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3天2个大动作 李嘉诚145亿卖香港资产加仓欧洲

李嘉诚又卖了!  今日(7月30日)晚间,李嘉诚旗下的和记电讯发布公告称,公司与Asia Cube Global Communications Limited(买方)订立买卖协议,公司以144.97亿港元现金将其在HGC(该公司持有固网电讯业务)中的全部权益出售给上述买方。  对于这144.97亿港元现金的用途,公司公告称,该交易取得的大量所得款项将令公司能够继续对流动通讯业务(即移动通讯业务)进行投资,巩固本身在流动通讯市场的领导地位。  事实上,在7月26日,和记电讯就对这项交易发布了提醒公告。  和记电讯香港控股有限公司于1983年开始在香港经营移动电话业务。1985年,成立和记电话有限公司,推出香港首套流动电讯系统。1996年,和记电话品牌与提供传呼服务的品牌和记传讯合并为和记电讯,两年后再改以“Orange”为品牌。  2004年1月在香港以阿拉伯数字“3”作为品牌推出3G服务,是香港首个3G网络营办商。之后香港和记电讯的各项流动通讯服务包括2G均纳入“3”品牌之下。和记电讯香港亦全资拥有香港主要固定电讯网络商和记环球电讯。  和记电讯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在2009年5月8日从和记电讯国际以介绍形式分拆上市,并接管和记电讯国际的香港及澳门业务。从事香港及澳门以获特许授权使用之“3”品牌经营GSM双频及3G流动电讯服务,以及在香港以获特许授权使用之“HGC”品牌在香港提供固网电讯服务。是和记黄埔的子公司。目前,长和拥有和记电讯已发行股份中约66.09%的股权。  由于此次出售的是固网业务,和记电讯2016年年报中显示,负责其固网业务的公司名为和记环球电讯,该公司拥有并运营覆盖广泛的光线网路,以及与中国内地三家一级电讯商网路互联的四条跨境路由。其网路覆盖香港逾180万住户。  财报显示,2016年和记电讯固网服务营收为41.27亿港元,同比增长了4%。此增幅主要是由于企业及商业市场,以及国际及本地网路商市场的收益上升。此外,该板块营收占和记电讯总营收(76.4亿港元)的一半以上。  截至2016年,和记电讯固网业务的资产总额为104.17亿港元,占公司总资产的49.17%。而本次出售固网业务的价格144.97亿港元,高出其资产总和不少。相比之下,和记电讯目前的总市值也才135.4亿港元。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大致梳理了最近4年来,李嘉诚出售资产的情况:  有卖就有买,李嘉诚继续加仓欧洲市场。就在三天前的7月27日晚间,长实地产(01113.HK)、长江基建集团(01038.HK)发布联合公告,拟成立合资公司以收购德国能源管理综合服务供应商ista Luxemburg GmbH(简称依斯塔)及其附属公司。收购价格合计45亿欧元(约合412亿港元)。  目前为止,李嘉诚及其长子李泽钜及信托目前直接或间接持有长实地产约31.47%股权,持有长和约30.16%的股权。若该项目最终通过,长实地产及长江基建将分别持有依斯塔65%及35%股权,依斯塔将由李家100%控股。  公开资料显示,依斯塔的业务包括供热和用水辅助计量和管理。其业务范围已经拓展至中国、俄罗斯、阿联酋和大多数欧洲市场在内的24个国家。  就在今年1月,长实地产、长江基建及电能实业宣布合组财团,以约424.5亿港元的价格收购澳洲能源公司DUET集团。该交易已通过公司股东,以及澳大利亚政府的外国投资审批。  DUET为澳洲主要的能源资产拥有人及营运商。业务包括电力、燃气、管道等。DUET在2016财年营业额同比增长150%,达到1.95亿澳元(约合17.8亿港元),而利润同比增长35%。  如若此次对Ista的收购成功,长实系今年在收购两家海外能源公司上将花费超过800亿港元。责任编辑:

7月15日上午,市委书记李猛参加市委办公室机关党委“党日”活动,与广大机关党员来到天井湖社区,参加社区铁路卫生清理活动,走访慰问困难党员,走访社区居民,督查社区文明创建活动。(汪伟 高凌君)  7月15日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倪玉平,市委常委、副市长程双林,市政府秘书长陈昌生以普通党员身份参加“党日”活动。倪玉平来到幸福社区幸福村小区,和市政府办公室的党员一起清理卫生死角垃圾。随后,倪玉平还倾听群众呼声,检查了幸福村创业就业一条街,就存在的部分问题提出具体整改要求。(方飞)  7月15日上午,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党委在映湖社区开展“党员活动日”活动。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陈良平参加活动,并深入居民家中进行宣传。  7月15日,市政协主席古亚伟率机关全体党员来到官塘社区,向居民送上文明创建宣传资料和防暑用品,号召大家立即行动起来,从自身做起,为全市创建工作贡献力量。市政协副主席李敬明、孙中辉、程金林、蒋叶贵,秘书长侯化林参加活动。当天,官塘社区还对社区优秀党员进行了表彰。  7月15日,市委副书记单向前来到朝阳社区,与社区百姓交谈,询问他们对文明创建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并走入百姓家中,上门了解文明创建有关情况。  7月15日上午,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张梦生,副市长黄学龙率市政府机关党委第二支部全体党员,走进幸福社区,对社区内的部分墙壁进行粉刷,并入户走访。  7月15日上午,市委宣传部组织全体党员前往义安大道开展党员活动日活动。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昌红梅带队清理街头的小广告。  7月15日上午,市委常委、枞阳县委书记刘亚东督查枞阳县城城区创建活动,现场督查指导环境卫生保洁、乱搭乱建整治、绿化提升等工作。  为进一步掀起文明创建工作热潮,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7月15日,以“共建文明城 党员我先行”为主题的7月份党日活动举行。铜陵全市广大党员干部纷纷走上街头,开展社区走访、家园清洁、志愿帮扶等活动。当日或在这之前,市领导李猛、倪玉平、陈良平、古亚伟、单向前、张梦生、邹河、程双林、盛九江、刘亚东、吴劲、昌红梅、崔玉奇、袁心玲、王毅军、何刚明、王祥生、王纲根、黄化锋、黄学龙、李敬明、孙中辉、程金林、蒋叶贵,市政府秘书长陈昌生,市政协秘书长侯化林,分别以各种方式参加“党日”活动。  来源:铜陵新闻网责任编辑:

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7日讯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消息,2017年7月7日,湖南广播电视台原党委委员、副台长兼经营与产业管理委员会主任罗毅(副厅级)涉嫌贪污罪、受贿罪、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一案,经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永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罗毅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罗毅,听取了其辩护人意见。永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罗毅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数额巨大;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自己经营或为他人经营与其所任职企业同类的营业,获取非法利益,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贪污罪、受贿罪、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罗毅简历  罗毅,女,汉族,1962年5月出生,湖南汉寿县人,本科文化,高级政工师。1993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10月参加工作。  历任湖南电视台信息频道办公室主任、图文编播部主任,湖南人民广播电台交通频道总监,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副台长、台长等职务,2010年3月起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湖南省纪委)责任编辑: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  去年6月,当现场4万观众一起合唱这首歌时,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才感到,花380元在黄牛那儿抢了一张陈奕迅演唱会的边角看台票也是值得的。  同样是演唱会,同样是港台明星,7月9日王心凌的演唱会,却是一片惨淡的景象。  “10块,10块,10块钱看演唱会!内场票,内场票!”7月9日晚上,在王心凌世界巡回演唱会成都站开唱前,黄牛们聚集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体育馆外,焦急地兜售手中的门票。据悉,这些内场票的原价,最高可达1080元。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这场演唱会现场,还出现了 “买荧光棒送票”、“强行塞票”等怪现象,一些网友吐槽,连下楼买个西瓜,逛个超市,也被拉进演唱会。    作为曾被称为“少男杀手”的台湾艺人,王心凌也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2004年,她出演的偶像剧《天国的嫁衣》夺得台湾年度收视冠军;2016年,她还获得过第二十届“全球华语榜中榜”内地、港台最受欢迎女歌手,她的主打歌曲《爱你》《Honey》《睫毛弯弯》传唱度也十分高,并在2016年成功举办首次世界巡回演唱会,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平时跟朋友去KTV也都还会点唱一两首。然而她的第二次世界巡回演唱会如此不堪,是遭遇打开方式不对还是她确实已经过气?  据微博实名认证网友@JornerMusic爆料:“王心凌演唱会成都站好夸张啊。”其微博截图中更直指“不认识的大叔,非要给了我两张票,让我进来看演唱会,关键是我只有一个人啊,只是路过想逛个超市。”  而本条微博下面的留言更是令人惊讶至极,先看看这次演唱会票价被吐槽到什么程度:  再来看看那些买贵了的粉丝是怎么吐槽的:  相较王心凌演唱会的冷清,“歌坛一姐”王菲去年在上海的《幻乐一场》演唱会门票却被炒到高达10万!当时大麦网预售刚开启,就有39万人同时在线抢票,32秒被一扫而空,显示缺货。并且是价格1800—7800元看台票,内场票并没有放出。  有网友感叹:这已经是全世界最贵的明星演唱会门票了,感觉去看王菲演唱会已经成为炫富比赛,能弄到票的人,就是有资源、门路和地位的。  对于如此悬殊的票务现象,成都某票务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艺人没有人气,场馆距离市区太远,出票时间晚都是导致此次“10元看一场演唱会”的主要原因。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不过对于艺人来说,出场费方面是固定的,不会因为没人看而受到影响;主办方米锐克传媒是否受到影响,和赞助商的关系很大:如果赞助商出的钱多,主办方就不容易亏钱。所以赞助商才是最终为演唱会兜底买单的一方。  关于此次事件的主办方米锐克传媒,网友似乎有话要说。据微博网友@王渝锋(微博认证为:福州印象空间传媒有限公司 策划)称:成都站主要是主办方作妖,开演前五天才开票,而且场馆很偏,还在周日晚上,票卖不完很正常。。。。。。  但具体原因如何,米锐克传媒方面并未公开解释。    记者根据智研咨询2016年发布的《2016-2022年中国演出市场深度调查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发现:国内的演出市场,总体是呈上升趋势的,在2015年已达到475.43亿元。  但上述票务人士称:最近演唱会市场并不好,最好的时候是春节后的那段时间,因为粉丝上半年都还有钱,下半年钱花光了,就不会买票看演唱会了。  抛开“人气低迷”的王心凌和“歌坛一姐”王菲不说,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特意问了下最近各大媒体较关注的歌手鹿晗的市场情况。  该票务人士说,“鹿晗来的话,价格应该会翻倍吧。他的票房最低都有1000万,他开演唱会,(票)卖完肯定没问题。应该说这类小鲜肉的市场情况都比较好。”  如果正如票务公司所说,大型演唱会收益已大不如前,在这种窘迫情况下,近年来颇受关注的独立音乐人群体却是越来越“火”。  根据道略音乐产业研究中心的数据表明:在2016年,内地独立音乐人共演出了142场,票房同比增长117.2%;  全年有45个内地独立音乐人举办小型演唱会,演出场次较2015年增加了59场,同比增长71.1%;而2016年演出票房由2015年的1786.17万元增加至2016年的3879.74万元,涨幅高达117.2%。  其中陈粒、赵雷等14位独立音乐人巡演票房超100万元。责任编辑:

原标题:摔断30万玉镯的低保户赔70%?当事人回应:胡说八道!  从“受害者”到“逃跑者”,再到引发广泛质疑的“低保户”,过去二十余天,“摔断30万手镯事件”让江西上饶的女游客费建勤体验了人情冷暖。7月17日,在各方周旋之下,她终于得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调解结果。经历种种波折后,她不想再说太多话,“我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多个渠道的消息称,,赔偿总金额逾10万。  身为低保户的费女士,为何会同意这样的“天价”调解?  她如何支付最终的赔偿金?  今日(7月19日),一直密切关注和报道此事件的红星新闻为您还原整个事件的调解始末。        为证明自己没有“逃跑”,7月9日,费建勤坐飞机再次赶赴瑞丽。  她此行的计划,是打算在一名赵姓中间人的协调下与林氏翡翠对话,以尽早解决摔坏手镯一事。红星新闻了解到,费建勤此行的机票,正是中间人赵先生购买的。赵先生是瑞丽另一家知名珠宝市场的股东和法人,此前,他专程去了一趟费建勤的江西上饶老家。  7月10日,赵先生带着费建勤与红星新闻记者见面,红星新闻得以面对面独家采访费建勤。费建勤多次感谢好心人赵先生挺身而出,让她看到摆脱争议和解决巨额赔偿压力的希望。  彼时的费建勤压力仍然很大。她说,事件发生后,那些日子她没吃过一口好饭,她成了“逃跑者”,整日被人指指点点。她也一度不敢相信媒体,怕被曲解。纷纷扰扰之下,她多少有点回避。   回到老家后,费建勤遭人“指指点点”,她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后来再去云南瑞丽,她更不敢抛头露面,“我成了名人。”她这样自嘲道。  她戴口罩,就餐时特意选择角落处,还要拉下窗帘以避服务员的耳目。7月11日在外就餐时,她就听到邻桌对发生在当地的摔坏手镯事件进行谈论,她只能埋下头,报以苦笑。  接下来的调解之路充满了阻碍。赵先生的意思是,希望借这个事件,能彻底“整顿”云南玉石不标价售卖的现状,“我不怕得罪人,我在这个行业32年了,为了这个行业的长远发展,我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赵先生还告诉红星新闻,他代表了“当地政府”,他的行动有“政府”授意。他在昆明时,把这层意思告诉了当地电视台。  不过,瑞丽市委相关责任人告诉红星新闻,瑞丽市政府并没派人去江西。“当地政府根本不知道赵某去了江西,也不知道费建勤再次回到了瑞丽。”全程关注处理此事件的一名知情者透露道。  赵先生说,他在“费女士逃跑”流言传出时就主动与费建勤联系,目的是证明费建勤是否真的是“不负责任的女人”。他的想法是,让费女士和林氏翡翠调解,发动好心人为费女士应该承担的赔偿买单,“最后找个机会拍卖碎玉,把拍的钱再捐出去。”   参与调解的知情人告诉红星新闻,各方都看到了费建勤的诚意,但中途“杀”出的赵先生,让事件变得复杂起来。“他阻止费女士单独和姐告玉城和林氏翡翠接触,不知道目的何在。”这名知情人说,大家感觉赵先生“凡事总要插一脚”,有一次本来要开始谈,但赵先生突然拿出手机录音,导致谈判不欢而散。        从7月10日到7月17日,红星新闻记者在瑞丽等待了一周,没能等到具体的结果。相关负责人解释,这个时段内,云南昆明举行石博会,很多玉石商人前往参会,影响了调解进程。  7月17日下午,事件最终在瑞丽市勐卯镇司法所成功调解,勐卯镇是瑞丽市城区所在地。瑞丽宝玉石协会会长陈辉称,此次调解由瑞丽市消费者协会、瑞丽市司法机构主导,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协会作为见证人,参加了双方的赔偿协议签署。陈辉则表示,赔偿款为一次性支付。  前述知情者透露,费女士需要赔偿的数额,以摔坏的手镯进价为17万元计算,根据责任划分,费建勤需承担11.9万元(17万×70%)的赔偿,5年内还清。  7月18日上午,林氏翡翠的负责人林品东也证实了上述责任划分,他并没有透露费建勤具体需要赔偿的金额,并称尚不清楚赔偿款以何种方式支付。  不过,费建勤对自己担责70%的说法并不认可。7月18日上午,红星新闻向其求证,她回答:“谁在胡说八道?”她否认前述责任划分,但也拒绝透露自己实际需要承担的赔偿,“现在瑞丽市政府出面来解决这件事,我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7月18日下午,谈判成功的消息由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对外“权威发布”。该“权威发布”的核心消息很简短,全文如下:关于6月27日“姐告玉城翡翠手镯摔断”一事,昨日费女士与林氏翡翠在瑞丽市勐卯镇司法所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签署了调解协议。  瑞丽市宝玉石协会重申了“30万”手镯摔断事件为意外事件,无强买强卖、欺诈、胁迫、诱导等违法、违规行为。费建勤在朋友圈转发了此“权威发布”。  参与了此次调解的有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这个结果,“各方都很满意”。        事件发生后至今的20余天里,红星新闻感受到了云南瑞丽当地为平息争议而做的种种努力。事件落幕阶段,因担心调解结果再次引发外界大规模讨论,瑞丽有关方面不得不考虑调解结果的“措辞”。  外界普遍猜测此事件有“炒作”成分,红星新闻多方求证,未能发现相关痕迹。相反,姐告玉城缺乏地毯等保护措施、手镯未明码标价、瑞丽市宝玉石协会的手镯价格鉴定比进价还高出1万元等问题,事件当事人费建勤均提出过有力质疑。  外界还怀疑费女士是否为“低保户”及“低保户”怎么有钱坐飞机旅游的疑问。亲自前往江西上饶求证的赵先生告诉红星新闻,他在当地多方走访,证实费女士没有固定居所,目前只能投靠母亲,家境困难,她的确是因为母亲的手烫伤而急忙返回江西。  此外,江西省民政厅专门就此进行调查,有关官员表态要取消其低保,但费建清据理力争,“取消总要有理由,就因为我坐了飞机就取消低保,难道低保户就不能有交际?”  7月13日下午,当地参与调查的一名地方官员在电话里说,调查证实,费建勤因为丈夫车祸,前后花费了上百万,她卖了两套房子,其中一套售价为37万余元,其旅游机票也是朋友支付宝账户购买的,当地决定继续保留其低保户的身份。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李春光说,此事件若走入司法程序,鉴于费女士的实际情况,法院的判决也不一定能得到完整执行。        那么,“低保户”费建勤最终为何会答应10万余元的“天价”赔偿呢?她又如何进行赔偿呢?  “据我所知,费女士身上总共才有8千元的存款,她家境实在困难,所以这笔钱实际上不会由她来承担。瑞丽的玉石商家和一些机构都愿意帮她。”一名知情人介绍,目前的方案是,有人掏出两千元,与费女士的8千元凑齐一万元进行赔偿,其余部分“很多人愿意为她买单。”这名知情者说,他们考虑到费女士赔偿后经济困难,还会对其进行适当资助。  费建勤说,最近十年,她的生活遭遇了种种磨难,但她仍是乐观的人,“只是没想到,出来玩一趟会遇到这么大一件事。”  7月18日(昨日)下午,费建勤告诉红星新闻,如今事情圆满结束了,她已经在回江西的路上了。  红星新闻记者丨刘木木  云南报道  来源:红星新闻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2-06 14:2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