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起死回生的一年,锤子科技想用更多产品让情怀落地

国内手机圈的发布会分两种,一种是锤子,一种是其他。锤子手机可能算不上全世界最好的手机,但有了罗永浩灵魂附体,锤粉的狂欢会让每次锤子新品发布都留下强烈的存在感。  11 月 7 日晚,这种久违的欢呼声再次出现在了我们眼前,锤子科技在成都大魔方演艺中心发布了锤子首款全面屏手机坚果Pro 2,这也是继坚果、坚果Pro之后,锤子科技旗下坚果系列的第三款手机。  今天发布会的前半部分并没有向之前一样拖堂,后半部分则应了此前外界的传言,主角除了坚果系列手机之外,锤子科技还开拓了一个看似完全陌生的新品类,推出了“畅呼吸”空气净化器。  「Almost」 全面屏手机:坚果Pro 2  从去年下半年小米MIX上市之后,手机厂商便开启了一股集体进军“全面屏”的潮流,前不久苹果也发布了其第一款全面屏手机iPhone X,取消了前置指纹识别实体按键,拥有视角效果相当惊艳的屏占比。  长期以来在工业设计领域相当骄傲的锤子,这次也“跟风”了一次,花了很大的精力重新设计这款号称全面屏手机的坚果Pro 2。坚果Pro2 采用了18: 9 屏幕比例,屏幕尺寸 5.99 英寸,屏占比高达 81.9%,提供几乎完美的视野。  坚果Pro2 坚持了“少就是多”的极简主义风格,隐藏了听筒、光线传感器、距离传感器等,全面屏正脸看上去足够简洁,正面既没有夏普美人尖AQUOS S2 看似突兀的异性屏幕“大眼睛”,也没有iPhone X上标志性的“额头”设计。  在介绍到全面屏的环节,罗永浩认为目前市面上的厂商还不算是真正的全面屏,大家在进行产品宣传时普遍有噱头的成分,于是便为坚果Pro2 的全面屏加了个「Almost」 的标签,还顺便放了几张海报调侃友商。  他在发布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向记者介绍道,目前行业中有两款手机的屏占比参数超越了坚果Pro 2,一个是努比亚的Z17S,另外一个就是三星的S8,坚果Pro2 屏占比参数则超越了大部分手机厂商。  全面屏带来的另外一个设计上必须要做出妥协的地方就是指纹解锁,虽然坚果Pro2 也没例外地将其指纹解锁从前置改为了后置,但这款手机首次实现了将指纹识别和机身logo合二为一的设计,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坚果Pro2 在保留背部指纹识别的同时,新增了在体验上类似iPhone X的人脸识别解锁方式,采用Face++AI解锁算法,可识别用户面部的 1024 个特征维度,并进行高精度智能匹配,亮屏后只需要看一眼手机就能快速解锁,钛媒体记者实测后发现,尽管没有配备苹果的3D摄像头,但坚果Pro2 的这套方案精准度也是很高的。  配置方面,自从去年锤子M1/M1L推出后就逐渐改善了这项传统弱势,坚果Pro2 内置14nm工艺制程高通骁龙 660 八核处理器,搭载最高6GB运存,最高 256GB 机身存储,除了处理器相对骁龙 835 略逊一筹,其他基本都是旗舰手机的标准。  “畅呼吸”空气净化器:“唰的一下就干净了”  另一款备受关注的产品就是前面提到的空气净化器,罗永浩及团队给这个新成立的品牌起了一个非常简洁的名称:畅呼吸,英文名称José Tronco,取自“畅快、呼吸”两个词的谐音。口号则更加直白——“唰的一下就干净了”。  与智能手机重点强调工业设计不同,罗永浩在发布会上首先亮出了“畅呼吸”空气净化器的几个卖点和具体参数,其中包括800+m³/h的净化率(CADR值)、售价为 3499 元、精准探测、智能化控制等几个方面。  为了验证自家“畅呼吸”空气净化器的工作效率,罗永浩及团队还专门找了另外四家业内在综合水平上排名靠前的同类产品作为对比,录制了一个“活人实验”检验PM2. 5 净化效果,以此来显示自家产品的品质。  作为一名空气净化器领域不折不扣的新兵,罗永浩为何要进军空气净化器这个领域着实耐人寻味,毕竟在产品逻辑上它和目前的智能手机几乎没有什么相关性。  在接受采访时,抛开所谓的情怀,罗永浩给出了两个非常具体的理由:首先是空气净化器市场目前没有领导品牌;其次是该品类有价格利润空间,这个空间会比智能手机大的多。  谈及未来的产品规划,罗永浩表示,“畅呼吸会做一系列和健康相关的,包括新风机,新风机行业现在是挺糟糕的。另外我们发现To B的领域也大有可为。空气净化器和新风系统方面有很多可以做的,畅呼吸会把这些产品线做全。”  今年的关键词:起死回生  锤子科技这场发布会传递了两个明显的信息。一是坚果系列的销量达到了一定规模,用罗永浩的话说在众多玩家中“这次算是上了牌桌”;另外一件对锤子科技非常重要的事情则是落户成都。  据锤子科技的一位投资人称,去年的锤子科技最困难的时候,罗永浩曾一度无法给员工发出工资来,直到今年坚果Pro第一代销量突破了 100 万,成为了国产机型中1500- 1999 元档位的“爆款”,罗永浩以及锤子科技团队终于才挺了过来。  被问及如何形容锤子科技的 2017 年的发展时,罗永浩给出了“起死回生”这个生动贴切的关键词,从一个严重亏损的企业到如今落地四川成都,让人欣慰的是锤子科技正在朝着一个健康且可持续的轨道上发展。  今天这场发布会也是锤子科技引入成都市政府投资之后,第一次对外发布新品,此次亮相的空气净化器产品,是由锤子一家全资子公司畅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完成研发,其团队成员基本都是后期组建而成。  “在落户成都之前,曾经接触了 11 个招商引资的城市,最终选择成都是因为比较门当户对,接下来关联企业也会逐渐来这里落户,以此在短期内形成出乎意料的格局,形成相对完整的布局”,罗永浩对落户成都这个决定有着充分的思考。  智能手机属于红海领域,手机行业利润微薄也不是秘密。罗永浩也坦言,坚果 Pro一代的时候, 1499 元的机型赚 7 块多,到 2299 元的机型才有 200 元以上的利润, 2299 元的机型总共卖了1/ 3 左右。  虽然空气净化器的精度和工艺完全无法和智能手机相比,但从商业的角度考虑其利润很客观,锤子科技此举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通过它来获取足够的现金流,赚到钱后锤子科技希望做一个基金来投资这些智能硬件企业,形成良性生态循环。  除了空气净化器,目前锤子科技也表示会做智能音箱的项目,对于现有的手机高中低档三个产品线则会很稳定地按照合理的销售周期,合理地把产品迭代出来,罗永浩透露,“明年差不多有 4 场左右的发布会”。  “坦率地讲,任何地方政府把我们引进来都是一个香饽饽,而且是快熟的,会蒸的人一看就知道快熟,只有没煮过饭的在想到底能不能熟”,罗永浩表示。        本文链接:

摘要 : 质量难以保证也在意料之中。希望此事能使得京东能够认真反思并调整自己的扩张节奏,如此京东或许还会有希望。  本文百度百家首发  刘强东自认为京东模式是可以彻底告别假货的,诚然大多数由厂家直接供货的商品中京东自营品质是相对安全的。但对于一些无稳定供货渠道产品,京东自营的产品就要打折扣了。原因其实很简单,厂家并无授权京东在平台销售但京东为增加其商品品类通过自有渠道得到的产品,其品质往往处于失控状态。  当前京东正在紧锣密鼓举办“母婴节”,多种母婴用品在五天时间以折扣形式悉数登场。但最为蹊跷在于,国内消费者最为认可的日本花王纸尿裤却未以已有的自营店形式出现,而是以“保税区产品”形式进行促销。于此同时今年春节前后,碍于日本群众压力,花王集团在日本商超实行限购政策,凭母子手册(相当于国内出生证明)购买,但每月限购八包。  铁哥打开京东自营店,在政策出台之后投诉商品为假货的比例明显上升,而再看京东自营(注意是自营)某款花王差评比例高达2%,貌似京东自营也不那么安全了。  国内电商平台的花王纸尿裤主要来自两个渠道,其一为官方授权旗舰店形式入驻,也是最安全可靠的;另外一种是在日本专柜散买批发至国内,也是多数网店惯用手段,京东自营花王简介为整专柜采购,则说明花王本身是无授权给京东的,京东也是通过境外采购形式将花王纸尿裤贩至国内。  京东花王的差评之多几乎超过所有自营品牌,用户对产品真假指责最为激烈,对此京东官方解释要么是产品批次不同,要么是用户使用习惯问题,这显然是无法让常年使用花王的用户满意的。  铁哥认为对于如花王这类对于产品质量要求尤其高的产品,京东自营理应公布其货源渠道以及是否官方授权等重要信息的,这对于自身品牌以及消费者的信心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而京东对此一直采取鸵鸟策略,除了加大产品品质的疑虑之外再无别的意义。  这对于始终坚信自营模式可以完全杜绝假货的刘强东无疑是个沉重打击。其实无论自营也好,商家入驻也罢,如果品牌方无法参与销售,其假货的概率是极大的。而京东花王的涉嫌售假事件中,产品的货源不透明、品牌官方无授权,只是凭采购人员与日本的批发商进行进货沟通,想杜绝假货绝非易事,换句话说,在商品渠道失控状态下,京东自营想完全无假货是不现实的。  而京东明知可能涉嫌假货却还要上货,并非是为国内妈妈们考虑,主要还是经济方面考虑。京东这两年在努力去3C化,着力打造全品类综合电商平台,母婴用品对于提高商品丰富度以及增强用户粘性方面具有极大优势,这也是京东敢于冒险上货的重要原因。  基本以上原因,京东如果想获得更多母婴用户支持就必须在产品尤其是海外优质产品方面下大力气,于是,在未获得品牌支持前提下只能通过野路子去搞定产品,或许京东本意并未有“售假”动机,但在信息不对称前提下,售假又是在所难免的。  除纸尿裤之外,一些重品牌授权的品类也是当今电商售假的重灾区,如进口化妆品。当前各大化妆品牌主要售卖渠道重点还是侧重专柜,部分化妆品也在尝试以旗舰店形式进行电商化,实现品牌与渠道的完全可控。而打开京东以及其他电商平台,各大品牌化妆品都可找到,铁哥打开京东几款商品评论,质疑产品为假货的评论比比皆是。这对于自称坚决无假货的京东自营模式无疑是个极大的讽刺。  因此铁哥在此呼吁政府有关部门应该注意此种现象了,对于无透明进货渠道却以自营形式混淆消费者视听的平台要进行严密监控。自营店涉嫌售假的可怕在于完全利用了消费者的信任感,此风完全不可长。同时也希望各大品牌也能够主动公布与国内电商平台的合作方式,并主动或配合有关部门进行品牌打假,还国内消费者一个安全的购物环境。  对于京东自营涉嫌售假铁哥是很痛心的,但根本原因还是京东这几年的去3C化运动走的有点急,使得并无与品牌方建立充分信任关系,又要丰富商品品类前提下,不得已以八仙过海方式去搞定商品货源。质量难以保证也在意料之中。希望此事能使得京东能够认真反思并调整自己的扩张节奏,如此京东或许还会有希望。  最后还是以《让子弹飞》台词提醒京东及刘强东:走得太快容易扯着蛋。本文链接:

本文链接:

在搜狗搜索移动3.0版本发布会上,搜狗CEO王小川正式发布了新功能“微信头条”,和“今日头条”一样同样的主打个性化智能推荐。而张朝阳则特意在《搜狐起诉今日头条侵权 索赔1100万元》这条微博下面点了个赞。   今日头条经历了3年的数据沉淀,积累了足够多的用户数据,在独立新闻聚合类产品里今日头条是当之无愧的的“一哥”。而稍晚诞生的一点资讯虽然也在高速增长,但无论数据量还是用户基数都很难再和今日头条相抗衡。   不过刚刚发布的微信头条可谓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妈叫搜狗奶叫腾讯,姥爷叫搜狐。作为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产品,不仅有搜狗长达10年收集的海量数据,更有百万级微信公众号沉淀的内容,可以说两者从数据量上基本已经处于同一起跑线。作为主打个性化推荐的今日头条终于迎来了一个重量级对手。   下面笔者将从五个方面剖析两者之间的优劣势。   个性化推荐是两者都主推的特色,但搜狗在技术准备上和今日头条相比还存在一定不足。   或许是基于大策略的考量,搜狗“微信头条”目前只支持微信账号登陆,有悖于当下多渠道宽松注册的用户体验原则,不过奇怪的是,微信登陆后公众账号信息并没有同步过来。而微信方面也并没有单独开放更多的数据接口,这让人颇为费解。如果微信能够开放数据给搜狗,分析出用户以往朋友圈文章类型,并基于此进行个性化推荐,那么追赶今日头条只是时间问题。不过目前搜狗和微信并没有这么做,我倒是不相信搜狗想不到这一点,只能说搜狗目前只是试验阶段,准备不足。   反观今日头条,可以支持微博、微信、QQ、人人网、开心网等多个社交平台登录,并且利用各第三方API所能搜集到的账户信息相对更加全面。而笔者根据一位近头条人士获得了今日头条总共有八大推荐方式:   √ 相似文章主题相似性的推荐:通过获取与用户阅读过文章的相似文章来进行推荐。   √ 基于相同城市的新闻:对于拥有相同地理信息的用户,会推荐与之相匹配的城市的热门文章。   √ 基于文章关键词的推荐:对于每篇文章,提取关键词,作为描述文章内容的一种特征。然后与用户动作历史的文章关键词进行匹配推荐。   √ 基于站内热门文章的普适性推荐:根据站内用户阅读习惯,找出热门文章,对所有没有阅读过该文章的用户进行推荐。   √ 基于社交好友关系的阅读习惯推荐:根据用户的站外好友,获取站外好友转发评论或发表过的文章进行推荐。   √ 基于用户长期兴趣关键词的推荐:通过比较用户短期和长期的阅读兴趣主题和关键词进行推荐。   √ 基于相似用户阅读习惯的列表推荐:计算一定时期内的用户动作相似性,进行阅读内容的交叉性推荐。   √ 基于站点分布来源的内容推荐:通过用户阅读的文章来源分布为用户计算出20个用户喜欢的新闻来源进行推荐。   不过看到这么多的推荐方式别着急膜拜,要注意今日头条的个性化推荐并非完全基于大数据,热门信息、社交关系、地理信息、等推荐规则并非难事,而搜狗在短时间内把规则写好套上完全不是问题。如果搜狗想,那微信头条和今日头条在内容推荐上的差距短时间内会大大缩小。要知道绝大多数用户是很难感知出一个80分的产品和70分产品之间的差距。   √ 今日头条主打机器人   今日头条主打个性化推荐,创始人张一鸣也是技术出身,其对内容的重视程度远比想象中要低。“机器智商未必高于见多识广的人,主要是人的记忆力有限,处理的数据量有限,而机器不知疲倦,每时每刻都可以输入海量数据。”在多个场合,张一鸣都发表了类似观点。不过具体实操的时候,今日头条对内容精细化运作方面却表现出了明显不一样的方向。   在最新版本的今日头条,新增了不少关于内容运营方面的细节,例如开始模仿“一点资讯”的关键词订阅、开始模仿“搜狐新闻客户端”的媒体账号订阅等等,都说明单纯的依靠机器和技术目前还是无法实现今日头条的精准个性化推荐。笔者私下采访了一位今日头条媒体平台的运营人员了解到,现在头条号内容的推荐数和阅读数比值大约为20:1,距离精准还有好长路要走。   √ 微信头条筛人工选号   微信头条方面则添加了明显的兴趣标签,如段子手、私房菜、点赞党…….这些tag可以让用户迅速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此外微信头条上的内容,当下并没有把数百万的微信公众号内容全部搬运到这个平台上,绝大多数内容都是经过筛选后优质账号发布的内容。细心观察可以发现,微信头条的内容阅读数都比较高,这意味着这些内容都是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受到广泛欢迎的优质内容,经过了第二重过滤。在质的选择上,目前搜狗还很有优势,但未来开放收录各种公众号后,内容能否依旧保持水准将会是一个大问题。   这里还需要注意,今日头条主打的个性化推荐,使得这些内容都有被阅读到的可能性。而与微信头条不同的是,今日头条平台的内容是越受欢迎就会被推荐给越多的人,内容是否被推荐完全取决于初始推荐的那群用户。而整个平台的平均用户质量相比精英人群差距很大,于是内容的定位完全被小白用户所决定,优质的内容很难得到有效的推荐,整个平台上充斥着标题党。而这些内容目前又很难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处理。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问题是,社会性新闻的运营角度。今日头条的文章是以时间流顺序展现,你很难对历史内容进行有效的追溯。而搜狗的微信头条却并非以时间流顺序排列,这可以很好的对历史内容梳理整合,尤其是形成可读性更强的专题。所以从一开始双方在内容质量上就存在了巨大的差距。   √ 今日头条风险依旧   在去年6月,今日头条经历了版权风波,这场风波背后处处都离不开搜狐的影子。双方从那时起就一定程度展开了明争暗斗。今日头条当时的内容转码行为是否存在侵权,仍然存在很大的质疑。不过眼下从内容版权角度,今日头条仍然有很大风险性。   前不久,不少微信群里面都展开了一场对今日头条盗取百家内容的批判,很多作者的文章在未经允许转载的情况下,纷纷被抓取到了今日头条平台上。百度百家作者的内容被驱动之家、砍柴网等多家媒体转载洗稿,然后由于这些媒体和今日头条存在版权合作协议,所以这些内容可以在今日头条上被肆无忌惮的传播。根据今日头条版权风波之后的宣传,眼下的头条所有收录放出的内容均属于内容合作方提供。表面上看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但仔细一看这很明显仍然属于侵权。其实今日头条也明白这种风险,所以极力推出头条号,寄希望内容生产者能够入驻平台后,解决这种风险。   √ 微信头条版权无忧   对比微信头条,背靠搜狐和腾讯两大门户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内容上的版权风险其实已经被彻底解决。再加上,寄生于搜狗移动搜索,微信头条并没有对内容进行转码,而是直接进行导流。微信头条在版权上的优势,或许未来将成为制衡今日头条的杀手锏。   今日头条和微信头条哪个平台更加开放?在笔者看来,目前微信头条还是更具优势。   前面说到,微信头条主动给微信公众号进行导流,帮助内容生产这扩大自身影响力。而今日头条平台对自媒体内容都是进行转码,只有极个别的媒体网站才进行导流合作(笔者统计了大概300家主流媒体,只有不到10家是导流合作)。从开放性角度,眼下今日头条还处于落后阶段,错失了一个最佳发展良机。   其实对基于移动端的媒体平台来说,流量是否属于自身已经完全不重要,你只需要用户都留存在这个平台,不跳转出去就可以了。移动互联网的App基本上相当于PC时代的浏览器,用户所有的行为都发生在平台内部。导流最大的作用是不仅可以帮助内容生产者成长,还可以借助内容生产者从外部吸引更多的流量,形成一种共赢共生的局面。   眼下的今日头条,现在来看由于没有完全开放已经陷入流量增长瓶颈中,从其推出一系列独立App,今日头彩、今日特卖、内涵社区等产品就可以窥探一二。疯狂开发系列产品,并寄希望于通过其他APP拉升整体DAU增长。但对今日头条来说,或许彻底开放才是真正的取胜之道。   张一鸣在接受采访时认为,今日头条不是狭义的新闻,而是广义上的信息,是基于推荐引擎的搜索。而微信头条寄生于搜狗,明显也和搜索息息相关。   很显然,在当下的技术条件,完全通过主动推荐而取代传统被动搜索是不可能的。不过就笔者本身而言,自从用了今日头条后,确实减少了主动键入关键词搜索的次数,但是减少的这部分搜索次数,并非今日头条能预先感知我想要精准查看的新闻,而是今日头条主动安排大量的推荐新闻流堆砌在我的手机屏幕里,在我不断的下拉信息流的时候,我关注的大行业新闻就被“刷”了出来,经过点击进去后久而久之今日头条则知道了我的习惯,内容推荐也相对更加精准。但问题是,这样一来今日头条是否涉及对用户隐私的一种侵犯。笔者前段时间装修,选了几个家装文章点进去。这下可好,直到现在信息流里满眼都是装修经验分享类的文章。   而搜狗则打了个组合拳,微信头条目前并没有针对用户对文章点击进行智能推荐。但其直接集成了搜索引擎下的搜狗,让你平时泛泛看新闻时选择微信头条,而当用户有了具体关键词要搜索文章时,搜狗搜索又派上了用场。   在今日头条的更新历史版本记录中,于2013年8月22日上线的今日头条2.8版本其实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从这个版本开始,今日头条强化好友的社交关系链的同时,并开始去微博化。而在2014年7月28日更新的3.5.1版本好友动态则进一步升级,彻底吹响了今日头条进军移动社交的号角。不过作为一个纯粹的资讯平台,过多琐碎的信息干扰着用户在文章评论区之外展开交流,今日头条的社交化尝试仍然尚处于初步阶段,但这仍然给内容推荐有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   而微信头条的内容都是来自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的八成阅读都来自朋友圈分享,很大程度反映的是大多数网民的朋友圈阅读习惯。这种推荐策略很明显又完全忽略了微信公众号背后人的因素。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定程度上不看好微信头条的关键所在。如果单纯的做一个信息阅读器,其实微信完全就已经足够了,我们完全不需要在微信之外开辟一个新的入口。   和今日头条相比,微信头条目前更倾向人工筛选,很多优质内容内容目前无法得到传播分发,当下而言头条的机器推荐具备更大优势。但今日头条由于需要完成数据积累的同时,也抓取了大量垃圾内容,迅速增长的头条号使得今日头条内容数量爆发增长的同时,内容质量却出现了严重的下降。   机器永远没办法读懂人的思想,新的媒体平台只能有效的解决信息传播的问题,而海量的信息决定了传统的编辑推荐制度的落伍。不管微信头条还是今日头条,其实下一步重点关注的对象应该都会是人。以人为枢纽,对内容形成再整理加工,从“人人都是自媒体”变成“人人都是编辑”。像王小川阅读收藏了哪些文章,周鸿祎关注了哪些微信公众号,张朝阳在哪几篇文章下面点了赞,这种基于人的推荐将会是下一个战场。本文链接:

互联网给世界所带来的颠覆不仅存在于技术的进步,更多的在于它在用一个看似无形的扭曲力场,不断的刷新和改变着世界原本的一些运营规则。  最近,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在转载一篇名为《微博段子手的权力游戏》的文章,将原本以隐秘身份所存在的微博段子手们进行了一轮“集体性”曝光。如果回看整个文章,会发现其实文章对这些段子手们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敌意,相反,对于微博要求的广告分成、段子广告植入耗费精力予以了很大的同情。但是,就是这样一篇“宣传性”的文章,却成为了这些成名段子手们最可怕的“噩梦”。  这些微博段子手们成功的打破了“公司渴望被媒体主动报道”这一世界大多数情况下通行的法则。是不是感到不可思议?但他们确实在害怕,在恐惧,就像是一个意外发现宝藏的流浪汉那样,致富后的安静祥和被瞬间打破,带着满满的戒备和不安面对忽然闯入自己生活的人群。  虽然在任何一个国家,掌握话语权的网络“意见领袖”都在政府允许和被接纳的范围内,但很少有哪个国家乐于见到这些意见领袖“抱团”存在,更不用提进行公司化运作。原因无他,当这些单个的意见领袖形成一个组织,那么其在舆论上的价值观一旦出现任何扭曲,足以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国家绝对不想有这样一个足以威胁到国家舆论的网络版的“新闻联播”存在。  在那篇文章中,将目前微博段子手的势力范围进行了非常详尽的介绍,“三年前,白洱是一名普通的广告从业人员,售楼先生正在售楼,铜雀叔叔还是一名大学生。现在,他们是三家段子手文化公司的老板,旗下签约了中国90%的职业段子手,粉丝累计超过三亿人。”不错,你完全可以认为他们能够控制大部分的舆论方向。  当然,你可以说他们同样活在国家和微博的监管之下,但是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就先不论其瞬间爆发力能够有多强,也不说这种监管力度能否完全屏蔽,单就从实施上来看,似乎这种无时无刻的防备也总是不会那么的物有所值。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面对一个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弓箭,最好的处理办法应该是在它发射以前折断弓,而并非随时带着一面盾牌。  段子手之于新浪微博,就像是可乐中的碳酸,没有它只是一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糖水,但太多会撑破包装成为不可控制的存在。从心里上来说,微博绝对不会喜欢这些段子手,因为他们拿走了微博认为原本属于自己的企业广告费。尤其是在阿里入股以前,新浪微博为了汲汲寻找盈利模式煞费苦心,而在同时这些微博段子手们却可以日进斗金。无论如何,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自己开的场子,你来跳舞,绝对无法接受。  如果从运营规则上来说,微博没有任何一条理由去向这些段子手们收取任何费用。一个开放的平台,任何类型的用户本就应该一视同仁,只要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微博无权去干涉这些段子手们依靠创意去赚取广告费用。因为并没有任何规定去说,如果在新浪微博上发推广性质的广告,微博要收取30%的广告分成。  但是,即便是这样,面对微博,段子手们明显没有那么的强势。一方面,大多数段子手们在初期都接受过新浪微博的“恩惠”——或主动推荐粉丝关注,或者推热门话题,这种理不清的关系让段子手们在情面上难以去跟新浪微博撕破脸;另一方面,那些段子手们都明白,不交份子钱的后果绝对是非常可怕的,微博实在有太多的方法去“整治”他们,并且让他们叫不出苦来,本就游走在这种情况的边缘,实在没有为了争一时义气而砸破饭碗的必要。  如果说在这篇报道出来之前,段子手们还可以通过一些方式跟微博之间达成微妙的平衡,那么现在,微博有了足够的理由去要那些分成。甚至从微博的心态上来说,这种光明正大的做“冤大头”,是可忍孰不可忍!  去年写过一个关于职业Dotar的文章,瞬间被文章中所提到的那些大神们骂惨,事后回想,原本我的那些善意和崇拜,其实并没能给他们带去任何的个人增益,相反,我去报道他们做淘宝店、职业解说等赚钱的事情,却让他们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愤怒——他们清楚的知道,很多粉丝之所以支持他喜欢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认为跟他能够相互理解,属于同一类人,而当他们知道,他们所喜欢的那个人,不但不跟他们一样,反而靠这些粉丝发家支付,并且很能赚钱,粉丝们会怎么想。  同样的道理,对于那些微博段子手们来说,他们不想让粉丝知道他们能够赚钱,因为他们不是王思聪,他们跟粉丝之间情感的维系,还要依靠这种微博交流,让他们之间能够引发共鸣,“他写的这个就是为我而做”、“我们是同一类人”……而现在,当粉丝知道他们能赚钱,而且不少赚的情况下,这种距离感会瞬间拉大,粉丝们能否继续保持初心,维持一如既往的支持,恐怕连这些段子手们自己都不相信吧。  再加上广告原本就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尤其是在中国,由于虚假、诈骗等太多负面词汇加在广告身上,大多数人对广告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在这篇文章曝光之后,他们一定会担心,再有一条微博发出来,下面的粉丝会不会排队评论,“广告狗”——由于这种既有印象,造成更极端的后果是,即便不是一条广告,会不会也会成为粉丝臆想是不是广告的话题。  不客气地说,对于这些微博段子手们,报道即负面,真相即负面,所以他们不希望被报道,他们不愿意现在平静而安稳的生活被这些媒体的报道所打破。面对报道,他们会认为,一切都已经不再控制之中,一切都将面临着末日。  比恐惧更可怕的是愤怒,当这些微博段子手们在压抑和恐惧中苦苦挣扎的时候,硬币的另一面,微信上的那些大号却正干的热火朝天,丝毫没有受到这些负面情绪的蔓延——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其实是在干同样的事情。  阑夕在朋友圈发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微博,“微博的段子手们一旦被曝光收入情况,,一个个的紧张的跟丢了魂似得,恨不得去把刊载杂志全部回收烧掉。微信组织一堂公开课,那些微信帐号挤破头要去分享挣钱经验……”  这一点确实值得微博段子手们愤怒,一样的东西,一样的性质,凭什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境遇。实际上,就像是蜜糖于砒霜,巧克力于人和于狗,不同的平台中,就注定着会有不同的生存法则。  第一,微博无论是用户量,还是目前发展势头,与微信相比相差的都不只是一个量级。虽然微博一次又一次的用活跃用户数来证明自己还是最有影响力的平台,但确实……就像是吵架后的情侣在发生肉体关系后经常会变得融洽那样,肉体永远是最忠诚的,我们现在多久才会打开微博一次?微博成为过去时的状态,本身就意味着会有各种各样的并发症产生,段子手的恐惧谁又能说,这不是其中的一个?而相对年轻的微信,借着微博已经培养出的这种段子手盈利理念,可以使用户有着非常大的包容性;  第二,微信对于生态的架构与微博并不一样,微博是一个媒体属性极强的社交平台,这就注定了它需要在政策和用户宣泄之间寻找平衡点,也就是说,需要有更多干预去维持整个生态的秩序;而微信是一个提倡“去中心化”的生态,没有类似于热门话题榜这种官方干预极强的东西,所有的用户,包括微信公众号在内,都是自由发展,所以微信很少去限制或者干扰微信号的运营——只要在法律红线的范围内,更何况,微信本就鼓励赚钱,希望打造属于自己生态下赚钱的案例;  第三,微信公众号并没有形成类似于微博那样的组织,虽然有各种什么“自媒体联盟”,但从实施管理上来看,这些联盟对于其旗下帐号,并没有绝对的控制权,换句话说,其存在的概念多于实际意义,这些联盟很少能去控制微信公众号的话题,更多像是一个公众号的“媒婆”,相互关注,相互背书,相互拉粉。其实,微信公众号的核心传播在于用户在朋友圈的转发,而并非是原本粉丝的关注,在这样一个内容“整理者”的保护下,非常注重私密社交空间的微信很难让这些帐号有“一波流”的传播效果。  往往一些看起来相似的东西,一些微小的差别通常能够决定完全不同的命运。好在对那些微博段子手们来说,这些现在的害怕、恐惧和愤怒,终究只是现在的事情,就像所有人都无法预知自己真正面对死亡的那一刻会是什么心情,毕竟他们现在除了“害怕”之外,还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过之前的日子。  一如奥雷柳斯说过的那样,“如果你对周转的任何事物感到不舒服,那是你的感受所造成的,并非事物本身如此。”可能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比想象中美好!本文链接:

分类:职场

时间:2016-01-14 03:2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