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光大集团巡视情况:存国有资产流失隐患_钱柜娱乐

根据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部署,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向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光大集团)党委反馈专项巡 视情况。2月1日下午,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同志向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唐双宁同志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中央第 十四巡视组组长许传智、副组长李东序、顾勇、王贵平同志反馈了专项巡视情况。之后,许传智同志代表巡视组向光大集团党委领导班子进行了反馈,中央巡视办负 责同志对巡视整改工作提出要求,唐双宁同志主持会议并作了表态发言。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2015年11月3日至12月31日,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对光大集团党委进行了专项巡视。巡 视组认真贯彻中央巡视工作方针和《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坚决落实政治巡视要求,紧紧围绕加强党的领导这个根本,聚焦全面从严治党,把纪律挺在前面, 以“六项纪律”为尺子,从严从实开展巡视监督。通过广泛开展个别谈话,认真受理群众来信来访,调阅有关文件资料,深入了解情况,发现问题、形成震慑,顺利 完成了巡视任务。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听取了巡视情况汇报,并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报告了情况。  许传智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光大集团党委认真贯彻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习近平 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能够自觉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各项路线方针政策。但从巡视情况看,还存在党的基层组织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 面从严治党不力等问题。党委抓党风廉政建设失之于宽、松、软,纪委存在“三转”不到位、查处不力、执纪不严问题。公款打高尔夫球、旅游、吃喝等违反中央八 项规定精神问题时有发生。有的单位选人用人制度建设滞后,存在“带病提拔”问题;有的下属企业风险管控较弱,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隐患。巡视期间,巡视组收到 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  许传智代表巡视组对光大集团党委提出了三点意见建议。一是切实发挥党委领导核心作用,加强党的建设,推进全面 从严治党。巡视发现的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要研究制定全面从严治党的具体措施,逐级传递压力,层层抓好落 实。党委班子成员要认真履责,形成齐抓共管局面。严肃整改巡视发现的问题,切实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立行立改。结合巡视反馈 指出的问题和提出的意见建议,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进行剖析、对照检查,提出整改措施。加强制度建设和监督检查,增强集团管控能力,防范经营风险和道德风 险。二是提升纪检人员业务能力和水平,聚焦主业,加大监督执纪问责力度,坚持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切实纠正纪律松弛,失之于宽、松、软的问题。认真核查 巡视移交的问题线索,抓住典型案例集中通报,有效开展警示教育活动。三是加强选人用人制度建设,尽快修改完善有关规章制度。进一步强化党委在干部选拔任用 工作中的领导作用,规范干部选任程序。加强重点岗位干部监督管理,纠正和防止选人用人方面的不正之风。  巡视办负责同志指出,光大集团党委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坚决落实政治巡视要求,坚持党的 领导、加强党的建设、全面从严治党;要高度重视中央巡视组反馈的意见,在条条要整改、件件有着落上集中发力,建立问题、任务、责任清单,逐一抓好落实,按 时报告整改情况;要切实履行巡视整改主体责任,加强组织领导,扎紧制度笼子,促进改革发展,确保取得整改实效。对巡视整改情况,要以适当形式向社会公开, 接受干部群众的监督,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将适时组织开展监督检查。  唐双宁表示,这次专项巡视,既是对光大集团的一次全面“政治体检”,也是对集团全体党员干部的一次深刻的党性党规党纪教育。中央第十四巡视组专项巡视反馈指出的问题和提出的建议,严肃中肯、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符合实际,我们完全同意、诚恳接受。  唐双宁表示,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习近平总书记的一系列重要讲 话,彰显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惩治腐败的坚定决心和顽强意志。作为国有重点金融机构,我们一定深刻领会、坚决贯彻,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自觉同 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一要加强组织领导,层层压实责任。集团党委作为整改的责任主体,要认真担当责任,围绕巡视反馈意见组织专题研 究。党委班子成员要落实“一岗双责”,抓好各自联系单位、分管领域的整改任务落实。集团各级党组织要讲政治、守纪律、敢担当,切实担负起落实巡视整改的责 任,抓好职责范围内的整改工作。二要聚焦突出问题,从严从实整改。集团各级党委要切实增强从严治党的紧迫感和责任感。集团党委认真制定整改工作方案,逐项 列出问题清单,逐条制定整改措施,确保件件有着落、事事有结果。对照中央巡视反馈意见,要进一步研究制定全面从严治党的具体措施,大力推进“三转”,加大 执纪监督问责力度,强化“纪”在“法”前,“党纪”严于“国法”的意识;在执行八项规定精神方面,要立行立改,特别是对穿上“隐形衣”、变换新花样的“四 风”现象,要从严从重处理;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规范干部选任程序,加强对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干部的监督管理。  唐双宁表示,要加强干部队伍和制度建设,建立健全集团全面从严治党长效机制。一是把落实巡视整改工作与深化 “三严三实”专题教育结合起来,强化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二是要把落实巡视整改工作与建立长效机制结合起来,巩固和扩大整改成果。对中央巡视组指出的问 题,要举一反三,深挖问题根源,积极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建设和企业内部控制体系建设。三是把巡视整改成果落实到加快推进一流金融控股集团建设当中。光大集团 将在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及中央巡视办的有力指导下,以严肃的态度、严格的标准和扎实的作风,把巡视整改工作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实抓好,全面加强集团 党的建设,改进和完善党的领导,为集团从严治党、从严治企奠定坚强的政治基础。  中央第十四巡视组、中央巡视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同志出席反馈会。光大集团领导班子成员出席会议,原集团领导、集团其他高管、集团董监事及各部门负责人,各直属企业班子成员,各直属企业纪检监察、组织人事、巡视、党委办公室等部门主要负责人参加会议。责任编辑:

2014年9月,新京报独家刊发《沙漠之殇》图片报道,曝光腾格里沙漠遭工业废水污染。十个月后,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吴双战带队,赴腾格里进行监督性调研。  吴双战,武警部队原司令员(上将警衔),2009年退役。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吴双战回忆,在腾格里调研过程中,为了确保了解到真实情况,他们不仅 听地方上的汇报,还派工作人员到村里暗访。他建议,对重大污染事件,应建立巡视制度来加大监督,用像反腐一样的力度来保护环境。    新京报:在腾格里沙漠调研时,你曾反复强调“不摆花架子”。  吴双战:我们去调研,不是走过场,不是做做样子,是贯彻实事求是的思想。我觉得首先要弄清真实情况,此外我们要帮助地方指出问题,促进工作落实。  新京报:地方政府有没有人和调研组打招呼,让你们手下留情?  吴双战:我们是代表全国政协去进行调研的,调研组里部级领导比较多。地方不敢和我们打招呼求情。  新京报:就像你说的,调研组的成员级别普遍很高,比如像你这样的军队退役高官,还有解放军报原社长黄国柱。为何这么安排?  吴双战:全国政协高度重视这次调研。在人员安排上,首先考虑到调研组的成员应该有一定的级别,有威望。如果只去处级干部和对方的省级干部沟通,恐怕不太对应。  其次,调研组成员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背景,要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能够发现问题、提出建议。第三,调研组要找一些懂舆论和新闻的人,比如你提到的解放军报原社长黄国柱,因为这是第一次监督性调研,可以扩大影响力。    新京报:调研组当时是怎么做的,以保证能获得真实的信息,而不仅是地方汇报上来的情况?  吴双战:除了自己实地考察以外,我们还悄悄派了几个工作人员暗访了46户人家,到人家里去问去看,了解百姓的真实声音。几位同志到了距离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污染企业明盛染化最近的东园镇黑山村、柔新村、新星村等地。  为了确保发现问题的准确性,调研组又在每个村子里找了10户家庭,敲门入户调查了解情况。然后我们把从地方领导处得到的信息和自己走访了解到的情况结合在一起,这样就比较真实了。  此外,我们还临时调整了调研行程,比如去掉相近的调研,增加水处理的调研点。  新京报:当地的整改结果怎样?你满意吗?  吴双战:很满意。当地一些民众反映以前一刮风,都不敢开窗户,味儿刺鼻、很臭,水污染也比较严重,危及生命安全。事情曝光后,很多干部被撤职,相关负责 人也被处理了。后来,地方主要领导挂帅、分管领导现场督导、部门负责人驻地蹲守,污染扩散态势得到遏制,初步建立了加强环保的长效机制。  新京报:对调研组提出的尖锐意见,地方官员反应怎样?  吴双战:大家普遍是接受的。考察结束后,我们给内蒙古和阿拉善的两级领导集体讲述了整改成果、我们发现的问题和提出的建议,地方的领导很受触动。  新京报:因为这个事件,地方上很多干部被处分了,他们有情绪吗?  吴双战:当地一些主要领导人和我单独谈了很长时间。有个地方的党委书记说,即使被处分,情绪也不能消沉,“如果我们情绪低落,整个地区的干部情绪都会下来。”  我认为他们认识到了问题,知道被处理是应该的,也绝不能在这个事情上闹情绪,影响地方发展。所以一些领导人对调研组做出了很好的表态,带头继续干工作。    新京报:你刚才说这是第一次监督性调研,监督性调研和普通调研有什么区别?  吴双战:与一般调研不同,监督性调研是去地方“挑问题、找难堪”。首先我们去调研的是“负面”的事情。其次,调研组要不怕得罪人,要敢挑毛病、敢指出问 题、敢批评。其实全国政协实施监督性调研的优势是我们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公立地看待问题,因为我们不是来自中央或者省级政府部门。  新京报:会不会对腾格里沙漠“回头看”?  吴双战:很有可能进行回头看,眼下正在探索这个制度。  新京报:如今看,你认为腾格里出现污染的原因是什么?  吴双战:首先,对污染重视不够。观念滞后,而观念决定行为。此外,腾格里沙漠附近是贫困地区,当地百姓有句话让我记忆深刻:“我们宁可被熏死,也不想饿死。”  还有就是监管乏力,不能及时发现和处理问题。  新京报:如何避免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再次出现?  吴双战:首先,对于环保的教育要加强,提高地方领导的意识。这是一个重要的前提,很多贫困地区此前的教育没有跟上。其次,我国有相关的法律,但是目前看环保执法不严,处罚不到位。  我认为,要在立法和监督上加大力度。在反腐方面,对于干部贪污受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然而,在环保监督上,力度和人员组织还不够到位。  我们在调研后提出,希望对重大污染事件建立巡视制度来加大监督,用像反腐一样的力度来保护环境,甚至可以借鉴一些反腐的措施,比如监察督导和“回头看”。    新京报:你去年还曾调研过农村污染,发现了哪些问题?  吴双战:垃圾围村、污水横流、农产品质量不佳、重金属超标等现象成为社会热点问题,甚至成为诱发群体性事件的重要因素。目前农村污染仍有加重的趋势,一些群众自嘲说“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屋里现代化,屋外脏乱差”。  新京报:有让你印象深刻的细节吗?  吴双战:调研中发现,垃圾埋到地下污染水源、堆在地上污染空气,产生致癌物二噁英,有的地区因此癌症高发。据了解,南方某省份的一个乡镇因污染,已经有19年没有选出一个体检合格的士兵。  再比如,种植业污染加剧,化肥、农药有效利用率低,使用量是国外平均水平的2倍。工矿企业“三废”和农业投入品污染土壤,耕地质量下降,一些地方重金属污染严重。  新京报:法律在农村环保方面没有相关规定吗?  吴双战:从调研来看,县级环保部门工作力量十分薄弱,绝大多数乡镇没有专门的环保工作机构,缺乏必要的设备,很难进行有效管理。目前,针对农业资源和生 态环境保护,国家层面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同时,我国现行环保法规制度与农村环保工作实际不相适应,农村环保治污中很多标准不健全。  新京报:你认为可以从哪几个方面解决这些问题?  吴双战:在调研报告中,我们提了几点建议,包括适时出台农村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文件,加快土壤污染防治立法等。  ★  2014年9月6日,《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刊发题为《沙漠之殇》的目击报道,曝光内蒙古阿拉善腾格里工业园区内一些企业将工业废水排入沙漠,导致腾格里沙漠被污染。  此后,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先后三次对该地区环境污染问题作出重要批示。国务院专门成立督察组,敦促腾格里工业园区进行大规模整改。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腾格里经济开发区共24名相关责任人先后被问责。  2015年8月,中国绿发会就该事件向宁夏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未获受理。今年1月28日,最高法做出终审裁定,要求中卫市中院立案受理该案。  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责任编辑:

原标题:孙政才、韩正、张春贤为何密集出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近一月来,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地方党委一把手的孙政才、韩正和张春贤先后出访。  5月5日至9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访问印度,期间,韩正会见了总理莫迪等印度政要。中联部副部长陈凤翔,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尹弘,副市长周波陪同访问。  同一天的《新疆日报》也刊发了一条外访消息:5月3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阿斯塔纳会见哈萨克斯坦总理马西莫夫,与哈第一副总理萨金塔耶夫举行工作会谈。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一月前的4月5日至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分别访问古巴、哥伦比亚、阿根廷,分别会见了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阿根廷总统马克里。  省级党政“一把手”带团出访并不是新闻,不过,“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上述三位由政治局委员兼任地方党委书记的官员出访消息,则有明显区别。  韩正、孙政才带领的都是中共代表团,出访属于党际交流性质。而张春贤带领的则是新疆自治区党政代表团,此次出访哈萨克斯坦属于地方间的交往性质。  地方间的交往是省级党政“一把手”带团出访的最常见形式。去年6月,应美利坚合众国爱达荷州州长欧士杰和怀俄明州州长马特·米德邀请,经中央批准,山西省长李小鹏率山西省政府代表团赴美国进行了为期5天访问,会见了爱达荷州州长欧士杰等美方官员。  而党际交流也可以称之为党际外交,中央党校科社部科社原理教研室主任常欣欣曾撰文如此解读党际交流:改革开放以来,我党恢复和发展了同世界各国共产党的关系;本着“超越意识形态分歧,谋求相互理解与合作”的精神,恢复和发展了与社会党国际及其成员党的关系;与发展中国家各种类型的民族民主政党建立了多种形式的交往与联系;同西方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政党进行了不同形式的交流和接触。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党际交流性质的出访,有时由担任中央委员的地方一把手带队,胡春华2012年11月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前,就曾于2011年5月,以中央委员、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身份,率中共代表团出访白俄罗斯、保加利亚、匈牙利三国。张春贤也曾于2011年以中央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身份,率中共代表团访问卡塔尔、沙特阿拉伯、伊朗、美国。  更多的党际交流活动则是由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地方党委书记带队,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孙政才、胡春华、郭金龙、韩正等4名省(市)委书记,十八大以来都曾多次率中共代表团出访。由于是代表中共跟其他国家政党之间开展的友好交往,因此,率中共代表团出访开展的党际交流,常会会见对方国家的领导人乃至于最高领导人。不过,十八大以来,张春贤的出访一般多为地方交流,今年5月率新疆自治区党政代表团出访哈萨克斯坦之前,还曾于去年4月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政代表团访问塔吉克斯坦。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发现,2013年以来,孙政才每年都会率中共代表团出访,迄今为止与非洲、欧洲、拉美等11个国家的政党开展了党际交流。  2013年9月,孙政才率中共代表团访问纳米比亚、南非并过境肯尼亚。这是十八大后访问非洲的首个党的高级代表团。《重庆日报》报道称:这次出访“旨在落实中央对非工作方针和习近平总书记对非工作战略思想,促进我与三国全方位友好合作”。  2014年6月,应波兰人民党、克罗地亚社会民主党和罗马尼亚社会民主党邀请,孙政才率中共代表团对三国进行友好访问。孙政才会见了波兰众议长、公民纲领党第一副主席科帕奇,罗马尼亚政府总理、社民党主席蓬塔和众议长兹戈内亚,克罗地亚总统约西波维奇和议长莱科等外方政要。  《重庆日报》报道称:这次访问是在国家主席习近平成功访欧,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深化,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友好合作全面开展,中波、中罗建交65周年等大背景下进行的。在外9天时间,孙政才共出席21场政治和经贸活动,与三国国家和地方领导人、政党政要坦诚沟通、深入交流,就积极发展党际和国家关系、推动地方合作达成重要共识。  2015年3月25日至4月3日,孙政才率中共代表团访问斯洛文尼亚、捷克和保加利亚三国。  这次出访还是在外9天,孙政才共出席14场政治活动,分别会见了斯洛文尼亚政府总理,捷克政府总理,保加利亚总统普列夫内利耶夫,政府总理、公民党主席鲍里索夫,议长察切娃等。会谈中,孙政才着重向三国领导人介绍了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央领导集体治国理政的重大方略和举措,突出强调了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作用。  今年4月5日至11日,孙政才访问古巴、哥伦比亚、阿根廷三国,会见了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以及阿根廷总统马克里。  会见劳尔·卡斯特罗时,孙政才表示: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珍视中古传统友谊,支持古巴从自身实际出发探索社会主义发展道路。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发现,2013年至2015年,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至少三次率中共代表团出访,访问了欧洲、亚洲、大洋洲的9个国家。  2013年7月,胡春华率中共代表团访问德国、瑞士、意大利三国,分别会见了德国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夫,瑞士苏黎世州州长海尼格,时任意大利总理莱塔等。  2014年4月,胡春华率中共代表团访问了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分别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时任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马来西亚政府总理、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主席纳吉布,新加坡总理、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等举行了会谈。  2015年5月24日至6月2日,胡春华率中共代表团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三国。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美大局局长马辉撰文称,胡春华这次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三国,“是习近平主席2014年成功访问上述三国和中央外事工作会议后,中国对大洋洲地区的一次重要外交行动”,“三国视胡春华之行为习主席访问后中国保持同三国高层互访势头、增进政治互信、推动双边关系向前发展的重要举措,高度重视,热情接待”。  文中还披露了三国的接待细节:澳大利亚总督科斯格罗夫驾车陪同胡春华参观美丽别致的总督府花园,观赏栖息在这里的澳特有动物袋鼠;澳执政党自由党领袖、总理阿博特会见胡春华时,借用习主席用典“独行快,众行远”,表示澳方愿意同中方携手走向未来。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2013年至2015年,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率中共代表团访问了拉美、非洲、欧洲等8个国家。  应古巴共产党、巴西政府和劳工党邀请,郭金龙于2013年5月30日,率中共代表团于30日离京前往上述两国进行友好访问,分别会见了古巴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时任巴西众议长恩里克·阿尔维斯。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于2013年7月26日刊发了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拉美局陈晓玲、黄华毅的文章,其中称郭金龙此次访问古巴、巴西,“是中古两国新一届政府产生后,中巴关系去年(2012年)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后,中国共产党首个高级别代表团往访。访问对推动中国与古巴、巴西两国的政治互信,推动北京市与两国的务实合作意义重大”;“不仅有力地配合了习近平主席对拉美的访问,也是政党外交配合总体外交的具体体现,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  文中提到:巴西众议长阿尔维斯在官邸会见和宴请郭金龙一行,介绍巴方人员,说:“今天参加会见的议员都是中国的\'粉丝\',他们来自执政联盟主要成员党和巴中议会友好小组。我们各党政见可能不同,但在发展对华友好合作关系问题上立场高度一致”。  2014年7月,郭金龙率中共代表团埃塞俄比亚、肯尼亚、津巴布韦三国,分别会见了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肯尼亚总统肯雅塔、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这次访非,郭金龙准备了一个“文化礼包”——“魅力北京”图片展,访问津巴布韦时,他亲自担任图片展的解说员,向津方人士介绍北京风貌,从故宫、天坛,讲到鸟巢、国家大剧院。  2015年6月,郭金龙率中共代表团访问了马耳他、英国和冰岛等欧洲三国,分别会见了马耳他总统普雷卡和总理穆斯卡特,冰岛总统格里姆松和总理京勒伊格松,英国商务、创新和技能大臣贾维德等。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次出访,郭金龙再度准备了一个“文化礼包”——“魅力北京·激情冬奥”图片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2014年至2016年,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率中共代表团访问了大洋洲、欧洲、亚洲的6个国家。  2014年6月,韩正率中共代表团访问了澳大利亚和瓦努阿图共和国,分别会见了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瓦努阿图总统阿比尔、总理纳图曼。  2015年6月1日至10日,韩正率领中共代表团访问德国、比利时和瑞士等欧洲三国,分别会见了德国社民党主席、联邦副总理兼经济和能源部长加布里尔以及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比利时副首相兼外交大臣雷德尔斯以及前首相、法语社会党主席迪吕波等。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西欧局李珅撰文,称这次出访是促进中欧国家与政党交流的“友谊之旅”,在比利时,韩正平衡做三大主要政党新弗拉芒联盟、法语革新运动、法语社会党的工作,不仅巩固了传统友谊,还结识了新朋友;积极宣介中共执政理念的“理解之旅”,韩正就欧方对“一带一路”的兴趣和疑虑主动做工作。他说,“一带一路”战略不是一个项目或工程,而是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发展理念。这一倡议将为世界和平发展增添新的正能量,亦将成为中欧合作新动能。  今年5月5日至9日,应印度外交部邀请,韩正率中共代表团访问印度,会见了总理莫迪等印度政要。  韩正表示:习近平主席2014年成功访印,莫迪总理2015年成功访华,两国领导人就推动中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深入发展、构建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达成重要共识。中方愿同印方一道,积极落实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深化各领域互利合作,不断推动中印关系更好、更快地向前发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2015年5月,莫迪访问中国到上海时,作为东道主的韩正也会见了莫迪一行。韩正当时表示,总理阁下今天看到的上海,是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上海。上海正在按照中央要求,不断研究解决发展中的新情况新问题,更好推进面向未来的发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责任编辑:

原标题:湖南日报社原党组成员刘树林涉受贿罪被逮捕  中新网9月13日电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消息,2016年9月12日,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湖南日报社原党组成员、社务委员刘树林(副厅级)决定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责任编辑:

上饶市政府近日公布一批领导干部任免名单,其中一名官员的免职信息引起了江西政读(微信号:xxrbszb)的注意:取消陈建华试任的上饶市葛仙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主任职务,按试用前职级管理。在试用期被取消时任职务,这种情况在我省很少见。  那陈建华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取消试任职务?哪些领导干部职务有试用期?什么情况下会被取消或免去试任职务?有没有领导干部被延长试用期的?江西政读(微信号:xxrbszb)为你一一道来。      据上饶市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平台显示,上饶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9月18日决定任命陈建华为上饶市葛仙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主任,试用期一年。  江西政读了解到,上饶市葛仙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于2006年挂牌成立,为县政府管理的副县级事业单位,与(铅山县)葛仙山乡政府合署办公,由(铅山县)县政府授权对景区范围内(包括代管乡、村)行使统一管理职权和经济社会管理服务职能。  江西政读搜索查阅上饶当地媒体有关陈建华的报道发现,陈建华均以“葛仙山景区管委会主任、葛仙山乡政府乡长”身份公开亮相。      据江西政读了解,试任上饶市葛仙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主任前,陈建华担任弋阳县发改委主任(正科级)。  江西政读查阅上饶市政府官网中国上饶有关公开信息发现,2015年10月19日,一篇来源为(上饶)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文件——《关于对弋阳县江西省祥合实业有限公司秸秆综合利用示范工程项目存在问题的情况通报》显示:  2015年3月19日,国家发改委稽察办对上饶市江西省祥合实业有限公司年产150万张生态复合板材生产线项目开展专项稽察,发现该项目申报总投资4500万元,获得中央补助资金218万元,而实际完成投资只有1036万元,项目存在报大建小,国家发改委进行了全国通报,并要求对已拨付的200万元中央补助资金,按投资比例收回140万元。同时上饶市纪委也对原弋阳县发改委主任陈建华(现任上饶市葛仙山管委会主任)等4名领导干部进行诫勉谈话。      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2014年1月修订版)规定,提拔担任非选举产生的厅局级以下领导职务的,试用期为一年。试用期满后,经考核胜任现职的,正式任职;不胜任的,免去试任职务,一般按试任前职级安排工作。  非选举产生的厅局级以下领导职务包括:党委、人大常委会、政府、政协工作部门副职和内设机构领导职务;纪委内设机构领导职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内设机构的非国家权力机关依法任命的领导职务。  来源:江西政读微信责任编辑:

分类:钱柜娱乐

时间:2019-07-03 09:15:03