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澳门特警性侵至少9名女学生 电脑存1700人裸照

南都讯 记者蓝辉龙 澳门治安警察局一名特警队员,长期在网上假扮“靓模”骗取未成年女学生裸照,然后再要挟进行性交行为,涉嫌强奸或性侵至少9名女学生,年纪最小的不足14岁,警方在其电脑搜出1700多位10多岁女子的裸照和视频。今天,南都记者从澳门保安司办公室获悉,该特警已被撤职并在路环监狱羁押,刑事审讯结果有待司法裁决。  去年12月底,澳门司法警察局调查发现,治安警察局一名22岁的特警,在网上社交平台开设多个账号,假扮“靓模”(年纪很小的大眼可爱美女模特),以他人裸照假扮自己,在网上传给未成年女学生,诱骗对方互传裸照分享。该特警取得别人裸照后,就以此要挟对方进行性交或提供更多的裸照。  在该涉案特警的电脑中,司警搜出1700多位女子的裸照和视频档案,这些女子的年龄全都只有10多岁。在这些女子中,其中有160多人是澳门居民,至少有9人被强奸或性侵,年龄最小的不足14岁。司警方面表示,由于查获的裸照和视频数量众多,不排除有更多的受害者。  司警经过调查后,将该特警抓捕归案,以强奸、性胁迫、对儿童之性侵犯、奸淫未成年人、与未成年人之重要性欲行为和胁迫等罪名,将其移送检察院处理。  近日,澳门保安司司长办公室公布,该特警已从5月26日起被撤职,目前被覊押于澳门监狱。保安司司长黄少泽表示非常关注该案件,目前案件已进入刑事诉讼阶段,涉案人员所属部门已开立纪律程序跟进,当局将依法进行公正、严谨的调查。黄少泽强调,对任何违法违纪行为绝不容忍,绝不姑息,一旦证实有人违反法律和内部纪律,定必严肃处理。

2013年中秋节,汪冬根和儿子汪金亮爬上江西省万载县县长陈虹老家对面的房子,。不料,拍完视频18天之后,汪冬根和汪金亮被万载县警方带走。  万载县公安局去年6月出具的起诉意见书中指出,汪冬根利用其子汪金亮纠集“两劳”及社会闲散人员组成恶势力团伙,汪金亮和汪冬根均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今年7月17日,汪冬根案一审判决,南都记者看到,公安局抓人时的涉黑罪名和偷拍万载县县长收礼事件都未在判决书里出现。  不过,宜春市袁州区法院认定汪冬根偷拍原万载县卫生局长打麻将、要挟报销医保、夸大伤情骗保险公司赔偿和发生交通事故后叫人打人等行为,构成了敲诈勒索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汪冬根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一万五千元。  汪冬根当庭表示不服判决,将坚持上诉。汪金亮涉黑案正审理中,尚未判决。  汪冬根与汪金亮偷拍县长陈虹收礼一事曾是汪冬根案的焦点,案情曾出现在万载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但袁州区检察院的起诉书里没有这一指控。  警方的起诉意见书里详细披露了拍摄经过:2013年9月17日至20日,汪冬根伙同汪金亮秘密潜入万载县县长陈虹位于奉新县城老家对面的楼房中,持自带的拍摄设备秘密拍摄陈虹在家与人往来的照片数十张,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照片上编辑陈虹收礼受贿的文字。2013年10月8日,汪冬根、汪金亮等被抓捕,2013年11月4日,该照片被上传互联网进行炒作。  汪冬根的家人认为,汪冬根拍了视频后并未拿去敲诈或者威胁,只能算对官员违纪行为的监督,因此检察院没有起诉这一行为。  不过,汪冬根的另一起偷拍事件让他身陷囹圄。  根据袁州区一审判决书显示,2011年汪冬根秘密拍摄到万载县康乐街道党委书记卢某与万载县卫生局局长魏某一起打麻将的视频,并将视频在互联网上传播(经汪冬根处理,在网上传播的视频仅能看清卢某)。2012年7月左右,汪冬根受郭某请托,找到时任万载县卫生局局长魏某,要求魏某违规为龙某办理农医保报销事宜。因慑于汪冬根拍摄上述视频,可能对自身不利,魏某指示卫生局下属单位医保局工作人员违规为龙某报销医药费11187.8元。  根据汪冬根的说法,其偷拍卫生局原局长魏某并非有意为之。  大约四年前,汪冬根因为自建房等问题与万载县康乐街道党委书记卢某结怨。他费尽心机,偷拍到卢某麻将的视频。碰巧的是,魏某与卢某的关系不错,当天正是魏某与卢某等人一起打麻将,魏某不知不觉被拍到了视频中。为了“整掉”卢某,汪冬根随后将卢某打牌的视频放上网络,视频中出现的其他三人则用技术屏蔽。此举影响了卢某的晋升,魏某也因此留下了“把柄”在汪冬根手中。  魏某此前并不认识汪冬根,他的证词显示:“我以前不认识“军长”(汪冬根的绰号),只听说他在万载的名气很大,经常跟踪拍摄领导干部,抓到把柄后相威胁以获取不正当私利。后来“军长”跟踪拍摄到了万载县康乐镇(注:后改为康乐街道)党委书记卢某打麻将的视频,并发到网上,还到处告状,使卢某没能提拔,刚好那段时间我和卢某在一起打过几次麻将。我单位的党委书记王某也跟我说“军长”拍摄到了我打麻将的视频。所以我一直对“军长”心存畏惧,暗自想如果哪天‘军长’找我要什么,我都会尽量满足,免得惹他生气,影响事业前途。”  卫生局党委书记王某是如何知道汪冬根拍到了魏某?判决书里有一份王某的证词,证实王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汪冬根,汪冬根很得意地说,卢某打麻将的视频是他用针孔摄像头放到窗帘上录的。当听说王某在卫生局工作时,汪冬根就说拍到的人里还有魏某。王某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魏某。魏某听后显得很吃惊,并说以后会注意。  魏某与汪冬根真正的交集源于一名两人都不认识的建筑小工。2012上半年,郭某和自己两个兄弟家的厨房拆除重造,请了龙某帮小工,在施工过程中,发生意外导致龙某受伤,因治疗花去了1万多元的医疗费用。由于郭某在村委会工作,知道龙某这种由第三方责任造成的人身损害治疗费是报销不了的,就主动找到汪冬根,请求汪冬根帮忙,看能不能报销医疗费用。郭某证词里的一句话就是:“我知道‘军长’是个能人,能办别人办不了的事情。”汪冬根答应去找时任卫生局局长的魏某问问情况,但并未索要报酬。  魏某的证词里详细回忆了他与汪冬根的“相逢”:“2012年夏天的一天,一个50来岁自称是‘军长”的男子到我办公室找我,说他有个朋友想走农医保保险医药费。我当时也不好说什么,就让‘军长’他们到农医局去问下。我想到他手上有我打麻将的视频,怕他对我不利,无奈之下,打了电话给农医局局长丁某说:“等下有个叫”军长“的人来找你办理农医保的事情,你尽量给他办下。”“我当时是万载县卫生局局长,跟丁某说到这个程度,就是要他办一下。他应该能领会。最后丁某按我的意思办了,如果没有我的电话,‘军长’应该报销不了农医保。”  丁某接到魏某的指示后,就要求具体办事的张某“再去核实一下,并交代张某要办好这事”。  据张某的证词显示,龙某在申请报销时,称自己是拆旧屋的时候摔伤的,但张某去调查后,发现龙家里根本就没有拆旧屋的事情,报销的事件与事实不符,因此没有批准报销。  张某接到丁局长的电话后,领会了领导的意思,就再去龙某家调查,多问了几个邻居,结果别人也不知道她是否有第三者赔偿,张某就没有再去进一步核实,直接批准了龙某的意外伤害医疗报销的事情。  对于法院的有罪认定,汪冬根的辩护律师提出了异议。他否认了汪冬根有敲诈勒索的故意,认为汪冬根只是帮朋友向魏某问一下情况,没有向魏某提过视频的事情,也没有对魏某进行威胁、要挟、恐吓,因此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辩方律师称:“龙某的医疗费报销是因为魏某怕自己政治上受到影响,丁某对上级唯唯诺诺,张某自行揣测迎合领导的意图等原因所致。如果每一个环节的人都一身正气,按照规定办事,怎么可能出现违规报销的情况?”   除了偷拍卫生局原局长之外,汪冬根还被认定诈骗罪和寻衅滋事罪。  据法院认定,2010年7月4日,汪冬根在万载县城被张勇成驾车轧伤左脚,随后到万载县中医院治疗。汪冬根反复纠缠该院放射科医生郭某改变原检查结论,为其出具了“左外踝远端裂纹骨折可能”的检查结论。接着,汪冬根又要求骨伤科医生揭某(另案处理)将其伤情作为骨折夸大治疗。  一个月后,汪冬根对张勇成及其驾驶的车辆投保的太平洋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提起诉讼。为了多获赔偿,汪冬根在伤情已经痊愈的情况下仍长期在万载县中医院挂床住院,同时他还到某公司开具虚假工作证明和误工损失证明,接着又携带万载县中医医院的出院记录等材料到宜春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伤残等级,得出“十级伤残“的鉴定意见。万载县人民法院采信了汪冬根提供的虚假证据,最终判决太平洋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对汪冬根保险赔偿人民币97133.34元。袁州区法院认定汪冬根骗取了误工费、伤残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各项费用共计58385.98元。  汪冬根的第三项罪名是寻衅滋事罪。根据法院认定,2013年1月22日,汪冬根驾驶车辆与骑车的易某相撞,汪冬根纠集来的儿子汪金亮及其手下不顾在场交警的劝阻,殴打易某叫来的亲属朋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汪冬根及其辩护律师也否认了这两个罪名。   此外,汪冬根的家属仍旧在持续不断地向中纪委、江西省纪委申诉,要求调查县长陈虹中秋节收礼事件。  去年,宜春市纪委曾经宣布过收礼事件的调查结果,称事发后,曾派出调查组进行了调查核实。视频里所涉及的8起送礼走访行为,其中1起为当地一镇干部到陈虹父亲家走访,并有送礼行为,中秋节上班第一天,其所送礼品被陈虹退回。纪检监察机关对送礼走访的镇干部进行了诫勉谈话。其余7起均为亲友走访探望陈虹及其父亲。  不过,汪冬根的家属表示,在8起送礼的人里,他们认出了至少有两名送礼者是官员,不可能是调查结果中所说的一名镇干部,因此对宜春市纪委的调查结果表示异议,希望能够重新调查。  采写:南都记者 曹晶晶 编辑:

姓名:罗浪  性别:男  终年:95岁  去世原因:病逝  生前身份:著名音乐艺术家,曾任开国大典军乐队总指挥  新京报讯 7月11日《哀乐》改编者、著名音乐艺术家罗浪先生因医治无效辞世,享年95岁。昨日,罗浪家人证实,7月17日罗浪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2015年7月11日早6点35分,已经超过罗浪平日起床时间35分钟,这位95岁高龄的老人头一次违背了自己严苛的作息规定,并且再也不会醒来。  死亡原因是心肌梗塞,伴随身体多个器官衰竭。女儿罗静对朋友们说,“父亲寿终正寝”。  毛主席、周恩来、邓小平等伟人去世举行葬礼时,都使用了这首曲子,但鲜有人知,这是著名音乐艺术家罗浪的作品。除了改编《哀乐》、指挥开国大典军乐队演奏,罗浪也曾为《解放军进行曲》、《东方红》等经典乐曲改编和配曲。  曾采访过罗浪的媒体人余戈回忆,罗浪曾谈到,《哀乐》源自流传于华北地区的一只唢呐曲。  1945年9月,晋察冀军区拟在张家口东山坡举行纪念抗战胜利大会,同时祭奠抗战死难烈士,罗浪执笔改编唢呐曲,并指挥乐队在祭奠仪式上演奏。  根据音乐著作权使用规定,各殡仪馆使用《哀乐》应支付每次一元的版权费,但罗浪拒收版权费。余戈回忆,罗浪曾正色提到:“《哀乐》是土生土长的民间音乐,谁也不能把名字挂在这样的作品上。我们要做的是从民间发现这样的作品,记谱、编曲和推广。我也用不着收什么音乐使用费。”  1949年10月1日,万众瞩目的开国大典上,一位29岁的福建德化人指挥200名军乐队队员,奏响了《义勇军进行曲》。他就是开国大典军乐队总指挥罗浪。  第一次见到罗浪时,余戈有点诧异:“罗老不太像艺术家,一看就是军人。”他身材不算很高,但浑身充满了不怒自威的气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团长出身,沉默内敛,说话节制而有分寸。  重温:60年后再次指挥仍满身是劲儿  1949年10月1日,29岁的青年罗浪,手举一根顶端系着红缨络的指挥棒,和乐团一起面朝天安门城楼,一上一下,昂扬顿挫。红缨络跟着音乐的节奏飘飞。“身材并不高大,只有一米六几,且极瘦,但腰板挺得特直,一眼望去便是军人气质。”女儿罗静这样描述父亲的形象。  时任华北军区军乐队队长的罗浪担任开国大典军乐队总指挥,典礼前一天,罗浪突然接到通知,开国大典国旗升起时演奏《义勇军进行曲》,取代一直排练的曲目。罗浪赶紧执笔书写管乐曲,并进行适当改编,晚上让所有队员抄写分谱。排练一天,这支军乐队在天安门广场奏起了《义勇军进行曲》。  60年后,2009年国庆阅兵典礼的排练现场,89岁的罗浪,在友人的搀扶下,从轮椅上慢慢坐起。  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音乐总监的于海回忆,他的腿有些不利索,背部仍挺得笔直,音乐一响,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打起手势,满身是劲儿。  当时于海想邀请罗浪来排练现场看看,被罗浪的家人以身体不好婉拒。谁知罗浪听说后,自己打来电话,说一定要来现场看。  “他是我的偶像,也是很多军乐人、管乐人心中的大树。”于海回忆,四十年前,自己初入军乐团时,只敢远远看着这个标杆式的人物,接触后才知道他亲和友善,喜欢与后辈沟通曲子。  “他常跟后辈强调,我们的音乐,一定不能离开民族性的东西,不能太洋化。”于海最后一次见到罗浪,是去年12月,他与朋友为罗老送去“中国管乐杰出贡献奖”的奖牌。  那时的罗浪满头银发,穿着中山装,一聊到管乐,就停不下来。“我们坐在他身边,他开始回忆军乐团的日子和开国大典国歌演奏的时刻。”于海说,罗浪讲到这些事情时,眼睛里好像有光,“我想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一双精光有神的眼睛。”罗静说,如果为父亲画像,一定要有一头刀削一般平整的背头,一个挺直的腰板,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身为开国大典军乐团总指挥。50多年来,罗浪的腰板一直没有弯下去,即使到了90岁高龄,也依然挺拔。同样立着不倒的还有罗浪的头发。发质粗且硬,根根竖直在头顶,不软不塌。罗浪留背头,头发立起两寸自然往后背。  几十年来,罗浪心里有张极其严苛的作息时间表:早6点起床、7点早饭,中午12点午饭,饭后午休,晚10点准时睡觉。  在罗静的记忆里,全家人都要遵守这张时间表,不敢有一丝一毫逾矩。晚上10点父亲准时上床睡觉,一过10点家里不能有一丝亮光,一点声响。子女们因此不敢晚归,怕开门关门的声音吵到父亲。罗浪夫人也要严格按时间做饭,只能提前不能延后。  罗静回忆:“如果晚一分钟开饭爸爸就会大发脾气。”在父亲的影响下,儿女们也逐渐养成了规律的作息习惯。  每晚9点,家里任何人不能进厕所,这是罗浪固定的洗澡时间。罗浪一直爱干净,参加革命时,延安缺水,但罗浪仍想办法下河、或提井水来洗澡。  罗浪同样坚守的还有饮食习惯。一个鸡蛋、一两红酒、睡前酸奶是他的固定食谱。米饭每顿他也只吃2两,一口不多,也一口不少。  罗浪的自强、独立跟少年时的经历有关。13岁罗浪离开在马来西亚生活的家人独自一人回到上海求学。18岁,在母亲被日本人杀害后,他和6个好友一起到延安参加革命。小小年纪,家人远在海外一切事情都要自己做。“我父亲养成独立性格跟他少年时的经历密不可分。”罗静分析。  罗浪一直倔强要强。家里修电梯前,已经92岁高龄的他仍坚持自己上下三楼。“我只要自己能动就不麻烦你们”。一直到今年5月底住院昏迷之前,罗浪也会拿个小板凳自己洗澡,每天早晨起床后花一个小时自己分药。他把药分到小格子里,哪种饭前吃哪种饭后吃,吃几粒,清清楚楚脑子一点儿不糊涂。  去世前一阵,罗静就发现父亲的精神有些委顿,于是提出要送父亲去医院检查,罗浪不想住院,他对自己很自信。  直到家人发现,罗浪不能严格执行自己的食谱了,有时1两饭也吃不完,家人开始担心。  但80多岁的罗浪还仍每天学英语,与国外的儿女发邮件。曾跟他一起去延安的7名战友,5位已经离世。没事儿的时候他会跟家人念叨,“耳朵视力都不好了,朋友都走了,生活没有内容了。”但跟另一名仍健在的战友通话时,又极为乐观,“我们要活到100岁。”  我爸爸去天堂组建军乐团了,祝福他。——罗浪女儿罗静  罗老,请您放心,我们后辈会将管乐作为毕生追求的事业。——罗浪学生于海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相蓉 侯润芳 实习生 刘思维(原标题:《哀乐》作者罗浪去世 一生未收版权费)编辑:

中新网南宁7月17日电 (记者 杨志雄)广西桂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17日下午通报,7月17日上午10时45分许,桂平市石龙镇石龙村一非法生产炮竹窝点发生燃爆事故,致1人死亡。  事发后,桂平市安监、公安、消防、卫计、工商等部门,迅速赶赴现场开展处置工作。  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完)(原标题:广西桂平一非法生产炮竹窝点发生燃爆事故致1死)编辑:

羊城晚报讯 记者陈骁鹏摄影报道:惠州东江底挖出四十四根千年“阴沉木”?羊城晚报记者近日接到接到惠州市民爆料称,在位于惠州东江观音阁江段惠城区江岸边,停放着数十根从江底打捞出来的木头,部分木头乌黑呈碳化状,像是传说中的乌木,价值连城。  记者30日晚上在惠城区公安局报案中心大院看到,约40根从江底挖出来的木头已被公安机关暂扣,并被移送到该地。  30日晚上11时许,羊城晚报记者来到了惠城区公安局报案中心,在该中心大院里面,一辆起吊机和一辆大货柜正在作业,一名警官正在指挥,起吊机将巨大的木头吊起放置在空地上,地面上已经停放有几十块大木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海腥味。记者仔细观察发现,这些木头都只有裸露的躯干,上面已经没有树皮了,用手敲打,感觉木质紧密,部分材质乌黑呈碳化状。现场有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懂行的人看过,其中大概有几根是古木头,可能有上千年的历史。  “这些都是我们从江底挖出来的阴沉木。”记者在中心大门口,见到了木头的打捞者林伟育等人。据了解,林伟育是惠州惠东人,自己有一架铁船,平时靠在江边和海边打捞物品为生计。  他告诉记者,2014年底,观音阁江段附近一名刘姓渔民,在该江面打鱼撒网,经常被江底异物划破网线,就怀疑江底有大量的东西存在。随后该渔民多次联系林伟东等人过来捞东西。  直到今年五月份,林育东与游振芳等人负责出资出人力打捞,刘姓渔民带路,双方约定打捞出物品“七三”分账。  没想到的是,林育东等人潜入江底后,竟摸到底下是大量木头,他们用了约两个月的时间,陆续从水底打捞出四十四根木头。  “捞出的木头长度从10到20米长不等,一般几米长的我们都不要。”林育东告诉记者,据他们测算,全部打捞上来的木头,刚上岸时有五十多吨重,因搁置在岸边被烈日暴晒后,水分蒸发轻了十吨左右。  “每块木头刚从水中吊上来时,江水像水龙头开闸似的哗哗向两边流出。”他说,木头出水后几乎都看不到数皮,只剩下树干,一般水中的树皮在水底至少要十年才腐烂,这说明木头在水下时间很长了。另外,出水的木头还很坚固,并未腐烂,说明材质很好。  打捞到这么一批宝物,他们十分开心,从五月下旬起到处找懂木头的商人来看货,打算卖掉分钱。27日,有几个做家俬的商人,来到了江岸边看货。判定这四十多吨木头主要分为20多吨樟木和30多吨杂木,其中收购价是3000元每吨和1000元每吨,一共出了十多万。  “他们出的价格太低,我们要价20多万,双方没谈拢,商人就走了。”林育东告诉记者,可能是动静太大,有当地人打电话报警。  27日晚上,当地警方开始介入,30日中午,警方派出作业人员,将木头拉走。期间,民警曾一度与林育东等人意见不一致,随后,警方向林育东等人开具“沉木暂扣证明”,林育东等人同意木头暂时被警方保管。  “木头又不是古董和文物,都是我们凭本事找出来的,当然属于我们。”林育东认为。  “对于木头的鉴定还没有结论。”据惠州惠城区芦洲镇政府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对此批古木的鉴定,镇政府已经上报惠城区文广新局。“将由区里专家组织进一步鉴定”。该镇政府人士介绍,“接下来对林先生的补偿,政府肯定会考量到这一块。”  记者向惠城警方求实此事,警方有关负责人表示,27日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目前由惠城公安分局介入调查此事。截止至记者发稿,仍未获得警方对木头的处理情况通告。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1-12 10: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