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贵州男子服刑20年后改判无罪 取证或存威胁引诱

8月11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杨明故意杀人案”再审宣判:杨明无罪。曾经的“死刑犯”杨明服刑20年“拒不认罪”,从31岁到年过半百。杨明走出监狱后,跪在了84岁的母亲跟前。有专家指出,在推行“疑罪从无”司法理念上,杨明案的依法纠正具有典型的积极意义。与“呼格案”“聂树斌案”不同,“杨明案”中尚未有真凶或疑似真凶现身。杨明“喊冤”20年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1995年2月,贵州天柱县一位名叫王红(化名)的女性被害。天柱县凤城镇人杨明被锁定为犯罪嫌疑人,后被逮捕、起诉。1996年12月,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杨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  一审认定:杨明于1993年与被害人王红相识后,双方多次发生性行为。在王红前往广东打工期间,杨明又与杨某某恋爱。王红获悉他们同居后便回到天柱县,于1995年1月21日晚找到杨明说清楚,二人发生争吵。杨明见甩不掉王,遂起杀人恶念,将王带到其家住房一楼开的卡拉OK厅。次日凌晨1时许,杨明将王红扼死,并将尸体运至其住处附近的荷花塘下水道内隐藏。尸体于1995年2月18日经雨水冲出后被发现。经被害人亲属辨认,死者系王红。经法医鉴定,“王红系被他人扼颈致呼吸障碍而窒息死亡”。  一审判决后,杨明不服,以“没有杀人,要求改判无罪”上诉至贵州省高院。1998年3月,省高院做出终审裁定,“维持原判,驳回上诉”。杨明仍不服,并以“没有杀害被害人”为由进行申诉。1998年8月3日,贵州省高院驳回其申诉,决定维持原判。  此后,杨明在服刑期间,一直不认罪,也未申请减刑,且继续申诉。杨明的母亲周德英20年来坚持为儿子“喊冤”。杨明的妹妹杨孟贞说,这些年,他们去过贵州省高院、省检察院等部门反映。  2014年10月,杨明案出现转机,贵州省检察院对该案启动复查,并于今年4月,以“生效判决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向贵州省高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省高院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杨明案再审。6月11日,再审开庭,不公开审理。  8月11日,贵州高院再审判定,杨明故意杀人的事实及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判认定被害人王红被害时间、地点及认定系杨明杀害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依法予以纠正。判决杨明无罪。据杨明代理律师介绍,再审宣判后,法官向杨明作了道歉。   与“呼格案”“聂树斌案”不同的是,杨明一案并未有真凶或疑似真凶现身。那么,杨明案有何“疑点”?  “现有证据能否证明致死被害人的是杨明”是该案再审焦点。庭审中,杨明及其辩护人、贵州省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均发表了指向“杨明无罪”的意见。  ——现有证据不能形成证据链。检察员认为,该案重要证据如“被害人的粉色短裤”“杨明家粘有荷花塘污泥的木棒”以及“杨明脸上疑似与被害人抓扯形成的伤痕”,不能形成完整的、封闭的、指向杨明作案的证据链。例如,现场勘查时,公安人员发现进入杨明家厕所处有两根木棒交叉放在通道上,在木棒与地面接触处有明显移动痕迹,木棒上粘着荷花塘泥土指印(无纹线)。但再审出庭检察员认为,案发到发现尸体近一个月,木棒移动不能排除其他原因可能性,而木棒上的泥土是否是荷花塘泥土,因未经鉴定,不能据此认定是杨明作案时留下的痕迹。  ——证人证言存在矛盾。检察员指出,原判决的证据主要来自与杨明同居的杨某某的证言,但杨某某前后证言之间、证言与法医尸检报告之间存在矛盾,未得到合理排除,证言存疑。且包括杨某某在内的证人证言均非“亲眼目睹”,证明力较弱。  比如,杨某某证实在杨明家三楼睡觉醒来时,听到一楼卡拉OK厅有音乐声、吵架声,后下到二楼时听到就像老人生病难受的呻吟声,同时听到泼水声。但检察员认为,在有卡拉OK音乐声的情况下,杨某某在三楼能听到吵架声、在二楼听到呻吟声及泼水声,显然与常理不符。  ——案发时间、地点不清。辩护人和出庭检察员均认为,原判仅凭杨某某证言认定卡拉OK厅是案发“第一现场”,但现场勘查笔录、尸检报告及照片、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结论等证据并不能佐证杨明在卡拉OK厅杀害王红。  此外,死者近亲属的证词称,案发当晚王红离家时说是杨明在外面等她,但均未亲眼看到,且其证言只能证明被害人失踪的时间,不能证明王红死亡时间。  据再审判决书,法庭采纳了杨明及其辩护人的主要辩解理由、辩护意见和检察机关的出庭意见。法院再审认为,“综合全案证据,不能得出杨明杀害了王红的结论。”   “杨明故意杀人案”被依法纠正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受访法学界、实务界人士认为,在推行“疑罪从无”审判理念、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等司法实践与改革的过程中,杨明案值得引以为鉴。  业界人士指出,虽然杨明案的侦查、起诉以及原审判决发生在20年前,不排除当时客观因素制约使原本有可能避免的“冤案”一步步“坐实”。但从此案经过来看,一些可能导致“冤案”发生的“关键环节”仍值得反思。  ——侦查取证或存“威胁引诱”。再审出庭检察员指出,关键证人杨某某1995年4月4日被公安机关以故意杀人为由刑事拘留后,公安机关先后对其进行了三次讯问,杨某某均未证实杨明杀人事实,但同月12日,公安机关以赌博为由对杨某某转为收容审查后,杨某某先后五次证实了杨明告知她将王红杀害的犯罪事实,同年5月23日杨某某被解除收容审查予以释放。检察员认为,从杨某某提供证言过程来看,不能排除其被威胁及引诱作证的可能性,杨某某证言合法性存疑。  ——原审起诉或有“把关失严”。1996年,黔东南州检察院首次以故意杀人罪起诉杨明时,曾被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退回补充侦查。但仅隔一个月后,黔东南州检察院便重新向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杨明。杨明的再审辩护律师张磊称,检察院第二次起诉并没有新增证据。  ——原审判决未能“小心求证”。再审判决书指出,该案关键证人杨某某的许多证言,“根据日常经验判断”都难以合乎情理。但原审判决并未对其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存疑或排除。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副院长顾永忠、贵州黔信律师事务所王宗跃律师等认为,此案说明,为最大限度避免冤假错案,应进一步加快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改革,切实施行“疑罪从无”法治理念。(文中王红为化名)  据新华社电编辑:

视频:京津冀治污行动:长安街延长线告别燃煤时代  来源:央视新闻  北京市环保局晒“治污”成果:7个月开7800余万元罚单  中新网北京8月12日电(张尼)记者12日从北京市环保局获悉,今年前7个月,全市环境监察部门共立案处罚环境违法行为1773起,处罚金额高达7828.48万元。  今年以来,北京启动为期一年的环保大检查,并将“大气专项执法周”升级为“联合执法周”,由环保联合城管、公安、质监等多部门,在以大气类污染源为执法重点的基础上,增加对水和固废污染源的检查,继续向社会曝光环境违法行为和典型案件。  北京市环境监察总队12日通报称,截至7月底,全市环境监察部门共立案处罚环境违法行为1773起,处罚金额7828.48万元,同比分别增长21.8%和86.8%。其中,大气环境类立案处罚1000起,处罚金额2401.23万元,分别占总数的56.4%和30.7%;水环境类立案处罚92起,处罚金额3489.79万元,分别占总数的5.2%和44.6%。  全北京市利用新环保法赋予的按日连续处罚、查封扣押、限产停产以及移送行政拘留等新执法手段,查处违法企业94家。其中,包括移送公安机关行政拘留案件2起,按日连续处罚3起,限产停产2起,查封案件87起。此外,查处涉嫌环境污染犯罪案件并移送公安机关1起,查处违法建设项目320起。  此外,通报还称,截至7月底,全市环保系统共受理环境信访和投诉举报事项27451,同比增长10.6%。其中,大气、噪音、水和其他污染分别占74%、18.4%、5.4%和2.2%。截至目前,到期办结23102件,按时办结率100%。  信访和投诉举报事项主要反映餐饮油烟、工业废气、机动车尾气、锅炉尘烟、社会生活噪声等问题;其中,餐饮油烟问题比例占大气类污染投诉第一位,达到34%,工业废气问题比例占大气类污染投诉21%,位列第二。  据悉,上述所有环境信访和投诉举报事宜,市区两级环保部门均及时进行了办理,回访群众办理满意度保持在80%以上。(完)(原标题:北京环保局晒“治污”成果:

□ 本报记者 韩宇  2013年7月,辽宁省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曾经组织研究人员赴日本,面对面采访了8名日本战犯,形成了珍贵的战犯口述实录,记录了这些昔日的战争魔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被改造的过程。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当年赴日的研究人员中唯一一位专家,抚顺改造战犯历史研究会副会长、辽宁省社科院信息研究所所长卢骅,他向记者讲述了采访8名日本战犯的过程,并提供了战犯口述实录内容。   “我和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陈列馆有多年合作,参与了拟定陈列馆解说词、展览大纲等工作。原陈列馆馆长张继承在2013年和我讲,健在的日本战犯只剩下20人左右。”卢骅告诉记者,他多方呼吁,建议进行日本战犯口述资料的整理、研究,最终获得了支持。  卢骅介绍,辽宁省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组织研究人员赴日采访战犯一行6人,他是其中唯一一名专家。按照我国外事相关规定,民间访外团体只能逗留一周时间,但此次要采访的战犯遍布日本多个地区,时间不够用,辽宁省外事办根据特殊情况,特批给了两周时间。2013年7月,他们踏上了飞往日本东京的飞机。  接待卢骅他们的是日本三个民间团体,分别是日本中国友好协会、“中国归还者联络会”(以下简称“中归联”)大阪地方组织、抚顺奇迹继承会。  “‘中归联’在1957年9月24日创建,会员均由日本战犯组成,该会一直致力于反战和平与中日友好事业,成为日本重要社会团体之一。后因会员大多年事已高,在2002年4月20日宣告解散,但‘中归联’大阪地方组织却一直保留下来。”卢骅解释说,“中归联”宣告解散的同时,成立了“抚顺奇迹继承会”,主要由“中归联”会员家属子女以及日本青年等组成,以传承和发扬“中归联”精神。  “这三个民间团体与抚顺战犯管理所以及后来的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陈列馆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卢骅回忆说,“此次采访团队成员之一,原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陈列馆馆长张继承曾在2012年到日本接触过这三个民间团体,所以此次采访是他进行联系、沟通的。飞机抵达东京后,这些日本友人对我们非常友好、热情。”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都是由卢骅发问,出发前他已经做足了功课,准备了采访提纲。卢骅的问题主要涉及三个方面,包括日本战犯亲自实施或亲眼目睹部队上级、同级以及下级的侵华罪行;日本战犯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期间有什么感受;日本战犯对中日友好关系的未来发展有什么看法。  卢骅介绍,他们用两周时间,从东京出发,途经名古屋、大阪、北海道等地,最后再返回东京,一共采访了8名日本战犯。  “采访过程中还是有阻力的。”据卢骅举例称,他们在采访日本战犯须子达也时,他的儿子不想让公众知道父亲是战犯,所以不同意父亲接受采访。  须子达也当时说:“我儿子反对我来,我不管那些,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我有恩,我必须接受采访。”  当卢骅问日本战犯所犯罪行时,均已九旬高龄的战犯们都流下了悔恨、痛苦的泪水。  “这次采访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高度关注,为揭露日本侵华的罪证史、反击日本右翼势力歪曲历史的言行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卢骅评价说,进行抢救性采访十分必要,日本战犯年事已高,只有极少数还健在,他们的口述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在采访中,卢骅还向记者提供了部分日本战犯口述实录内容,从中不难发现他们从魔鬼变成人的历程。  稻叶绩,1923年生,1943年入伍,曾任侵华日军第3旅团步兵第6大队通信队队长。1956年7月被宽释回国。曾任日本“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常任理事。  以下是他的口述:在第6大队本部,那个时候,被要求见习少年兵教育训练,我到现场看到,把中国八路军俘虏从后面绑上,挖出坑,将俘虏在坑前排成排,让刚从日本来的少年兵进行刺杀活人训练。结果经过4年,我第一次明白了不要为了自己被救而反省,不要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而要从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终于从认罪过渡到谢罪,我自己也终于能进行一定程度的谢罪了。说到宽大政策,我的解释是宽大政策给了我们反省的机会。现在,在一些演讲、讲话过程中,对这种犯罪的认识、反省越来越强了。现在我终于明白,宽大政策就是从思想改造到心灵改造,最终到对人进行改造,这就是宽大政策。这是一项伟大的工作。为什么这么说呢?到现在,世界上都是对战犯采取处罚,特别是犯有重罪的就处死刑。但是中国政府对战犯无一人判死刑,而且不只是让认罪,而是通过认罪使其更好地为人类作出贡献,我就是一个例子。  难波靖直,1921年生,曾任日军第39师团步兵第232联队第1大队机枪中队兵长。1945年8月向苏军缴械投降。1950年7月被引渡到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8月第三批被宽释。曾任日本“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山阴支部事务局长。2014年3月因病在日本去世。  以下是他生前的口述:那场战争中,我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爪牙,参加了侵略战争。那时,给中国人民造成了重大伤害。对这个责任,在这里,我作为日本人由衷地道歉。在寺庙(白阳寺)下的山谷里有几个村庄,日军600多人的部队分别攻了进去。在战斗开始时,大队长要求,即使一只猫也不要放过,全都杀死,所有的东西全部抢走。给我们下了命令,按照这个命令,冲进村庄的部队把一百几十个老百姓全都屠杀了。现在两国间的局势很严峻,我非常担心,特别是我在中国获得了新生,想到这些,想到“抚顺之心”,现在日本政府在做什么?对此,我感到强烈愤慨。日本政府一直宣称“不存在领土问题”,实际上日本把自己发动侵略战争的责任全部掩盖了,对日本政府的这种做法,我感到很遗憾。我已经92岁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在我有生之年,我要坚守“抚顺之心”活下去。    大河原孝一,1922年生,曾任日军第59师团第53旅团第44大队步兵炮中队伍长。1945年8月,向苏军缴械投降,被关押在苏联远东地区。1950年7月被引渡到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8月第三批被宽释回国。45岁开始专门从事中日友好工作,历任日本“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全国委员、常任委员、委员长、代表委员等职,1986年当选为日本“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副会长。  以下是他的口述:归国后,我对中国人犯下的滔天罪行,(向中国人)谢罪时,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明确说明了这件事,我的罪孽深重、愚蠢至极,我对人类的认识、对社会的认识是盲目的,做这件事是多么的愚蠢,而且这是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情,我把这作为重点向人们诉说。我认为必须反对战争,对战争进行反省。这场战争是侵略战争,必须明确承认日本是侵略者,不管怎么样,日本是侵略者,必须首先承认。  绘鸠毅,原名石渡毅,1913年生,1941年入伍,曾任日军第59师团第54旅团第111大队机关枪中队下士官、军曹。1945年8月向苏军缴械投降,被送往苏联远东地区,1950年由苏联政府移交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第三批被宽释回国。曾任日本“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常任委员、常任委员长。  以下是他的口述:我想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或个人,对杀死自己父母兄弟或国民的人,不能给予人的待遇。在基督教里有“爱你的敌人”这样的话,但是人类是不能做到的。对这个不能做到的事,中国政府和人民却对日本战犯做到了。总之,优待日本战犯,让他们回国,用一句话来说,这是一个奇迹。一般的人和一般的国家做不到的事,而中国政府和人民做到了,创造了一个奇迹。我想正是因为有这个奇迹,我们这样的侵略战争的尖兵才能转变为为了和平和日中友好进行正义战争的人。  高桥哲郎,1921年生,1944年入伍,曾任日军第59师团第54旅团第109大队步兵炮中队上等兵。1945年8月,向苏军缴械投降。1950年被苏联移交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6月第一批被宽释。曾任日本“中国归还者联络会”事务局长。  以下是他的口述:我的身体像年轻20岁吧,这么健康的身体是中国人民给我的。还有一个就是脑子,思想的问题。现在日本的国民是没有思想的,就是没有对中国侵略的认识。安倍首相也说了没有侵略,这个思想最不好,所以我们“中归联”从1956年到现在对日本国民说出了对中国侵略的事实。通过(抚顺战犯)管理所,作为被害者的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对我们实行的政策,完全是一种新的政策。我深刻理解到了,经过60年后更加理解。所以,我们在管理所时记住了“认罪”这个词,那么认罪是什么呢?从那时到现在,过60年再过70年一直到死,对侵略过中国这个事实,我们不忘记,对这个事实进行深刻认识,我认为这就是认罪。

新华网天津8月23日电(记者刘元旭) 临近开学,家长们对天津港爆炸事故区内学校环境空气是否达标十分关注。记者23日从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化学品仓库爆炸事故现场新闻中心了解到,事故区3公里内7所学校环境空气监测结果均远低于标准。  据了解,22日,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安排专业人员,在天津开发区教育局负责人和部分家长代表陪同下,携带便携色质联用仪、氰化氢快速监测仪,到事故3公里范围开发区的7所学校进行了环境空气监测,监测结果是氰化物未检出或远低于标准,同时对苯系物、VOC(易挥发的有机物质)进行了监测均远低于标准。编辑:

【关于对涉嫌刑事犯罪批准逮捕时的有关情况说明】近日,有网民对我院在批准逮捕王季进涉嫌刑事犯罪时是否向公安机关提出进行司法精神疾病鉴定一事进行询问,要求予以回答。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5-14 02: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