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纪委机关报:周令徐等因私欲膨胀栽大跟头

“利关不破,得失惊之;名关不破,毁誉动之。”领导干部越是位高权重,越要牢记党员宗旨和权力来源、摆正自己的位置,越要有“臣门如市、臣心如水”的定力,努力做到位高不自恃、权重不谋私,不忘初心、一尘不染。    高处有高处的担当,高处也有高处的诱惑。职务上的进步,并不必然地给领导干部带来思想上的提纯、境界上的提升。相反,贿随权集,谁权重势大,谁就容易吸引那些“嗅觉灵敏”、蜂拥而来的行贿者。“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如果不能保持足够的定力和操守,领导干部很容易目眩神迷,行之不远,甚至重蹈“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的覆辙。  领导干部什么时候头脑最清醒?有人总结为:天灾降临后、东窗事发后、大祸临头后、遭受重挫后、退休闲暇后最清醒。  那么,领导干部什么时候容易犯错?总结一些落马官员的教训,领导干部必须警惕这三个时期。  说一不二、独断专行时。领导干部任职之初,工作尚未熟悉,关系尚未理顺,往往能够虚心听取不同意见,作风也会比较民主。然而,时间一长,有的领导干部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后,热衷于按照个人意志行使权力,听不得一点杂音,受不得一点监督。当“一把手”变成“一霸手”,“群言堂”变成“一言堂”,领导干部就走上了犯错误的“快车道”。  自作聪明、长袖善舞时。在正风反腐的高压态势之下,“一手收钱,一手办事”的少了,但亲友联盟、权权交易、雅好掩身、高科技作案等远未绝迹,只是变得越发隐蔽。他们自以为贪腐手段高明,“踏雪无痕”,保险可靠,殊不知,狐狸的尾巴藏不住。刘志军把丁书苗当成了自家的钱袋子,季建业把朋友圈发展成为腐败圈,皆以为天衣无缝,不也都劣迹昭彰,大白于天下了吗!  追求享受、嫌贫爱富时。“侈则多欲,君子多欲则贪慕富贵,枉道速祸。”靠工资生活,过平常日子,是领导干部应有的平常心。然而,有的追名逐利,贪图享受,向往那些朝歌夜弦、醉生梦死的生活,靠工资显然不行,只能挖空心思去敛财谋利。  “利关不破,得失惊之;名关不破,毁誉动之。”领导干部越是位高权重,越要牢记党员宗旨和权力来源,摆正自己的位置,越要有“臣门如市、臣心如水”的定力,努力做到位高不自恃、权重不谋私,不忘初心、一尘不染。(辛士红)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编辑:

中新网7月3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空军涂销纪念抗战胜利彩绘机上的日本国旗图样,遭指有日本压力。马英九今天表示,涂销国旗没来自日本的压力。  马英九今天下午出席“烽火浮生录:抗战胜利70周年的另一页历史照片展”暨“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70周年-蒋渭水先生纪念展”开幕典礼。有媒体询问他,参加这么多抗战活动会不会影响“台日”关系?马英九表示“不会”,他下周二(7日)会把事情说清楚。  马英九预定7日会出席“历史的战争与记忆:抗战胜利7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  为纪念美方飞虎队抗战作战,台湾空军此前特别准备F-16及“经国号”战机各一架,涂装改为飞虎队的鲨鱼头彩绘,参与这次阅兵。彩绘机驾驶舱外涂绘了日本国旗,象征抗战时被击落的日机数量。  台媒报道称,在日方私下向台湾方面表达“关切”时,台湾有关方面下令将F-16及“经国号”战机上的日本国旗涂销。地面展示的P-40复制战机上则仍然有日本国旗的图样。编辑:

前天凌晨,台州飞往广州的ZH9648航班在降落过 程中,一男子纵火并持刀伤人,危急时刻,机上的机组人员和乘客联手与纵火男子对峙,直至飞机平稳降落,其间一人被男子用刀划伤。随后,机内乘客通过应急通 道从飞机上撤离,而纵火男子企图逃窜时从机上跌落受伤,随后被公安控制并送医(详见本报7月27日7版)。  昨天,经钱江晚报记者了解,纵火男子叫翟金顺,在台州椒江区东山村开了一家铝合金小作坊,目前仍在正常生产。他的家人说,翟金顺平常为人友善孝顺,至今仍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  当地村干部称,翟金顺十多年前坐过牢,出狱后挺勤奋,但生意一直做得不太顺,开厂亏了不少钱,“欠了七八十万元的债。”  昨晚截稿前,钱江晚报记者从广州方面了解到,翟金顺从飞机上跳下时脑部着地,受了很严重的伤,目前正在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ICU抢救,其犯罪动机仍然是个谜。    自7月26日凌晨在ZH9648航班上发生了纵火及持刀伤人事件后,比大城市火车站甚至汽车站还小的台州机场,其火热程度不逊当前的高温天气。  因为航班少的缘故,昨天中午11点多,台州机场显得有些冷清。12点20分有一班飞往武汉的航班,机场大厅内有几十人在等着,他们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有说有笑,或玩手机,或打电话,或看报纸,整个机场气氛平静,似乎并未受前一天深航事件的影响。  这时候,飞往武汉的航班开始安检。钱江晚报记者留意到,或许是因为前一天的事件,台州机场的安检等级升到了2级,变得十分严格。一名男乘客手上戴了一只金表,在工作人员要求下摘下来,仔细检查过才放行。  前一天晚上,中国民航局官网称,将由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对台州机场进行安全评估,以决定是否暂停其航班运行。钱报记者向台州机场核实这一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暂时不方便透露任何信息。  出机场候车厅,钱江晚报记者看到机场停车场有一辆小货车被警方围起了警戒线。这辆车副驾驶室的位置上,放了一些铝合金模具材料,车头上贴了一张椒江大桥的通行证。机场人员证实了记者的猜测,这辆车就是纵火男子翟金顺在事发前开到机场的。他上了飞机,车子留在了停车场。   纵火男子名叫翟金顺,是台州市椒江区章安街道张岙村人,目前开了一家铝合金小作坊。昨天下午,钱江晚报记者来到他家所在的村子进行采访,试图还原其人其事。  张岙村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以事情敏感为由,只愿接受记者电话采访。  他说,翟金顺十多年前犯过事儿坐过牢,前几年出的狱,具体坐牢的原因他也不太清楚。不过在他的印象中,翟金顺这个人出狱后一直挺勤奋的,去山东做过鞋子生意,还开过咖啡厅,去年9月份开始又回到椒江做铝合金生意。  “不过生意做得都不太顺利,好像还欠了七八十万的债。”这位村干部说。  刚进张岙村,几名在树荫处纳凉的老太太见到陌生人来,其中一名开口就问,“是不是找翟金顺家的?”深航事件发生后,很多媒体记者来村里翟家采访,“以前村里很少来外人的。”  翟家在村子所有房子的最后一排,看上去很一般。进屋后,一家六七口人有些沉默地坐在那里,整个屋里空荡荡的。  翟金顺在家排行老二,他的母亲今年81岁。老人说,自己这个儿子非常孝顺,虽然做生意很忙,但只要有空,都会跑回家看看,“他每次见面,第一句话就问, ‘妈,你吃饱了没有?昨晚休息好不好?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买’。”老人家想儿子,知道儿子“犯了大事”,但一直没弄明白究竟犯了什么事。  “翟金顺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啊?你们帮我调查清楚。”老人家抽泣着说。  翟金顺的大女儿在念高中,还有个儿子念初中。他的妻子平时都在山东做鞋子生意,听说老公出事,昨天才急匆匆地赶回来。“我们一家人虽然聚少离多,但一向感情很好。”翟妻说,她想去广州看看老公,但问了民警,说去了也没用,暂时见不到人,“不知道他伤得重不重。”  “他家条件本来不太好,翟金顺非常拼命地在挣钱,现在条件好了不少,还做了小老板,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唉……”一位邻居说。    翟金顺的铝合金厂位于椒江区东山村,其实就是个小作坊,在村里众多的作坊中,好不容易才找到。  一幢两层的旧房子,每层只有一间房,卷帘门半拉着。  老板翟金顺出事后,厂子并未停业,里面仍有几个工人在忙碌着。  目前,作坊由翟金顺的侄子在管着。  钱江晚报记者进屋时,他正在接电话,“喂,哪位啊?您找翟总啊?他这几天有点事不在店里,你有啥事跟我说,我帮他记一下……”等打完电话转身,看到记者后,他显得有些惊讶。  “我是这几个月才过来帮忙的,叔叔有啥生意上或资金方面的问题,从来不跟我说,我也不问,所以到底有没有亏钱,亏多少钱,我也说不清。”  不过翟金顺的侄子说,他感觉叔叔的工厂生意很好,订单一直没断过。  “厂里生产铝合金的材料都是从广州进的货,所以叔叔经常会坐飞机去广州。”侄子说,“这次叔叔去广州,也说是去进货,其他的事情也没和我多说。我也不知道他在飞机上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  去年,温州龙湾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超过680万人次,位列全省第二。近段时期,每天的旅客吞吐量达到2万人次左右,属于一年中的客流量旺季。  “不过,再忙的时候,我们对安检工作是一点不会疏忽的。”机场安检队相关负责人说,在台州飞广州的航班发生纵火事件后,温州机场相关责任人紧急开了一次会,要求加强各项安检措施。  机场安检队员小郑说,其实,以前他们对每一个旅客随身物品及托运的行李,都会按照流程进行严格检查,“这几天,我们都会自觉地更严格一点,多检查几遍,杜绝任何一丝可能的危险。”  本报记者 王益敏    衢州民航站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称,衢州民航站在“7·26”机上纵火事件发生后,立即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空防安全工作,分析、查找存在的不足和问题, 并提出四条措施加强空防安全工作:一是加强对空防安全工作的认识。二是加强安全责任的落实,要加强主体责任、岗位责任,确保人员在岗在职,履职到位,要严 格落实值班责任制。三是加强安全检查工作。安检护卫科要提高安检等级,要加强火种、液态物品、刀具的检查,提高开包率。四是加强安全监督工作。在安监室日 常监督检查的基础上,分管领导还要带队开展不定期的督查。同时,各部门要查不足,查问题。

派出所任职兢兢业业检查站“戍边”一眼识出瘾君子主动替岗坚守至最后一刻密云警官王继稳—— 连值三天班他倒在检查站  一个多月来,本市先后有两名民警因公殉职。  端午节当天,市交管局中心区支队三中队年仅31岁的交警曹毅不幸牺牲。昨天我们报道了他的事迹。就在8天后的下午,密云县公安局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46岁的中队长王继稳,在连值三天班后猝死在检查站。  王继稳,1969年3月出生,1989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生前任密云县公安局巡警大队战勤中队中队长,自2015年3月起履行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中队长职责。  今年6月28日下午,连续值了三天班后,密云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中队长王继稳倒在检查站,年仅46岁。  26年的从警生涯中,王继稳没有侦办过一起惊天大案,也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始终是名默默无闻的一线民警。但他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和奉献,守卫着首都的东北门户。  “老王清清白白地做了一辈子警察”,这是妻子给他的评价。  巡警队民警李宝春怎么也没想到,6月22日上午的晨会,竟然是他和队长王继稳的最后一次对话。  “当天晨会后,队长找我主动提出替一天勤务,说孩子‘中考’是一辈子的大事儿,你踏实回家陪孩子。”李宝春挺意外,因为他并没有主动请假,队长居然还记得这事儿。“大伙都不能接受,队长怎么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李宝春哽咽地说。  从那天上岗到6月28日下午离世,王继稳连续值班三天。检查站辅警陈伟南回忆,28日中午12点,已经站岗4个小时的王继稳让他去买了一瓶速效救心丸,下午2点多还下楼嘱咐向局里交材料。  晚饭时王继稳没有下楼,大家以为他连续值班太累就没有叫他。可直到晚上6点半仍然没有见到王继稳,陈伟南直接来到宿舍,才发现他已经不省人事了。“他就像睡着了一样,只是药瓶倒在枕头旁,可能是想起身拿药,却直接倒在了床上”,陈伟南回忆。  密云县地处北京东北部,东、北、西三面群山环绕,自古就是交通要道,有“京师锁钥”之称,历史上涌现出不少戍边把口、守卫家乡的英雄人物。  王继稳是地地道道的密云人,从小听着那些英雄人物的故事长大,他身上也有一股尽忠报国的精神。“热情、豪爽、身材魁梧”,是同事对他的直观印象,但接触下来,大家发现“粗犷”的外表下他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他是一个特别注重细节的人,到检查站后执勤着装、姿势、内务都是管理的重点,有保安穿着拖鞋进食堂肯定被他批评”,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副中队长张士儒回忆,“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后来发现这种精细化管理确实有助于工作”。  张士儒清楚地记得,今年5月的一个下午,一辆福建牌照的SUV轿车开进检查站,民警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准备放行,王继稳却拦下车,让民警对司机及随行男子进行尿检。  结果出来后大家吃了一惊,二人尿检均呈阳性,显示刚刚吸食完毒品。审讯中两人对吸食毒品的事实供认不讳,并说过检查站时做了“精心准备”,没想到还是被查出来了。  事后大家都夸王队有双“神眼”,他不好意思地说“就俩字儿——‘细心’”。原来他核对这俩人身份时发现他们来自同一地区,而当地是吸食毒品的高发区,他又暗中观察了会儿,发现两人言谈举止确有些异常,便让民警作进一步检查,结果抓住了两名吸毒人员。  王继稳常说:“我就是老百姓,我最知道老百姓的需求是什么”。从警以来,他经手的案子能做到案发即破,跟他平时打下的良好群众基础有直接关系。他和辖区群众打成一片,三轮车夫、工地农民工、出租车司机……都是他的朋友,大家都说他为人谦和,愿意为他破案提供线索。  距离密云县城东北40多公里外的冯家峪镇西庄子村是王继稳几年前曾经工作的地方,不少村民都记得这位满脸笑容的派出所副所长。  49岁的村支部副书记刘长保得知王继稳去世的消息后泪流满面。他说王所对辖区群众真是没说的,谁家有事儿找到他他必定全力以赴帮忙,尤其是对辖区里的几个精神异常病患投入了更多的精力,“他们几个犯病时,有的砸家里东西,有的离家出走,有的乱打人,谁都控制不了,只有王继稳的话他们才听”。  2009年7月的一个晚上,村民张大爷向王继稳求助,他女儿小丽因为恋爱问题受刺激精神有障碍,当天不知什么时候又离家出走了。原本当天在家休息的王继稳二话没说,驱车40多公里赶到张大爷家,和小丽的亲属挨家挨户找人,甚至找到百公里外的小丽的学校,最后终于在一个同学家找到了小丽,当时已经是凌晨5点多。  “每次留他在村委会吃饭,他都说所里有饭,把事儿办好就回去。我现在很后悔,这么多年咋就没能留他吃一顿饭呢?”村民冯大虎哭着说。  “我们前后脚到派出所的,5年的时间相处得像亲兄弟”,时任冯家峪镇派出所所长的梁满红说。2014年除夕夜,俩人在辖区巡逻,突然间接到村民报警,距离派出所40公里外的南台子村民家中着火了,木质房屋中有煤气罐,情势十分危急。  王继稳开着警车一路狂奔,40分钟的路用了20分钟就赶到。刚停车,王继稳抄起灭火器就冲向居民家中,两米多高的火焰中王继稳冲进去搬出了煤气罐。  在冯家峪派出所工作期间,王继稳参与查处了300多起治安案件,调解民事纠纷200多件,无一例被投诉。  在农村,警察是让人羡慕的职业,但在王继稳的妻子姚春文眼里,自己的警察丈夫除了常年不在家,没给家里带来任何好处。  王继稳的家在密云县城一街新村,红砖黑瓦三间平房。家中十多平米的客厅除了一个用布套罩住的老式沙发、一台25寸康佳牌彩电、一个茶几,再没有其他家具。墙上返潮留下的痕迹被妻子用纸粘上。  因为没有积蓄,俩人结婚时的沙发和床是从家具店赊来的。“就是看上了他人品好,才嫁给他。”姚春文说。  2000年5月,姚春文下岗了,王继稳成了父母妻儿五口人的经济来源。当时已经是副所长的王继稳,没利用关系给妻子找工作,有人主动给她介绍工作也被他拒绝。姚春文不理解,自己老婆下岗你光荣?王继稳告诉她不能欠这人情债。慢慢地,姚春文理解了丈夫,不再提找工作的事。  姚春文说,“别人是以家庭为重,老王绝对工作第一,清清白白地做了一辈子警察”。她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全家难得一聚时,王继稳接到单位电话二话不说就走。  “家人生日基本没一起过过,结婚20多年他只在家过了两次春节。他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退休时能攒够钱买一辆商务舱,带着老人孩子去旅游,把这些年亏欠的补回来。”姚春文哭着说。  王继稳的儿子王赫如今是警院大三学生,父亲的突然离世让他一下子觉得自己不再是个孩子。高考时他想报传媒大学,父亲坚持让他考警校。他不同意,他太了解民警的辛苦了。王继稳带他处理纠纷,他看到工作中穿着警服的父亲,妥善化解矛盾获得群众的赞誉,心里发生了变化,最终也选择了警校。  “他生前我不好意思开口,但我从心里崇拜父亲,等我毕业了也要回密云当警察。”王赫说。

中新网7月17日电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今日公布2014年度部门决算,数据显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2014年“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为227.16万元,支出决算为226.14万元,完成预算的99.55%。  其中,因公出国(境)费支出决算为181.98万元,完成预算的99.44%;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支出41.16万元,完成预算的100%;公务接待费支出3.00万元,完成预算的100%。  因公出国(境)费方面,2014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共安排出国团组32个、51人次。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方面,2014年红会未购置新车。公务接待费方面,主要用于业务工作中所发生的接待支出。  2014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本级共有车辆20辆,其中部级领导干部用车2辆、一般公务用车13辆、备灾救灾用车5辆;二级预算单位共有车辆7辆。(原标题:红十字会去年“三公”支出226万元)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11-20 01: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