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少女学园》收官2016直播综艺,火猫开启直播娱乐小时代

2016年被誉为网络综艺的井喷之年,各大视频网站携专业制作团队,纷纷推出多达几十档的网络综艺节目,加入激烈竞争的大军里。如优酷播出的《火星情报局》、《小哥喂喂喂》,腾讯的《拜托了衣橱》、《约吧!大明星》,爱奇艺的《奇葩说》、《大牌对王牌》等。这些节目几乎无一例外,都拥有幕后专业制作团队、强大的明星阵容、高额制作经费和广告收入、及声势浩大的宣传,为各家视频网站带来收获数以亿计的点击量。大体量、大制作、大明星已然成为2016年网络综艺节目的“标配”。根据各大平台统计的数据来看,播放量前20位的节目占有80%的流量,足以说明在网络综艺的品质方面还存在很大缺口,跟风扎堆现象严重,风格大同小异,品质良莠不齐,优质内容的选择性依然太少与此同时,在看到这一市场的强大魅力和内容缺口后,一贯以秀场直播,游戏赛事直播为核心内容的直播平台,也悄然奋起直追,陆续推出了如《HELLO!女神》、《花漾大爬梯》、《饭局的诱惑》等以“直播”为看点的网络综艺。其中,一档名为《少女学园》的直播网络综艺引起了笔者的注意。不同于多数直播网综的固有模式,《少女学园》不依靠“大体量、大制作、大明星”,却收获电视综艺圈内高度评价,和无数网络口碑。这样一部“小体量”直播网综究竟有何魅力?大数据解读,《少女学园》如何引起观看热潮《少女学园》是火猫直播联合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制作团队联合出品的一档美少女互动养成直播综艺节目。截至收官,优酷累计观看量超过2500万,高峰期同时在线观看直播人数高达150万,收礼总额超过100万。这张出色的成绩单,为火猫直播在2016年的泛娱乐网综布局做了个完美的收尾。嘉宾、选手和剧组合影《少女学园》于11月11日上线首日便收获了同时在线观看人数破百万,网络话题讨论居高不下的优异成绩。作为首期嘉宾的曹云金出场后,更是引得网友热情高涨,直播间弹幕几度爆炸。制作团队根据曹云金的特点,做了精心的剧本设定,使嘉宾与选手之间的互动连连,在长达3小时的直播期间内节奏紧凑。从直播间弹幕内容来看,网友对这样的形式安排满意度颇高。曹云金做客《少女学园》《少女学园》直播时满屏弹幕首获业内青睐,《少女学园》完美征服传统电视人不同于2016的其他纯直播平台直播综艺,火猫直播《少女学园》一开始便以专业的团队和认真的准备为节目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与其说这是直播平台对于自身泛娱乐内容的尝试性延伸,不如说这是新型直播产业对于传统电视媒体产业的一次优秀学习和成功结合。《少女学园》从内容上完全依照电视直播标准,每一个细节都采用电视工业化的专业把控。从而在内容成色上无限与精良电视直播看齐。而坚持口碑不走庸俗路线的新型“美女综艺”,更是使火猫直播《少女学园》成为同质类直播综艺中最大的内容亮点。《少女学园》不仅在受众角度使广大网友们眼前一亮,更重要的是这样认真专业的制作态度在传统电视业内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资深影评人言小夫在他的自媒体频道发表了对《少女学园》的见解指出,不同以往的网综播出模式,《少女学园》是积极拥抱新媒体直播方式,结合直播形式的风险性和互动性为网综带来新鲜刺激基因。节目充分展现直播的互动性,让宅男在看节目的同时不但可以随性舔屏,更可以积极的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可以左右某一位美少女的去留。随着节目直播的深入与广泛传播,《少女学园》作为新兴的直播综艺代表引发了普遍关注,原湖南卫视天天向上导演组组长、《出彩中国人》导演徐晓栋更是亲临现场探班,对于节目不吝赞美之词,直言这是直播平台娱乐产品新样态的一次成功尝试。同样,现象级电视综艺《奔跑吧兄弟》1-3季总制片人岑俊义也热情助阵,表达了自己对于《少女学园》这档的纯直播综艺的肯定。徐晓栋探班《少女学园》,与制片人赵谨俨现场讨论岑俊义做客《少女学园》直播现场优质内容创造核心价值,火猫直播强势发力娱乐布局诚然,一档直播综艺的成功并不能成为火猫直播泛娱乐战略布局的终点站。但是通过《少女学园》,直播平台在泛娱乐纯直播综艺的道路上成功摸索出了前进的方向。火猫直播节目相关方面负责人表示,在2017年火猫直播的泛娱乐战略布局中,平台会依托广泛的传统电视关系网,广泛展开更深入、更具平台特色的节目设置。火猫直播将《少女学园》作为直播综艺实验的第一站,在此基础上与更多的精英制作人展开深入的战略合作。打出一套引领直播网综“小时代”的组合拳。泛娱乐产业是传统文化产业介入较深的领域,对于包括火猫直播在内的所有直播平台来说都会是一个新的挑战。火猫直播将从直播综艺“量”的积累达成“质”的转变。下一步平台将以更精确、更具针对性与侵略性的方式打造出更多的娱乐内容,形成一个优质、成熟的直播娱乐矩阵,为广大网友提供最优秀的娱乐内容,引领直播平台形成健康向上的泛娱乐方向发展。本文链接:

【前言】截至2015年,自媒体行业似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大波内容创作者的成功吸引了无数新人前仆后继。然而,风光无限的背后,是不少自媒体正面临着穷途末路的困境。流量倒挂的格局让许多原创者境遇尴尬,由于缺乏有效的推广渠道和变现机制,近半数的自媒体人无任何收入,仅仅凭兴趣难以持续输出优质内容,最终还是无法避免消亡的结局。面对着一部分自媒体走红的神话,更多的自媒体人只能在角落里看着这些头戴光环的红人羡慕、嫉妒、恨。如何凭借自己的原创作品更好地生存和发展,是广大自媒体人当前最为关注的问题。近两年来,自媒体大爆发,不论你是草根还是大V,都可以当上媒介的主人,有机会走向百万粉丝、千万融资的人生巅峰。然而,塔尖之下的基层自媒体人,生存现状究竟如何? 现今的自媒体行业究竟是蓝海还是红海?针对以上问题,阿里UC联合新榜发起了相关自媒体行业生存发展现状的专项调研。在调研中,新榜一共采得512个有效样本,并进行了数据分析和深度访谈。调查显示,典型的自媒体成立于2015年前后,一个人或者3-10人小团队运营,年龄18-30岁,专职兼职各半,每周发文6篇以上,每天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原创势头平稳向好,从定位模糊走向垂直细分。他们,是一群快节奏、挤时间,年轻勤奋的内容创业奋斗者。群体画像素描勤奋就有好收成吗?并不一定。调查表明,近四成自媒体每个月的流量不足1万,甚至有三成账号发文越频繁,平均阅读量越少。而且,原创程度与阅读流量出现倒挂,慢工磨出的优质内容却往往抵不上转载的鸡汤段子。专业垂直领域的自媒体,或者新开不久错过了红利期的自媒体,数着每天两三百的阅读量,感叹推广难、增粉少,好内容匹配不到目标用户。月流量不足1万自媒体近四成原创内容与流量呈现倒挂现象然而,好不容易通过内容吸引来了粉丝,因为精力有限、方法有限,自媒体们并不擅长粉丝运营,调查显示,大家使用的粉丝互动方式平均算下来还不到两种,更有38.5%的自媒体,仅仅使用“留言回复”这一种简单回应方式。他们并非不重视,而是认为,圈粉工具还不够完备,71.3%的自媒体表示,平台现有的粉丝沉淀功能不足,费时费力,运营起来好辛苦。粉丝互动方式单一,38.5%的自媒体仅使用一种简单回应方式收入数据也暴露出自媒体的生存尴尬,近半数自媒体无任何收入,有稳定收入且盈利的自媒体仅有17.0%,做自媒体,简直就是大写的穷!广告植入有一单没一单,广告分成少到不够吃一顿下午茶,由于欠缺商务拓展能力,半数自媒体希望分发平台能够提供更多变现可能。那些细分领域的小众优质自媒体,发一篇文章可以引发行业共鸣,甚至影响公司股价,但光凭“阅读量”这个唯一衡量标准,实在难以体现深度文章的真正价值,谁来帮助他们多元变现、脱贫致富?近半数无收入可见,在新兴繁荣的自媒体行业里,活得体面的仅占少数,数量庞大的基层自媒体,他们的生存状况并不尽如人意。增粉少、运营苦、变现难,是自媒体的三大痛点,环环相扣,制约着自媒体人的幸福感和创作动力。就调研得出的三大痛点,新榜也进一步对自媒体人进行了深度访谈。结果显示,现有主流平台对自媒体需求并未达到有效满足:同时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的自媒体,半数对今日头条疏于运营或者自动从微信公众号复制粘贴,另外半数按时更新头条号,他们重点对比了这两个平台的差异。微信公众号用户最多的社交平台,物以类聚,粉丝与内容的匹配性高、黏性强;一天多条,利于杂志化的编排;菜单、功能插件、微信群等互动工具丰富。但是红利期已过,环境相对封闭,新进入者批量涨粉的成本高。今日头条常常给人惊喜,初来乍到的自媒体也能产生百万级阅读的爆款,但流量波动大;专业的、深度的内容传播不佳,大众的、娱乐的容易扩散,垂直质量不高;基于文章做分发,自媒体与用户的互动不够直接。由新榜调研可得,解决三大痛点,需要有更为精准的流量推荐机制、更具想象空间的商业变现场景和更具粘性的社群运营媒体平台,为自媒体提供更开放的媒体服务。5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UC推出自媒体平台UC订阅号,针对自媒体行业现状,释放三大招数。招式一:更精准的60亿流量推荐机制UC凭借自身5亿+用户大流量,在60亿日曝光量的前提下,推出了机器算法+人工筛选的精准推荐机制。UC订阅号打通阿里巴巴用户大数据,高颗粒度还原用户画像,通过以文章内容的关键词和用户偏好标签进行精准配对,来找到“懂你的人”。同时凭借人工筛选,确保优质的垂直领域内容不会因为专注领域过于冷门的缘故而淹没在信息流中,真正实现去中心化的新格局。招式二:更具想象空间的商业变现场景区别于当前自媒体的变现渠道相对单一,大部分收入仅通过打赏和广告获取,自媒体对广告额度和选择的自主权较弱,UC订阅号赋予媒体人更多商业变现的可能,除了打通阿里巴巴商业体系外,UC订阅号还实现阿里妈妈、汇川广告平台的无缝连接。媒体内页广告100%分成,根据自媒体等级开放,可以获得广告所有收入;汇川广告、阿里妈妈系统提供兜底广告支持;内文打赏,自媒体可以从用户获得的直接经济收入;付费阅读,可以设置付费墙,包括但不限于精品长文折段付费等;众筹:众筹出一本书,众筹一场商业活动,众筹一次见面会等。招式三:更具粘性的社群媒体平台有别于现有平台较为单一的粉丝互动模式,UC将为自媒体提供一个更具社群黏性的媒体平台,来帮助自媒体人实现粉丝沉淀的目标。当读者阅读完作品后,系统会进行订阅指引,来改变阅完即走的局面,同时也放开了创作者和粉丝间的各类沟通渠道,在平台上作者不仅可以向粉丝定向群发,私信沟通,还可以发起众筹、拍卖等活动。此外,基于运营上的刚性需求,UC订阅号还接入了更高效便捷的排版系统和管理后台,作者可以通过精准的可视化数据分析了解自己粉丝的阅读偏好和关注热点,从而有更明确的方向去调整自己的创作方向,激发创作灵感,持续性的输出精品内容吸引更多的粉丝关注,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目前,UC订阅号刚正式上线,以上的一切都还有待时间进行检验,到底在UC,媒体们是否真正可以通过“赋能”平台实现自我价值,打破眼巴巴地“羡慕、妒忌、恨”之苦?我们拭目以待。本文链接:

如果你搞文字创作,这几个经典套路拿去。在我成为一个初级文案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用形容词和成语。那时候写文案,对自己唯一的要求就是看起来有文采,你要写一句大白话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文案。我收藏了好多个可以通过关键词来筛选形容词和成语的网站,以备写文案的时候用来随时查阅。比如,当时海尔有一款智能手机,娱乐功能特别强大,我就为这款手机写了一句标题:大智若娱。很明显,它来自对一个成语的再利用。这个标题,看起来好像很有意思,但是仔细想想,你是不是发现其实表意并不好,而且读出来的话还会被误解。这就是一个刚做文案的新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只追求文案的新奇、精致和文采,而忘记了文案最重要的是完成对商品的推介、影响消费者的心智。如果让你完美展示一件美妙的东西,你或许觉得,形容词必不可少。毕竟形容词被创造出来,就是“用来描写或修饰名词或代词,表示人或事物的性质、 状态、特征、或属性,常用作定语,也可作表语、补语或状语”,为什么形容词并不能让一个消费者更好地了解你的商品呢?我们不用说理,举个例子。我们说一个姑娘很美,你可以说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也可以直接介绍她的三围数字。请问,哪个介绍更有参考性?当然是三围比形容词更有参考价值,而文案就是给消费者决策参考的。要完成对一个商品或者品牌的介绍,陈述句就是最好的方式,最好还要有大量的细节描述。我们举个例子,比如请你介绍一个特别有文艺气质的客栈,你应该怎么介绍?一个特别特别文艺的客栈?这样介绍,你对这个客栈会有印象吗?不会。有一年,我去丽江玩,在古城的一条街里走,看到了一块放在一个客栈门口的广告牌,是老板自己用笔写的。地震97年,本条街唯一没有倒塌的房子。西边屋檐下,有一把82年油纸伞二楼阳台只能看见丽江1/1000片天一盆躁动的花定格在古木窗台下雨时候也会担心漏水但出太阳的时候躺着沙发上看书也可以很享受这景象,是不是栩栩如生?你已经知道这家客栈是什么样子了对吧?尽管你只是看到了他们家门口的一个牌子而已。想一想你记得的古诗,美好的境界其实都来自对景物的直接描述: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春燕啄春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它们华丽吗?不。“10000首歌在里面”,这是当年IPOD的广告词,乐百氏说“27层净化,水,原来如此”,艾维斯说“我们是老二”,唯品会说“一个专门做特卖的网站”,都是陈述句。最后讲的这个,比陈述句更加普遍,这是我们能够记得的广告语里,出现最多的一种。如果说陈述句是在告诉你“我是什么”的话,情景和行动就是在告诉你“什么时候,你应该怎么用我”。简单的说,就是你去告诉消费者采取什么行动。你要开车上路,怕中途瞌睡,你突然想到“困了累了喝红牛”,所以你要买两瓶红牛带着。你带女朋友逛街,想去吃点甜点,你想起来“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所以你们走进了哈根达斯。你吃过饭,想起了“吃完喝完嚼益达”。你有问题,要百度一下。你感冒了,你知道“白天服白片,不瞌睡;晚上服黑片,睡得香’”。你有点小困小饿,就像来点香飘飘奶茶;你中午饿了么,不要叫妈,要叫饿了么;你出去活动觉得饿了,你知道只有士力架能横扫饥饿。你要去旅游,知道找途牛;你要看攻略,就上蚂蜂窝;你知道滴滴一下,马上出发;你懂得携程在手,说走就走。去年的时候,我帮茅台酒的新款“土豪金”装茅台写的广告语也是一样:贵人来,金茅台。可是,你并不知道奔驰的slogan是什么,对不对?因为“唯有最好”这句广告语,其实什么都没说。就像“善建者行”这句广告语一样,也是什么都没说,大部分广告语,听了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因为它们不说人话。下次写文案,要记得试试我说的。本文链接:

APPStore大发神威,三天时间,日均下架1700款中文应用。苹果应用市场!它是移动互联网的顶层话语者,它是超级流量入口,它位高权重,势浸九洲,豪不夸张的说,它打声‘喷嚏’,无数开发者的身躯都要为之一颤。近几天,APPStore大发神威,三天时间,日均下架1700款中文应用。其中游戏类应用成为重灾区,从10月26日到10月28日,短短三天时间,731款游戏类应用成为刀下亡魂,不过在10月30日,苹果下架APP数据大幅减少,这难道是因为星期天?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相信苹果没有这么快就刀剑入库。2016.10.26下架1261个中文应用2016.10.27下架1993个中文应用2016.10.28下架1841个中文应用2016.10.27下架249个中文应用2016.10.26下架260个中文应用2016.10.28下架222个中文应用以上数据出自蝉大师ASO工具,其实苹果对APPStore应用的大清洗活动早在九月之初便已发布相关声明,只不过没想到,暴风雨来得如此猛烈,一片凄风冷雨下,有开发者反应,自家应用虽没有被下架,但在10月29日遭清词与清榜,可谓损失惨重。1、9月7日,iPhone 7正式发布2、10月5日,苹果公司正式在App Store开通竞价广告功能。3、10月22日,中国区App Store总销售额排名全球第一。特别是在中国区App Store总销售额排名全球第一的利好消息促进下,更加深了苹果净化中国区市场的决心,其目的不外乎有二:首先以重点下架违规应用,间接给刷榜公司颜色看,并为自己的竞价排名铺路;其次重点下架僵尸应用、垃圾应用、过时应用,创造良好的用户下载环境,进一步巩固APPStore在用户心中的地位。以前APPStore刷榜横行,开发者与刷榜公司相爱相杀,于是用户在APPStore找优质应用越来越难,并责怪于苹果不干正事,为啥排在前面的有这么多垃圾应用?苹果怪不了用户不懂刷榜,照此下去,越来越多开发者走捷径,不用心做产品,垃圾应用横行于APPStore,于是用户苦了,APPStore废了,开发者傻眼了,刷榜公司腰包鼓了。因此,苹果借力还击,开发者不是一心想要排名吗?OK!竞价排名功能横空出世,并挥以重拳,严厉打击违规应用,因为苹果深知,如不净化市场,这中国区APPStore营收全球第一的大市场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为用户也是为自己,蝉大师CEO刑东进认为,应用大清洗这‘一剑凌厉’不过才刚刚刺出。那么,做为开发者来说,面对苹果这‘凌厉的一剑’又该如何规避呢?其实很简单,分析一下这段时间的应用下架的原因便可,总得来说,这段时间被下架的应用有以下共性:总得来说,便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任凭它风雨激荡,你亦无所畏惧。不违规,踏实做好产品,你的好,用户会发现的,APPStore也会发现的,虽然说得有点理想化,但一款受用户认可的APP,绝不是靠刷榜堆出来的注:本文由蝉大师https://www.chandashi.com/王雪华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禁止转载!本文链接:

我曾看过一句法国谚语,翻译成中文是“改变越多,终归于同”。用在共享单车领域正好。资本和市场终归是不定的变量,而不变的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殊途同归的共享单车到底想同归何处(解决什么问题)?  大雪后的北京,依然有很多摩拜、ofo在马路上疾行,摩拜D轮的2.15亿早已注定成为共享单车的标志性事件,而骑呗、小鸣等更多单车创业公司却仍然应声而起。共享出行,作为创投圈的“明星项目”,单车眨眼也从一种传统的出行工具,转变为含着金钥匙,且出生高贵的出行王者。  资本游戏、存量市场、规模效应、终局,成为谈论共享单车必备可少的关键词。但抛开迷雾,探究事情的本质,哪一个互联网明星产品不存在这种教科书般的探讨?看好摩拜和看好ofo的各站一派,大家都试图用生态共建的宏伟场景去说服对方。  我曾看过一句法国谚语,翻译成中文是“改变越多,终归于同”。用在共享单车领域正好。资本和市场终归是不定的变量,而不变的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殊途同归的共享单车到底想同归何处(解决什么问题)?  需求是什么?  美国心理学家查尔斯·卡佛和迈克尔·沙伊尔提出用户对目标的控制活动有三个层次,最低层次是“执行”,他强调如何定义如何去使用工具,反映在行动和操作层面就是本能的动作和本能的需求;其次是“行动”,它更贴近实用的日常行动,行动目标为活动制定将要执行的计划和手段,更多地是有计划的思维;最终,在所有控制活动都被满足后,我们进入了最高层次,即:“成为什么”,这存在于我们使用某一工具实现目标的最高的、最抽象的层面,它支配人的存在,确定人的自我。  相对应地,这反映到需求层面,用户对工具的使用本身就是某种需求,浅层次的行为是具体地去实现即时的需求;中层次的行为是脱离本能而反映到思维程度,并对未来如何实现需求进行规划;最高层次的行为则是哲学的最高命题我想成为什么?  延伸到共享单车领域,用户的需求也有三个层次:  出行需求:具体“执行”的落实,同开车去购物一样,是基于操作本能的行为;  转移需求:金钱状态的转移和时间(精力)状态的转移,这更偏向于基于思维的“行动”,包括有计划地安排出行金钱分配,有调度地安排骑车所省下的剩余时间;  自我实现需求:这可能是对某种生活状态的追求,也有可能基于环保主义出发,最终反映了你的存在和自我的投影。  改变越多,终归于同。就像我们的餐具不管改变为多少套,使用起来多么复杂,它们的进化演变始终围绕一个目的——吃。所以,共享单车产品外形上不管怎么改变,它都必须满足一个最简单的需求——出行。  无论它提出的方案是“解决最后5公里”,还是“文明环保出行”,都改变不了单车的本质——出行的工具。  而出行需求的本质是什么?  唐纳德·A·诺曼将用户的行为分为两类,一类是任务,一类是活动。出行是一种任务,如同开车去购物。而作为一种本能而上的人类活动,它的本质是比“出行”更进一步的需求——转移。  无论是从前的出租车,还是现在的滴滴,未来的共享单车,实际上在满足出行的状态下,它们所确保的是每一个用户两种状态的转移——金钱状态的转移和时间(精力)状态的转移。  在使用出行APP方面,大部分用户都是经济学上的理性人,虽然不缺1分、1毛,但一定要省,相比传统的出租车,出行类APP更具备了“省”这一把玩空间。此前网友自创的对优步、滴滴的车价的数学计算公式,易到、神州的租车时间公式等,都是用户金钱转移状态下的产物。  但相比而言,时间(精力)状态的转移更为重要。距公司不过800米,为什么之前可以走着去,有了共享单车后,再也不想走了?为什么共享单车在写字楼附近最多?这都能在时间(精力)状态的转移中找到答案。  时间(精力)是一种24小时制,有总量且不断循环的单位。我们的时间(精力)在一天之中都是有限的,从狩猎时代开始,我们早就学会了为精准的活动,筹备可观的世界(精力)。这反映到现实社会,我们的时间(精力)在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大部分分配给了工作、娱乐和生活。  工作是一种要求精准的活动。因此,共享单车正好承载了我们时间(精力)状态上的转移,单车不仅节约了通勤的时间(虽然最多可能30分钟),也让这部分时间(精力)更好地转移到要求高精度的工作当中。30分钟,或许可以保证安心吃个早点,休息以保证上午的精力,亦或是早早准备晨会的文档。自此,单车的价值得以实现。  当然,我们的每个行为,除了本能不谈,都具备自我实现意义,即:成为什么?自行车在美国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中是叛逆的象征,因为他向传统的准时的交通工具(火车、飞机)说不。流浪、想去哪去哪成为当时精神追求的极致。  美国的《时代》周刊曾经刊登过一篇文章认为:今天的个人计算机革命和互联网之所以成为这样,乃是继承了20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精神所致。  而援引深受嬉皮士精神影响的乔布斯所说:“电脑是人类所创造的最非同凡响的工具,它就好比是我们思想的自行车”。自行车是流浪和叛逆的工具,它让人自由地抵达没有轨道的目的地。  吴晓波在《腾讯传》中认为由美国舶来的这种互联网文化,虽然在中国“魂不附体”。但不可否认,我们或多或少会受这种“基因”的影响。  互联网是由各种不安分的人形成的集合体,流浪和叛逆其实也种另一个层面反映了我们想“成为什么”。尤其在北上广,紧张压抑的氛围下,我们回归本我,我们渴望游牧、田园和自由,这或多或少印证到了我们生活场景中。相比摩托车,单车具备高度的可控性,却符合中小阶层的经济能力,这反而成为自由的象征和对不羁生活的暗示。  毕竟,一辆自行车,理论上来说,你想去哪就去哪。正如,摩拜单车的slogan,摩拜单车,触手可骑。一个产品除了深入挖掘产品的具体的需求外,在越来越重视体验的线下场景,告诉用户你能成为什么,并塑造一种精神形象,不失为另一种传递产品价值和解读用户需求的新途径。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共享单车也代表了一种绿色出行的方式。环保和零排放成为对抗雾霾的有力工具。“成为什么”在另一个场景解读下,转变为对环保主义的支持和绿色健康生活态度的彰示。  前者实现了个体的自我价值,而后者实行了个体的社会价值。  共享单车是一场渐进式的创新  时常有人问,到底摩拜和ofo到底哪个好?我始终觉得如果单从时间(精力)状态转移的角度看,两个都很好,而从金钱状态转移的角度看,我更喜欢ofo。  但其实他们都是殊途同归的产物。维特根斯坦曾说,要知道我们说的东西很容易,但要知道我们为何这样说却非常难。  但不管怎么说,共享单车也是一种创新的产物。虽然,我们说创新分为渐进式的和颠覆式的,苹果属于后者,而单车显然属于前者。但这丝毫不影响单车成为共享领域的创新。渐进式创新有一个不二秘诀——登山法。任何渐进式创新的产品都是模拟盲登的场景,没有人知道登上山顶的捷径是哪一段,只有通过不断的纠正错误的路线,才能找到向上的途径。这也是摩拜和ofo,以及后继者正在经历的。  为此,渐进式创新需要大量的资金,如同OICQ刚诞生时小马哥把其似为“饿死鬼投胎”,共享单车只是个胃口更大的“饿死鬼”。本着唐·诺曼的现代产品研发准则“产品研发流程启动的那一天,就已经晚点,并且超预算。”共享单车在进入引爆点后,离资本正式入场烧钱清场还有一段距离(2亿多对滴滴快的当时的大战来说不算什么)。  所以,巴赫金认为,世上尚未发生过任何总结性的事情,也无人说过针对世界,或关于世界的最终总结。这世界是开放自由的,所有一切仍有待于将来,而且永远如此。作为渐进式创新的代表,共享单车的终局是什么?这个问题太开放了。任何关于终局的讨论都显得过于薄弱,但或许从这个点反向去探究共享单车到底想解决什么,对于现阶段它们的渐进式创新来说更为有意义。  在创新的基础上,也只有彻底想明白了自己想解决什么,共享单车才能迎来新的变局。  写在最后  改变越多,终归于同。在冷冽的寒风中,仍然毅然踩着红色或黄色单车的我们,谁说不会同归一处呢?本文链接:

分类:职场

时间:2016-02-08 08: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