纪委书记,公安部纪委书记正式由邓卫平接任。  记者昨天登录公安部官方网站发现,在公安部领导信息一栏中,傅政华排名再次前移两位,由原来的副部长排名第四,升至副部长排名第二,排在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和常务副部长杨焕宁之后。  记者注意到,公安部纪委书记一职也不再由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兼任,而是由邓卫平接任,刘金国不再担任公安部的领导职务。资料显示,就任公安部纪委书记之前,邓卫平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邓卫平是江苏南通人,在2014年1月升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前,一直在福建工作。在福建期间,他历任福州市晋安区委书记、福州市国家安全局局长、福建省国家安全厅副厅长、福建省纪委副书记等职。据了解,3月24日,邓卫平任职一事已经在公安部内部进行宣布。(原标题:傅政华排名升至公安部第三把手)编辑:

2015年3月15日12时左右,一位和仇和住在同一楼层的云南团全国人大代表准备去餐厅吃饭。推开门后,正巧在走道里碰到仇和,跟他一起的还有几位陌生的男士。这位人大代表还问了一句,仇书记,出去呀。仇书记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点头。几分钟之后,仇和的秘书来到他的房间,替他收拾了换洗的衣服给他送去。  2015年3月15日,12时55分,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布信息,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当天的10时左右,全国人大会议在人民大会堂闭幕,仇和和云南代表团的其他代表一起乘车从天安门东广场回到云南团两会期间的驻地——中国职工之家饭店。中国职工之家饭店分A、B、C三座,此次云南代表团的大部分代表都住在A座。  仇和就是在那里被带走的。  在此之前的会议期间,仇和几乎参加了大会议程安排的所有的全体会议和分组讨论。3月13日,按照大会议程,代表们举行小组会,审议两高报告。仇和参加了讨论,有人注意到,上午的讨论期间,仇和还走出会场外,有几位工作人员跟他汇报工作,阅读文件。  在以往本届人大的前两次会议上,仇和的发言还是比较多的,尤其在小组讨论时,经常有代表跟他反映情况,他也会积极回应。但此次两会期间,很多记者发现,仇书记总是绷着脸,很少发言。  没有证据证明,仇和是否知道,一位和他关系密切的全国人大代表、中豪商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卫高请假缺席此次两会。  200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30年的纪念年,那一年有很多关于改革人物的评选。而仇和也交给他的部下一个艰巨的任务,他要在很多高端评选中,当选改革先锋。事实上,那一年的评选中,很多机构都把仇和列入改革的先锋人物。  还有机构评选中国最幸福的城市、最宜居的城市……作为时任昆明市委书记的仇和也要求下属,在这些软实力的评选中,必须有昆明的名字。  仇和任昆明市委书记期间掀起了城市改造,强制要求老百姓拆除阳台外围的防盗窗。当时要求昆明市的公务人员带头拆除,规定期限内不拆除的不得上班。一时间,拆防盗窗的专业队伍价格上涨。有的公务人员抱怨,根本请不到工人拆。  为了提高昆明市的绿化率,当时的仇书记定了一个绿化目标,并分配到各个街道。结果有的街道人行道上全部种上树了,才能完成指标,但路已经不成其为路,老百姓根本没法同行。  纪委在开会等公开场合带走官员,被认为具有震慑效应。此时,涉腐官员的同僚、身边的工作人员均在场,“带走”这一行为本身,就具有很好的反腐效果。围绕着官员开会时被带走的情景,甚至还衍生出了不少网络段子。  2014年6月27日,被通知前往省政府开会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就在广东众多官员的众目睽睽之下被中纪委的人带走。几十分钟后,中纪委官网就发布消息称“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据媒体人罗昌平引用知情人士的消息,当日宣布双规后,万被多人拥簇从省委一号楼常委会议室出来,“走路不太稳,一直由两人携扶”。  工商总局副局长孙鸿志被带走前,正在主席台上就坐,出席商事制度改革工作座谈会。工商总局正司局级以上人员目睹了孙鸿志被带走的过程。次日,工商总局官网就在“总局领导”一栏中删除了孙鸿志的信息。  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带走前,正在主持召开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会议正在召开中间,省委通知杨卫泽前去省委开会,市里的会议因此休会。知情人士说:“杨卫泽在办公室抽了十五分钟的烟。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  机场、火车站等处,也是纪委人员控制涉腐官员的常见场所。有的是因为纪委决定带走涉腐官员时,被调查者正好要去出差;有的则不排除事先“有所预感”,心里有了“跑路”的打算。当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处于什么样的情形,纪委人员都有办法把涉腐官员给控制住。  原岳阳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四海就是在火车站候车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令许多人诧异的是,这一次,官员身边的便衣人员,并非来自纪委,而是检察机关。也就是说,陈四海没有经历许多涉腐官员被调查时的“双规”,直接由检察机关接手立案了。果然,在火车站被带走的第三天,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就宣布以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对陈四海立案侦查。  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被带走前,原计划坐飞机到外地出差。他在广州白云机场被纪委人员带走,有媒体形容这种场面“颇具电影镜头感”,并猜测可能因此广州飞北京多趟航班延误。此前,朱明国在中央党校学习三个月,已经引起了民间的各种猜测,他在结束学习后还亲身辟谣:“因为作息规律,整个人的精神状况很好。”  原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从南昌出差回来,航班是平安落地了,他本人却没有“平安落地”。据报道,在机场到达口,几名接机男子等候多时,直到乘客全部走光,他们所接的“重要人物”及下属仍然没有出现。所有人的手机均提示关机,在请示了领导之后,接机人选择了报警——当然,警方是帮不上他们什么忙了,当晚中纪委宣布申维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  在涉腐官员家中宣布实施“双规”,被认为“隐私性”较好,保留了官员“最后的颜面”。从操作上来说,在家中控制涉腐官员,对环境的影响也较小,难度当然也较低。  2013年5月的一个星期六,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被纪委人员从“部长楼”带走。当纪委人员按门铃时,刘铁男还强装镇静说:“有什么事?请在外面接待室稍等一下。”纪委人员和随行武警很快撬开了门,刘铁男随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面浑身发抖,一面语无伦次地求饶。  马超群曾是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他是一名贪污上亿元的“苍蝇”。调查人员出现在他家门口时,马超群的举动让现场的人都“惊呆了”。当时,专案组人员出示法律文书后,马超群一把抢过撕掉,直到被特警用枪托击打方才被制服。  2014年7月4日晚,原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像一如平常出门运动,不料运动回来,还没来得及进家门换衣服,穿着运动服即被纪检人员带走。据媒体报道,那天大约到晚上10时多,邻居听到李俊夫在其寓所门口与这4名男子高声说话,情绪相当激动,惊动了四邻,不过很快李便被带走。

昨天,南京审计学院官方微信发布的《师德建设长效机制实施办法》称,南审史上首份师德负面行为清单出台,9项行为被视为负面行为。现代快报记者发现,其中第四条即为“师生恋”。微信中还称,学校是“在教育部反对‘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提出反对‘师生恋’”。   大学反对“师生恋”,你怎么看?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就此采访了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现代快报记者 黄艳 金凤 特派记者 安莹 刘伟伟 欧阳丽蓉  南京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南京审计学院昨天发布的微信长文中,特别列出了《师德建设长效机制实施办法》中9项“负面行为”,除“师生恋”外,还包括“编造或歪曲事实,诋毁学校与同事;师生员工互不尊重,教职工对待学生态度冷漠、方式粗暴;行为举止及着装有违教师形象;工作时间玩游戏、炒股或从事其他网上私人经济活动;校园行车超速、鸣笛、不礼让行人、乱停乱放;攀枝折花摘果、践踏草坪等破坏校园环境行为;接受学生家长宴请、礼品礼物、旅游接待等,或利用家长资源从事商业活动等不正当经济与利益往来;其他为法律底线、公民社会道德规范、教育部相关规定所明令禁止的行为。”  文中称,提出这九条“出发点是为了增强教职工的师表意识”。  微信还特别对“师生恋”进行了解释,称这是“学校在教育部反对‘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提出反对‘师生恋’”。  针对“师生恋”可能在师生中引起的疑惑,微信还综合了校内外领导、专家的一些意见。  南审党委书记王家新在该校1月8日中层干部会上曾专门指出,反对“师生恋”的背后,是在高校中折射出的道德底线和道德楷模差异问题。  “一个本科生,十七八岁的大学生,心智根本还没有成熟,对教师的崇拜很正常,如果严格按照一个教师该有的师德规范、人格示范和道德素养,就应坚定不移禁止师生恋,因为信息不对称、不对等。”  此项新规也得到南审院长晏维龙的支持。他表示:“此举是针对教职工提出来的,教师与在校生谈恋爱,多少有利用职务之嫌。”而提出这种规定,主要是为了维护教师群体的形象和保护学生的基本权益。“如果是学生主动,教师也应当设法避免,这才是为师之德。”晏维龙还明确界定师生恋的范畴是教师和在校生(包括研究生和博士生)之间的恋爱关系,“真爱是能放一放的,可以等到学生毕业再说。”  微信中还提到,此前,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建立禁止师生恋的制度。“他说,在国外大学,从利益回避出发,是禁止师生恋的,一旦师生恋被发现,教师将离职。这一制度的好处在于,明确告诉所有师生,师生的关系界限在何处。可我国却没有这样的制度,有的老师,甚至就用职权威逼利诱学生发生、保持关系。”  这项规定,在南审校园也引发热议。南审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指导中心周老师支持“反对师生恋”。她分析认为:“师生关系作为一种特殊的人际关系,本身就不是完全平等的,建立在教师与学生这两个角色交往基础上产生的爱情,是人与人之间的爱情还是角色之间的爱情,抑或是人和角色之间的爱情,值得深思。”  辅导员王老师认为:“教师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公众人物,在自己的言行举止方面,包括自身的感情方面要给公众留一个健康向上的形象,而不是跟学生有些扯不断、理不清的感情关系。”  微信最后还补充交代:“去年10月在校内做过一个问卷调查,90.5%的受访教师明确表示反对师生恋,大多数老师认为,这种反对‘无关乎爱情,这是职业道德、师德的基本体现’。”  南审学生怎么看?南审金融学院金融管理专业大二学生小朱表示理解学校做法,但自己保持中立态度。她说:“一方面因为学校女生占了学生总人数的70%左右,学校是为了女学生好。从伦理上看,总觉得男老师比较大,女大学生在大学期间,因涉世未深,跟男老师谈恋爱,容易受到伤害。”同时,她也谈到,从法律上说,男女双方有恋爱自由,所以觉得反对师生恋有点欠妥,“鲁迅和女学生也有师生恋,如果是双方自愿就没问题,女学生也要树立正确的恋爱观”。   “禁止师生恋?会不会有点过了?”针对这项规定,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辅导员刘旭有点意外,“如果师生之间两情相悦,不违背伦理道德,不是第三者插足或者相互利用,有什么不可以呢?如果真的喜欢就在一起嘛。”  刘旭说,现在高校的年轻教师越来越多,在读的硕士和博士,有的年龄也较大,如果遇到彼此心仪的对象,志趣相投,说不定将来在学术上还能相互扶持。  无独有偶,也有同学对此规定比较费解。“反对,或者禁止师生恋,处理得有点太呆板了吧,人家真正相爱了怎么办。如果真的相爱,就会因为这条禁令分手或者不相爱了么?学校这么做,会不会有点干涉个人感情的嫌疑啊?”南师大强化院学生顾伟伟说,学校没有必要禁止,禁止了也不代表不会发生,但至少这条禁令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最好是反对。”针对高校师生恋现象,袁寿其代表告诉记者,高校老师实际年龄一般与学生差距较大,而且主要任务是传道授业,本身就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尽管从法律角度来讲,高校反对师生恋的做法不一定完全合理,“毕竟法律没有明确禁止。”但他认为,对于以教育为宗旨的高校来说,这样做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从社会大众角度来讲,师生恋也不是很容易被接受。  “总的来说,不提倡师生恋,在这个原则下各个学校根据校情,来决定是否出台相应规范。”袁寿其告诉记者,目前出台规范明令禁止师生恋的高校比较少,目前江苏大学并没有类似规范,至于以后是否会出台,暂时没有考虑。  窦希萍代表认为,在处于老师和学生的关系的时候,最好不要师生恋,这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师德。虽然说很多女生对老师会有一种爱慕和崇拜之情,但作为老师来说要约束自己。如果是毕业之后,学生和老师脱离了在校期间的师生关系,那可以正常恋爱、结婚。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协委员则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对于师生恋,他认为应该“发乎情、止于礼”。“师生之间有好感,这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不能谴责,但是不应该提倡。在外国,很多学校也是不提倡师生恋的。”他说,毕竟一个是教育者、一个是教育对象,两者之间如果有恋爱关系,可能会影响到教育公平。  王旭东委员认为,学校反对师生恋是个比较尴尬的话题,大部分大学生都是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了,他们有恋爱的自由,这项反对师生恋的规定执行起来有困难。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学校为了保证教学秩序,维护学生的权益,作为一名在学校的老师是支持这项规定的。他表示,到目前为止,全国所有的高校可以说都不支持大学生在校谈恋爱,毕竟学生还是应当以学业为重。  相比之下,陈静瑜代表认为对师生恋可以宽容看待。他认为,学校没有必要就此作出明文规定,只要是成年人,就有恋爱的自由。他提到,古往今来有不少名人都是师生恋,“恋爱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  据说,黄磊和孙莉是在北京电影学院新生入学考试上相识的,担任助教的黄磊第一次见到了前来考试的孙莉。“第一眼就觉得,这人是我老婆。真好看啊,心想她如果考上了一定要追她!”结果,孙莉还真考上了。直到有一天,黄磊对她说:“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一切事情,就这么自然地成了,这段“师生恋”一谈就是9年。

分类:养生

时间:2016-02-02 15:2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