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暴走团机动车道被撞致1死 官方:双方均存违法

原标题:临沂回应“7.8”事故:健跑队与司机均存违法行为  中新网济南7月11日电 (曾洁 宋瑗)临沂交警支队11日就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回应,健跑队与出租车司机均存在违法行为。  临沂交警支队在回应中说,7月8日5时22分许,驾驶人董某驾驶的出租车沿临沂市兰山区涑河北街由东向西行驶至临西十二路交汇东50米处时,与正在晨练的“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队员发生碰撞,致使丁某、王某、商某受伤,商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当天参加晨练的“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队员共计30人,行至事发路段时,因前方道路施工,占用机动车道行走,驾驶员董某驾车行至此处时操作不当,导致事故发生。目前,驾驶员董某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按照相关法律程序办理。  据临沂交警支队回应,健跑队行人分别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三十六和六十一条规定,即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行人应当在人行道内行走,没有人行道的靠路边行走。  出租车司机同样存在违法行为,据临沂交警支队回应,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三十八条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应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现场指挥时,应当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挥通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  据临沂交警支队介绍,“7.8”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后,交警支队对“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队员进行了交通安全常识的宣传教育,并在清晨、傍晚的民众锻炼身体高峰时段派出更多警力,加强路面监控力度,现场劝导行人在允许范围内活动,避免类似事故再次发生。(完)责任编辑:

来源:封面新闻  原标题:审判“白银案”被告人高承勇:他“老好人”的假面具至今仍迷惑着邻居们  “明天,高承勇就要受审了!”7月17日下午1点,甘肃省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村民曾先生掏出手机,打开网上信息,给正在玩着扑克牌的其他邻居“读新闻”:7月18日上午9点,白银市中院将对被告人高承勇进行不公开审理……  去年8月26日,,被锁定为“白银案”犯罪嫌疑人的高承勇,在白银市工业学校小卖部落网。消息传到高承勇老家——位于黄河南岸的榆中县青城镇,邻居们万分诧异:“不可能哦!他不仅与我们相处和睦,还能乐于助人,那么一个老好人,怎么可能杀了那么多人?”  7月17日,时隔近一年,在高承勇站上被告席前一天,再度回访青城镇城河村后,封面新闻记者发现,高承勇用于藏身的“老好人”假面具,至今仍继续迷惑着他的邻居们!        从公园路出发,的哥狄维东驾车一路往南,几分钟后,便驶上了白榆公路。  白榆公路,白银市区通往榆中县的县道。这条公路,是白银市区通往高承勇老家——青城镇的唯一公路通道。  “现在倒是高楼林立。而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才我们驶过的南片区,还是一片荒芜区。上了白榆路,更是人迹罕至。”狄维东说,高承勇当时在城里作案后,从这条路,无论坐车还是通过其他方式,悄然返回35公里外的青城镇,的确不易被发现。  狄维东,出生于1985年。高承勇作第一起案时,他才3岁。  县道还算平整。不过,因沿着接连不断的山丘而建,公路又略显蜿蜒。继续向南,大概30分钟左右,抵达黄河北岸的水川镇,绕镇而过,驶过青城黄河大桥,来到青城镇地界。  汉白玉护栏的黄河大桥,修建于本世纪初。20多年前,高承勇从青城前往白银,大桥桥基原址上,还是一座老旧的钢索吊桥。  跨过黄河的这座大桥是高承勇回到老家青城镇的路之一。  落网前的最近几年,高承勇和妻子,时逢春节和清明,从白银回青城,两口子会乘坐汽车,通过这座大桥。  继续行进几分钟,在一处岔路口,右转,驶向青城镇。5分钟后,车进入青城镇场镇。  青城镇,又被称为青城古镇,是兰州市唯一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也是甘肃古民居保存较为完整、非常难得的古镇。如今,整个古镇已成国家4A级旅游景区。  “我们从白银城区到青城古镇,大概耗时不到一个小时。”狄维东说,不过,时间回到高承勇作案时间段,他乘车往返,所需时间可能要长得多。  青城古镇一位老者说,按照行政区划,青城古镇隶属兰州市榆中县管辖。相比榆中县,古镇距离白银市区更近一些,白银城是古镇居民进城的第一选择。同时,与2013年实现公交化相比,在2013年以前,从古镇到白银,人们出行交通方式只有一个选择:过黄河,在水川镇坐班车去。“往返一趟,至少也要大半天。”这位老者说。  据警方通报,高承勇真正开始在白银城区长期居住,其实是在终止作案的2002年以后。据此看来,或许正是这样的交通条件和家庭住址,让高承勇在白银城作案后,具备了不易被发现的地理空间条件。        7月17日下午2点,位于条城街的高氏祠堂,游人稀少。祠堂内的捐赠功德碑上,没有高承勇的名字。“他?几乎没有来过这里。”提及高承勇名字,祠堂守护人说,“当然,他是一个名人。”  祠堂始建于1779年,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古镇,属一处颇有点人气的景点。游人要想进入,需购买价值35元的古镇通票。  不过,在去年8月26日以后,被吸引来到这里的人,不再仅局限于那块道光帝御赐牌匾,或者高氏家族的7位文武进士,而总是会找到祠堂管委会主任、青城高氏现任族长高孝友,有意无意的聊一聊高承勇。  当时,对于大家对高承勇的“纠缠”,高孝友显得非常不耐烦:“他只不过是青城高氏后代中的一员,我们高价,出了很多正面人才。”“他的做法,不能代表高氏。有媒体把高氏祠堂图片,配在写他的文章里,我有意见……”去年,当封面新闻记者来到高氏祠堂,高孝友正打算为后面的哪一条意见“大为光火”。  7月17日下午,高孝友没有出现在高氏祠堂。  祠堂守护人说,高承勇受审,大家都知道。“他做错了,理应受到法律的审判。”  翻开《故条城高氏族谱》,在474页,高承勇名字在列。“他是杀人恶魔,法律会给予他严厉制裁。他的错,丢尽高家颜面。而他姓高,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所以名字依旧在族谱里,没被逐出。”守护人是高家媳妇。她说,放在过去,根据传统宗亲关系,可以把高承勇带到祠堂,适用“族规”给予惩罚。现今,是法治社会。“我相信,法律会给予更为严厉的惩处。  梳理高承勇嫡亲族谱,高承勇父亲辈有六兄弟,作字辈份,名依次为“荣华富贵财源”。高承勇的父亲高作华,排二。  高承勇的嫡亲哥哥高承明,就居住在高氏祠堂后面不远处。不过,至今无人能与高承明取得联系。原因几何?高承勇的一位堂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其直截了当回复“我们和他不熟没有关系”或已给出答案。  回访·老宅与邻居  好人印象  至今迷惑邻居的眼  高承勇的老宅,位于青城镇深处的城河村。  这里房子,几乎都是由砖垒加土坯式结构建造。  穿过一条接一条的蜿蜒小巷子,如不是熟悉者指路,高承勇的家,还真难以找到。巷子里,或许因为已多年无人常住,特别是高承勇落网后,其家人再也没有回来的缘由,铁制大门已完全生锈。两边门框贴着的春联,也完全褪色。门上,除那把锁头显眼,还有门上的两处鞋印,也略微显眼。另外,门上写有的“感恩”二字,也依稀可见。  透过门缝,院内杂草丛生。阳光照耀下,和院内那颗枣树树叶一样,不仅茂盛,而且翠绿翠绿的。邻居介绍,这处老宅,是1986年高承勇结婚时,与哥哥分家所得。其实,他家其他子女从父辈分得的房产,基本一致。区别在于,周围堂兄弟和亲属,经过外出打拼挣钱归来,将土坯房改建为新砖房。而高承勇家,在2002年集体搬迁至白银,老宅和耕地便一同抛弃。  “他很早就出门去了,我嫁过来时,很少与他接触。”邻居家的一位媳妇,是1989年嫁过来的。那时,高承勇已在白银犯下了第一起案子。  这位媳妇回忆,在她的印象中,高承勇不怎么爱说话。见面时,打一声招呼,便不再有更多的话了。与周边邻居相处得也很和睦。哪家有什么事,主要喊到,他会很乐意去帮忙。他的妻子要开朗一些,爱开玩笑。  “明天,他就要受审了。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那些杀人的事,是高承勇干的。”和一年前一样,对于高承勇“恶魔”一面,多位邻居与这位女士至今“不愿”相信,毕竟,高承勇在他们面前戴着的“假面具”,已然起到了掩盖“真面孔”的功能。  离开高承勇老宅前,有邻居还特意将封面新闻记者带到黄河边,表示“愿意讲讲真实的高承勇”。当然,她提供的信息,可得到证实的极其有限。  最后,这位善良的邻居提出一点愿望,即希望舆论予以高承勇妻儿宽容。这位邻居说,高承勇落网后,妻儿也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回来过。 “高承勇所作所为,是他个人行为。他妻子和两个儿子是无辜的。”      从青城镇返回白银市区,有这样一幅绘制图,已开始在网上传播,即有媒体绘制出高承勇在白银市区的“犯案地图”。可是,当看到这副图,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毕竟,每一处标明的地点,就有一个逝去的生命。其中,年龄最小者仅仅8岁。  从1988年5月26日首案案发,到2002年2月9日最后一案,在白银市区的9起案件中,高承勇的作案手法极度残忍。而当面对案情的每一次新进展,对于遇害者家属来说,其伤痛难以言表。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最后一位遇害者是某的亲属闫女士曾这样表示:虽然很是感激警方作出的努力,但每一次有侦破进展,就像网伤口上撒盐一样。  在高承勇站在被告席之前,遇害者亲属崔先生向北京青年报表示,7月18日开庭,他一定会去旁听。因为他想知道高承勇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姐姐。同时,崔先生还说:他不想再看到这件案子的信息了!  好吧,把一切都留给法庭,让法律给予高承勇审判!责任编辑:

京沪高铁今天(7月18日)进行了图定列车时速350公里不载客试跑,车次为G9次,由“复兴号”CR400AF列车担纲,全程不办票,上午8:30分左右从北京南站开出,耗时约4小时10分抵达上海虹桥站。  今天白天,京沪高铁多趟列车出现短时延误,可能就是为了给这趟“复兴号”列车让道。  2011年7月1日中国高铁开始全面降速运营,时速由设计的350公里降低到300公里,从此成为标准。但有关中国高铁何时恢复到350公里/小时的话题讨论一直都没有间断过。  今年6月26日,中国标准动车组“复兴号”在京沪高铁上海虹桥站和北京南站双向首发。当天,上海铁路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采访时透露,今年国庆之后,京沪高铁最高时速有望从现在的300公里提升至350公里。责任编辑:

来源: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7月20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丰富的能源、低廉的电力成本以及合适的技术,使这个亚洲巨人成为比特币“挖矿”活动的沃土。比特币交易机构的数据显示,全球约70%的比特币产自中国。  据西班牙《经济学家报》网站7月17日报道,中国四川省的大山深处成了这种虚拟货币的巨大“源泉”。四川省因此在世界比特币“挖矿”产业中获得了主角地位。美国中参馆网站报道称,在以农牧业为传统支柱产业的四川省,建有许多巨大的仓库式建筑,里面摆满了用以计算的矿机。作为一种虚拟数字货币,比特币需要通过特定程序进行大量复杂运算才能产生,这一过程被称为“挖矿”。  这些简陋库房的墙上都装有数以百计的工业风扇,以保证如此多的矿机能在适宜温度下24小时不间断地“挖矿”。在这种情况下,对电力的消耗自然就成了这些数字工厂的最大生产成本。  虽然比特币“挖矿”所需的技术和人才资本并非四川省的强项,但该省的制胜竞争优势就是对矿场最重要的廉价电力。  电力是比特币“挖矿”最重要的生产要素,电费约占矿场总成本的60%。用电成本往往能决定一个矿场能否赚钱。四川省境内河流上、大山间的水电站生产着全中国最廉价的电力。就是在这些偏远的大山深处,规模庞大的比特币矿场正在夜以继日地全速运转。  另一方面,煤炭依然是当今世界最廉价的能源之一。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约72%的发电量来自燃煤电厂。而在美国,这一比例只有39%,在西班牙仅为16.5%。  于是,当冬天枯水期电价上涨时,这些“挖矿”公司会选择将矿机运往火电资源丰富的地区,如新疆、内蒙古等地,待来年丰水期再迁回四川。  报道称,就这样,中国出产了全球约70%的比特币,而排在第二位的印度只占总产量的4%。美国的比特币“挖矿”产量仅占全球的1%。比特币交易机构认为,目前这种比特币生产格局意味着潜在的风险:一旦中国出现变化或采取管控措施,必然会对国际比特币市场造成巨大冲击。责任编辑:

来源:封面新闻  原标题:冬奥冠军申雪任北京团市委副书记 邓亚萍也曾任此职  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获悉,中国首枚冬奥会双人滑金牌得主、世界花样滑冰名人堂成员申雪,已于日前出任副厅级的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  在共青团北京市委官网,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团市委书记会成员”一栏,已公布了申雪的职务和介绍。这位新任的副书记,将负责2022年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相关服务保障工作,同时协管大学中专工作部。  值得一提的是,申雪并非首位担任此职务的世界冠军。8年前,“乒乓球大满贯”得主邓亚萍也曾出任该职。   据了解,申雪此前的职务是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花样滑冰部副部长。为国家一线队伍提供后备人才,为2022年冬奥会做准备,是她当时的重点工作之一。  1978年11月出生的申雪,是黑龙江哈尔滨人。她和赵宏博是中国首枚冬奥会双人滑奖牌的获得者。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两人在双人滑中创造了在世界大赛上首次使用四周抛跳的历史,尽管动作失败,但仍获得了铜牌。8年后,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两人夺得了双人滑冠军,并由此成为中国历史上首对双人滑冬奥会冠军。   今年4月,已退役的申雪、赵宏博夫妇入选世界花样滑冰名人堂,这也是中国花滑选手首次获得该荣誉。  据世界花样滑冰名人堂官网介绍,进入名人堂是世界花滑选手的最高荣誉。与申雪、赵宏博同期入选的还有俄罗斯名将、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金牌得主亚古丁,奥地利前冬奥会女单冠军舒巴及俄罗斯传奇教练米申等。   2015年2月,申雪、姚明等6位运动员受聘为北京申办冬奥会形象大使。当时她曾表示,如果申办冬奥会成功,中国的冰雪运动发展水平和普及程度至少提前10到20年。再过5年,北京冬奥会将举行,而转岗共青团北京市委的申雪,依然做着与冬奥相关的工作。  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这一岗位并非首次出现世界冠军。2009年,时年36岁的“乒乓球大满贯”得主邓亚萍就曾担任过这一职务。   记者了解到,6月2日,中国滑冰协会曾在北京召开协会负责人调整会议,申雪全票当选中国滑冰协会常务副主席。  6月13日,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体育题材文学作品创作座谈会。当时《中国体育报》对申雪的介绍就提到了滑冰协会副主席的身份。   6月24日,共青团北京市委召开首都青年代表学习座谈会。申雪以团市委副书记的身份就共青团组织如何参与冬奥筹备、青少年如何普及冬奥知识等畅谈了自己的想法。  也是在6月,中国滑冰协会公布2017-2018赛季中国花样滑冰队的名单。申雪爱人赵宏博出任花滑队总教练,60岁的原总教练姚滨卸任。  据介绍,早在2013年,姚滨就曾推荐大弟子赵宏博出任双人滑主教练。谈到赵宏博接过花滑队总教练一职,姚滨曾说,“后浪推前浪,我希望赵宏博能越过我,把我拍在沙滩上,也必须要把我拍在沙滩上。”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5-07 08:2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