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起底“三假”医院:伪造新闻联播 假冒政府公章

原标题:起底“三假”医院:伪造新闻联播 虚构国家救助工程 猛开辅助药圈钱  近日,一个至少变换9种身份的冒牌专家刘洪斌(有电视节目写作“滨”)纵横全国近10个卫视频道被网友曝光,让国人再次聚焦虚假医药广告乱象。随着电视医疗广告门槛变高、监管趋严,越来越多虚假广告转战互联网,寻找更加隐蔽的方式生存。  7月2 8日是世界肝炎日。多名乙肝患者最近向南方都市报记者报料称,国内多地多家民营肝病专科医院不同程度打着“国家医疗扶贫、救助工程”的旗号,在其网站首页上标榜自己是救助项目定点医院,声称来就诊的患者可申请2000元到数万元不等的医疗救助,由国家卫生部门、民政部门、中国扶贫开发协会等官方或者半官方机构支持,以此招揽患者。  民政部、国家卫计委、中国红十字会、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中国扶贫开发协会等多部门和社会组织向南都记者澄清,和这些“国字号”救助工程从没有或已结束合作关系。  假借“国家的名义”,虚构国家医疗救助工程,欺骗那些原本就已经处于社会最底层、最穷的病人。南方都市报记者为此展开了调查。      武汉东方肝泰医院是一家治疗肝病为主的专科民营医院。打开其官网,可以发现医院名称下方写着“863肝病救助工程定点单位”。  南都记者随后点开肝泰医院的聊天咨询窗口,询问863肝病救助工程是医院自己发起的慈善公益项目,还是国家支持的项目?一名显示为潘医生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国家863肝病救助工程提供的肝病救助金。”  国家有关部门是否确实成立过863肝病救助工程?中国权威肝病专家、北京大学医学部病原生物学系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庄辉表示,“没有听说过”。  所谓的“863肝病救助工程”到底是什么?南都记者找到一个名为“863肝病救助工程网”的网站,其自称是“救助金发放唯一入口”。  “863肝病救助工程网”在项目介绍中提到,为解决肝病患者面临的就诊难题,尤其是为来自贫困地区的肝病患者提供一定免费治疗和爱心救助,让更多的肝病患者能够摆脱疾病的困扰,“由国家卫生部申请国家专项拨款积极救助肝病患者,解决患者看病贵、看病难,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  根据这个网站的介绍,“2013年1月10日,由国家卫生部、中国国际生命工程院、上海华东肝病诊疗基地、上海肝病临床医学总院、武汉东方肝泰肝病医院、甘肃瑞康肝病医院、首科医学工程院、863肝病康复救助办公室,共同组建863肝病康复救助委员会,发起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  此外,该网站还称,定点医院的863肝病康复救助活动,受到“中国红十字总会,中华慈善总会,国家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的联合支持”。  这个所谓的863肝病救助工程,将中国国家层面的医疗、救助、慈善相关机构统统牵扯进来,为自己疯狂背书。而其救助活动的形式是,国家肝病基金会共发放3000份救助指标,凡拨打全国肝病救助专线获得救助指标的患者,即可享受国家提供的2000-30000元肝病救助金,还可享受最新生物乙肝转阴针剂,费用一律减免10%。  所谓的863肝病康复救助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北京市宣武区南纬路27号。这里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所在地。中国疾控中心的保安和收发室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这里从来“没有什么863肝病救助办公室”。    “863肝病救助工程网”上图文并茂,信息量十分丰富。据网站介绍,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新闻发布会于2013年1月10日下午在卫生部新闻办举办。  照片上显示,中国国际生命医学工程院肝癌基金———暨“863肝病救助活动”启动仪式新闻发布会。而照片实则是PS(修改)的,实际上是中国医药发展基金启动仪式———暨中国网中国医药频道发展规划,于2012年12月1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863肝病救助工程网”上另一张图片显示为“863肝病救助活动指定医院授权仪式”,但图片中讲台上却贴有同济医院的头衔,讲话的人身穿学士服。南都记者在同济医院官方网站上发现,同一张图片实际上是2011年9月,同济医院普通外科、泌尿外科专科医师培训中心举行揭牌仪式。  除了图片,一段伪造央视新闻频道午间新闻的视频也挂在首页上,将网址和电话号码打在了屏幕上,但是这段视频并没有央视新闻频道的台标。  在互联网上,南都记者还找到一段嫁接新闻联播主持报道画面的视频,声称:“《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中提出的,2015年实现全国无肝炎规划,深化医疗改革,切实做好消灭和控制乙肝的卫生工作。今天,由国家肝病基金会、中华慈善总会、国际疾控中心联合举办的863肝病康复救助活动在北京正式启动。”  这段视频也系伪造。国家并未曾提出“2015年实现全国无肝炎”规划。  除了伪造媒体报道,该工程网上还列出了大量受助人员的名单,以及部分援助案例。援助案例中的每一个受援助人员,都晒出了申请救助的申请表以及村委会和当地民政部门出具的贫困证明。  申请表上盖有国家863肝病救助工程委员会印章;贫困证明上也有村委会和地方民政局的印章。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些证明并没有用红头文件纸,也没有官方部门的抬头,而是普通信纸,细看印章疑似后期PS上去的。  至少一些援助人员信息是编造出来的。其中有一名被列出的受助人员名叫谈丽,申请表上显示为广州花都区太源村村民,获得2000元的救助。  南都记者向花都区民政局求证,花都区民政局救灾救助科的工作人员表示,花都区民政局并没有出具过谈丽的这份贫困证明。该证明上的太源村并不在花都区的辖区内,其证明上所盖公章也并非花都区民政局的公章样式。  此外,工作人员还表示,此份证明盖章的流程也存在问题,花都区的贫困证明盖章流程是按照“村-镇-区”来进行的,这份证明缺少街镇一级的盖章。    媒体也成为了其虚假广告“忽悠链”上的重要一环。除了虚构“国字号工程”,声称自己是该工程在当地的指定医院,武汉东方肝泰医院还寻找了地方权威的公益节目为其进一步背书。  东方肝泰医院首页上浮动着几处炫目的弹窗广告———“帮女郎·阳光爱心”肝病救助公益行动,声称网络预约可以享受0元查肝、肝病专项救助金2000元-1万元,100名特困患者可免费治疗。  《帮女郎在行动》(下简称帮女郎)是湖北电视台综合频道制作的一档公益节目。帮女郎的一档电视广告曾称,“帮女郎携手阳光爱心基金联合湖北五大频道,共同发起863肝病专项救助工程,由武汉东方肝泰医院全程公益协助。”  这样一来,原本生硬的给医院打的硬广告,就一下子转变为报道医院支持公益行动的硬新闻。  帮女郎节目组在微博上告诉南都记者,“这是去年的活动,今年没有这个活动”。接到南都记者电话后,节目组方面已经联系肝泰医院,要求对方撤下相关弹窗广告,并写一份承诺书。7月26日下午6点,东方肝泰医院的网站进行了更新,帮女郎相关的信息被删除,但863肝病救助工程有关信息仍然悬浮在首页。  开药篇    当患者去这些医院就诊之后,民营医院的所谓肝病专科医生就会忽悠病人采用昂贵而非规范的疗法,让患者花费本来远远不需要花费的价钱去治疗。在这些民营医院,一些仅仅是慢性乙肝的患者数月的治疗花费就多达数万元,这些钱本来够他们吃好几年的一线抗病毒药物。  慢性乙肝患者刘帅(化名)患乙肝十几年,他没有好好治疗过,但2013年年底开始,刘帅感觉身体明显不适,精力大不如前。他在镇上的医院做检查,发现病情进展到了早期肝硬化,才觉得事情严重,打算找一个好点的医院来治疗。  2014年2月,他在电视上看到了武汉东方肝泰医院的广告,号称“9·11生物疫苗疗法”集合“病毒分离治疗仪”能使乙肝转阴。广告中还称,大小三阳40-60天确保转阴,早期肝纤维、肝硬化、肝腹水10-15天可康复。对自己感到担忧的刘帅看了这些广告词,非常相信。  几天后,刘帅来到东方肝泰医院就诊。等检查结果出来,接诊医生告诉他很严重,要准备几万元。治病心切的刘帅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  在医院住了22天,“每天都是输液,要做体外光波治疗和深部热疗,每晚还要吃抗病毒药阿德福韦酯。”刘帅告诉南都记者,一拉账单,总费用是56290 。12元。“我都没钱再治了,他们说病情有明显好转,就出院了。”出院后,医生让刘帅每天吃阿德福韦酯,每月去肝泰复查,“他们说这就是9·11疗法”。    这张住院22天收费5.6万的住院医疗医疗收费明细表,刘帅一直保存着。北京某三甲医院肝病权威专家看了之后对南都记者说,这简直是“反客为主”,收费明细里面就只有阿德福韦酯一种药物是真正管用的,其他的“体外光波治疗”、“深部热疗”全都是瞎扯骗人的,根本就不是肝病的规范化治疗手段。  根据这张收费明细表,22天里,刘帅做了22次体外光波治疗和22次深部热疗,分别花费了3960元和6600元,光这两项就占了差不多1/5的治疗费用。  前述北京三甲医院肝病医生说,目前针对乙肝和乙肝导致肝硬化疾病,最主要的治疗手段还是抗病毒药物,刘帅住院期间使用阿德福韦酯一共花费了1963元。  然而,广东一名公立医院肝病医生看了这张收费明细,告诉南都记者的第一句话是:“你先赶紧叫这个病人改成用恩替卡韦吧,不要用阿德福韦酯,如果肝硬化病人发生耐药的话,是很危险的,这会害了他的”。另一名医生也表示,阿德福韦酯选得不是最好,这时候应该用恩替卡韦。  22天里,刘帅静脉输液一共132组,平均每天6组,注射器的花费是330元。光是葡萄糖注射液就用了138瓶,花了634.8元。    刘帅的收费明细更像是一场辅助用药的狂欢。注射用丁二磺酸腺苷蛋氨酸花费了4243.5元,这是一种适用于肝硬化前和肝硬化所致肝内胆汁淤积的保肝药;多烯磷脂酰胆碱注射液是一种适用于各种类型肝病的保肝药,花了5160元。  甘草酸二铵注射液是一种适用于伴有谷丙氨基转移酶升高的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的治疗,花了刘帅495元;注射用还原型谷胱甘肽花了1764元,但这种药通常作为解毒剂或戒毒和缓解戒断症状用药使用。  更不可思议的是一个名为“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的药。剂量为2m l的注射液每支的价格达到198元,肝泰医院一共为刘帅配了69剂量,总价13662元,而这种药的适应症描述为“用于提高肌体免疫力”。说明书还注明,可在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原发性血小板减少症、放射线引起的白细胞减少症、各种恶性肿瘤、改善肿瘤患者恶液质时配合使用。  一个提高肌体免疫力的药还不够,肝泰医院还开了一个名为“胎盘多肽注射液”,用于细胞免疫功能降低或失调引起的疾病、术后愈合、病毒性感染引起的疾病及各种原因所致的白细胞减少症,花费7080元。此外,注射用促肝细胞生长素也是一种辅助用药,花了刘帅7712.82元。  多名在武汉东方肝泰医院就诊的患者都有此遭遇。此外也有患者向南都记者报料,所谓中国医疗扶贫救助工程定点医院乌鲁木齐益民中医院也通过这样的方式,乱给患者开数万元的辅助用药,骗取患者的医疗费用。  前述北京三甲医院肝病医生说,规范化的治疗,除了最关键的抗病毒药物,不放心的话顶多再使用1-2种保肝药,“不会这么夸张”。“他一个人的钱,可以治疗好几个病人呢”,这名医生说,越是没钱,还越要浪费钱。  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一名不愿具名的专家也说,对于肝病来说,规范的治疗很重要,“乙肝特别是丙肝治疗率很低,治疗不足”,但另一个现象,治疗过度和不规范问题也很突出,包括:未使用抗病毒药物,或者不规范和不充分治疗,大量的辅助用药,消耗了卫生资源。      6月29日,也就是肝泰医院将帮女郎活动撤下官网之后第三天,南方都市报记者陪同一名乙肝患者,同时也是乙肝患者公益组织亿友公益志愿者来到位于武汉市蔡甸经济开发区的肝泰医院。  整个医院显得门庭冷落,来这里看病的人并不多,加起来只有十多个病人。一辆救护车停在医院大门口,但这辆救护车内部没有任何医疗设备和器材,从内部看就是一辆极普通不过的面包车。  医院入口依然挂着“帮女郎阳光爱心基金863肝病专项救助工程定点救助医院”和“湖北省扶贫基金会定点救助医院”的牌子。  在该院行医的肝病医生潘运华说,帮女郎的863工程和国家开展的863肝病救助工程是一个项目。肝泰医院是国家工程的定点医院,患者不用去北京,在武汉自己到医院来看病的时候就可以申请。  记者问起为什么武汉本地的公立三甲医院没有相关救助工程时,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武汉的传染病医院、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确实是大医院,但它们是综合医院,肝病只是众多疾病中一种,是一个科室而已,并不是国家专业肝病医院。  接着,这名工作人员说,肝泰医院作为专业的肝病医院,整个医院都是研究和治疗肝病的,接诊案例多,经验丰富,就好比武汉亚心医院(注:非公立三级专科医院武汉亚心是中国民营医院界的佼佼者),在心脏病方面是专业的,那心脏病的治疗肯定优于同济和协和这样的综合医院,“术业有专攻”。    南都记者陪同志愿者挂了号,上午做了检查,下午再次回到医院等待就诊,接诊的是该院一名为王巍的医生。  在863国家肝病救助工程网上,王巍的身份多种多样:有的是国家863肝病康复救助办公室负责人,有的说是国家863肝病康复救助活动发起人,还有以863肝病康复救助委员会主任现身的。  王巍告诉患者,“治疗乙肝抗病毒是治标,调免疫是治本。”该志愿者目前属于乙肝病毒携带者,还没有发展为肝腹水或肝硬化。王巍表示,因为免疫功能低,需要内外结合,内就是要尽快用药提高免疫,外就是要通过靶向治疗仪,将肝脏病毒分离出来。  “病毒进入肝脏以后,药是进不去的,只能通过仪器。”王巍说,坚持配合治疗,患者的乙肝才可以比较明显地转变,“甚至治好”。王巍说,吃药的话大概一个月2000多元钱,成本最低吃两种药,一种是抗病毒,一个是提高免疫;算上救助金,一个月也要花掉1000多块钱;如果需要仪器治疗的话,一星期来一次,还要配合打针吊水,每次大概要3个小时,一个月1万元,大约需要2-3个疗程。  2-3个疗程后能治愈吗?王巍说,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2-3个月就能好了,有的人还要打生物疫苗。  这远远超过了乙肝的规范治疗所需要的费用。目前经过国家谈判降价后的一线乙肝治疗药物替诺福韦酯,价格由每个月1500元降到490元。  接着,王巍说,如果是门诊的话,没有医保报销,就只能申请救助金,但乙肝病情较轻,一共只能申请2000-3000元。随后,王巍拿出了一份《863肝病救助金额公示》,上面标明了各类肝病的救助限额。  当患者问,“该如何申请863肝病救助金,是自己找国家有关部门申请吗?”王巍说,“患者四肢健全,去找国家申请啥?连个低保都申请不下来。”  “那这不是国家的项目吗?”王巍说,“这是我们医院和湖北电视台帮女郎,我们作为它的公益协作单位,你说它是认你一个老百姓,还是认我医院?我们是定点医院,肯定是我们医院把你信息报过去。”  随后,王巍拿出了一份《帮女郎阳光爱心基金863肝病救助文件》,文件落款时间为2016年10月,主办方为帮女郎,肝泰医院是公益定点协作方。南都记者注意到,文件上帮女郎阳光爱心基金的电话027-84688999,实际上却是另一家民营医院京军医院的电话。京军医院和肝泰医院背后拥有相同的股东。  7月27日,南都记者以患者身份向武汉市卫计委12320电话举报武汉市东方肝泰医院虚假宣传。根据工作流程,举报中心随后将记者举报的问题反映给了肝泰医院。当天,肝泰医院工作人员便电话南都记者称,这些网站并不是该医院自己的网站。就在当天晚上,包括东方肝泰医院的首页、863肝病救助工程网等在内,统统已经打不开。  南都记者经过暗访、调查曝光了一家名为武汉东方肝泰医院的民营医疗机构,虚构国家救助工程,以援助的名义招揽穷困患者看病,但却在诊疗过程中,肆意过度医疗,以疯狂乱开处方辅助用药和不规范的光波、热疗等治疗手段,谋取暴利。  但实际上,这不是一家医院的行为,而已经演变为一部分民营医院的行业潜规则,仅仅在所谓肝病治疗领域,据南都记者初步统计,就发现超20家此类民营医疗机构在医院网站上标榜自己是某个医疗救助、医疗扶贫工程的定点医院。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就在武汉,另一家对外自称是民营肝病专科医院的京军医院背后,也有一个类似工程———“97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网站和863工程几乎一模一样,使用的是同样的模板:同样的虚假地址、各种编造的新闻链接、ps过的图片素材、不知真假的受助人员信息……  973和863分别是原先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和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的数字代号。目前,两个项目已经整合为新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京军医院和武汉东方肝泰医院实际上背后是一个团队。多名乙肝患者向南都记者证实,两家医院的医生经常是一段时期在肝泰医院,一段时间在京军医院接诊。  企业公示信息系统显示,武汉东方肝泰医院和武汉京军医院背后实际是朱和彬、朱和基、朱和顺三人。三人同时为两家医院的股东。肝泰医院的法人代表是朱和基,京军医院的法人代表是朱和顺。  三人名下除上述两家医院外,还有武汉东方肝泰中西医结合医院有限公司、武汉东方华军医疗投资有限公司、武汉京军乙肝研究院3家企业。  有关部门也曾经处罚过这些企业。  2015年5月,经过调查发现武汉京军医院有限公司涉嫌在互联网上发布违法医疗广告,武汉市工商局江岸分局给予行政处罚总计一万元。  一份武汉市工商局江岸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武汉京军医院2014年12月开始在其网站上发布含有“介绍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介绍专家、患者案例”。  网站上还虚假宣称,所谓“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乙肝大小三阳,40天即可康复肝硬化、肝腹水,3-5天症状消失,7-10天康复出院;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临床效果统计已成功让175412名肝病患者康复等”内容。  武汉东方肝泰中西医结合医院有限公司也被武汉市汉阳区工商行政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列为经营异常名录。亿友公益志愿者告诉南都记者,武汉市东方肝泰医院也曾经因为在公交站和电台做虚假广告被责令整改,后立即停止了该广告发布,但此后却屡次被发现“旧疾再犯”。    南都记者继续调查后发现,这样的“忽悠”套路,并不是武汉东方肝泰医院一家民营医院的独家创意。虚设“国字号”的医疗救助工程也并非只有863和973工程。  南都记者总结这类虚假“救助工程”的三类宣传窗口:在医院网站或微信公众号自称定点医院,开展救助;同时有一个专门工程网添加各类新闻、援助人员、主办单位等信息;在网站上还列出相关定点医院,涉及的医疗机构初步统计超20家。  其中一类工程名为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以该工程定点医院上海新科医院为代表。2017年6月,新科医院的工作人员向在网上咨询的患者介绍,“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是由国家民政部支持的项目,捐助资金由财政支持”。  一个名为“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网”的网站显示,中国肝健康保工程的主办单位是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指导单位是国家民政部、国家卫计委和国资委三个部门。  上述工程官网还显示,该项目至2017年一直在运作,2017年还发起了“肝病防治1+1+1行动”(和国务院医改办力推的上海家庭医生1+1+1签约模式名称相似),号称签约患者可以享受肝病检查费用援助,符合条件的患者可申请肝工程1000-5万元治肝援助,专家会诊费仅收取10%,挂号费全免。  在民政部网站上,南都记者查询到,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是一家成立于1992年的社会团体,业务主管单位是国资委,登记管理机关是民政部,其2015年确以“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项目”(B 030)获得了中央财政100万元资金支持。  南都记者就此向国家民政部发函求证。民政部回复称,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在民政部《关于2014年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立项的通知》中,以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项目获得立项,项目编号B 204;在《关于2015年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立项的通知》中,也以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项目获得立项,项目编号B030。  “并不是所谓的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民政部相关工作人员称。此外,该中央财政支持项目只有2014年、2015年两年,此后并未再获得中央财政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认证账号主体为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的微信公众号———“中国肝健康保护工程”,还在继续推送文章,截至发稿时,该公众号最新的一篇文章推送时间是8月5日。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的社会组织身份,在该医疗救助工程宣传过程当中显得很尴尬。南都记者联系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一位秘书处的工作人员表示:“工程资金并不是由国家拨款的,而是社会各界及企业捐助的,这项工程没有停止。”  该协会另一名工作人员也告诉南都记者:“我们这两年基本上没有做这个项目,从协会的角度讲,已经不再向下推行了,至于下面是否还在做,就不清楚了。”  除了上海新科医院外,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另外一家主要的定点医院“河南省医药科学研究附属医院”也涉及虚假宣传。在河南省医药附属医院的官网咨询窗口中,一位自称是赵医生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医院是公立三甲医院。  为了核实这位赵医生所说的话是否属实,记者以患者的身份拨通了河南医药附属医院官网显示的预约电话。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是国家公立医院,是河南省(郑州大学)医药科学研究院直属医院。”  然而,河南省(郑州大学)医药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家医院是一个独立单位,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郑州市卫计委有关工作人员也澄清,这是一家一级民营医疗机构,还劝记者,“不要去这里看病”。  还有一类工程直接以“中国扶贫医疗救助工程”为名,主办单位是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产业扶贫委员会,但定点医院不少都是民营的肝病医院,如乌鲁木齐益民中医院等近10家,相关广告至今仍然在这些医院的网页首页和微信公众号上出现。  多位曾经到乌鲁木齐益民中医院看病的乙肝患者也向南都记者确认,该医院同样存在乱开辅助用药、欺瞒患者的问题。  定点医院之一四川华西肝病研究所工作人员称,符合病情的患者可以向医院申请每年每人7200元的补助,用于治疗和拿药直接减免。“这是国家慢病补助政策和精准扶贫政策”,慢性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腹水等纳入慢病补助范畴。  该工作人员还称:“需要把资料提交到医院,由医院扶贫办提交到相关部门进行审核。”当记者问,这是国家的项目,还是医院自己的项目时,对方表示,“要是不相信,自己到院进行查看,医院可没有那么多资金拿来申请”。  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产业扶贫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协会此前确实发起过中国扶贫医疗救助工程,但两年之后就退出了,“现在是医院自己负责。”    民政部方面在回答南都记者询问时表示,民政部各司局都不掌握这些国家救助工程的信息,也未曾为此类救助工程提供支持。  南都记者向经过机构改革,更名后的国家卫生计生委求证,国家卫计委各司局都不掌握有关上述863等各类肝病救助工程的情况。  1998年经民政部正式批准成立的全国公募基金会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是中国大陆肝炎防治领域中唯一的非营利性公益机构。在“863肝病救助工程网”上,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被列为863肝病救助工程的主办单位之一。  南都记者也向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求证。经过初步调查了解,基金会一名工作人员给出了确定的答复:“我们此前没有这个项目,现在也没有参与所谓的‘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  实际上,中国红十字总会早在2013年曾发布过声明,称发现有人以“国家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办公室”名义开展了所谓“国家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并且标明中国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为合作伙伴,指定定点医院为患者提供肝病治疗的救助。  中国红十字会声明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及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从未参与过上述所谓活动,也从未指定过任何医院开展过上述所谓活动,请社会各界特别是广大患者提高警惕,谨防上当受骗。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官方的澄清与声明,并未阻止这些民营医院继续利用虚假宣传招揽肝病患者。  来源: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

央视网消息:据外交部网站消息,当地时间2017年8月7日,外交部长王毅出席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第七届东亚峰会外长会。针对个别国家外长发言中涉南海问题的不实言论,王毅阐述了中方的原则立场。  王毅表示,今年南海形势跟过去已不一样。正如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新加坡外长维文刚才在发言中所说,经过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南海局势已趋 于稳定。特别是跟去年相比,积极向好的势头十分明显,我们应该充分肯定这些重要进展,珍惜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晶。在昨天的中国-东盟外长会上,东盟各国都对 当前南海形势趋于缓和予以积极评价,一致通过“南海行为准则”框架,这才是目前地区国家的主流看法。  王毅表示,中国始终秉持负责任态度处理南海问题,致力于在尊重历史事实基础上,按照DOC和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 通过直接当事国对话协商和平解决争议。目前有关争议已经回归对话谈判的正确轨道。中菲重新建立了关于南海问题的双边磋商机制,第一次磋商取得了明显成效, 增进了彼此信任。年内我们还将举行第二次机制磋商。COC框架的达成也为下一步开启实质性磋商奠定了坚实基础。我们希望域外国家能够客观看到一年来南海形 势发生的积极变化,尊重中国和东盟国家为此付出的心血。  王毅表示,中国和东盟国家将继续在全面落实DOC的框架下积极推进COC磋商,打造共同认可的地区规则。我们的愿望是一致的,最终达成的COC 将是DOC的升级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中国和东盟国家有能力,也有智慧谈成一个能够管控分歧、维护地区和平的COC。我们不希望域外国家就此指手划脚, 甚至试图下指导棋。责任编辑:

原题为《官员收到文件未及时处理 因“懒政”获玩忽职守罪》    云南省金平县安监局办公室主任李某某接到上级文件后未及时处理,导致该县河糖厂4名工人死亡。近日,云南省金平县人民法院以玩忽职守罪对金平县安监局办公室主任李某某作出有罪判决。  2014年,由于出现了多起有限空间作业中的安全事故,云南省红河州安监局发文,要求全州各县市安监局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安全监督总局的一系列通知和规定,加强对企业的监管并组织企业进行有限空间作业安全培训。然而仅仅几个月之后的2015年1月,该县三家河糖厂的工人在进行有限空间作业时发生中毒事件,导致4名工人死亡,调查结论确认了该事故性质为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在对该事故的调查中发现,金平县安监局在事故发生前从未对该厂开展过有限空间作业的执法检查和宣传教育培训工作,该厂人员甚至对安监局的规定和通知毫不知情。在进行安全排查时,发现不仅该糖厂,该县辖区内其他企业、安监局负责监管和培训的工作人员、甚至该局负责人均表示不知道有关文件、规定和通报。  经深入调查才发现问题出在金平县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兼收发员李某某身上。当红河州安监局的文件流转至金平县安监局时,办公室主任李某某在收到通知后,自己看过后束之高阁,致既没有将文件及时送达局领导签批,也没有送达相关业务科室贯彻落实,更没有将文件转发到各乡镇安监站和各企业,使文件规定的监管和培训要求落空,监管部门和企业均未采取措施防止出现有限空间作业事故,终于酿成大祸。  金平县检察院经侦查后认为,李某某怠于行政未处理有关文件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之一,以玩忽职守罪向金平县法院提起公诉。李某某对指控的事实和证据未提出异议,但认为自己平时工作量大,向领导反映调整岗位但未得到解决,从而导致工作失误未处理文件,事故的发生自己有一定的责任,请求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金平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李某某作为金平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对工作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工作职责,造成金平县三家河糖厂的工人,在清洗糖浆箱(有限空间作业)过程中发生4人死亡的重大安全事故,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鉴于被告人李某某经传唤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李某某在案发后,认罪态度较好,具有悔罪表现,系初犯,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综合事故发生的原因及被告人李某某不履行职责的主客观因素,根据本案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以及悔罪表现,予以从宽处罚。遂依法判决李某某犯玩忽职守罪,免于刑事处罚。  宣判后,被告人李某某服判,表示不上诉,检察机关也未提出抗诉。责任编辑:

原标题:北京体育大学成立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国家(足球/橄榄球)俱乐部  蔡振华讲话  8月19日上午,北京体育大学中国足球运动学院揭牌暨国家俱乐部成立仪式在国家体育总局秦皇岛训练基地举行。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中国足球协会主席蔡振华;体育经济司副司长张建华;辽宁省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宋凯;秦皇岛市党委常委、副市长陈峰;国奥集团董事长张敬东;北京体育大学党委书记曹卫东,校长、党委副书记池建,副校长高峰、陈立人;国家体育总局秦皇岛训练基地主任丁启鹏、党委书记崔军等领导出席仪式。仪式由池建主持。  成立仪式上,蔡振华对北京体育大学积极回应国家重大战略需求,贯彻落实中央、体育总局党组和北京市委市政府关于体育改革,特别是关于足球改革重要部署,成立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和国家足球、橄榄球俱乐部,积极探索、高端化、贯通化、国际化和协同化高素质新型体育运动人才培养模式,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赞许。他表示,足球牵动着几亿国人的心,更蕴含着几代人的体育强国梦,发展振兴足球对于建设体育强国、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北京体育大学是中国高等体育教育战线的排头兵和高端体育人才的摇篮,在中国体育和高等教育事业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要提高政治站位,加强顶层设计,把学院建成具有“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的中国足球运动学院。  蔡振华对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办学提出三点希望。一是坚持“体教融合”和“体科融合”相统一。牢牢把握竞技体育可持续发展的价值取向,瞄准国际体育和教育融合发展的最新趋势,引领中国“体教融合”发展方向。坚持“以人为本”,注重提升运动员的文化素质和自我发展能力,把运动员的身体健康、身心和谐全面发展和改善生命质量作为工作目标和出发点。坚持体科融合、科技助奥、科技助体,借助科技创新力量,提高运动训练科学化水平,促进竞技水平提升。二是坚持“国际标准”和“中国特色”相统一。足球人才培养既要放眼全球,又要立足中国国情、扎根中国大地。借助国际化办学和引智平台,与足球强国深入开展国际合作与交流,为培养高层次足球体育人才提供强有力支持。要做好国际足球发展理念、培养培训体系分析、甄选、落地、转化工作,真正为我所用,为中国足球所用。三是坚持发展“竞技体育”和推广“体育文化”相统一。弘扬中华体育精神,注重挖掘足球、橄榄球文化和历史,宣传推广足球文化,主动开展针对青少年足球文化教育推广工作,力争成为中国足球文化新的“策源地”和“辐射源”。  曹卫东发言   池建主持仪式  曹卫东在致辞中表示,成立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和国家俱乐部,是北京体育大学贯彻落实中央和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深化体育改革部署的一项重大举措;也是北京体育大学全面深化改革,建设新型体育高等院校的一次探索;更是北京体育大学全面调整学科结构,回应国家战略,建设世界一流体育大学的一项重要举措。关于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办学定位,他表示,一是立足国家需求,培养具有浓厚国家情怀、强烈国家认同,能够肩负起国家使命的新型体育人才。二是立足整合资源,集结校内外、企业和地方资源,构建以秦皇岛基地为主体,辽宁、海南为辅助的“一体两翼”办学架构,助力中国足球腾飞。三是立足贯通培养,注重学训结合,打造涵盖基础教育、高等教育,涵盖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培养等完整的足球、橄榄球人才培养体系。四是立足开放办学,走国际化办学道路。下一步,学校将在海外设立法国夏斗湖校区,统筹国际国内优质体育、教育资源,培养国际化体育人才。他坚信,未来北体大与国奥集团共同举办的国家俱乐部一定会成为中国足球、橄榄球领域一个响亮的品牌。  张敬东发言  张敬东表示,国奥集团作为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先进集体,能够参与后奥运和冰雪奥运时代中国足球改革发展,得益于国家体育总局和北京体育大学的信任。集团将不忘初心,不辱使命,继续前行,在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球协会指导下,与北京体育大学精诚合作,通过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和国家足球、橄榄球俱乐部平台,为中国足球发展贡献力量。  丁启鹏发言  陈峰发言   宋凯发言  丁启鹏、陈峰、宋凯先后代表国家体育总局秦皇岛训练基地(中国足球学校)、秦皇岛市委市政府、辽宁省体育局致辞,表示将全力做好工作,履行职责,积极推进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建设,为深化足球改革、培养足球人才尽一份力量,强强联合,共同开创中国足球发展新局面。  与会领导共同为北京体育大学中国足球运动学院揭牌  蔡振华、张建华、宋凯、陈峰、张敬东、曹卫东、池建、丁启鹏共同为北京体育大学中国足球运动学院揭牌。  曹卫东宣布北京体育大学中国足球运动学院的组织机构。中国足球运动学院执行院长黄竹杭发布学院招生方案。高峰与宋凯分别代表北京体育大学与辽宁省体育局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高峰与宋凯分别代表北京体育大学和辽宁省体育局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陈立人宣布国家俱乐部成立及俱乐部教练员团队名单  陈立人宣布国家俱乐部成立及俱乐部教练员团队名单。足球教练团队成员全部来自德国沃尔夫斯堡俱乐部,技术总监由Michael kruger担任,男队主教练由Guido Hoffmann担任,女队主教练由Peter Meindertsma担任;来自澳大利亚的Tim和来自新西兰的suasua分别担任橄榄球男、女队主教练。  会议现场  国家体育总局、秦皇岛市政府、辽宁省体育局、海南省文体厅、国奥集团、北京体育大学、秦皇岛训练基地等单位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以及河北精英足球俱乐部运动员代表、2017年全国青少年足球夏令营营员代表等参加了活动。  来源:北京体育大学责任编辑:

原标题:外媒关注蒙古国新总统电贺中国国庆:对华姿态或转向  参考消息网10月6日报道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10月3日发表夏洛特·高的文章《在发表反华的竞选言论之后,蒙古国总统在国庆节祝贺中国》称,7月新当选的蒙古国总统哈勒特马·巴特图勒嘎在竞选期间发表过反华言论。不过,巴特图勒嘎在9月28日向中国国家领导人致贺电,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  9月2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巴特图勒嘎表示感谢。陆慷说,巴特图勒嘎表示,发展互利合作完全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蒙古国愿意在尊重彼此核心利益的原则基础上发展两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巴特图勒嘎还感谢中国向蒙古国提供援助和优惠贷款。蒙古国总统的网站上则没有提到这个消息。  文章称,蒙古国严重依赖中国:该国近90%的出口商品面向中国,三分之一的进口商品来自中国。此外,蒙古国2月未能按时偿还债务,请求中国将150亿元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延期。  文章称,巴特图勒嘎在展开民粹主义竞选的过程中曾煽动蒙古国公众的反华情绪。他多次提到南边的“威胁”,指的就是中国。此外,他还大打民族牌,暗示他的竞选对手不是真正的蒙古之子,是蒙古人与中国人的混血儿。巴特图勒嘎还在2014年接受电视采访时说:“资源再过40至50年就枯竭了,到时候蒙古国与中国之间绝对会爆发冲突。”  巴特图勒嘎当选后,许多蒙古国政治观察家对中蒙关系感到忧虑,担心蒙古国将大幅度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把重心转向俄罗斯或印度。  文章称,但中国并不在意巴特图勒嘎之前发表的言论,在两国关系问题上保持了平和的基调。陆慷在最近的例行记者会上提到中国和蒙古国是“友好邻邦”,并且说中国“愿同蒙方一道,按照双方达成的一系列政治共识,增进互信,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推进务实合作和人文交流,推动中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2-14 13: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